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轉載文章)對抗藍營要先自強

【文宣戰】想對抗藍營,請先改善自己。 以下說話不好聽,單純作為媒體人,發發牢騷。 其實,藍絲YouTube反攻,也是媒體的困局。 近期熱話,是藍營另闢Youtube市場。網民的反應,是訂閱黃絲,以及鼓勵同路人開設頻道。 媒體的死局,除了管理層的老化,也是同路人的冷漠。 當我們發現,原來文宣力量是如此重要,又有否反省自己怎樣對待媒體? 幾大黃絲群組,長期流傳假新聞。內容農場賺到笑,社交媒體的「同路人」平台,對於傳媒,也是手起刀落。 你有否讚好過某些專頁,完全沒有原創內容,頁面只有偷來的新聞與插畫? 這些「同路人」平台,賺到的點擊與讚好,不時高於苦苦原創的傳媒。 偷到有幾十萬人的群組。 偷到有十幾萬人Follow。 偷到接受訪問做名人。 偷到靠內容農場搞年宵。 我們不尊重原創,同時又鼓勵大家創作?幾多從業員早就心淡,創作人在這八個月,被盜取的內容多不勝盡。 做文宣嘛。 手動轉嘛。 被犧牲的,就是我們忽然力捧的創作者。然後藍營無聲反攻,我們又需要內容了。 你寫了好久的文章,辛苦創作的影片,筆筆血淚的插畫。只要被當成「文宣」,統統沒有版權,攞得就攞。 最後,無數「文宣台」壯大了。原作者受益甚少,做得愈好,被偷愈多。 甚至無得投訴,你一開口,就是割。

Read more

【還柙義士來鴻】大象無形(by老湯)

八千人擠在荔枝角收押所外面的場面是怎樣的呢?真想親身在牆外體驗一下,因為真的很難想像,但真的發生了。就像歷史性事件總是依循的那種方式一樣,難以想像、難以解釋,蔑視所有權威和理論,目空一切地,就這樣發生了。 在東南亞地區有種表演,就是訓練大象做出各種動作取悅遊客。大象身上纏繞著鐵鍊,並不是特別粗,事實上根本不夠鎖住牠的,欲還是把牠拴得好好的。秘訣在於大象幼小時,還不夠氣力掙脫鐵鍊的時候就鎖上去,牠就會形成「鐵鍊是掙不斷的」印象,直到牠長大了,這個印象還是跟著牠。這把安在牠心中的鎖,成為了整條鎖鏈上最關鍵的一環。直至有一天,不堪虐待的牠「發瘋」了:我們說是這樣說,但諷刺的是那恰恰是牠整個「象生」中最清醒的時刻,輕而易舉地把鎖鏈扯斷,向那些虐待過牠的人們肆意發洩著那以噸計的怒火。 如果我們將時光回撥到一年前,不用太遠,就一年前,大家在說起香港獨立或者香港民族這些關鍵詞的時候,總會勾起一種說出佛地魔真名的恐懼,這個詞只要說出來,就會惹惱共產黨,然後就要諸事不順,慘過犯太歲,說不定還會被降十災之類的。然後,香港人「發瘋」了,瘋得像頭六噸重的大象,八千人跑到收押所唱歌給像筆者這種「死監躉」聽,連「光復香港、時代革命」都滿大街地喊,還在商場中庭唱起自己的國歌,把五星匪旗當地毯用。然後,果然降災了,不過降在了中國,武漢肺炎來了。我們突然發現:原來激怒共產黨還是有點好處的,而且是性命攸關的好處。唉,怎麼不早點激怒它呢?早這麼做了,可能「逃出威院」的鬧劇就可以避免了。你看大家一直不怎麼看得上眼的菲律賓就很不怕激怒共產黨,直接包機把中國遊客都打包送了回去。香港人,很想要吧? 如果說筆者與梁文道之間有甚麼共通點的話,那大概就是我和他都很看重「常識」二字,而且都很清楚它不論在時間或空間的意義上,其實都並不是那麼「常」。不同時代,不同地域,面對不同的環境所衍生出不同的生活方式,產生出不同的常識體系。常識體系高度契合之下,形成的共識可以鑄就一個民族,常識無法藕合的雙方,因勢利導之下也可以達成一些功利性的共識,但走不到一起去。正如美中兩國可以達成首階段協議,但沒有人會覺得美國人與中國人是同一回事。啟蒙主義者總覺得互相了解可以帶來融合,現在是因了解而分開才是常態,也正因如此,因了解而帶來的融合才顯得彌足珍貴,值得以國體的高度去紀念。 梁文道身體力行地遵行了他的常識、他的信仰。於是他去了北京尋找他想要的;然後,筆者也身體力行地遵行了我的常識、我的信仰,來到了這裡,欲有來自四面八方的香港人前來陪伴。常識把本來在一處的人越拉越遠,又把本來不在一處的人帶到相同的地方。牆再高再厚,擋不住我們心中的連繫。 在共同的痛苦之中,我們做出了共同的選擇,懷著共同的信仰,向著共同的目標進發。這,就是民族共同體。理論家會提出一萬個理論企圖說服你不是,隨他們吧。事實不曾屈從於理論,理論也不曾創造事實,理論只負責解釋事實。如果解釋不了,失敗的只會是理論或理論家,而不會是事實本身。只有行動可以創造事實,我們需要的也只有這點。大象不用去管那條鐵鍊理論上能承受幾磅力,牠只要拼命掙開它就夠了。 老湯26-1-2020 P.S. 在報上看到醫護界計劃發起罷工,要求林鄭封關,筆者舉雙手贊成。醫護就像消防員,一邊在火場放火一邊把人家推去救火,這就叫做推人去送死。陳健波還在那邊搖頭晃腦說甚麼「一家人」,中國各地的民眾都曉得堵路甚至把公路掘斷「斷路求生」了,還在那邊「一家人」的就不是蠢,而是壞了。在這場抗疫之戰中,站在最前排的這些醫護人員,都是最英勇的勇武派,他們需要的也一樣,就是無條件的信任與支持。 轉載自本土新聞http://www.localpresshk.com/2020/02/a-great-form-without-shape/

