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道平天下(十二)仁君勝暴君

九龍叢報援權轉載
作者個人專頁:http://kowloondaily.com/author/andrewtamkp/

驚聞外星人已經登陸皇宮的消息以後,誠明馬上命令宮中的陸軍聯同禁軍全力抵抗,又馬上致電給負責指揮禁軍的志美,問:「上原上尉,請問情況如何?」

「外星人正在皇宮東南的園林與我軍駁火。」志美身處於皇宮的禁軍指揮中心,統領禁軍行動,雙眼凝視著閉路電視的畫面,只見外星人的激光槍亂槍掃視,禁軍和陸軍折折敗退,即使禁軍和陸軍已經採用了外星生命研究中心製作的青黴菌子彈,射倒了幾個外星人,也無力阻止外星人前進。就在這時候,窗外也傳出槍聲。

「志美!大事不妙,樓下大閘外又冒出了六十多個外星人!」巴里跑進來指揮中心,慌張地說。「他們怎會來到皇宮的北面守衛最森哭的地方呢?太空船不是在東南面出現的嗎?」志美驚訝地說。

「他們的太空船移動得很快,在東南處放下了人,又在北方放下了人⋯⋯事不宜遲,你把指揮中心搬到陛下的寢宮吧,我的狙擊手小隊會在這裡拖延。」「好吧。」於是志美就與一眾指揮官先行離去。巴里則帶領幾個狙擊手來到指揮中心外的陽台,舉起步槍,從高處用青黴菌子彈射擊外星人。作為神槍手的巴里輕易地就擊倒了十多個外星人;然而,他卻忘記了,這些外星人能夠輕易就跳到高處。A10004突然由地上一跳,跳到四米高的陽台,一腳就踢中了巴里的臉,把他踢倒在地上,槍也掉出陽台外了。A10004一著地,就蹲下、轉身,伸出右手,箍緊巴里的頸,左手拿著刀,指著巴里的喉嚨,對其他狙擊手說:「馬上棄械投降,否則我會把這傢伙殺掉!」狙擊手們大驚,只能放下槍械,舉手投降。十多個外星人就跳上了陽台,把他們壓倒在地上,扣上手銬。杰娜和艾莉也出現了;杰娜抓起巴里的頭髮,奸笑著說:「這樣就抓到一個了。我看傑靈能怎樣!」「你這怪物快點放開⋯⋯」「給我用力的毆打他們!」杰娜一聲令下,外星人士兵就對巴里等人拳打腳踢。杰娜輕易地就俗領了禁軍的指揮中心,帶領著外星人的士兵迫向皇宮。

驚慌失色的志美跑到來書房;短短半個小時裡,外星人已經從北面及東南面長驅直入,快要把寢宮包圍。她大力的敲門。傑靈親自前來開門。

「外星人已經⋯⋯已經⋯⋯由東南方和北方兩邊推進⋯⋯」志美氣喘著說。

「其他王室成員,還有不能作戰的宮女、男僕是否都已經安全撤離?」傑靈問。

「陛下,他們都去了防空洞。可是因為陛下堅持要留到最後一刻⋯⋯」「你馬上帶紀文和莉莎過來,我們前往防空洞吧。」傑靈說。

「是的。」志美叫了幾個禁軍陪她一同前去找紀文和莉莎,而傑靈則返回書房裡,斂聲屏氣的坐下,拉開了抽屜,取出一藥盒,裡面放了四粒科學家研製出來醫治外星人過敏反應的藥丸。她把藥盒藏在褲袋裡,然後把步槍上了子彈,拿起來,雙眼凝望著窗戶,準備隨時開槍。

志美和四個禁軍走到半路,竟然已經在走廊裡遇見了杰娜。志美回頭往另一邊一看,又看見艾莉,還有A10003和A10002;A10003抓著巴里的頸,A10002則箍緊了本德的頸。她們後面還有二十個持槍或持劍的外星人士兵。久別重逢的本德嘴角流血,雙目無神,面容憔悴,顯然受到不少折磨。志美看見本德的樣子,先是痛心疾首,然後是雷嗔雷怒。杰娜對志美說:「放下槍械吧,否則我把這兩個人殺了。」

志美只好憤怒地把槍掉在地上,其餘四名禁軍亦無奈地把槍丟在地上。

「我來跟你玩個遊戲吧,志美。」杰娜說。「我們赤手空拳的決戰,你打贏了我,我就放了他們,也會放過你的手下,換你來做人質。你輸了的話,我會把你們都抓起來。」

「你即管放馬過來。」志美坐低重心,雙腳弓步紮馬,箭步上前,向杰娜出掌;志美的勳作雖然神速,可是杰娜卻一一避開了;杰娜還趁志美一不留神,就一腳踢開了志美。志美幾乎跌倒,退後幾步,找回重心後,再衝上前起腳,又踢不中。杰娜趁志美起腳之際,就坐低重心,抓緊志美的右腿一拉,志美就倒在地上,被杰娜壓住,雙腳被鎖緊;志美馬上一掌打向杰娜,嘗試將杰娜推開,但杰娜在瞬間就以左手抓住志美的手,右手箍緊志美的頸,使她幾乎無法呼吸。杰娜就在短時間內輕易地打敗了志美了。「你放心吧,我暫時不會殺你,我還未玩夠。A10001,為她帶上手銬吧,然後去抓紀文過來。」

