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道平天下(三)科學家與外星人

九龍叢報援權轉載
作者個人專頁:http://kowloondaily.com/author/andrewtamkp/

林叔一家直到凌晨才從聖道明醫院回到家中,因此即使日上三竿,林宅依然是充斥著鼻鼾聲。他家門的外圍以及前院的一部分拉上了封鎖線,但調查人員已經離去,只留下幾個士兵看守著打開的大閘,防止小偷趁機走進去。街道上被封鎖的部分,車輛無法進入,村民只有步行才可通過。一輛汽車駛到去街道的封鎖線前,被士兵擋住了,司機便生氣地下車,與士兵理論。司機是一個還不到二十歲的年青男子,穿著白色的洋服,戴著紅色的蝴蝶結,看起來像是個知識分子,只是脾氣較差而已。

「滾開!我要回家啊!你這混蛋擋住了我的路!」「前面封路了!你要回家必須步行!」士兵怒斥那男子說,雙手推著這男子,男子卻不肯推後。一個軍官走上前看過究竟,士兵就說:「軍士長啊,這傢伙硬要駕車通過啊,說自己就住在前面⋯⋯」

「我是林家的長子啊!昨晚外星人來襲受驚的是我父母!」男子生氣地說。「我是帝國聖道大學的林文德教授!給我開路!」

「請你冷靜一下,出示你的證件。」軍士長冷靜地說,男子就從褲袋掏出一張知能卡;軍士長把手提電話對著知能卡掃描,電話瑩幕上就顯示了這人的身份證資料,果然是林文德,而且登記住址的確是沙洲街80號,即林家的宅第。

「這樣吧,林博士,」軍士長說,「道路和你家的前院都已經封鎖了,你得走文星巷,由後院進去自己家裡。你可以把車泊在後院,反正前院都沒有位置泊車了。」

「真麻煩!」文德生氣地說,但面對這個冷靜的軍士長,他又不好意思繼續吵吵鬧鬧,於是只好回到車上,倒車離去,然後轉入小巷,從後門進入自己的家,把車泊在後院裡。他急忙下車,打開門,走進客廳,不見自己的父母和傭人,就大叫著:「爸,媽,你們在那裡?」

被吵醒的林伯打開了房門,穿著白色的睡衣走出來,面容憔悴。

「爸媽,你們沒事吧?新聞都報導了⋯⋯」文德抓住林伯,激動地搖晃著他,焦急地問;疲倦的林伯就不耐煩了,推開他,說:「別拉拉址址啦!你真的⋯⋯老子我可是帝國空軍的退役少校,老子天不怕地不怕⋯⋯」

「你就只會吹牛!是誰昨晚在大呼大叫?」林伯的妻子林嬸從房間步出,依然是一副烏眉瞌睡的樣子。

林伯面紅了,結結巴巴地說:「我⋯⋯我只是!緊張而已!對了,文德你今天不用上班嗎,怎麼回來了?」

文德便說:「我是專程趕回來的,下午就要到京城下議院公聽會匯報環境評估報告。待會兒我就會走了。」

「公聽會?」林伯問。

「是啊,今日在下議院,會召開一場望角灣漁港與貨櫃船港口發展公聽會,我是環評小組的主席,我要代表小組向議員發表環評報告。總言之,沒事的話,待會兒我就要回京城了。」文德滿有自信的說,林伯卻聽得一頭霧水。

京城的下議院與首相府位處同一條街道上,但建築風格卻非常不同,是一棟明代風格的中國式宮殿,屋頂都是金色的瓦片和紅磚外牆,只是雕刻比較簡單,而且窗戶都是西式的玻璃窗。下議院的大閘稱之為中庸門,是一個中式的城樓,裡面有一前院,種著花草,城樓外是一個廣場,供人集會示威使用;廣場上已經有兩批平民舉起橫額,各據一方,互相對峙,中間被警察分開,形成一通道,讓工作人員、議員與官員出入下議院。左邊的示威者是一群環保分子,反對發展計劃;右邊的示威者卻是一班漁民和工人,支持發展計劃。文德友善地向左邊的示威者揮手,卻以輕蔑的眼光看待右邊的示威者。下議院大門是現代的玻璃幕門,左右有對聯曰:「天下同議民情,世間共商國事」。跨過大馬路,對面是就是新古典式圓頂建築的上議院,以及首相府,皇宮則在首相府背後的山坡上。