Read more

政治音樂港歷史(叁)

八九年六四事件後,無論愛(中)國的香港人,還是愛香港的香港人,一律三十六計走為上著。當時社會以五六十後為主,他們當中不少人都舉家移民到英美澳加。鄭大班聯合黎智英、袁天凡、鍾普洋、張五常、林振強等社會名流成立組織Right of Abode Delegation (R.O.A.D),尋求在澳洲買島建立新香港。 港英政府為了留住港人,推出了一系列愛港流行曲,提倡「香港是我家」的主題。包括《凝聚每分光》、《留住這時光》、《同舟共濟》等以挽留香港人。 1990年的 《凝聚每分光》 是由群星合唱的流行曲,強調「香港人高峰天天創」,無事情可以難倒香港人,以自信令香港人安心。結尾提倡香港人留在家園發展:「This is our home. This is our place. This is our dream.

Read more

政治音樂港歷史(貳)

後來被統一口徑為「六七暴動」的暴力衝突,當時左仔稱之為反英抗暴。當時香港警察貪污成風,以「四大探長」著名;亦有不少華洋不平等之事,故社會上早有反英氣息。有中國共產黨背景的工聯會當時主辦六七暴動,不少工人收到錢罷工參與工運,加上中英街邊境衝突駁火、左仔到處放「菠蘿」,使英國政府發現到香港濃重的反英氣息並不是單靠早年港督金文泰的「古文復興運動」造成的文化屏障可以消除。於是英國政府推出了一系列惠民措施及愛港歌曲,另一方面,中國政府也利用滲透在香港的力量進行反擊,以中國民族主義對抗港人身份認同。包括強調血統的《龍的傳人》、中國人抗日的《勇敢中國人》等等。「認中關社」出身的泛民也與共產黨合流,在民主歌聲獻中華強調「愛(中)國」及「民主回歸」。

Read more

有句說話未曾講

請各位支持香港封關嘅朋友想一想,當日你們是否仍然覺得本土派光復上水、踢篋驅趕走水貨嘅大陸人係歧視、阻住人做生意? 各位覺得今日賣口罩坐地起價係黑心商店的朋友,是否仍覺得藥房霸街做生意、水貨佬濫用工共交通工具並非黑心商店?是否仍覺得在新界北用行動清理阻街藥房的本土派是暴徒,是爛仔? 各位將「支持後生仔」掛在口邊,認同義士用對抗黑警的朋友,現在是否認同2016年魚蛋革命掟磚的不是暴徒?多年來,你們會否覺得勇武派是無腦一味死衝的傻仔?如果你們在2019年改變了想法,此時此刻,你會否覺得你欠本土派一句未講?筆者很希望大家能夠放下面子,對你們自己曾經得罪過的本土派朋友、網友逐個逐個道歉,達到真正嘅和解。只有真正和解,和勇不分才不會落入一句口號,那些扮隊友的奸細就再難從中挑撥。 遲遲在2011年佔領中環才覺醒的筆者,為了2004年仍愚昩的我跟陳巧文說聲對不起。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