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道平天下(八)瘋狂的海底採礦

九龍叢報援權轉載
作者個人專頁:http://kowloondaily.com/author/andrewtamkp/

傑靈在得悉本德和爾雅被外星人擄去一事以後,放聲大哭,憂心忡忡,難以入睡,因此第二天也沒有甚麼精神,卻必須在杰娜和艾莉面前裝著若無其事,而且還要安慰與本德情同手足的巴里。與她年紀相若的本德,跟莉莎和巴里一樣,都是她自少年時候的同伴,因此傑靈非常信任他們;而身為傑靈其中一個男寵的本德,是四大侍衛中處事最成熟、為人最忠心的一個,因此傑靈才決定讓本德親自指揮行動。

然而,傑靈還是要按照原定計劃,登上郵輪,與外星人和科學家們一同出發前往南洋。傑靈、紀文、莉莎、志美和巴里就只好站在郵輪的甲板上發呆,凝視一望無際的大海。巴里泣不成聲,靠在紀文的懷裡。

「你⋯⋯你哭甚麼啊!你算是甚麼侍衛?給我⋯⋯堅強一點⋯⋯」莉莎斥責巴里,可是她自己的眼睛也溢出了淚水,嘴唇發抖。傑靈伸手輕撫莉莎的臉頰,拭去淚水,溫柔地說:「就讓他哭吧。」

「陛下,我們應當怎麼做?我們可不能讓本德被外星人虐待甚至凌辱⋯⋯」志美無助的抬頭仰望傑靈,傑靈卻無面目直視志美,只好回望紀文,期望紀文能夠為她提供答案。當然,愁眉苦臉的紀文亦是苦無對策,只好仰天長嘯。

「傑靈,我明白你的心情⋯⋯可是,我們必須冷靜,不能意氣用事。」「你不會明白的。」傑靈說,左手緊握拳頭。「你知道嗎?是我害了本德,我不應讓他指揮是次行動。我對不起他那已經逝世的父母。他從小就服侍我,我竟然叫他去送死⋯⋯」

「你也是因為信任他才常常對他委以重任而已。你不應自責。」紀文說,手拍著傑靈的膊頭安撫她。「本德是個忠直的人,是一個可愛的小子。要不是因為本德,當初我也不會答應回國輔助你。可是,現在我們實在無計可施,如果隨便行動的話,只會自亂陣腳,無法救出本德。你絕對不可以在外星人面前亂來⋯⋯」

「我不管!我一定要救本德出來!」傑靈熱淚盈眶,眼神充滿怨恨,右手攬著莉莎,左手依然緊握拳頭不放。看見傑靈和莉莎的樣子,紀文就憂愁起來。他擔心傑靈和莉莎一旦輕舉妄動,反而會刺激杰娜,提早對人類發動侵略戰爭。

「陛下⋯⋯」莉莎緊抱傑靈,神情哀傷。

「陛下,林博士、戴博士和韓博士求見。」宮女過來傳話,傑靈和莉莎就馬上擦乾對方的眼淚,裝著若無其事,肅立起來,迎接文德;紀文則叫志美先帶巴里回去休息,然後亦裝著若無其事的站在傑靈身旁。

「陛下、殿下,讓我來介紹吧。」文德、瑪麗和安娜帶著一個穿上西裝,戴著黑色粗框眼鏡,個子嬌小,留著黑色長髮的女子登上郵輪,帶她來到傑靈前,向傑靈和紀文敬禮。「這是江文寧博士,是海洋生物學家,專門研究深海生物。」

「參見陛下、殿下。」文寧說,害羞的她雙眼幾乎不敢正視任何人,看起來是個典型的內向書呆子。憂愁的傑靈強擠出笑容,說:「江博士,辛苦你了。請你先到船艙休息一下吧。船快要啟航了。」「是的,陛下。」

