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道平天下(七)聖母山上的王道

九龍叢報援權轉載
作者個人專頁:http://kowloondaily.com/author/andrewtamkp/

聖母山位處皇城東北,與獅山相連,山上除了有軍事設施和村莊以外,還有天文台、一座中式的皇家別塹,以及一座建築猶如中式寺廟一樣的聖母修道院。聖母修道院的入口為一石拱門,中央有一大殿,稱之為聖母殿,分兩部分,前面是一座的紅色飛簷斗拱瓦片頂的大殿,後面則是一座八角形的藍瓦紅梁寶塔,內有銅鐘,攢尖頂上有一十字架。要走上大殿,要先經過一條大理石鋪砌的石階,石階左右有十二個雕像,分別是十二門徒,只是他們都穿上漢服,要不是雕像下寫上了他們的漢名也難以認出他們的身份。石階下有另外一女性石像面對著教堂,單膝跪下,雙手交叉在胸前,凝視著教堂。這是聖馬利亞的雕像。石像前有一個沙槽,上面插著一支又一支白色的蠟燭。傑靈和紀文燃點蠟燭,把蠟燭恭敬地插在沙槽上,向石像劃十字聖號,然後莉莎和志美也走上去點蠟燭;他們都穿上襦裙。不過安娜對這石像不感興趣,只是站在一角,而杰娜和艾莉對於他們的行為感到大惑不解。杰娜就問傑靈:「這是甚麼地方?」

傑靈說:「這是聖母修道院,是皇室私人資助興建的修道院,亦是我們向上主拜禱祈辭的其中一個地方。」

「上主?是地球的另一個皇帝嗎?你們用蠟燭的煙霧去放信號嗎?」杰娜問。

傑靈笑了,說:「不是。上主非地球上的皇帝,是宇宙之主宰。」不過杰娜依然聽不懂,說:「我在宇宙遊歷過不少星球,倒沒聽說過有一個宇宙的主宰,也未見過你所說的這個『上主』。」

「這就是為甚麼你搞不懂甚麼是仁愛吧,因為你沒有與上主建立關係。」傑靈說。「你們的星球沒有宗教的嗎?」

杰娜說:「我們沒有這種東西。」紀文就插嘴:「哈哈。你知道嗎?遠古時代,大和有一個儒學大師,叫新井白石,寫了一本書叫《西洋紀聞》,介紹荷蘭當時的科技。新井白石在書中寫道:『西洋之學精於形而下之形與器,詳盡於形而下之事,而無聞於形而上者也』。今日你們外星人只知形而下者,不知形而上者;只會理解,不會感受;只聞認知,不識道德。」

傑靈和紀文笑起來。杰娜和艾莉卻完全不知道他們在笑甚麼。

「你跟著我來吧。」在傑靈的引領下,他們穿過聖母殿側邊的石拱門,進入園林。一個穿著黑色修道袍的年青修女正蹲在池邊,把魚糧拋入池裡去餵魚。

「參見女皇陛下、皇夫殿下。」「路濟亞,你繼續餵魚吧,不必多禮。」傑靈說,於是修女蹲下來繼續餵魚。路濟亞的一雙大眼睛和豐滿的身材吸引了艾莉的注意;艾莉裝著賞魚,慢慢地走到路濟亞的身邊。

傑靈指著池中的魚,對杰娜說:「你看池裡的魚,牠們都一窩鋒去搶魚糧吃。魚很多,但魚糧很少。每條魚都爭先恐後的去搶魚糧吃。最前面的那些鯉魚吃得肚滿腸肥,後面的就瘦骨如柴。牠們都受制於自己的慾望,看到魚糧來了,就不由自主的衝上前去吃,而且都自私自利,只管滿足自己的慾望,把別的魚類的魚糧吃光,任由其他魚餓死,也不加理會。」

突然,一隻雌性綠頭鴨帶著十多隻小鴨游過來池邊,就嚇走了魚群。路濟亞把鴨飼料撒在地上,雌性綠頭鴨就帶進小鴨上岸吃飼料;不過,雌性綠頭鴨卻是讓小鴨先吃,自己就吃角落的飼料,並沒有與小鴨爭食。