公聽會舉行的地點不是下議院的大會議廳,而是小會議廳。會議廳內雖然有電燈、電腦等設備,但裝修大置維持中式的的樣子;所有的椅子和書桌都是中式的酸枝傢私。主席台在中央的大理石石階上,有一張大木桌,主席在中間,副主席在右,秘書在左。包括主席和副主席在內的議員們不分男女都穿上紅色的盤領袍,腰間戴著金鈒花帶,胸補的圖案則各異,有的是虎豹,有的是孔雀,有的是雲雁,頭戴黑色的烏紗帽,兩側有翅圓翅。這是議員在正式場合時所穿著的禮服,平日他們工作的時候都是穿洋服的。議員的座位分成四排,每排十個座位,每五個座位之間有一縱向通道,位置面向著主席。主席方向的右邊另有六排座位,每排五個座位,前面兩排是給列席官員座的,而後面其餘的椅子則是在公聽會時供公眾代表坐的。列席的幾個官員都穿上紅色的盤領袍,腰間帶玉帶,胸補的圖案有的是獅子,有的則是錦雞。至於一眾在公聽會上發言的平民,就穿上深衣或曲裾。文德穿的是白色的深衣,頭戴著黑色的烏角巾。會議廳高八米,在會議廳上面的左、中和右三邊皆有供列席會議者就坐之房間,那裡有舒暢的西式沙發椅子。中間最大的那一個是公眾席,面對著主席,主席左上方的則是記者席,而右上方的房間則被黑色的反光玻璃遮擋住,外人根本無法得知裡面坐著甚麼人。

「請大家戴上視像眼鏡,觀看我即將播放的投影片。」文德坐在位置上,對著咪高峰說。一眾議員、公眾代表和列席者戴上眼鏡後,文德的雙手在手提電腦的鍵盤上盤入了一些指令,投影片就在眾人的眼鏡內置螢幕上顯現。

「請大家看這幅地圖。紅色斜線的位置是望角灣新漁港的位置。綠色箭嘴指著的是綠海龜的產卵地點紅林灣,在望角灣西南10公里,表面上與望角灣風馬牛不相及。可是,請再看下一幅圖。綠色的虛線箭嘴是綠海龜季節性遷移的方向,牠們在五月至十月期間會由東南方游到紅林灣的海灘產卵。紅色的虛線箭嘴則是拖網漁船預計主要來往的方向,剛好是南北走向,將會與綠海龜的路線相撞,增加綠海龜被漁船撞死的風險。此外,讓我們再看下一張圖。」

「這幅地圖上的白點顯示的是布氏鯨出沒的位置。現時的規劃方案是望角灣南面將會成為漁港,北面將會填海興建貨櫃船碼頭,島上會興建魚類分類中心,以便將捕獲的新鮮魚類急凍冷藏,然後馬上以船隻運到外地。此舉將會大大增加出進望角灣的船隻數量,而船所發出的噪音將影響海豚和布氏鯨的生活,令牠們數量大減。故此,我們小組全面反對貨櫃船港口及漁港這兩部分的計劃⋯⋯」

「你這學棍胡說八道!我們漁民的生計怎麼辦?我們工人的生計怎麼辦?」坐在文德後面的一個大叔生氣了,拍著枱,指罵文德。

「漁民聯會的代表請肅靜!現在並非你的發言時間!」主席高聲地說;雖然是女子,但她罵起人來依然中氣十足。她把棕色的長髮捲起,紮成髮髻,讓自己看起來成熟一點。可是,漁民代表似乎沒有理會主席的勸告,而漁民代表旁邊的工人代表也加入叫囂。

「我們工人要就業!要工作!要發展經濟!要改善民生!」面對如此無禮的指罵,脾氣不好的文德發火了,站起來,轉身指著那兩個大叔,說:「你們的死活我不關心,反正你死了人類又不會絕種,綠海龜、布氏鯨和中華白海豚的生命比你們的貴重得多!現在你們到別的地方發展經濟是不是就會絕子絕孫?你們這群人渣只想著錢⋯⋯」

