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天佑律師:論管治

原刊載於其臉書專頁「就地政法

尋日同影樓老闆傾計,不無感慨。

大家傾傾下閒計,唔小心又入左政治議題。源頭當然又係逃犯條例。生意人少理政治,自然又係唔明,逃犯條例又唔阻一般小市民搵食,反來做乜。

與其又講返逃犯條例點危險乜乜乜,我換過另一個角度,用新冠肺炎講。

人性就係唔鍾意俾人管既。好似疫情下世界各地都封城限聚。歐美不少國家重視人權,限聚封城執行效率低不在話下,民眾更加係出盡法寶(好似德國,限制100 人以上公眾活動咩?佢哋就搞好幾個只限99 人既聚會🤷‍♂️)。愈禁,反抗就愈大。

呢啲,係管治無效既好例子。

另一邊睇下英國。政府在疫情初期就宣布要用「群體免疫」(herd immunity) 方法抗疫,即係政府話你知,「我唔理咁多架啦,你想死就出街,我唔阻你,祝你身體健康」,咁樣。

結果呢?英國人當然驚到死唔敢出街。疫情初期,英國情況結果係歐美地區當中最輕微既。愈唔禁,反抗愈少。

呢啲,係管治有效既好例子。

管治來源在於權力,但其實係有成本既。管治呢一門藝術,學問在於最少既代價換黎最高既效率。如果永遠只懂向目標前進,不懂計算風險丶成本,結果就係焦頭爛額。

逃犯條例就係一個管治失效既樣板。喺國家法治水平未及香港既情況下強行移交罪犯,民眾擔心自由被削弱,當然會反抗。但政府無視6/6 100 萬人上街,強推二讀,後面既結果,就係焦頭爛額了。

當然逃犯條例只係壓垮駱駝既最後一根稻草。真正源頭在於國家主席習近平自2014 年人大831 決定起,提出對香港既「全面管治權」。自從呢一日,管治升級,從重視高度自治,漸進成一國先於兩制;對抗亦跟隨升級,從特首下台,漸進成香港獨立。愈管,反抗愈大。

國家呢幾十年經濟既高速增長,換黎麻醉民眾,政治上對集權管治不滿既聲音唔太響亮;但隨住國際形勢變化,國家經濟前景已亮紅燈。香港既管治失效其實係對北京既重要警號:民眾無法分享經濟成果的話,強硬管治只會帶黎嚴重後果。今日香港,明日可能係廣東丶上海丶重慶,甚至北京。

管治失效無論對香港人定北京都係一個慘痛嘅教訓。願香港人既血唔會白流。

Subscribe us in:
Telegram Channel:
https://t.me/tohknews
Facebook:
https://www.facebook.com/多聞-117598966317804
Twitter:
https://twitter.com/TOHKNEWS
Reddit:
https://www.reddit.com/user/TOHKnews

Share this article t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