「你知道為甚麼母鴨沒有與小鴨爭食,反而照顧小鴨確保牠們有東西吃嗎?」傑靈問。

「這是因為讓小鴨活下去可以讓牠的物種承傳下去。動物有讓繁殖後代的本能。」杰娜說。

「我不覺得一隻鴨子會對於整個物種承傳有意識並且認為自己在理性上對物種的承傳有甚麼道德責任。」傑靈說。「或許母鴨照顧小鴨,結果真的可以讓綠頭鴨這個物種承傳下去;可是,母鴨照顧小鴨的那一刻,似乎就只是出於一種自然的關愛。你看,那母鴨正用啄去輕撫小鴨的毛。」「是嗎?」

當傑靈和杰娜在說話時,艾莉則嘗試調戲路濟亞。她首先站近路濟亞,笑著說:「你很美。」然後就突然擁抱路濟亞,嚇得路濟亞高聲尖叫。這次莉莎實在忍無可忍,馬上衝上前,推開艾莉,站在艾莉和路濟亞中間,怒目盯著艾莉,拔劍指向艾莉,說:「你連修女也想搞嗎?」

「莉莎,住手!」傑靈斥責莉莎時,杰娜也斥責艾莉,說:「你別再四處粘花惹草好嗎?你怎麼只會製造麻煩?」

莉莎只好收劍,而艾莉則躲在杰娜背後。杰娜就尷尬地對傑靈說:「真的不好意思⋯⋯」

「沒關係,安娜,你跟著艾莉就好了。」傑靈的一句說話讓正在發白日夢的安娜驚醒。

「吓⋯⋯陛下⋯⋯」「快點跟上來吧。」

傑靈和紀文帶領杰娜和艾莉穿過另外幾個石拱門,來到崖邊,有高四米的苦像十字架面向著山下的城市豎立,旁邊站著聖馬利亞的石雕像,聖馬利亞抬頭仰望苦像,神情哀傷。山下是京城的皇城區,也就是京城的政治中心;在崖邊還可以清楚看見皇城外的商業區,以及對岸的古城區。莉莎和志美走在最後,不斷催促著行得氣來氣喘、滿頭大汗的安娜走快一點。

艾莉問:「十字架上的那人是誰?這個女人雕像又是誰?」紀文就回答說:「那女人是聖母馬利亞,基督之母。十字架上的是耶穌基督。祂本為上帝之獨生聖子,但因人類犯罪,受制於情慾而無法自拔,對內失去實踐意志的自由,對外不斷因為自私而彼此傷害他人,使世界陷入罪惡當中;於是基督道成肉身,藉著這個童貞女聖母馬利亞誕下世間,在世上傳道,教導人類實踐普世愛,與人同在。祂更捨身被釘在十字架上受死。」

傑靈補充說:「人慾求生避死,而基督竟願為人而死,是完全違反本能,超越了情慾的限制。祂死後三日復活升天,則是完全違反自然,超越了肉體的限制。祂的榜樣展示了救贖的道路,只要我們靠著上主聖靈的力量,實踐基督的教導,我們就可以由脫離罪惡,得到自由,遠離死亡,進入永生。」

杰娜聽得一頭霧水,就說:「我不理解。這實在太複雜了。」於是傑靈就轉身向杰娜和艾莉介紹山下的景觀,說:「你看到了嗎?那裡是皇宮和首相官邸,旁邊的新古典式建築就是首相府。上議院是維多利亞式的,但下議院卻看起來卻像是座中式宮殿。還有帝國大理院和高等法院都在皇城裡,雖然是歐陸式,卻是瓦片頂。上議院由各自治王國的代表組成,以決定帝國邦聯內各王國之間的經濟、軍事與外交事宜。」因為天朗氣清,所以景色都非常清楚。京城由山上看起來就像是一座花園城市,城牆內總是花草樹木與古色古香的中西建築梅花間竹,即使是現代的建築也不超過二十層高,而且高樓的位置受到限制,確保不會阻擋景觀和陽光。不少住宅都依然保留著細小的庭院,供人種植花草。