書房的門外傳來一陣槍聲;東閣的大門和東閣與中閣之間的木門都被撞開了。傑靈大驚,急忙蹲在書桌後,舉起槍械,對著大門。可是,當她看到杰娜的手下抓著被打得遍體鱗傷的巴里、志美,以及她寵愛的本德進來的時,就痛心疾首、心急如焚、咬牙切齒、眼泛淚光。

「你如果不想這三個人被斬頭的話,就放下槍,站出來吧。」杰娜奸笑起來,踱步走近傑靈。傑靈憤慨的丟下槍械,手緊握拳頭,怒斥:「你到底想怎樣?」杰娜就回答:「你只需投降,把你的權力象徽–––玉璽交給我,向我投降、稱臣,作我的王妃,接受我的統治,這些人就可以活命。」

「權力對你來說真的如此重要嗎?」「當然,起碼現在你手上的權力相當於多條人命的價值。怎麼樣?」杰娜把身體貼近傑靈,右手抬起傑靈的下巴,傑靈把她推開,杰娜就掌摑她,說:「你是這樣對待你的主人,你的女皇嗎?你想我把那三個人殺掉嗎?」

「你為何變成這樣呢?就算你能夠迫逼我的身體,你也不能得到我的心。玉璽就在桌上;可是,當你統治了地球以後,恐怕你有一半的族人都已經病死。」傑靈說。

「這是甚麼意思?」「你以為剛才我軍派出的戰機射出的導彈對你們毫無作用了嗎?那是青黴菌的毒氣彈來的。」

這時候,艾莉拿起對講機,焦急地來到面前,對杰娜說:「四艘太空船被毒氣彈擊中,冒出大量青黴菌,船上不少族人都即時染病了⋯⋯」

大發雷霆的杰娜直眉瞪眼,一手抓起了傑靈的衣領,大力掌摑傑靈,怒斥她說:「你以為我是人類嗎?你以為這樣能夠要脅我嗎?」

「我不是在要脅你。我只是單純要對付你,讓你的族人失去戰鬥力。你今天可以把我殺了,你可以搶掉我的皇位和我的國家,可是你最後卻只死了大半的士兵,沒有足夠的力量佔領地球。就算我亡國了,我起碼還能夠拯救天下其他的國家和人民。你佔領地球不也是為了你族人的生存嗎?現在你竟然令她們當中一半人都要客死異鄉,當中包括小孩。」

「可惡!」力大無窮的杰娜一手抽起了傑靈,把她拋到半空中,跌在地上,然後翻倒書桌上的所有雜物,大聲怒吼。偷偷由西閣的後門潛入書房的莉莎,從西閣和中閣之間的門隙中看見傑靈被杰娜襲擊,正想拔劍衝出去,卻被紀文拉著。

「不要輕舉妄動,你要看準時機才能出手⋯⋯」「但是,陛下她⋯⋯」

「我和你都著緊傑靈,可是,我們必須冷靜。」紀文的左手輕掃莉莎的右手,右手掏出手槍,蹲在門後。可是,由於杰娜和傑靈不斷移動,加上紀文內心焦急,難以集中精神,根本無法按下板門射中杰娜。

「讓我來教訓你這婊子吧!」杰娜再次一手抽起傑靈的衣領;傑靈的鼻血如泉水湧流,可是她依然怒目盯著杰娜,一掌打向杰娜胸前,再一撥把她的手推開,然後退後兩步,找回重心,紮馬而立。杰娜退後了兩步, 笑著說:「你以為你能夠打敗我嗎?」

「我不想打敗你。我只想你醒覺。」傑靈深呼吸,放鬆身體,左手下垂,舉起右手,掌心朝地。杰娜就飛蹼上前,右手出掌,傑靈的左手就向上一撥,撥開了一掌,捉住她的右手,右腳往前踏,重心向下,撞住杰娜的左腳,右手手肘成直角,往杰娜的腹部一撞,同時左手一放,杰娜就被傑靈的穿手肘撞開了。傑靈上前還想多踢一腿,但她一起右腳,杰娜就緊抱傑靈的右腳,往下一推,再向後一轉,傑靈就倒地。杰娜坐下,雙腿鎖緊傑靈的下半身,雙手緊握傑靈的手腕,令傑靈感到疼痛,叫了一聲。

「你還是投降吧。」杰娜低頭,拉開傑靈的衣領,強吻傑靈;莉莎就睜眉怒目,暴跳如雷,推開了趟門,蹼向杰娜,右手從後緊箍她的頸,向後一拉,大叫說:「放開陛下!」莉莎衝動的舉動卻打亂了紀文;本來剛才是開槍把青黴菌子彈射在杰娜身上的好機會,現在莉莎就把視線阻擋了。

