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足投稿:見到雞腸好想死

#流亡手足投稿 其實我英文好屎。由細到大見親人都講中文,上網又同人用中文傾偈,課外書又睇中文書,最多係啲教科書用英文字,同埋英文堂要講下英文。無錯英文夠碌入大學,但係去到外國,啲人聽唔明我噏乜,成日要我講多次。白人啲英文易聽啲,即使講得快,聽多兩聽就慣。印度人啲英文最難聽,佢啲口音重到我完全唔知佢講緊英文,但係白人識聽喎。 佢地好興唔理你聽唔聽得明,一輪咀咁係咁講。好多時,每一隻字都聽得明,每一句都聽得明,但佢講咁快咁多,聽完第二句已經唔記得咗第一句。中文無呢個問題,但英文就要全神貫注先有機會記得。無計,我地個OS係中文,聽到乜都要轉返做中文先明,咁已經慢咗。 不過人在外國就要適應。 呢排我溫緊書考Ielts,因為呢邊大學有英文要求。我唔係無信心,但都唔係有信心。如果考唔到,可以讀俗稱E科的英文課程,跳過個入學英文要求。不過呢啲科目好很貴,對於有錢仔唔係問題,即係對於我呢啲窮撚嚟講係問題。我地呢啲窮撚根本就無錢喺度奢侈,好多時係靠家長接濟。試諗下家長自己都唔捨得使,俾咗啲錢你,點知你拎去揈,佢都肉赤啦。 家長都對我好好,不過佢地泛民底,同我地呢啲本土撚係有代溝。佢地呢個年紀唔做藍絲已經好好,仲好有心咁幫我地。不過你知泛民幾咁大愛,幾咁和理非架啦。同佢地講勇武抗爭,就好似黃蓉教郭靖梅花易數、五行八卦咁,不如慳返啖氣啦。 長貧難顧,我地初到貴境無人無物,家長會仆心仆命咁支援我地。但我地都要學好英文,喺呢度讀書、拿呢度嘅學歷喺本地搵工,自己養自己。如果我地唔發奮自強,家長幫到我地一時,幫唔到我地一世。 講住咁多,我都係死返去溫書算。屌,一睇到雞腸就頭暈。

Read more

手足投稿:斷六親一啲都唔好玩

#手足投稿 #斷六親一啲都唔好玩 以前年年父親節、母親節,都俾屋企人掹出嚟做節,啲長輩個個藍絲,佢地偏偏又要講政治野,你嘈就即係駁咀,唔嘈又唔舒服,結果好似陪酒小姐咁坐喺度做佈景板。今年終於唔使同佢地食飯,喺WhatsApp講句父親節快樂就搞掂。唔單止今年,出年、後年、大後年,以後都唔使返香港同佢地做節。 當然佢地唔會咁諗,佢地只係覺得我去外國讀書。佢地唔會知道,我已經以後都再無辦法返到香港。之前同老母傾電話,都驚我返香港會有危險,叫我拿到加拿大護照後返香港搞埋啲手尾,就返加拿大,少啲返香港。可能佢地都feel到,佢都知我同香港政府八字唔夾,返香港實出事。 有一樣野我其實驚嘅,就係啲老人家作古。萬一佢地邊個走咗,我長子嫡孫,無理由唔返去披麻戴孝、擔幡買水。點知好嘅唔靈醜嘅靈,佢真係走咗。咁啱武漢肺炎,加拿大封關,我返咗香港就無得再返加拿大。結果香港果邊嘅白事都暫停,屋企人都叫我唔好返香港。如果唔係,佢叫我返去,我都唔知點返。 好多朋友羡慕我去外國,覺得我好有米。不如咁丫,試下佢屋企長輩過身,佢無得返去見長輩最後一面,無得喺靈堂送最後一程,睇下佢仲恨唔恨丫。

Read more

手足投稿:聯合國世界難民日

#手足投稿 #世界難民日 「北漏洞拉,木蒸室妹」,細個聽親收音機,就成日聽到呢句。果時香港係越南難民嘅第一收容港,有唔少經歷越戰戰火嘅難民都喺香港暫居,然後有啲去美國,有啲去澳洲等等。而家輪到我喺加拿大做難民。今日(6月21日)係聯合國嘅國際難民日,亦都係我喺加拿大經歷嘅第一個國際難民日。好感激加拿大收留我地,我都好覺得,收容難民係維持國際正義嘅必要政策。喺加拿大嘅遊行度,有唔少越南人同我地並肩作戰。佢地同我地一樣都反共,佢地當中有啲人嘁英治時代住過喺香港嘅難民營度。世事就係咁,以前我幫下你,今日你幫下我。十年河東十年河西。今日加拿大幫咁多來自唔同國家嘅難民,第日我地喺度立足到,都要貢獻返加拿大。呢個就係道義。果啲收咗香港幾十年善款,有個錢就蝦香港嘅禽獸,永遠唔會識得呢樣野。 聯合國世界難民日連結:https://www.un.org/en/observances/refugee-day

Read more

[轉載文章]梁錦祥:工聯會狗賊篡改歷史 明屈香港係沙士源頭

武漢肺炎是時事,尚未成為歷史,但政治SPINNING已大規模展開。宣傳説,習帝龍軀親臨武漢,隔MON慰問康復者;新聞説,疫情爆發三個月後,習主席「終於」視察疫區。宣傳説,抗疫工作取得「階級性重要成果」;新聞説,武漢青山區中建開元公館小區的居民趁高官視察時在窗口大喊:「假的,一切都是假的」。