艾莉不禁問:「京城的建築物那麼疏落,數量那麼少,夠居民住嗎?」

「京城–––正式的名字其實是九龍府,城市和市郊加起來的總人口不到二百萬,所以沒有問題。我們是刻意讓城市的居住空間比較適舒,好讓人民享受生活。」紀文說。「這座城市不僅是華夏帝國的首都,也是華夏帝國的直屬領土江南本土的重要港口,來往各南洋各個自治王國的船隻都會經過九龍府。」

「為甚麼你稱南洋那些小國為自治王國呢?華夏帝國那麼大,把它們都佔領了、吞併了不行嗎?」杰娜問。

「這是因為我們實行的是邦聯制。只有江南本土的主權直接屬於我;那些歸順我的自治王國,都能夠保留其獨立主權和自治權,只是在外交、經濟和軍事上,我們形成了同盟,在我這個江南本土的女皇帶領下共商國事,例如固定匯率,調節關稅,共同發展經濟產業等。」傑靈說。「對了,你們看到龍津港那邊嗎?就是皇城廷伸出去的那片平地。那裡除了有飛機停泊以外,還停泊了好些大輪船。我們明日出海到南洋視察,就是由那裡出發。你們的潛艇和船隻好像都已經運到碼頭了嗎?」

杰娜就拍著傑靈的膊頭,說:「是啊,艾莉已經和你們的軍方安排好運輸事宜了。我們玩樂了那麼久,我還以為你是在刻意拖延時間,哈哈。」

傑靈也笑著說:「其實也不完全是認真做事的。我們的郵輪上將會舉行小型的宴會。對了,我們先到別塹去吧,茶點應當已經預備好了。」

「這邊請。」紀文帶著杰娜、艾莉和安娜先行離去,傑靈卻待在後面,留下了志美和莉莎。傑靈等杰娜和艾莉走到四十米遠以後,便輕聲地問莉莎:「事情順利嗎?」莉莎回答:「一切依照計劃進行中。」傑靈就吩咐志美和莉莎,說:「特務那邊如有最新消息的話,要馬上去我匯報。」「是的,陛下。」

與此同時,在本德的指揮下,特工們即將在三軍基地展開行動。

「根據帝國三軍情報局現時取得的資料,外星人的太空船母艦共有三個主要出入口,分別在前、中和後,全部都會伸出跳板;另外每個主要出入口的兩側也有小出入口,會伸出樓梯。」本德對包括巴里在內的九個隊員說。他們身處一會議室內,巴里站在中間,背靠白板,身穿黑色的曳撒,戴著襆頭,神情嚴肅。「由於每次太空船卸下跳板時都會釋出白煙,所以我們要在太空船卸下潛艇和船隻時,以最短時間,在白煙的掩護下潛入太空船。萬一白煙散退,只要大家穿上這套太空衣,右手按一下左手前臂上鍵盤的『1』號制,就可以隱形。」

本德指著桌上的一套銀色的太空衣,看起來非常輕巧。這太空衣能夠隱形,又可以避彈、防火和防水,一旦缺氧時可以關上玻璃罩呼吸氧氣瓶的氧氣,腰間還有位置擺放佩劍、槍械和子彈。

「今次我們的任務的目標是要對太空船內進行徹底的拍攝,因為軍事基地這邊的科學家未能進去太空船內部,而目前他們嘗試過用紅外線、X光等都無法穿透太空船的外榖,窺探內部結構。」本德繼續說,右手指著太空衣頭蓋上的鏡頭。「所以,我們進去太空船以後,要依靠這個頭頂上的360度攝影鏡頭去記錄和分析。你們只須穿著太空衣在太空船裡走動就行,鏡頭是自動操作的,而且每分鐘都會透過無線電波自動傳送資料回基地,不過亦可以手動傳送資料。我們目前擔心的是在太空船內部所發出的訊息無法傳送到外部。假設訊號受到干擾,請你們嘗試調校無線電波頻,這太空衣的無線電裝置容許由極高頻調校到去極低頻。有沒有問題?」