莉莎雖然武藝高強,但她的攻擊對杰娜來說依然是雕蟲小技。杰娜低頭,重心向下,雙手抓緊莉莎的右臂,把莉莎整個人向前一翻,莉莎就被摔在地上,慘叫了一聲。紀文見機會來了,就走出來,向杰娜開槍;在千鈞一髮之際,艾莉蹼向紀文,把他壓倒在地上;青黴菌的子彈就刺中了艾莉的腹部,青黴菌就馬上經由艾莉的血管擴散全身。艾莉開始全身發熱,好像被火燒一樣,呼吸困難,但她依然把紀文壓在地上,不肯放手。

「A10001!你怎麼了⋯⋯」杰娜回頭一看,驚見中槍後的艾莉開始病發。傑靈就說:「她中了產黃青黴菌子彈。」

「你們這些可惡的人類!」杰娜怒吼,一掌打向傑靈;莉莎站起來,一掌撥開杰娜,卻被杰娜反過來一掌彈開了,A10003就上前捉住莉莎。杰娜抓緊傑靈的衣領,凶惡地說:「我要把你殺了!」

「你殺了我,艾莉也就沒救了⋯⋯你們一半的族人⋯⋯都會病死!」傑靈雖然還在流鼻血,呼吸氣來氣喘,幾乎要昏倒,但還是用最後的力氣力竭聲嘶的地叫嚷。

「你這可惡的婊子⋯⋯」「我手上⋯⋯有治療艾莉的藥丸。」

「快點拿給我!」杰娜語音未落,艾莉已經支撐不住,身體發軟了。紀文趁機推開艾莉,向杰娜開了一槍,擊中她的背部。面色發青的艾莉躺在地上,向杰娜發出低聲的求救。

「陛下⋯⋯救我⋯⋯」「你⋯⋯你⋯⋯」杰娜雙手發抖,開始也失去力氣。A10003大驚失色,叫A10004馬上上前抓起紀文。而紀文的槍已經沒有子彈了,結果被A10004輕易地抓起來。可是,當杰娜這個外星人的最高領袖的面色開始變青、全身乏力、呼吸困難的時候,她們就方寸大亂。因為她們凡事都時聽從杰娜的指揮的,對她們來說身為女皇的杰娜就是她們的神,是她們的一切。她們從來沒有見過自己的女皇竟然倒在地上;她們的腦袋無法處理眼前的景象,就慌張起來,不知如何是好,亦不敢上前觸碰杰娜,怕會受感染。杰娜無力地倒在傑靈身上;被打得全身疼痛的傑靈,用盡全力的推開杰娜,拔出手槍,指向其他外星人,迫令她們後退,又坐在地上喘氣,看著杰娜和艾莉在地上痛苦掙扎。紀文聲叫喊:「你們兩個中的都是重劑量的青黴菌,與毒氣彈送出的不一樣,你們很快就會死掉!」

「我手上只有一粒藥丸。杰娜,請你給我一個救活你們其中一個的理由。藥丸可以暫時救活你們的性命,不過以後你們都要長期服藥才行,否則就會復發而病死。」

「你⋯⋯你⋯⋯」「我想不到救你的理由。因為我一救活你,你繼續侵略我們的話,人類⋯⋯亦會陷入苦難當中。我已經吩咐軍方生產藥物。我可以救活你們的族人,但我恐怕不能救你。」紀文扶起傑靈,走到來杰娜面前,俯瞰著她痛苦的面容。杰娜爬到去艾莉身邊,捉緊她的手,艾莉幾乎要暈倒了。

「你⋯⋯把藥⋯⋯給艾莉吧⋯⋯」「陛下⋯⋯不⋯⋯你不能死⋯⋯」艾莉輕聲地說。

「A10001,我死了⋯⋯你就繼承我的皇位吧⋯⋯」「所以,看來我也不能救艾莉。因為她活下來,當上你的位置,就會繼續指揮外星人傷害和蹂躪人類。」傑靈說。

「我⋯⋯答應你⋯⋯我們不會⋯⋯再侵略和奴役你們⋯⋯」「我怎能相信你?你大話連篇,先假扮從比鄰星b來,然後假扮要和平,說只是想開採礦產,無意侵略地球,再來偷偷俘虜無辜的人類,不斷用人命來威脅我。我本來也對你有點好感,可是你變得愈來愈可怕。」傑靈說著,拔出腰間的倭劍,指向杰娜。「請你告訴我,我應怎樣做。」

「我⋯⋯當我⋯⋯求你吧⋯⋯救A10001⋯⋯」杰娜話音未落,艾莉就昏倒了。杰娜就哀號起來。傑靈縐眉,內心不忍,就把劍收起,蹲下來,掏出一粒藥丸,塞入艾莉的嘴裡。艾莉就漸漸回復意識,張開了雙眼。

「太好了⋯⋯」正當杰娜快要暈倒的時候,傑靈再取出一粒藥丸–––事實上她的藥盒裡本來有四粒藥丸,她是刻意試探杰娜的。傑靈將藥丸送入杰娜口裡,使她的過敏反應漸漸緩和下來;雖然依然全身乏力,但呼吸開始暢順起來。

