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kki Ma:六個肚咕的少年

宿舍有一群人,肚餓,想背住偷偷舍監煮飯,但無人煮過 A:舍監已經有晒線眼知道你地想做乜,無用的!B:呢個宿舍嘅人缺乏廚藝技能,又無膽量操作電飯煲,抵餓死(咕~)C:都無人識煮,等下有無識嘅人過黎幫手啦,家陣亂煮只係倒米!有幾多米可以倒呀?D:(覺得成班人無乜作為,返房訓)E:(嘗試放入一些米及水煮飯,份量錯了,煮到焦晒)C:我一早講左係倒米啦!A:呢個係舍監派黎引我地犯舍規嘅鬼,我一早就唔信佢B:on9仔,根本無基本求生能力,勸極唔聽,講左你只要揀對米同水嘅份量,按個掣就煮好啦,咁簡單都唔識,咪話我無教精你… 然後E 被舍監趕走了,換來了F。 一晚,大家又肚餓,想偷偷煮飯。F想嘗試操作電飯煲,引來大家重覆上面嘅一段話。 殺君馬者道旁兒,亦即今日講嘅花生友,花生友心態就係以抽離嘅角度,去指點江山。問題係呢種心態其實對個運動係no stake,好似運動嘅成敗,都唔關你事,最多在觀眾席好似睇波咁鬧兩句,實際上賽事並不設觀眾席,大家都要面對球賽。 領袖所以寶貴,因為領袖係帶一群唔識煮飯嘅人,搵辦法煮到為止。花生友就係在一旁不斷抽秤呢樣唔得果樣不足,但係其實自己都挨緊餓。 呢個世界好少可有一個領袖由頭帶到尾打贏一場仗,通常係由好多小事上唔同人硬著頭皮試,帶領眾人做到各種小事,組織起來變成最終嘅大勝利。 討論美國航母應該點打,特朗普應該點樣跟你個面書治國,係無乜意義嘅行為。 現在香港各個戰線有甚麼不足?你可以點樣補位?你未做到嘅事,點樣可以令自己做得到?盡量少講自己都做唔到甚至未做過嘅「智慧錦囊」,唔係叫你收口,而係落手執行,試到可行,教其他人做。 香港唔需要更多道旁兒講欠缺甚麼甚麼所以戰敗,你可以點幫手扳回劣勢?如果諗唔到,返房訓,都係一種被動嘅貢獻。 光復香港,時代革命,祝大家早日在重光彼岸相見。

Read more

Takki Ma:面對現實咪發夢

人老雜務多,精力少又善忘,跟唔貼美其名「忽略噪音」。 好多post對我來講斷頭斷尾,例如白兵是敵是友已不能辨。是否參選、是否功能組別,我認為獨派立場好簡單,你錢太多身又痕盡管去選,雖然對吾等窮撚錢有一萬個更好用法。 任何立法會議員都只係花瓶,泛民or not。獨派係睇一旦獨立後新政府由咩人組成,當中必然有舊建制、泛民以及獨派成員,唔係包容,係現實考慮。納粹黨戰敗後不少敗部仍參與新國會,香港都會類似。甚至今日你以為係建制嘅勢力,其實都有留一手落注香港獨立呢個發展,佢地唔會有暗黃或者咩手足,甚至一樣會係敵人,但係呢類投機者在各光譜都存在。 咁你推上去嘅議員,會唔會有機會在獨立後成為新政府?佢有無呢個意志,佢又能否代表到你,或者你能否影響到佢嘅決策?如果獨派要講選舉,比較需要考慮呢一樣,大搖大擺講獨立,應該死硬,唔講又未必有人注意,佢有無打國際線嘅人脈同意識?點名咁講,劉細良及佢個圈子,就多數都不合格,因為今日仲講緊呢個鬼果個中計,仍活在2012年。 如果咁諗野,佢係唔係功能組別,甚麼返泛民之類都好閒。反正當選都唔會有特別作為,有人去選很好,無人選都無壞,因為凝聚新香港嘅力量,絕不止立法會一途,甚至立法會已經係高投放低效益嘅支線。 2 唔選舉,又唔「送頭」,做乜?搵多幾個朋友組隊,唔係叫你做犯法高風險野,單純諗下未來十二個月你認為會發生甚麼事情,而你希望做到甚麼事,手頭上能夠郁到嘅行動係乜。例如你假設未來會有禁運,到底會禁乜野。 有兩個前設,你嘅預測絕大多數都係蠢嘅,但係唔可以因為蠢就放棄思考,講緊係你同你一家人條命,搵d比你叻嘅人一齊交流想法。第二,大多數情況下你會發現自己可以郁到嘅野好細,你要做嘅,係專注自己能力可及嘅事,同時增加你能力可及嘅範圍。 好多網撚嘅問題,係以上帝視角去睇成個局勢,但係其實自己做到嘅只係決定下一餐食乜,呢個巨大嘅落差會引起好多情緒病,然後就會以上帝視角去批判所有人,但實際上仍然係無能網撚一名。 仲有就係,在你對香港人失望之前,唔該有合理期望:新疆維吾爾被逼害得夠慘未?佢地勇武唔起或者行動失敗係咪佢地抵撚死?錯,平民嘅能力同應變就係咁多,你一個人打唔贏十個防暴又係你無能啦? 現在係一群好平凡,無心理準備無訓練品格不是特別高尚嘅平民嘗試。