「如果被外星人發現並且受到攻擊怎麼辦?」巴里問。

「一旦被外星人發現,請先用麻醉槍攻擊她們。除非受到正面的武力攻擊,否則請盡可能不要動用實彈或是拔劍揮刀。我們要非常小心,不能刺激他們,盡量不可能讓他們發現。是次目的並非殺死外星人,而是要掌握太空船內部結構,以便部署作戰策略。明白嗎?」

「明白。」「明白的話,巴里你為所有隊員分組以及分配太空衣,我們明天就要行動了,不得耽誤。」

外星人太空船母艦小心翼翼地卸下了他們的三艘潛艇和三艘船,沿著跳板滑下來,在外星人士兵和帝國三軍的監視下,移送到帝國陸軍提供的貨櫃車上,再把貨櫃鎖上,然後離開基地。母艦卸下潛艇時,打開了三扇艙門。跳板卸下來的時候,太空船噴出陣陣白煙,令停機坪起霧了,視線變得模糊。

「機會來了。A隊、B隊、C隊,上!」穿上太空衣的本德對著內置的咪高峰一聲令下,穿上太空衣的特工們便飛快地爬上左邊十米長的樓梯,進入太空船。同時,巴里卻聽見右邊的樓梯也傳來腳步聲。

「那是我們的腳步聲嗎?這太空衣不是說走路時無聲的嗎?」巴里問本德。本德就說:「那是你聽錯了吧,那有腳步聲,你行快一點吧。」他們卻不知道,腳步聲不是來自於他們,而且這些腳步聲的方向亦非朝著他們而來。

在外星生命研究中心的實驗室裡只剩下爾雅一人埋頭苦幹的研究。其他人都回去宿舍休息了,但穿著白色實驗袍的她依然坐在實驗室裡,用電子顯微鏡細心觀察外星人的細胞樣本和青黴菌樣本。她雖然眼力很好,無須戴眼鏡,可是雙眼卻因為疲倦而出現了黑眼圈,精神只能靠旁邊的一杯咖啡維持。

突然,實驗室的大門傳來一陣撞門的聲音。

「門鎖了,用門卡開門吧。」爾雅對門口喊話,雙眼繼續注視著顯微鏡下細胞樣本。可是撞門聲依然持續,聲音愈來愈大。

「別撞了,好嗎?門都被你撞爛了!用門卡開門啊!」爾雅凝視著實驗室的磨紗玻璃門,看見幾個高大的陌生黑影,驚覺門外的人並非其他科學家,就驚慌起來。她戰戰兢兢地問:「是⋯⋯是誰?是得民嗎?」

一個外星人徒手把門扯開了,掉在地上,警鐘就響起,於是另一個外星人一拳打碎了旁邊的警鐘。爾雅恐懼地尖叫起來,隨手拿起一針筒,慌忙走避,躲在實驗桌後。四個長著紅髮和棕色長髮,外型猶如高大的白人女人、光著身子的外星人衝了進來,朝著她走近,把她逼到牆角。

「你想研究毒藥殺害我們嗎?」一個外星人嚴肅地問爾雅。恐懼的爾雅拿起針筒指著她,大叫說:「滾開!你們這些怪物快滾開!」另一個外星人馬上蹼向爾雅,把她壓在地上,大力的掌摑她;混亂之際,爾雅就把針筒插在那外星人的手臂上,把真菌注射在她身上,那外星人就突然慘叫一聲,呼吸困難、抽搐,倒在地上,爾雅就把她推開;但剛才對她說話的外星人已經一手扯起爾雅的頭髮,另一手打了她一拳,凶惡地問:「你為她注射了甚麼?」

「放開我⋯⋯」爾雅的衣服被撕開,被兩個外星人拳打腳踢。爾雅高聲尖叫,於是外星人就掩著她的口,將她帶走。至於那個昏倒在地上的外星人,則被另一外星人抬離實驗室,而針筒卻依然留在地上。