紀文馬上掙開還在發呆的A10004,跑到傑靈懷裡,與她互相擁抱。受傷的莉莎亦推開A10003,慢慢地走到來傑靈面前,靠在她懷裡。傑靈的手就輕撫紀文和莉莎的臉頰。可是,才剛回復意識的杰娜和艾莉卻坐在地上放聲痛哭。站在一旁的外星人們亦似乎崩潰,目瞪口呆的凝視著杰娜;她們從未見過她們的女皇會崩潰的痛哭。A10002和A10003也跪在地上大叫起來。她們無法接受這結局。

「你哭甚麼?」傑靈蹲下來,輕撫杰娜的頭髮,好像逗小孩一樣。

「我⋯⋯染上⋯⋯人類的道德病了⋯⋯」「這不是病。你知道為甚麼你自己剛才竟然情願自己死掉,也要哀求我救活艾莉嗎?」傑靈問。

「我⋯⋯不知道⋯⋯我不知道⋯⋯」「這是因為你愛艾莉,所以你願意犧牲。而艾莉情願自己死也想你活著,是因為她也愛你,也愛她整個族群。這就不再單純的佔有慾,因為你願意放下自己生存下去的慾望,而非再想著去得到些甚麼。你本來不是壞人,你只是想讓你那僅存於世上的族人,能夠在宇宙的茫茫大海中尋找一線生機。可是你選擇了錯誤的途徑,只是渴望搶奪地球,渴望征服和奴役人類,甚至渴望得到我。如果你是一個無可救藥的侵略者,我剛才就會眼白白看著你死去。可是,你在最後一刻顯露出一點兒的道德,令我於心不忍,所以我才救了你們兩個。」

「我⋯⋯我⋯⋯」「我之前一直跟你說的,你現在都理解了嗎?都明白了嗎?」傑靈問。

珊珊來遲的帝國陸軍終於來到;士兵在誠明的親自帶領下,從東閣及西閣兩邊的門口衝進了書房,把外星人重重包圍。傑靈卻叫誠明和士兵放低槍,並擁抱杰娜,安慰她,說:「我們重新開始吧。」

「甚麼,陛下⋯⋯打算這樣就放過所有外星人嗎⋯⋯」巴里不滿地說。與巴里一同被外星人抓起來的志美就說:「你還不明白嗎?英明的陛下已經臣服了外星人的女皇!你們這幾個外星人啊,怎麼還不放開我們?」

「不可能的⋯⋯不可能的⋯⋯不可能的!」A10003和A10004雙目無神,不斷自言自語,大叫大嚷,其他外星人亦開始作出相同的反應。她們的信仰崩潰了,因為她們所敬拜的女皇竟然有道德,竟然有人性,竟然為了自己所愛的一個人而犧牲,並且竟然痛哭。誠明對於這幾個外星人是否精神病發作卻漠不關心,馬上就拉開她們,解開巴里、本德、志美和莉莎的手銬。巴里扶起本德,與志美和莉莎馬上走到來傑靈前跪下,大叫「陛下」。傑靈笑了,逐一擁抱他們,說:「對不起,是我累了你們。辛苦了,事情已經完結。」又對誠明說:「你向外星人發出廣播,叫她們把太空船停到我們指定的軍事基地裡,我們再為她們提供藥物治療吧。時間不能再拖了,否則很多外星人都會病死。」「是的,陛下。」

「我⋯⋯我還是⋯⋯不理解⋯⋯你為何不殺我?不殺光我們?你為何⋯⋯會信我⋯⋯還願意救⋯⋯我的族人⋯⋯」杰娜泣涕如雨,嘴唇發抖,戰戰兢兢地問。

「你不用理解的。」傑靈低下頭,擁抱杰娜。「人來,把她們轉送至羈留室吧。」「是的,陛下。」

一夜之間,外星人徹底投降了。十艘太空船全部停泊在空軍基地,而在外星科學研究中心安排下,人類的醫生們就走上太空船,為所有染病的外星人診症以及提供藥物。由於青黴菌過敏不能一下子治好,所以這些外星人往後還得依賴人類,繼續服藥和覆診好一段日子。暫時被安置在帝國空軍基地的外星人,繳械投降,以換取人類的醫療以及收留他們。同時,外星人亦釋放手上所有人類的人質;一眾人質亦被帶到空軍基地的停機坪,在軍方的安排下與親人相認。文德、瑪麗、文寧、安娜和爾雅都被釋放了,大批人質家屬來到空軍基地等候;林叔和林嬸見到文德,馬上上前擁抱。一眾獲釋的科學家都異常興奮,惟獨安娜鬱鬱不歡。前來迎接他們的大成,看見安娜憂心忡忡的樣子,就問她:「你怎麼了?難得被釋放還是愁眉苦臉?」

「鄭教授⋯⋯你⋯⋯你知道現在艾莉怎樣嗎?她們⋯⋯會否被處死?」安娜問。

「應該不會,不過如何處置她們實在是一個大難題⋯⋯」「我⋯⋯我⋯⋯可以去見艾莉嗎?」安娜吞吞吐吐的問。

「你怎麼想見她呢?你患上斯德哥爾摩症候群了嗎?」大成問,安娜卻不願意回答。大成便說:「她們都被關押在皇宮的羈留室裡。你可不能隨便進去⋯⋯」

「我怎樣才能進去?」「你當皇宮是街市嗎?你不能隨便進去的。」

「鄭教授,你就幫我問一下禁軍,好嗎?你不是認識文本德少校的嗎?我被擄的時候與他一同被關押的,他認得我的⋯⋯你跟爾雅去問他吧。」大成心軟了,就說:「你真的麻煩⋯⋯這樣吧!我儘管問一下文少校,可是成功機會不大,你別抱太大期望。」