郵輪在軍艦的護送下駛離了港口,甲板上擺放了一艘外星人的潛艇,其餘兩首潛艇和三艘小船則安放在另一艘軍艦上。郵輪上除了有娛樂休閑的設施以外,還有大量科研設備。文德和瑪麗換上了泳裝,與其他科學家跳到泳池裡游泳,不會游泳的安娜只好坐在一旁吃生蠔。因為她換上了三點式泳衣,坐在她身邊的艾莉就笑起來,望著安娜,讓安娜感到非常不自然。艾莉穿上了白色的洋服,戴上拉菲遮陽帽和黑色的太陽眼鏡。

「艾莉,你過來。」杰娜拉著艾莉離去,走到甲板的一角,用外星語言與她對話。

「怎麼了⋯⋯陛下⋯⋯」艾莉說。杰娜神情凝重地說:「你怎麼還有閑情去挑逗女子的呢?短短一天已經有四個族人染病了!」

艾莉就說:「陛下無須擔心,我們已經將利爾雅博士抓起來,會迫她調制解藥。另外,我們還可以利用文本德少校走要脅傑靈女皇,他可是傑靈的男寵呢,是僅次莉莎之外傑靈身邊的紅人。陛下打算何時向傑靈女皇提出條件?」

「這是我的事,你別管。現在事情愈搞愈複雜了,本來我們只要挑釁華夏帝國與我們開戰,我們就可以輕易地征服這群低等生物,把傑靈關在籠子裡養,做我的寵物,利用她和其他人類為我們族人繁殖後代。現在他們竟然向我們散佈疾病,又把我們的玩具搶走了。」

「陛下不用擔心,病人都已經被隔離。我們可以繼續照原定計劃進行:向傑靈展示不合理的、嚴重破壞生態和人類生活的採礦方式,迫使傑靈拒絕我們的要求,然後我們就直接開戰,把地球變成我們的殖民地。」

「總之,暫時我們要裝著若無其事。你繼續假裝傻楞楞就好了,但我警告你調戲人類時不要那麼誇張。」杰娜縐眉,語氣嚴肅,眼神狡猾而陰森。「我可以肯定,傑靈已經知道本德和爾雅被擄的事情,卻一直裝著若無其事。這是一場心理戰,我們絕對不可以在人類面前露出擔心、緊張或焦憂的神態。人類這種低等生物有一項弱點,就是會『同情』同類,也就是我們科學家所說的『道德病』,或是傑靈經常對我說的所謂『愛』。這是他們的弱點,我們要好好利用。」「是的,陛下。」

郵輪在碧藍的汪洋擦過,泛起了一陣浪花。天空和海洋齊同一色,連接在一起。白雲在水上飄流,鯨魚在空中飛翔。一頭布氏鯨跳出水面,向郵輪招手,淺起了一陣白浪,向傑靈女皇敬禮。

「是鯨魚啊!」文德指著鯨魚說。他披著白毛巾,坐在池邊,與瑪麗、安娜和文寧正在享用御廚準備的三文魚刺身。文寧就說:「那是布氏鯨,雖然分佈很廣,但我們對這種鯨魚的了解非常少。二十一世紀曾經有一頭布氏鯨在濠江縣擱淺後死亡。目前人類對很多海洋的生態依然不太了解,尤其是深海。」

「布氏鯨能夠潛到裡深海嗎?」瑪麗問。文寧就回答:「布氏鯨只能潛到1000米的深度,目前已知的最深紀錄由柯氏啄鯨所創,亦只是3000米。我們前往的深海平原卻是在海底4000米深處。鯨魚是哺乳類動物,跟海豚一樣要返回水面呼吸,因此不能潛得太深。」

「南洋的深海平原位處南洋的中間的國際水域,雖然周邊的主權國家都是帝國的自治王國,包括交趾王國、蘇祿王國和蘭芳王國等,但是涉及到開採深海平原礦產資源這種重大事情,必須要得到帝國上議院和女皇陛下的同意,以平衡各自治王國的利益。所以是次海底探測對於帝國來說是非常重要。」文德說。自治王國雖為華夏帝國之成員,但除了外交和軍事之外所有權力皆不受帝國干預,也擁有自己的主權,只是他們的君主以華夏帝國的女皇為元首,並且在帝國上議院有常設議席。每當涉及跨國的經貿或國防合作時,上議院就會發揮協調各國的作用。