Read more

攬炒Channel講港化協

多個Telegram群組傳閱攬炒Channel訊息,內容如下: 上星期講起「革命大小事,唔一定要宣之於口先係做緊野」。為咗加拿大戰友名聲,我唯有出多次聲。 細數過去8個月最令我沉重、焦急嘅事,莫過於收到狗強暴人,要緊急救人嘅消息。係,我有喺依方面出過力,因為每遲一日救到人,第二日就可能多幾具「無可疑」浮屍。 而加拿大嘅「新香港文化協會」就係喺依方面默默付出,曾經同我並肩作戰嘅手足之一。 下面係手足嘅簡單Q&A投稿: // 1)「新香港文化協會」喺邊?做緊乜? 我哋以加拿大為據點。過去六個月一邊幫咗近30個手足展開新生活,一邊遊說加拿大政要制裁港共,為時代革命而努力。 2)背後信念係? 我哋資源遠比台灣方面少,但係亦令我哋更堅信支援手足「學識釣魚」先係真正為手足好。無論資源幾緊拙,都唔會放棄。 3)我哋點用錢? 大部分錢用喺資助手足旅費、住宿、資助每個手足將來法援外嘅律師費等等;小部分資金用喺推動加拿大國會制裁港共。有抹黑指我哋為收錢而接人,我地絕對唔係。 為咗維持基本運作,現時資金有40% 黎自骨幹成員自己揞荷包、10%網上募捐、50%香港非牟利機構資助。 關於機構資助部分,我哋認為依筆錢係屬於香港民族嘅海外救亡資金,而唔係戰績獎金,所以無採取到類似台灣嘅發放零用錢制度,希望手足見諒。 最後,我哋期待同煲底除罩相見一刻,香港民族要撐落去。光復香港,時代革命。 // 國際戰線 #加拿大

Read more

(轉載文章)對抗藍營要先自強

【文宣戰】想對抗藍營,請先改善自己。 以下說話不好聽,單純作為媒體人,發發牢騷。 其實,藍絲YouTube反攻,也是媒體的困局。 近期熱話,是藍營另闢Youtube市場。網民的反應,是訂閱黃絲,以及鼓勵同路人開設頻道。 媒體的死局,除了管理層的老化,也是同路人的冷漠。 當我們發現,原來文宣力量是如此重要,又有否反省自己怎樣對待媒體? 幾大黃絲群組,長期流傳假新聞。內容農場賺到笑,社交媒體的「同路人」平台,對於傳媒,也是手起刀落。 你有否讚好過某些專頁,完全沒有原創內容,頁面只有偷來的新聞與插畫? 這些「同路人」平台,賺到的點擊與讚好,不時高於苦苦原創的傳媒。 偷到有幾十萬人的群組。 偷到有十幾萬人Follow。 偷到接受訪問做名人。 偷到靠內容農場搞年宵。 我們不尊重原創,同時又鼓勵大家創作?幾多從業員早就心淡,創作人在這八個月,被盜取的內容多不勝盡。 做文宣嘛。 手動轉嘛。 被犧牲的,就是我們忽然力捧的創作者。然後藍營無聲反攻,我們又需要內容了。 你寫了好久的文章,辛苦創作的影片,筆筆血淚的插畫。只要被當成「文宣」,統統沒有版權,攞得就攞。 最後,無數「文宣台」壯大了。原作者受益甚少,做得愈好,被偷愈多。 甚至無得投訴,你一開口,就是割。

Read more

[轉載]《香港獨立堂成立宣言》

由反送中運動開始至今經已半年,直至今日香港民族依然面對生死存亡之際,外有惡疫肆虐,內有共匪橫行。在這半年之間無數抗爭者被捕丶受傷,甚至被失蹤丶強姦丶被殺比比皆是,令人心寒。 而這半年來所發生的事正正就是對香港民族的一個警號:殖民政權之下,迫害只會遲到,但永遠不會缺席,只要一日我們繼續到一國兩制存有妄想,今日所感受的恐懼只會在不久的將來一次又一次輪迴。當我們高呼「光復香港,時代革命」,聲稱自己傳承梁天琦的理想,為何我們不能更進一步,替他說出當日他未能說出口的那四個字——「香港獨立」,鮮明地揚起港獨的旗幟呢? 為了真正的自由,為了擺脫一次又一次被迫害的輪迴,為了脫離殖民的夙願,香港民族必須走上獨立的道路。我們身土不二,知行合一,而獨立運動不單止「做」出來,更要令人「知」有甚麼方法能做出來;傳播論述,廣結有志之士,才能把宏願實踐出來,這正是「知」的重要性。 儘管我輩不及弱冠,仍欲克盡己任,作為獨立之傳教士、建國之拓荒者,廣佈論述,養精蓄銳,成為香港民族獨立之路的推手。 在此,我等學界獨派組織正式宣佈成立香港獨立堂,合眾聚義,粉碎大一統思維,與香港人攜手走上獨立之路! 中學生連線 Students Connect 國是學會 National Affairs Society 香港獨立學社 HK Independence Institute 青年獨立力量 Young Independent Force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