出乎意料地,本德爽快地答應了安娜的請求,批准安娜進宮,並且親自帶她進入皇宮地下的羈留室。那是一座豪華的囚室,裡面有適舒的床鋪、獨立廁所和浴室,尤如一個獨立套房,只是失去自由,不見天日,而且受到監視。雖然空間挺大,但是由於杰娜與她20個王妃皆被關押在裡面,人數比較多,所以就有點擠。本德用門卡打開了黑色的囚室鐵閘,再穿過長廊,打開用門卡打開兩扇門,才來到囚室外的大鐵閘前。艾莉坐在鐵閘後的沙發上,雙手戴上手銬;當她看到安娜的身影,就激動地站起來,雙手緊握鐵閘上的鐵枝,問:「你怎麼來了⋯⋯」

「你搞清楚,我⋯⋯我來,並不是關心你⋯⋯」安娜說著,面頰發紅。「我⋯⋯我只是⋯⋯」

「對不起,安娜⋯⋯我做錯了⋯⋯」艾莉突然放聲大哭,安娜暗吃一驚,結結巴巴地問:「你⋯⋯你也會哭的嗎?你在哭甚麼?」

艾莉已經無須再假裝成不懂得情感表達的白痴,或是隱藏自己的情緒,所以繼續放聲大哭,說:「我⋯⋯不應⋯⋯這樣對待你們⋯⋯」

「你早就不應侵略地球啦,你現在才說後悔會否太遲?」「我們⋯⋯的星球,早就被我們耗盡資源了。我們唯有四處侵略其他星球,去掠奪資源和勞動力。然而,我⋯⋯我竟然捉了你⋯⋯」

「白痴,你別哭哭啼啼好嗎,我又沒有說我憎恨你。」安娜說。「總之⋯⋯你沒事⋯⋯就好了。你好好做人⋯⋯不,好好做外星人就行了。我們的陛下宅心仁厚,寬宏大量,說不定會收容你們族人。」

「收容外星人?陛下,這萬萬不可啊!」傑靈的書房裡罕有地傳出一班內閣大臣的反對聲音。一眾大臣坐在左右兩邊的木凳上,傑靈和紀文坐在書桌後,誠明則坐左右邊第一張座椅上。被打傷的法儀出了院,坐在輪椅上,左手和右腳打了石膏,頭上還包紮著繃帶。思婷和騏驥罕有地意見一致,反對傑靈提出收容外星人的想法。

「陛下,你把那些外星人趕到外太空,讓她們自生自滅就好了,何必養虎為患呢?」騏驥說。

「防衛省大臣,你這是甚麼話?她們犯了法,就算不用判死刑,也得留在地球終身監禁啊!」思婷說。

「夠了。你們先聽朕說。第一,外星人非人類,我們的法律暫時未能處理外星人的個案,因此我認為如果召開軍事法庭審訊外星人的戰爭罪行,是沒有根據的,這是大理院昨天對憲法的解釋,而非朕的個人的意見。國會上下議院必須制訂外星人法去處理往後外星人的民事與刑事訴訟。第二,把她們趕出外太空是不人道的做法。她們現在不少人都染了病,急須我們提供藥物和治療。第三,杰娜已經投降,並且會對我們的經濟損失作出賠償。所以,我決定在聖母山東側的皇室土地上興建難民營安置外星人,以便進行研究和交流。至於杰娜等外星貴族,則會被軟禁在宮中四年。四年後如果她們表現良好,我就會讓她們搬入難民營,與自己的族人同住。所有開支外星人都會用鑽石支付。」

「他們能付多少賠款?」誠明問。紀文就問:「最少八十萬卡她們製作出來的人工鑽石。」眾人對此天文數字表示驚訝。傑靈繼續說:「若然杰娜真心悔改,朕豈會不給予機會呢?莉莎,把我的詔書宣讀一次吧。」

「是的,陛下。」站在一旁的莉莎就拿起詔書宣讀:「應天順時,女皇詔曰:

昔外星人杰娜女皇等人,既受禮遇,仍圖謀不軌,欲吞地球、奪朕帝位,嘗與我軍干戈相見;惟杰娜女皇猶有仁義,為救族人出病困,竟敦敦屈膝跪下。今外星人杰娜降我大華夏帝國,鑿鑿內疚,孳孳悔罪,志導更新。朕不忍,故以基督厚愛,施仁布德,憐憫之,赦之而釋其重負,安之而增益善德。朕將於聖母山以東興建難民營安其族人,又軟禁外星人王族於宮中,其所度支者,皆由外星人所出,不用天下百姓一分一毫。朕勸眾百姓常存憐憫之心,寬恕之道,以牧外星之鄰舍,勿以私慾情仇而相爭。