一個宮女拿著一樽梅酒來到文德面前,倒滿了文德的酒杯。文德接過酒瓶,也為文寧倒酒。

「啊,我不喝那麼多的⋯⋯」「喝吧,我為你敬酒。這次辛苦你了。」文德與文寧乾杯,文寧就害羞地拿起酒杯,喝了一口。瑪麗對於文德忽然對文寧獻殷勤感到不滿,就說:「你怎麼不為我倒酒?」「你自己倒啦,真麻煩。」文德沒有理會瑪麗,只顧著與文寧聊天。

第二天,船駛到南洋中央的國際水域。外星人的小船先下水,排成三角陣;然後三艘外星人潛艇和兩首人類的科學探測潛艇就潛到水裡。傑靈、紀文、莉莎、志美、杰娜、艾莉、安娜、文德、瑪麗和文寧登上外星人潛艇,在艾莉的駕駛下,潛艇緩緩地由海面往海底裡下沉。潛艇的前方是一個半球狀的大型觀景玻璃窗,裡面的操作室有二百平方呎大。隨著深度增加,四周的魚愈來愈少,愈來愈暗,於是潛艇就把照明燈調高亮度。一頭深海龍魚忽然在面前出現,露出如同暴龍般的大口和尖牙,嚇得安娜和瑪麗站立不穩。

安娜驚慌地問:「那是甚麼怪物?」見怪不怪的深海生物專家文寧托起眼鏡,冷靜地說:「這是深海龍魚。牠頭上伸出的發光釣餌可以引誘獵物游過去。牠已經不算最可怕的了。妖精鯊就更凶猛⋯⋯」

忽然一條妖精鯊從左邊飛過,嚇得深海龍魚落荒而逃。妖精鯊長著長劍般的長鼻子,樣子就像巫婆一樣,還長著可怕的獠牙。

「接近2000米深度了。」艾莉說。她坐在駕駛座上,駕駛著潛艇。旁邊幾艘潛艇亦同時下潛當中。一條長吻銀鮫在窗外游過,長著銀色的大鴨嘴和黑色的大眼睛。安娜就笑著說:「這東西很像科幻電影裡的外星人!」

艾莉和杰娜側目望著安娜,安娜才記起有兩個外星人正在她身旁。艾莉抗議說:「我比那東西長得漂亮得多了吧!」安娜只好尷尬的笑著。

「這叫作長吻銀鮫。」文寧說:「右邊那條叫作長頭深海狗母魚,魚鰭很大,身體很長,魚鰭上著很長的觸鬚,是已知可以潛得最深的魚類。牠的樣子反而長得比較好看。」

「快4000米了,我們即將停泊在南洋深海平原海床上,請返回座位上扣上安全帶。」在艾莉的提醒下,各人都坐在椅子上,扣上安全帶。潛艇著地時,發出轟隆一聲,震動了一會,然後就靜止下來。

「你們看,海床上的黑色小石頭就是你們要的錳結核了。」文寧解開安全帶,來到窗邊,指著窗外海床上的小石。艾莉就操作機械臂,檢起一塊錳結核礦石。因為水壓的關係,機械臂移動得比較慢。機械臂把礦石放入一收集箱裡,然後把收集箱密封,將箱內的水抽乾,再把礦石經由管道運到艙裡的收集處。一個外星人士兵前去收集處撿起礦石,帶到杰娜手上。杰娜凝視著手上的礦石,說:「用這錳結核來製成合金,可以在銀河系賣很好的價錢,合金本身亦可以用來製造其他機械。不過,這方法去採礦實在太慢了。讓我們試一下別的方法吧。艾莉,你通知人類的兩艘潛艇退後,以及我們的另外兩艘潛艇過來排成三角陣。要確保位置對準水面的三艘船。」

