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治音樂港歷史(叁)

八九年六四事件後,無論愛(中)國的香港人,還是愛香港的香港人,一律三十六計走為上著。當時社會以五六十後為主,他們當中不少人都舉家移民到英美澳加。鄭大班聯合黎智英、袁天凡、鍾普洋、張五常、林振強等社會名流成立組織Right of Abode Delegation (R.O.A.D),尋求在澳洲買島建立新香港。 港英政府為了留住港人,推出了一系列愛港流行曲,提倡「香港是我家」的主題。包括《凝聚每分光》、《留住這時光》、《同舟共濟》等以挽留香港人。 1990年的 《凝聚每分光》 是由群星合唱的流行曲,強調「香港人高峰天天創」,無事情可以難倒香港人,以自信令香港人安心。結尾提倡香港人留在家園發展:「This is our home. This is our place. This is our dream.

Read more

政治音樂港歷史(貳)

後來被統一口徑為「六七暴動」的暴力衝突,當時左仔稱之為反英抗暴。當時香港警察貪污成風,以「四大探長」著名;亦有不少華洋不平等之事,故社會上早有反英氣息。有中國共產黨背景的工聯會當時主辦六七暴動,不少工人收到錢罷工參與工運,加上中英街邊境衝突駁火、左仔到處放「菠蘿」,使英國政府發現到香港濃重的反英氣息並不是單靠早年港督金文泰的「古文復興運動」造成的文化屏障可以消除。於是英國政府推出了一系列惠民措施及愛港歌曲,另一方面,中國政府也利用滲透在香港的力量進行反擊,以中國民族主義對抗港人身份認同。包括強調血統的《龍的傳人》、中國人抗日的《勇敢中國人》等等。「認中關社」出身的泛民也與共產黨合流,在民主歌聲獻中華強調「愛(中)國」及「民主回歸」。

Read more

有句說話未曾講

請各位支持香港封關嘅朋友想一想,當日你們是否仍然覺得本土派光復上水、踢篋驅趕走水貨嘅大陸人係歧視、阻住人做生意? 各位覺得今日賣口罩坐地起價係黑心商店的朋友,是否仍覺得藥房霸街做生意、水貨佬濫用工共交通工具並非黑心商店?是否仍覺得在新界北用行動清理阻街藥房的本土派是暴徒,是爛仔? 各位將「支持後生仔」掛在口邊,認同義士用對抗黑警的朋友,現在是否認同2016年魚蛋革命掟磚的不是暴徒?多年來,你們會否覺得勇武派是無腦一味死衝的傻仔?如果你們在2019年改變了想法,此時此刻,你會否覺得你欠本土派一句未講?筆者很希望大家能夠放下面子,對你們自己曾經得罪過的本土派朋友、網友逐個逐個道歉,達到真正嘅和解。只有真正和解,和勇不分才不會落入一句口號,那些扮隊友的奸細就再難從中挑撥。 遲遲在2011年佔領中環才覺醒的筆者,為了2004年仍愚昩的我跟陳巧文說聲對不起。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