布告天下,咸使聞知。」

「陛下,請收回承命吧,臣實在無法理解陛下的旨意⋯⋯」思婷低頭懇求傑靈。傑靈卻義正詞嚴的駁斥她:「你這樣還不明白嗎?如果杰娜是無藥可救的怪物,當艾莉和她同時染病,而且她以為我手上只有一粒藥丸的時候,她一定會從我手上把藥搶過來,救活自己的性命。自私自利、求生避死是動物本能,外星人也一樣。可是她卻沒有,而是求我救活艾莉以及其他族人。她整個侵略計劃都是為了族人的生存,她本來亦有愛的意志和能力,只是她不知道。」

「陛下,萬一外星人都康復以後背叛我們怎麼辦⋯⋯」「那屆時我就會負上全責,即時退位。如無事啟奏,就退朝吧。御前會議散會。」傑靈決絕的一句讓紀文會心微笑。眾大臣只好離去;除了法儀和誠明似乎對傑靈的旨意心悅誠服以外,其他大臣都依然對傑靈的詔書大惑不解。一如既往,傑靈又是在大臣離去以後留下莉莎。傑靈問莉莎:「冊封名單準備好了嗎?」「陛下,已經準備好了。所有是次有功績的人都會受到冊封。」

「你和志美、巴里和本德四個在我身邊工作那麼多年,受了那麼多苦,我也不知道還能封你們做甚麼。」

「陛下,能夠常常在你身邊⋯⋯被你擁抱,已經⋯⋯已經是對我們最大的賞賜。」莉莎害羞地說。傑靈笑起來,擁抱莉莎,說:「讓我想想吧,總不能虧待你們。」

策封功臣的日子到了。禁軍和文武百官列隊於坤輿殿中,恭候傑靈來臨。當傑靈與紀文在四大侍衛的陪同下進殿時,眾人就肅立,唱起國歌《基督聖道歌》:

「1. 華夏王道顯威武,嶺南民主享太平。基督聖道引導,棄絕世俗與爭戰。基督聖道引導,漢邦社稷求存。

  1. 仁義立國保疆土,禮樂成德守制度。基督保佑帝皇,捍衛法律顯德性。基督統治天下,復興世間大同。
  1. 臣服四海以真理,統治萬邦以正義。聖教感召四夷,信望愛復建天國。東方再現熙朝,日光永昭萬民。」

唱畢國歌,眾人向傑靈鞠躬,傑靈就請眾卿家平身。傑靈再次回到坤輿殿的龍椅上,端莊的就坐,紀文坐在右側,莉莎則站在左側。禁軍左右列陣,一眾大臣亦肅立在大殿裡,等候傑靈宣佈冊封名單。莉莎把卷軸雙手遞給傑靈,傑靈逐一宣告姓名,受封者就逐一上前,雙膝下跪領旨。傑靈將是次在處理外星人之亂有功的學者皆授予翰林院院士一職,其地位相當於中央研究院院士。

「順天應時,朕今冊封諸位攘夷功臣:

林文德博士,為騎士,翰林院地理學院士;

利爾雅博士,為城門谷永定男爵,翰林院生物醫學院士;

戴瑪麗博士,為騎士,翰林院環境科學院士;

江文寧博士,為騎士,翰林院海洋生物學院士;

李得民博士,為騎士,翰林院心理學院士;

鄭大成博士,帝國陸軍少校,為錦田平夷男爵,翰林院物理學院士;

林黃立仁少校,為沙洲村神武男爵;

韓安娜博士,為騎士,翰林院物理學院士,並任命為外星人委員會主席⋯⋯」

「外星人委員會?」安娜詫異地問。莉莎把冊封她的詔書交到她手上,對她解釋說:「你就任以後就會有人告訴你的職責。主要就是管理外星人的生活問題。以後你可以經常與艾莉見面了,哈哈⋯⋯」

「我⋯⋯我才不想見她呢!」安娜尷尬的說。

「哈哈,隨便你吧。」「劉莉莎、上原志美、文本德、巴里・杜邦領旨。」傑靈一說,莉莎、志美、本德和巴里就馬上跪下領旨受封。

「劉莉莎上校,升為准將,為龍津永信公爵;

上原志美上尉,升為少校,為沙田坳正德候爵,少師,升為禁軍都督僉事;

文本德少校,升為中校,為竹園文忠公爵,少保,升為都察院左副都御史;

巴里・杜邦上尉,升為少校,為蒲崗武德伯爵。」

「公⋯⋯公爵?」莉莎抬頭,驚訝地說。

「是啊。還不領旨?」傑靈笑著說。

一眾受封者同聲和應「謝主隆恩」,就站起來,互相祝賀。林叔抱緊本德,讓本德透不過氣來;爾雅則恭敬地向本德鞠躬,祝賀他又加官進爵了。本德也恭敬地鞠躬回禮,面露笑容。

恭送傑靈和紀文離去,就前去偏廳享用茶點。傑靈、紀文和莉莎卻沒有前去,而是前往皇宮花園裡的薔薇亭。兩名禁軍押解杰娜來到宮中園林的薔薇亭裡,讓她坐下。因為怕杰娜逃脫,所以她的雙手戴上手銬,雙腳亦鎖上腳鐐。可是杰娜還是穿著端莊的短襖裙,儘管她面容憔悴、神色凝重,依然沒有削弱她的美態。