「你這學棍竟敢罵我們做人渣?」個子高大又粗壯的漁民大叔發火了,一手扯著文德的衣領,拖他出去通道上,朝著他的面打了一拳;文德馬上還一腿,一踢就踢中了大叔的要害。議員們和觀眾席上的公眾都慌張了。主席大叫著說:「停手!保安!分開他們!會議暫停!」

六個穿著深藍色短打,頭戴黑色幞頭的保安走上前,兩個保安拉著文德,另外兩個拉著漁民大叔,一個站在中間分開二人,怎料旁邊的工人大叔又發難了,要蹼向文德,於是一個保安就把他抓起來,按在地上。保安把那兩個大叔拉出會議廳,文德想追上去還手,卻被兩個保安捉住,動彈不得。

「放開我!我要還手!」「你剛才不是已經還了他一腳嗎?」文德回頭一看,一個穿著官服的英俊男子竟然走了上前,拍著他的膊頭,面露微笑,勸他冷靜。

「環⋯⋯環境省大臣大人!對不起,失禮了⋯⋯」

「沒關係,你也只是質直好義而已。感謝你們獨立調查小組的報告,有了這些科學理據,我就可以把那個邦聯黨的商務省大臣的意見壓下去。對了,這是我的卡片。」

保安放開了文德,文德就恭敬地伸出雙手接過卡片,上面寫道:成法儀,帝國誠明大學生物學博士,華夏帝國環境省大臣。

「哈哈,大人過獎了,這可是下議院環境委員會給我們的重任,我們只是盡本分而已。對了,大人,這是我的卡片。」接著,文德也把自己的卡片恭敬地遞給成法儀,成法儀點頭,雙手接過卡片,上面寫道:林文德,皇家成均大學地理學博士,帝國聖道大學地理學部教授。

「原來你已經是教授。將來環境省如果有其他研究計劃的話,希望你的小組可以幫忙。我要先出去一會,再會。」語畢,法儀就踱步離去。這時候,主席亦走到來文德面前,指責他說:「文德!你給我點面子好嗎?你怎麼還手了?」

「對不起⋯⋯主席⋯⋯」「算了!總之稍後復會後,你就繼續匯報吧!把這個法案拉倒,阻止南海集團的發財大計就好了。剛才那兩個人也是集團的打手,我早就認出他們。」主席說。「對了,剛才環境省大臣跟你說甚麼?」

「沒甚麼⋯⋯」「總之,稍後繼續吧,別再發脾氣了!」

經過漫長的對話——正確一點來說是對罵和對峙以後,法案被委員會以僅僅過半數否決了。議會的吵鬧,是基於大家擁有共同的語言,卻具有不同的思考角度、立場、利益計算和關係網。然而,當外星人和地球人只共享外貌的時候,對話自然顯得困難。

那些突然出現的外星人被安排在帝國三軍基地的隔離中心裡居住。她們的領袖坐在一間純白色的會議室裡,坐在桌子的一端,另一端坐著一個女科學家;她穿著白色的實驗袍,戴著迷人的金絲眼鏡,灰色的西裝打上領帶,黑色的長髮紮了一條馬尾辮,看起來就是一副文青的樣子。會議室的旁邊有一塊黑色的反光玻璃,後面坐著一班正在觀察外星人言行的科學家。

「你說你們沒有名字的了吧?」女科學家笑著問,可是外星人卻依然是目無表情。她穿上人類給她的一件鬆身的白色裕袍,不過她對於穿上衣服顯然感到很不自然,不時拉扯著裕袍。

「安娜,我已經說了,我的編號是A10001。我們從4.2光年那邊來,我們的星球,被你們地球人稱之為比鄰星b行星,我們自稱自己的行星為『道』。我改了個地球名字,叫艾莉。」外星人說。

「噢,這個名字真動聽!我的姪女也是叫艾莉,哈哈。」安娜笑起來,可是外星人依然是目無表情。外星人這種反應讓她心裡感到一點壓力和恐懼,所以她拼命製造話題改善氣氛,並且把外星人的說話用筆寫下來。「你是從那裡學習粵語的呢?」