在本德的帶領下,連同他在內十名穿上太空衣的特工登上了外星人的太空船。裡面是一條看不見盡頭的黑色八邊形長廊,高三米,闊五米,兩邊的牆上佈滿喉管,走廊連接著多條橫向的走廊以及鋼門,不知通往那裡。

本德先把特工召集過來,躲在一角,然後測試通話系統,說:「現在測試通話與傳送系統。母雞,這是小雞ABC發出的訊息,收到嗎?」

巴里抱怨說:「這是甚麼暗號來的⋯⋯又母雞又小雞⋯⋯」「你別騷擾我。母雞,收到嗎?」終於,總部傳來女聲的回訊了,聲音不算太清晰,有點沙沙的雜音。回訊傳到每一個特工的耳筒裡。

「小雞ABC,母雞收到。請開始覓食。」「小雞ABC收到。」本德調校頻道,向在場的特工透過咪高峰說:「現在我們開始分頭行事,一小時後返回原地集合。如果此處不安全,集合地點會改為南方的大出入口。A隊向北走,B隊向南走,然後逐層向上探測。我會帶C隊在中間處尋找樓梯往上層探索。清楚嗎?」

「是的,指揮官。」「去吧!」A隊和B隊各由三名特工組成,他們拿起麻醉槍,往左右眺望,確認沒有外星人以後, 就小心翼翼地前進。C隊則由本德自己帶領,成員包括本德和另外兩名女特工。

「左邊走廊的盡頭有樓梯,我們上去看看吧。」本德走在前頭,帶領著其餘三名特工,小心翼翼地走上樓梯,上了一層,剛好有外星人經過,他們就急忙躲在柱子後,開啟太空衣的隱形模式,利用保護色使自己隱形。有一個外星人帶著十多個年幼的外星人在他們面前經過,外貌看起來跟人類的小孩沒有分別。小孩發出嘈吵的哇哇聲,好像在用外星語言說話,而那個外星成年人則催促著小孩們向前行。

「他們的小孩與我們的小孩長得差不多。不過為何他們把小孩也帶過來了?」巴里問。「他們不是說只是來採礦的嗎,帶工作人員來就好了,怎麼一家大小也來到地球?」

「這實在很奇怪。除非他們打算在地球長住下去⋯⋯」本德說,神情疑惑。「我們繼續走吧。」

本德這時候還未知道外星生命研究中心發生了擄人事件。當大成和得民帶著幾個手持自動步槍的士兵趕到來實驗室的時候,已經發現實驗室遭到破壞,爾雅的咖啡杯掉在地上,咖啡灑在地上,與血漬混為一體。桌上的文件都亂了,試管和顯微鏡都被打爛,不過培養皿大都完好無缺,似乎外星人不敢碰培養皿內的真菌。

「那群怪物幹了甚麼?竟然把爾雅捉走了?」得民生氣地說,神情激動。大成冷靜地說:「我們要冷靜一點。外星人把她捉走,一定會帶到太空船上。只要太空船依然停泊在基地,他們就無法把爾雅帶走⋯⋯等一下,這是?」

大成注意到地上留下了一針筒。大成戴上手套,蹲下來,小心翼翼地把針筒放入透明膠袋裡。

「這可能是爾雅的研究成果。」「那現在我們應當怎麼做?」得民問。

「我們首先要軍方把基地的上空封鎖,不得容許外星人太空船離去。」大成說。「我會馬上通知都指揮使。你先把這針筒帶到醫學實驗室裡。」「是的,鄭教授。」

爾雅的雙手被索帶反綁在背後,帶到太空船的母艦上。無論她如何拚命的掙扎和大叫,也沒有人救她。當一群外星人兒童看見兩個外星人抓著爾雅經過的時候,都好奇地指著爾雅。爾雅被關在太空船母艦的一間房裡。

「哎呀!」外星人把爾雅粗暴地拋在地上,鬆開索帶,換上手銬,然後把門鎖上就離去了。爾雅抬起頭,環顧四周,發現室內還有另外兩個少女和一個少男,神情呆滯。他們都戴上手銬,衣服都有被扯破或剪爛的痕跡。其中一名少女更穿著校服裙。爾雅嚇了一跳,問:「你們⋯⋯是何時被抓進來的?」