傑靈和紀文坐在杰娜對面,就叫禁軍退下;傑靈更為杰娜倒酒。莉莎站在杰娜的後邊,解開了杰娜和腳鐐和手銬,站在後面監視她。

「你帶我出來⋯⋯不怕我逃跑嗎?」「我相信你不會逃跑。」傑靈說。

「我的族人現在情況如何⋯⋯」「莉莎,你告訴她吧。」

「外星生命研究中心已經為421個染病的開勒普22b星人提供診症及藥物治療。有23人病情依然嚴重,在帝國空軍基地的隔離病房接受治療。全體1328名開勒普22b星人都已經接受了防疫注射。」

「你為何⋯⋯要救活我們,不把我們殺光呢?我還是不理解。」杰娜低聲地問。紀文就開腔說書,曰:「子墨子曰:『今若有能以義名立於天下,以德求諸侯者,天下之服可立而待也。』『寬以惠,緩易急,民必移。』『督以正,義其名,必務寬吾眾,信吾師,以此授諸侯之師,則天下無敵矣。其為下不可勝數也。』」(《墨子・非攻下》)

傑靈就說:「紀文,你說得太深奧了。我還是簡單的說說吧。我若以疾病殺光你們,就是暴政;我若以仁愛臣服你們,就是仁政。以武力征服他人,是霸道;以威德感化外族,是王道。道是普遍的,超越人類與外星人的限制;王道不僅能夠平天下,更能平宇宙。」

「我還是不理解,你為何對我這麼好⋯⋯」「那你又為何不忍心艾莉死掉?當初不忍心殺死人質或者殺死我?」傑靈站起來,走近杰娜,的手輕輕托起杰娜的下巴,溫柔地說。

「我⋯⋯我⋯⋯不知道⋯⋯我說不出原因。」「以前那冷酷無情的你並非你的本性,現在這個可愛的你才是真正的你。我希望你們的族群能夠在地球找回自我。」傑靈張開雙臂擁抱杰娜,猶如當初見面時杰娜突然擁抱傑靈一樣。杰娜喜極而泣,無言以對。

禁軍回來,為杰娜戴上腳鐐和手銬,押返羈留室。莉莎目送杰娜的身影在假山和楊柳之間漸漸消失,就低頭問傑靈:「陛下,其實你怎麼會相信外星人也有良知和道德的呢?」

「我不知道啊。也沒有甚麼原因的」

「難道⋯⋯難道陛下你偏袒她嗎⋯⋯」莉莎馬上又妒忌了;傑靈和紀文就大笑起來。莉莎面紅地抗議:「陛下和殿下你們笑甚麼啊!」

巴里在河上划艇,載著志美和本德來到薔薇亭旁,向傑靈招手,說:「陛下,我們要出發了。」「莉莎,我們先上船再說吧。」傑靈就拖著紀文和莉莎登上木舟,順著水流,緩緩地穿過園林裡的河道。傑靈站在船頭,觀賞四周的景色:亭臺樓閣、假山、花草樹木,還有水中的魚、樹上的雀和地上的貓狗。

「陛下,你讓沒告訴我,你為何會相信杰娜。」莉莎繼續追問。

「莉莎問得有道理啊。」本德亦忍不著也插嘴了。「利博士不是說過,外星人腦裡的那個不知甚麼額葉比我們人類的細小,所以缺乏道德情感,都是心理變態的嗎?陛下怎會相信她有道德,她最後又怎會投降和認錯的呢?」

傑靈回頭看看紀文,紀文卻無意代答,於是傑靈只好親自回應,說:「杰娜和我們一樣,都是一個有自我意識和自由意志的個體。有無道德,與她的腦部結構或有關係,卻不存在必然關係。她還有愛的能力,只是她不知道,一直將這種能力隱藏下來,而我就是對她步步進逼,把她這種未知的自我發掘出來。現在,她已經跟我們一樣是自由、自主的人類了。」

莉莎繼續問:「陛下怎會知道杰娜裡面有這自我呢?」「不知道的啊,只是直覺、相信而已。」

「陛下你在敷衍我嗎?」莉莎又生氣了。

「我那敢敷衍你啊。」傑靈輕撫莉莎的辮子,安撫莉莎,說:「我們每一個人都無法了解他人內心的真正想法,當然就只能靠直覺啦。 」

志美就問:「那麼,陛下當初叫科學家們研製毒藥同時研製治療藥物,其實並無意殺死外星人,只是為了臣服外星人吧?」傑靈點頭。

莉莎說:「但陛下現在如此包容和寬恕外星人,群臣不滿,人民亦未必信服⋯⋯」

「我的包容不像那些歐洲的西戎的包容那麼荒謬絕倫,讓自己被別人同化。西戎說包容,是沒有原則的放棄所有底線去迎合外人,結果現在歐洲都成為伊斯蘭世界了,反而東亞成了基督教世界,要不是我們在歐洲開拓了些殖民地,保護西戎,歐洲早就沒有基督宗教了。我的包容出於王道的原則。如果杰娜不是為了拯救艾莉而表示出悔改的意願,我還是只能忍痛殺死她們,以拯救天下蒼生。是因為她悔改,所以我才饒恕和接納她。這是雙向的,而非單向的。」