「我不會回答。總之,我們了解太陽系。」艾莉說,語氣依然是生硬,跟機械人說話差不多。

「這樣⋯⋯那你來的目的是?」「以你們人類的位階來說,我在我的星球,是首相和皇后。我代表我們的女皇來提出要求與你們的女皇見面。」艾莉說。「我們的船隊已經停在地球上空。」

「你們為何要晉見我們的傑靈女皇陛下呢⋯⋯」「我們來是要與你們的女皇談合作的。用你們的說法,是『做生意』。」艾莉說。

「做生意?」安娜問,「做甚麼生意?」

「開採海底的錳結核,這些都是你們的技術無法利用的東西。」艾莉說。「因為你們的女皇才是你們國家的主權象徵,所以根據你們的法律,要得到你們女皇的批准,我們才可以佔用你們的國土或領海,或是使用你們的盟國中間的國際水域。」

「你連我們的法律也學過嗎?」安娜驚訝地說。「可是,你說要佔用⋯⋯豈不是說就是想侵略我們嗎?」

「不是這個意思。我們想和平,開戰的成本太高。」艾莉說。她反對戰爭的理由竟然只是從成本效益的角度去思考。「我們會付租金。」

「怎樣付租金⋯⋯」安娜話音未落,艾莉就張開右手手掌,變出了一粒16卡的鑽石。安娜目瞪口呆的凝視著艾莉手掌上的鑽石。艾莉繼續說:「我們完全掌握改變碳分子排列的技術,可以隨時生產鑽石。鑽石對你們來說很有價值,對我們來說卻是垂手可得。你們要多少也可以。」

「這⋯⋯計劃聽起來,也很有趣呢!哈哈⋯⋯」安娜強顏歡笑地說。「對了,你肚餓嗎,我叫僕人拿點吃的進來。」

一個身穿女僕裝束的女研究員就推著餐車進來,為的是要了解這個外星人的飲食習慣。女僕首先端上一碟牛排,戰戰兢兢地放在桌上。

「你試試這個吧⋯⋯」「不吃。」面對艾莉決斷的決絕,安娜只好叫女僕把一碟豬排放上前,卻是換來相同的答案:「不吃。」無論是牛、豬、羊、雞、鴨或鵝,只要是肉,艾莉就說不吃。於是女僕把一碟生菜放到艾莉面前,艾莉小心翼翼用右手指頭夾起一小塊生菜,觀繫了一會,然後送入口中,再把菜吐在桌上,說:「不吃。」安娜心裡想:該死的傢伙,你到底想吃甚麼啊?

這時候,女僕把一瓶牛奶取出;出乎意料地,當女僕還未把牛奶樽放在桌上,艾莉就粗暴地從她手上搶去牛奶,咕嚕咕嚕的喝清光,然後把樽掉在地上。安娜和女僕都呆了。艾莉好像還未飽,問:「你身上還有奶嗎?」

「我去再拿一點吧⋯⋯」女僕說到一半的時候,艾莉突然站起來,蹼向女僕,將她壓倒在地上,緊抱著她,臉上依然是目無表情,問:「你有奶嗎?你會生產出奶嗎?」女僕嚇得尖叫起來。在隔壁的科學家和士兵看見了,驚慌起來,急忙衝入會議室。安娜實在無法再擠出笑容了,忍不住怒斥艾莉,說:「喂!你怎能這樣觸碰別人的胸部⋯⋯」

「安娜,那你有奶嗎?」艾莉站起來,進著安娜,張開雙臂,抱緊她,把嘴唇貼在安娜面上。

「你媽的!滾開啊!」兩名士兵走上前,分開了艾莉和安娜,捉住艾莉的雙臂。士兵只敢拉開安娜,卻不敢拉開艾莉,只是輕輕推開她,怕得罪外星人。艾莉依然是目無表情,說:「你們人類不是喜歡親吻和擁抱的嗎?怎麼你會如此反應?」

「親你個頭啊!虧你說你很了解地球,竟然連基本禮貌也不會,只會侵犯別人!今天對話到此為止!」安娜生氣地怒斥說,掙扎期間眼鏡都掉了。

「安娜,你別生氣吧,艾莉是無意的。你先戴回眼鏡吧。」一個穿著白色實歐袍,頭髮灰白,皮膚深色,戴著黑色厚框眼鏡的男人說,又把地上的眼鏡拾起,遞給安娜。「還有,艾莉,你先會去休息吧,我們會把你提出的要求向上級反映,今日稍候我們會再為你們使節團的人進行身體檢查,防止你們染上地球的疾病,你明白嗎?至於你們肚餓的話,我會再叫人送點牛奶過來。」