「是的,陛下。」外星人的潛艇排成三角陣以後,艾莉就對艙裡幾個外星人軍官說:「你們準備開動電解系統。」安娜聽見「電解」兩個字,就驚訝地問艾莉:「你們想幹甚麼?」艾莉只是笑著說:「很快你就知道了。」然後就吩咐外星軍官說:「潛艇和船隻,馬上區隔水體,再釋出氫氧化鈉。」

潛艇和船隻首先噴出大量黑色的液體,連結成三個平面,凝固成三塊透明玻璃板,分割出一個三角柱體的水體;然後大量白色的粉未就同時由潛艇和船隻噴到海水裡,由深海一直延伸至海面。

「開始通電!」強烈的白光由船底和潛艇發出,非常耀眼;眾人都閉上眼睛,掩著臉。潛艇發生劇烈的震動。安娜、文德、瑪麗和文寧都站立不穩。強烈的電流把三角柱內的所有海水都電解了,釋出大量氫氣和氧氣。強烈的電流幾乎把水體內的生物都電死了。大量深海動物屍體從高處掉到海床上,撞成碎片,血肉模糊。潛艇的後方依然是海水,但玻璃窗所面對的前方已經變成了陸地。機械臂的活動變得自如,馬上就撿起了大量礦石放入收集箱裡。

杰娜笑著說:「成功了。」然而,傑靈和紀文卻甚為震驚,莉莎和志美更斷定這群外星人根本是怪物,是沒有人性的魔鬼。而科學家們的情緒就更加激動。本來內向、害羞的文寧,忽然大發雷霆,大叫了一聲,蹼向艾莉,揍了艾莉兩拳;安娜也走上前加入毆打艾莉。不過二人顯然都不是艾莉的對手,馬上就被推開。氣得面紅耳赤的文德和瑪麗也隨便拿起雜物丟向杰娜和艾莉。咒罵的語句充斥著整個船艙。「婊子!你們都是婊子!」「你們去死吧!」「你們瘋的嗎?你知不知你殺害了多少海洋生物?」「你們這群死變態!」

傑靈見狀,對莉莎和志美說:「制止她們吧⋯⋯」然而,莉莎和志美竟然回答:「對不起,陛下,我們做不出。」紀文亦對傑靈說:「我們別管吧。」傑靈只好坐下來,看著他們打來打去。最後只有外星人的士兵走上前,把這四個怒氣沖沖的科學家制服了。

「你們發甚麼瘋啊,這些魚跟你們有甚麼關係?牠們死了你們怎麼如此大反應?」杰娜笑著問,傑靈就不客氣地說:「難道你真的不理解嗎?還是你刻意假裝不理解?」

杰娜收起了笑容,暗吃一驚。傑靈盯著杰娜,沉默不語。傑靈從來未曾以如此不客氣的態度對待杰娜。杰娜心裡想:似乎我們終於踩中了人類的底線。雖然這本是杰娜的意料中事,可是當杰娜真的面對傑靈的怒目時,心裡卻不太好受,而這種難受又是杰娜自己無法理解的。傑靈之所以憤怒,不僅是因為杰娜對環境所造成的嚴重破壞,也是因為巴里被她的手下擄去了。傑靈心裡對杰娜非常失望;雖然理性上她一直懷疑杰娜來地球的真正目的,亦早就預計過杰娜其實是一個侵略者,可是當她真正面對這事實的時候,依然是感到憤慨和失望。傑靈以愛相待,但原來杰娜一心只想侵略地球,只是等待機會去挑釁人類向外星人宣戰。

-------------------------------------------------
支持《多聞》眾籌計劃,我們目標是集資12萬加元,這筆錢遠不夠在報紙買頭版,但可支持《多聞》抗共2年!
paypal課金給《多聞》:paypal.me/tohknews
Bank interact 課金給《多聞》:tohk928@gmail.com
Subscribe us in:
Telegram Channel:
https://t.me/tohknews
Facebook:
https://www.facebook.com/多聞-117598966317804
Twitter:
https://twitter.com/TOHKNEWS
Reddit:
https://www.reddit.com/user/TOHKnews

Share this article t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