三人皆低著頭,一言不發。爾雅走到那穿校服的少女面前,說:「你怎麼那麼面善⋯⋯我在新聞報導上見過你嗎?」

「可能是吧⋯⋯我在大田村失蹤都那麼久了。」少女低聲地說。爾雅驚覺這是大田村之前失蹤的少女。

「你們之所以失蹤,就是被外星人抓過來?」爾雅說。「她們為何抓你們進來?」

「她們把我們當成是玩具。」少女低聲地說。「除此之外,她們還不斷從我們身上取得關於地球的知識,又要我們跪拜她們。她們會說粵語也就是這個原因。我本來是學校裡第一的學生,本來今年就要考全國學院考試,為何我要被抓進來?」說到這裡,少女就放聲大哭。

「別哭⋯⋯她們很快就會死光⋯⋯」爾雅拍著少女的膊頭,說。「我是科學家來的,我已經研究出可以殺死外星人的毒藥。」

「可是,你都被抓進來了⋯⋯」「所以,我要想方法逃出去。」爾雅說。

「逃跑?啊!不要,不要!我不想受懲罰⋯⋯」少女驚慌地尖叫著。「她們會鞭打我⋯⋯我們必須聽話才行⋯⋯」爾雅心裡想,她似乎快要被外星人迫瘋了,不知如何說下去,只好住口,蹲在一角。

「那是甚麼聲音?」巴里問。在本德的帶領下,他們走進了一條狹長的通風管道,沿著管道爬行,利用x光穿透管道,拍攝太空船的內部結構。

本德回答說:「那好像是尖叫聲。是我們的人嗎?」於是本德調教通話器的頻道,問A隊和B隊的成員是否安好,兩隊皆回覆指一齊正常。巴里便說:「難道有其他人類在太空船上?還是這只是外星人發出的叫聲?」本德想了一會,然後回答:「我總是覺得有點不妥。我們朝著聲音的方向爬行吧。跟我過來。」

爾雅瑟縮一角,看見旁邊那三個孩子呆滯的神情,心裡就感到恐懼,不知道外星人將會對她作出甚麼。突然,地上的通風口發出了「嘭嘭」的聲響,嚇得爾雅彈起來,站在地上。少女就低聲地對爾雅說:「你不要站起來好不好?外星人不容許我們像她們一樣站立的,我們只能爬行。你不聽話會連累我們受罰⋯⋯」話音未苦,通風口的蓋就打開了,本德、巴里和另外兩名特工爬了出來,嚇壞了那三個被擄的孩子。本德等人都嚇了一跳,竟然有四個人類被關押在此,而且他們表面都明顯有傷痕,似乎是遭到虐打。

「這是甚麼一回事⋯⋯」「我好像見過你的⋯⋯你不就是文本德少校了嗎?」當爾雅看見本德時,又驚又喜,馬上走上前,抓緊本德的雙手,令本德面紅了。「我是利爾雅博士,你記得我吧?因為我研發出殺死外星人的藥物,所以被她們抓進來。我發現用酵母狀態的馬爾尼菲青黴菌和產黃青黴菌都會令外星人產生嚴重過敏反應,前者更可以在短時間內殺死外星人⋯⋯」

本德馬上認出了爾雅,就說:「利博士,無論如何,我要先把你們救出去,巴里,你快點通知A隊和B隊,叫他們到一樓中央走廊樓梯口支援我們,我要先向總部匯報。」然後本德就調校頻道,對總部喊話:「母雞,這裡是小雞C,我們發現了兩男兩女被關押在大雞籠裡,似乎曾經遭受虐待。」

就在這時候,房門打開了,一個外星人走進來,驚覺一群穿著太空衣的特工竟然身處羈留室裡。那外星人還沒來得及反應,巴里就迅速用麻醉槍把她擊倒,使她倒在地上昏厥。本德就說:「外星人馬上就會趕過來,你們快點扶起那三個孩子。」同時,巴里透過通話器通知A隊和B隊,說:「小雞A和小雞B,馬上到一樓中央走廊樓梯口支援!我們發現了四個被擄的人類,要馬上救他們逃離太空船⋯⋯」