紀文對傑靈的回答非常滿意,說:「傑靈,看來你已經接近聖賢的階段了。」

「也不是呢。有時候我也很壞心腸。」傑靈話音未落,就趁莉莎不留神,背後推她一掌,使她掉進荷花池裡。眾人大笑。穿著曳撒的莉莎濕透了。因為池水很淺,而且莉莎很高大,所以莉莎能輕易站起來。

「陛下啊!你⋯⋯你怎可以⋯⋯」「看,我剛才想把你推到池裡看你衣服濕透的樣子,你卻不知道,這就是個人永遠無法知道他人心裡想甚麼的好例子。」傑靈伸手,正想把莉莎拉上船,卻反而被莉莎拉到池裡,自己也跌進水裡濕透了。

「哎呀,你造反了嗎⋯⋯哈哈⋯⋯」兩個大女孩就在池裡戲水,互相向對方撥水,弄得池水翻起驚濤駭浪。

「殿下,你擔心外星人會叛變嗎?」趁著傑靈和莉莎在戲水時,志美就問紀文。紀文回答:「這不足為奇。杰娜和艾莉還算是可信的,因為杰娜對傑靈有好感,艾莉對安娜又有好感,她們就會珍惜這些關係。可是,其他外星人就不一定了。外星人與人類之間依然互不信任。將來外星人與人類相處的時候,必然會產生很多的矛盾和衝突。所以,你要密切監察外星人的舉動,確保她們融入社會。我們所做的一切,都是為了實行王道。王道可不是傑靈這個女皇一個人能夠獨力完成的事情。」

「殿下言之有理。」「不過,現在是玩樂的時候,還是別想那麼多吧。」

「吓?殿下⋯⋯玩水的話⋯⋯我⋯⋯我⋯⋯的衣服濕透的話,會很尷尬⋯⋯」「別婆婆媽媽吧。」紀文、巴里和本德拉著志美,跳進池水裡,加入水戰,其樂也融融。

公元3854年的10月,在傑靈女皇的仁德之下,科技落後的華夏帝國讓地球安然無恙地避過了一場大劫。開勒普22b星人不但沒有侵略地球,反而歸順了傑靈,在地球定居下來,逃避了滅族的命運,從而亦再無須充當宇宙侵略者。然而,傑靈並非甚麼超然的聖人,並非救世主,而只是一個生於皇宮,剛好登上皇位而已,間中依然是會衝動魯莽。要不是她因為擔心本德的安危,而衝動地逮捕了杰娜和艾莉,外星人亦不會提早向人類發動侵略。即使傑靈的皇夫紀文是一個學庫五車的文人,他亦只是個人類而已,不是拯救者。他卻完全明白傑靈的思想和感情,並且全力支持她,在她痛苦憂傷之時,與莉莎一直陪伴她。即使莉莎不明白傑靈和紀文的政治哲學思想,依然是毫無保留的保護與愛護傑靈。人類的科技比不上外星人,傑靈的智慧也及不上杰那,而且重視感情的傑靈更一直被外星人認定為患上「道德病」,認為她對身邊的人的愛是軟弱的表現。然而,這軟弱的愛是剛強的。因為傑靈讓杰娜和艾莉都醒覺,原來她們跟人類都是一樣有人性的。正因如此,傑靈不僅拯救了人類,亦拯救了外星人。可是,到底又有幾多人類和外星人真正明白這種王道的普世愛呢?紀文的擔心是正確的:總有人類會因為外星人這段侵略的歷史而一直針對外星人,同時總會有一群外星人因為對投降感到深深不忿而仇恨人類。這種張力將會一直纏繞著帝國往後的歷史,為帝國帶來不穩定的政治因素。

在花園裡,假山重巒疊嶂,楊柳互相依傍;河道縱橫,傳來流水聲潺潺。中間的大池沼延伸出多條河道,又連接著一些小池沼,可以泛舟。池裡有荷花,有鯉魚,有淡水龜,有青蛙;湖心有一亭,以曲橋與陸地相連。百合的芳香與戲水的歡笑聲,承載著自主而自由的、人性化的和情感豐富的王道,散佈到皇宮的每一個角落,暫時讓熙熙融融的空氣填滿了每一處空間。這種道,只能感受,不能理解。

-------------------------------------------------
支持《多聞》眾籌計劃,我們目標是集資12萬加元,這筆錢遠不夠在報紙買頭版,但可支持《多聞》抗共2年!
paypal課金給《多聞》:paypal.me/tohknews
Bank interact 課金給《多聞》:tohk928@gmail.com
Subscribe us in:
Telegram Channel:
https://t.me/tohknews
Facebook:
https://www.facebook.com/多聞-117598966317804
Twitter:
https://twitter.com/TOHKNEWS
Reddit:
https://www.reddit.com/user/TOHKnews

Share this article t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