「明白。」於是那男人說:「你們護送艾莉回去房間休息。」

「是的,教授。」兩名穿著綠色軍服的士兵就恭敬地護送艾莉由另一扇門離去,通往隔離區。艾莉離去後,安娜就不滿地向那男人抗議說:「鄭教授,你怎麼對那淫蟲那麼彬彬有禮啊!打她這個不男不女一拳才對啊!」

「你怎可以稱外星人為不男不女?你可否成熟一點,冷靜一點?現在我們面對的是一群我們完全不認識,而他們卻了解我們的外星人啊!你以為她目無表情就代表她是弱智嗎?」鄭教授斥責安娜說。「要是你不小心觸怒了她,而如果她真的是這群比鄰星人的首相,她向我們發動戰爭的話怎麼辦?」

被鄭教授痛罵了一頓以後,安娜只好垂頭喪氣的說:「知⋯⋯知道了。」不過鄭教授還未教訓完,繼續說:「我說啊,你這人真是葉公好龍。之前才說自己唸天文物理就是為了找外星人,吹噓自己是甚麼外星迷,現在防衛省找你這個大天文學家來與外星人對話了,你看你是甚麼樣子。總之,所有人現在先出去開會。」

在鄭教授帶領下,眾人步出小會議室,走到外面另一間房。房間的外牆一樣是白色的,右邊有十多張辦公桌,有電腦和一堆不知名的實驗科學儀器,中間有一張白色的會議桌,後面有一塊白板,左邊則有三張實驗桌,上面有水龍頭和鋅盤,旁邊的櫃裡放滿了樣本、試劑與儀器等。會議桌的中間鑲嵌了一大螢幕。鄭教授坐在中間,其餘九個科學家坐在左右,安娜就坐在鄭教授旁;眾人拿起平板電腦,放在桌上。

「好了,我們花了整天,應該收集得到不少數據和資料了吧。得民,你匯報一下。」

「是的。連同剛才安娜與外星人艾莉的對話,今日我們已經與外星人進行了六次對話。只有外星人艾莉說粵語,其他10個外星人都不說話,不知道她們是否懂得我們的語言。」鐘博士說。「我們暫時有以下觀察結果:第一,她們來自比鄰星b行星;第二,她們擁有高度的智慧和文明,了解我們的概況,還掌握製造人工鑽石的技術;第三,她們來是想說服我們容許她們在海底開採錳結核⋯⋯」

鄭教授左手托著下巴,思考了一會,說:「等一下,比鄰星b的資料,安娜請你先向大家解釋一下。我希望來自不同專科的大家能夠利用自己的範疇去為這群外星人建構完整的故事。」

「是的。讓我先開啟3D螢幕⋯⋯」安娜在平板電腦上按了幾下,會議桌中間的螢幕就投影出3D影像出來,影像猶如飄浮在桌上。影像中是一個星空的地圖。

「大家看看這個圖。黃色這個光點,就是太陽,白色箭嘴指著那藍色這粒灰塵般的東西,就是我們的地球。由地球延伸4.2光年,那就是37,980,000,000公里,就是為處於比鄰星星系內的比鄰星b行星。這行星是眾多宜居星球中最接近我們的一個。根據適居帶公式⋯⋯」安娜站起來,拿起麥克筆,走到白板前,把公式寫出來。「設適居帶與恆星的距離為天文單位dAU,恆星的光度為LStar,太陽的光度為LSun,則適居帶與恆星的距離公式為:

「比鄰星光度LStar只有太陽光度LSun的0.015⋯⋯」

「安娜,是『0.0015』啊,你寫少了一個0。」鄭教授縐著眉頭說。

「哦⋯⋯哈哈,是嗎?」安娜尷尬地笑起來,急忙把數字更改。「因此適居帶與比鄰星的距離大概是0.03872 AU,而比鄰星b就在這範圍裡。相比起地球與太陽的距離,比鄰星b和比鄰星可算是非常接近;因為太過接近恆星的關係,我們推測,比鄰星b的自轉和公轉周期是相同的,就像太陽系的水星和地月系的月球一樣;結果就會是星球的一邊永遠是白晝,另一邊則永遠是黑夜,如果星球上有生命的話,大多數就只能存活於這兩邊之間的界線–––晨昏圈之上。比鄰星b是一個類地行星,質量最小是地球質量的1.27倍,最高不超過3倍。根據文獻記載,二十一世紀末地球人類的衛星證實比鄰星b上有大氣層,並且有一片藍色存在,疑似是液態水。奇怪的是,我問了那混蛋那麼多次,她也不肯告訴我比鄰星的詳情⋯⋯」

「別稱呼人家做混蛋!她們是外星人,不是實驗測試的動物!」鄭教授斥責安娜說。「你對她們禮貌一點,要不然她們生氣了,對地球發動戰爭,把你抓到去比鄰星b你就糟糕了。如果你沒有其他補充的話,你先回到座位上吧。」

「那我繼續說吧。」得民就繼續報告。「外星人心理觀察方面有一點非常值得留意:她們不理解感情表達,所以總是目無表情。她們有慾望,就像野獸一樣;她們有理智,就像電腦一樣。可是,暫時看來,她們就是不會表達情緒,所以對於我們的文化知識相對薄弱。例如剛才,艾莉見沒有牛奶,看見實驗助理是個女子,就推測她乳房可能會分泌人奶,於是就無禮地蹼過去,事後還不知道自己嚇壞了人,可見她們對於他人的情感也沒有甚麼反應。」

「這真是奇怪啊。可惜那麼短的時間之內我們未能對她們進行腦部掃描。」鄭教授說。「爾雅,你們醫學部那邊怎樣?」

「艾莉和其他外星人的X光片都已經印出來了,她們骨骼構造、器官等初步看來都跟人類幾乎一樣,只是性徵不同。」一個女科學家回答說。「她們身體狀況良好,不過我們依然擔心她們直接暴露在空氣中會否感染地球的疾病,或是把她們的疾病帶到地球。我們已經抽取了她們的細胞組織去化驗,但還需要一段時間才會有結果⋯⋯」

鄭教授就說:「不要緊,我們有一群生物學和醫學專家。我們連天文物理學家和心理學家都有了,可是這艾莉這個外星人最感興趣的似乎是要地球的地理以及開採海底礦產之事,而我們卻沒有這方面的專家與之對話。我會向防衛省提出這一點,並知會女皇陛下和首相大人,希望環境省的專家能夠過來幫忙。」

聽見這些政府部門的名詞,安娜就抱怨說:「又防衛省又環境省,政府的官僚架構真是比量子物理學更加難以理解。」

「安娜,你在防衛省的外星生命秘密研究計劃工作了一年,你應該很清楚我們的運作必須合符程序。」鄭教授說。「順帶一提,雖然內閣應該會在這幾日內因為受不住輿論壓力而必須坦白地公開承認外星人來訪的事實,但是你們所簽下的保密協議依然是有效的,任何人未驚防衛省大臣大人、首相大人、全體內閣或女皇陛下同意,而向第三方披露是次研究內容的話,將有可能被控叛國罪。清楚了嗎?」「是的。」

「對不起,岔開了,請得民繼續說⋯⋯」於是得民繼續匯報其餘的觀察結果。只是這些科學家依然未能夠洞識艾莉在想甚麼:到達她真的是不懂得表達情感,不懂得人類的禮節,還是只是在裝傻扮懵呢?

-------------------------------------------------
支持《多聞》眾籌計劃,我們目標是集資12萬加元,這筆錢遠不夠在報紙買頭版,但可支持《多聞》抗共2年!
paypal課金給《多聞》:paypal.me/tohknews
Bank interact 課金給《多聞》:tohk928@gmail.com
Subscribe us in:
Telegram Channel:
https://t.me/tohknews
Facebook:
https://www.facebook.com/多聞-117598966317804
Twitter:
https://twitter.com/TOHKNEWS
Reddit:
https://www.reddit.com/user/TOHKnews

Share this article t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