「我們起行吧!」本德扶起爾雅,舉起麻醉槍,探頭出門外,確認無人,就叫巴里和另外兩名女特工帶著那三個孩子離去。初時他們大吵一嚷,不願逃走,怕被抓到以後會被外星人懲罰,因此巴里等人只好用手掩著他們的嘴。他們異常順利地穿過走廊,走下樓梯,來到一樓的樓梯口,與A隊和B隊匯合。本德就對大家說:「事不宜遲,我們馬上離開吧。」

正當本德轉身要帶大家跑往出口樓梯處的時候,前面就出現了十個手持激光槍的外星人,向他們開火。本德急忙引領大家分成左右兩邊散開,躲在兩邊的牆後,然後開啟隱形摸式,再下令特工動用實彈還擊。外星人只好後退到牆後避開槍林彈雨。

巴里對本德說:「這樣的話我們無法逃走!他們守住了南方的出口!不如我和C隊去引開她們吧,我們跑到中央出口,你們就向前面的南方出口逃脫。」本德就說:「好吧,天娜、蘇珊,你們跟著巴里走。其餘的人留下來。」

巴里、天娜和蘇珊就關閉了太空衣的隱形模式,刻意的跑出來,引外星人追著他們。等外星人都追上去以後,本德就指示其餘特工帶著四名人質離去;可是,本德身後馬上就冒出了四個持槍的外星人。

「快點帶走人質!保護利博士!」其他特工急忙帶著那三個孩子後退,向外星人開槍還擊,經出口樓梯離開;爾雅卻跌倒了,於是本德急忙走上前扶起她,把她拉到背後,向外星人開槍以掩護她。

本德說:「好像我們根本隱形不了似的,這幾個外星人還是清楚的看到我們。」爾雅就說:「可能她們有紅外線探測的功能吧,我們還未對外星人的身體結構完全了解⋯⋯啊!」

一個外星人少女從後面拉扯著爾雅的長髮,手裡拿著激光槍,指向本德和爾雅。本德嚇呆了:怎麼這群外星人連小孩也會拿槍?但本德又不忍心向這外星小孩開槍;就在猶疑之際,外星人就把他們兩個包圍了。本德被抓起來,槍械被奪去;一個外星人徒手就把太空衣的頭罩扯開,再扯爛太空衣,將太空衣由本德身上脫下來,然後毒打本德。無論總部如何拚命地透過通話器喊話,本德也無法回答。

暮鐘聲在聖母修道院響起,為聖母山帶來暫時的平靜。天色轉黑,紀文、艾莉和安娜就到了別塹的花園,透過天文望遠鏡觀星,志美在旁邊把守;傑靈和杰娜卻留在遠處的亭裡把酒暢談,石桌上放著糕點、梅酒、酒杯和棋盤;她們正在下中國象棋。莉莎則站在傑靈的後面。

「將軍。你沒棋了。」第一次下中國象棋的杰娜已經馬上掌握了規則,並且戰勝了傑靈。傑靈笑起來,說:「你才第一次下棋就贏了,果然厲害。讓我敬你一杯酒。」傑靈和杰娜就乾杯暢飲。傑靈又問:「酒夠嗎?要不要我再開一瓶?」杰娜似乎醉了,沒有回答,站起來,坐在傑靈的身旁,突然依傍著傑靈的膊頭躺下來,凝視著傑靈,笑著說:「你很美。」

