湖北關機大逃殺?

據世衛定義,SARI(武漢肺炎)比SARS強勁十倍。雖然官方公佈數字約五百人,但武漢當地緊急調配逾6,000張病床,可見數字遠比官方公布大。此時中央領導不敢留京,習近平身在雲南、李克強遠在青海指揮疫情,就知領導們如何害怕疫情。領導遠走,自從星期二解禁公佈消息,武漢公布數字立刻飆升、衛健委官員嚇到出逃上海。凌晨宣布封城,廣州宣布搭地鐵、進入花市要身體檢查、撲殺流浪貓狗。湖北宣佈所有學校新年假後毋須上學。北京公佈花市取消、賀歲片落畫,怕人去戲院,可見大陸如此害怕SARI。

未能逃出的武漢人上傳文章,講述當地一日之內超市被洗劫一空、菜價瘋漲、口罩搶盡,他猜測武漢邊境除了有武警把守外,更有重火力等著出逃者。老弱婦孺們塞得醫院水洩不通。

桃出枉死城
喬靖夫的小說《香港關機》講述香港發生喪屍疫病,聯合國駐軍於香港邊境佈防,並射擊欲逃離者,並阻截一切對外通訊。香港停電,政府失效,秩序重塑,糧水短缺下各暴力團佔據水源糧食,人肉成為主要食糧。此等小說情節,會否在武漢發生?在武漢封城之前,已不斷有人出逃,有人坐高鐵來香港,有人食退燒藥扮無燒入境法國,當局越是要封城,武漢人就越是要出逃。

壯士斷武漢
網上流傳2003年沙士人體實驗,病人被處決,此事中國人相信,正因政府在人民心目中無誠信。失去互信,流言主導,結果越禁越跑。 官方說武漢壯士斷腕,無疑是說放棄武漢千幾萬人民生命,要保住全國十四億人。LMF的歌曲《WTF》歌詞「 啲雞有問題你就殺哂啲雞,啲狗有問題唔通你又殺哂啲狗,啲人有問題你會唔會殺哂啲人?」事實卻是如此恐怖。

拚死無大害
不少網民謂武漢人有病卻要到外國散播病毒十分自私,但若在逃出生天角度來說又無可厚非。無論如何,1月23日武漢等九個湖北城市已告封城。未能走出的人為了生存,他們未必會守法。兵法有云「圍城缺一」,意即不可將城圍得密不透風,要有一條通道讓敵人逃走。否則敵人自知必死,定必奮力死戰,哀兵必勝。九城被圍,人民等死,與秦末異常相似,《史記。陳涉世家》就寫道:「 會天大雨,道不通,度已失期。失期,法皆斬。陳勝、吳廣乃謀曰:『今亡亦死,舉大計亦死,等死,死國可乎?』 」意即反正已無法守法不被處決,橫死掂死,不如博一博單車變摩托。

拉全球落水
武漢會否起義還是未知之數,不過中國肯定可以撐過SARI的。就在星期二剛公佈SARI確疹數字承認有SARI時,習近平就說堅決與全球並肩共抗武漢肺炎。別忘記他說這句話的時機,由當日至現在SARI嚴重地區在中國,全球的確診個案官方數字600人當中575人在中港澳。這句話是似乎是預告SARI會傳遍全球,中共可以免費得到外國的醫療技術及資源去共抗疫症。只要把SARI傳出去,將全球拉落水,就得到免費支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