「你醉了嗎?你的臉頰都紅了。」傑靈笑著說,左手輕撚杰娜的臉頰。莉莎見狀,就生氣了,正想走上前推開杰娜,傑靈卻以眼神示意她退到後邊,莉莎只好服從。

「我沒有⋯⋯你很美。」杰娜再次重覆說。「你⋯⋯喜歡我嗎?」

傑靈就問:「你為何這樣問呢?」

「我總覺得⋯⋯你們好像很害怕我們外星人。」杰娜說。「但我喜歡人類啊,好像你一樣⋯⋯」

「你所說的喜歡,是純粹的慾望嗎?」傑靈問。杰娜說:「我不知道呢。我可以親吻你嗎?」

傑靈想了一想,然後說:「好吧。」杰娜就輕輕親吻她的面頰。妒忌的莉莎氣壞了;杰娜吻了一下傑靈的臉頰以後,傑靈便對她說:「你所說的喜歡,根本只是一種佔有慾。」

「我不理解。」杰娜疑惑地說。傑靈就回答:「簡單來說,你只是想擁有一件玩具,把他人當成是洩慾和繁殖的工具,而非與一個人建立關係。」

「我還是不理解⋯⋯」「這是無法用理性去理解的。你等我一下吧,我去拿酒。」傑靈轉身離去,留下失落的杰娜。傑靈走近莉莎,叫她跟著她進去室內拿酒,把莉莎帶到走廊的一角,問莉莎:「你生氣了嗎?」莉莎就說晦氣話了,眼神充斥著妒忌:「陛下,我那敢?女皇就是要後宮三千,天天酒池肉林我也管不了⋯⋯陛下好色我又怎會不理解⋯⋯」

「我不許你這樣說晦氣話。我會傷心的。」傑靈擁抱莉莎,親吻莉莎,把莉莎壓在牆上,莉莎的怒氣就消退了一半,可是傑靈依然繼續抱怨:「那個是外星人啊,你為何對她如此親密?後宮裡的少男已經那麼多了,陛下你還不滿足嗎?」

傑靈就解釋:「你也知道,我只是為了與她建立關係,希望可以了解她的底細。你不信我嗎?我還以為你很了解我呢。」

莉莎說:「我⋯⋯我只是,不喜歡你跟她攬頭攬頸而已!女皇的舉止也要合乎禮節的啊⋯⋯」「是我不對了,你原諒我好嗎?」傑靈溫暖的雙臂、溫柔和聲線與迷人的眼神使莉莎的心融化了。

「陛下⋯⋯你又來這招⋯⋯」莉莎面紅了,心跳加速,雙手自動的放在傑靈的肩膀上,身體放軟。

「這合不合女皇的禮節?你不喜歡的話,我可以馬上放開你⋯⋯」「不⋯⋯別放手⋯⋯」莉莎緊抱傑靈不放,不許傑靈放手。

神色凝重的志美焦急地跑過來,驚見傑靈和莉莎互相擁抱,就面紅了,只好站在一旁,低下頭來,不敢正視傑靈和莉莎,輕聲地說:「陛下⋯⋯大事不妙了⋯⋯」

「怎麼了?你不見⋯⋯你不見我們在忙嗎?」傑靈不耐煩的說,依然緊抱莉莎不放,並沒有因為志美來了而顯得尷尬。

「可是⋯⋯陛下⋯⋯攘夷委員會的特工出事了。本德他⋯⋯」

「甚麼?本德怎麼了?」傑靈和莉莎神情驚訝。

「本德⋯⋯跟利博士都被外星人抓住了⋯⋯」「甚麼?」

莉莎和傑靈目瞪口呆的凝視著對方,張目咋舌,驚惶失措,不知如何是好。莉莎則站在一旁,垂頭喪氣,憂心忡忡。傑靈的心仿彿被刀刺了一下,痛徹心腑。傑靈非常後悔安排本德親自指揮特工的行動,覺得是自己害了本德,於是就不斷自責。

-------------------------------------------------
支持《多聞》眾籌計劃,我們目標是集資12萬加元,這筆錢遠不夠在報紙買頭版,但可支持《多聞》抗共2年!
paypal課金給《多聞》:paypal.me/tohknews
Bank interact 課金給《多聞》:tohk928@gmail.com
Subscribe us in:
Telegram Channel:
https://t.me/tohknews
Facebook:
https://www.facebook.com/多聞-117598966317804
Twitter:
https://twitter.com/TOHKNEWS
Reddit:
https://www.reddit.com/user/TOHKnews

Share this article t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