Read more

有種稻草人叫黃絲

有種稻草人,叫黃絲。利申:獨派,跟黃絲無愛。抗爭陣營山頭林立,黃絲成為統稱各派支持者簡易代名詞,自然陣營中不同人等的敗德惡行、批鬥言行或者白痴想法也統統算在「黃絲」頭上。 逐漸不少人會以「自己不是黃絲」作定位,甚至以站在黃絲對面為榮,例如黃絲一窩蜂支持某某,我就不支持,甚至格外嚴厲批判。 抗爭行動失利嗎?當然是因為「黃絲」愚蠢短視,缺乏戰略眼光、沒有勇氣缺乏承擔下刪數百字… 我不是要大家包容「黃絲」千百般錯,或者要求甚麼「不分化,要團結」,抗爭陣營中多少劣行蠢言,都確實發生過,強行粉飾諉過,為害更大。 但係,批判「黃絲」有幾蠢,係網台及選戰時期遺物,網台批判黃絲,屬快速上fan like以及吸引駁火互動之公式。選舉跟「黃絲」勢不兩立但又以非建制自居,可吸引激進本土光譜選票。 如果閣下唔係搞網台,又不打算參選,跟住風向起舞用黃絲做稻草人,係疏於思考又消耗行動力嘅方向。舉個例,黃圈消費行動有小成,中聯辦發炮評擊,陳雲欲乞求中共一官半職,自然要跟隨中共主旋律評擊,切入點就係「黃色經濟圈係政治立場歧視,黃絲排外失德」。 香港人自救尋求獨立,有好多不同光譜及程度,動機更迥異,用「黃絲」方便稱呼可以,強行視為單一扁平團體,則易陷入思考誤區。 例如作奸犯科,每見犯事者為男性,則稱「男絲」凶殘愚昧等等…好快會得出「男人就是該死」之結論,如果我有心醜化男性,當然會鼓勵大家將各種惡行直接跟男人掛勾。如果我打輿論戰,亦會鼓勵大家評擊「黃絲」之餘,跟「黃絲」保持永不合作之距離。 重點從來唔係「如何不跟黃絲企埋一齊」,而係「到底你想要甚麼?你想點?」 黃絲種種滯後短視,你已經有二十年甚至更多去明白呢個事實,你想帶香港人走去邊個方向?你想香港人點樣進化?你有無方法將你嘅方向執行得到?批鬥黃絲唔會有太多作為(你可以繼續鬧,我只係指出效益低而已) 正如多數劫匪、性罪犯都係男人,但是否等於多數男人都係劫匪及性罪犯?香港國難當前,你要斬妖除魔,fine,但呢個只係其中一個分工,人人都斬妖除魔,人人掛住同黃絲企開,就無人出手建立新香港。 (圖係P Bandai 獅電,萊特專用機,隻橙黃色我專門調嘅,原色唔太得)

Read more

嚴敵寬己

如非自己光譜嘅人做對事,例如和理非KOL甚至藍絲轉撐勇武手足,當然要鼓勵,至少不必批評。佢是否「真心」另計,化敵未必為友,fb 都有個選項叫「保持距離」 有人轉投敵陣,或敵人表態,就要考古嘲笑佢前言不對後語,使其難堪顯得無誠信。 「如此豈不是藏污納垢,間間黃店變龍門,人人皆作梁燿忠?」嘲敵與責善係兩種力度,如果唔識判斷,講少句就係幫忙。 網友問我點睇仇黑絲,靚女(relative term)著絲襪我已有利益衝突非常biased,不如咁講,你點睇仇黑絲?如果當佢同路人,不必笑佢太古城打倒昨日自己,可以寬容少少。如果當佢係敵人,eg 熱狗、暗共或者立法會爭選票對手,你大大力屌柒佢,是合理做法。 (咁我係咪見佢著黑絲就狗公護主?IG youtube大把黑絲有得睇,真係咁渴靠佢死得啦)

Read more

Takki Ma:勿寄望單一路線

某某鬧香港人乜乜物物,我慣常會順住佢嘅指控推演,睇下能否成立。例如「香港人唔勇武,所以今日抵死」,如果有一萬個肯殺人嘅勇武出到黎,香港能否獨立?我當然想成功,不過呢班人如果無單一領袖,就係一堆小軍閥內戰,即係今日黃店鬥黃嘅武力版。有單一領袖,又可能係小肥金嘅雛形。政府必然會提升至反恐規格,甚至視為對主權挑戰然後出老解。美帝會否支持?可能會,但亦可能覺得你唔值得落注,由得你死。 簡而言之,全民勇武未必會演變成大家理想個畫面。 「太過和理非」個盡頭今日大家經歷緊,唔駛多寫,你越好恰,對面就出盡力拉、打、老強、推落樓、全家滅口… 仲有d古靈精怪指控,例如日日鬧香港人鳩戴口罩所以被制裁又經濟崩潰。好簡單,幻想一下當初香港人唔戴,佢所講嘅壞事會否發生?經濟一樣會衰退,美國一樣會視Hong Kong is China 咁樣制裁,甚至會有更多人染上惡疾,重病但又死唔去,所以鳩戴口罩個指控是廢的。 香港人太沉迷選舉,所以今日仆街…我都有鬧過。但係即使2016年所有泛民屌晒老母話唔撚選,你班港共中共玩撚晒佢啦!2020香港條路又會否不同?2016仲係奧巴馬親華年代,英揆金馬倫都係一貫縮骨口惠,好難出現今日嘅破局。 好多即時戰略遊戲近年放棄「單一最強兵種」路線,即係你組到一群重騎兵一隊宇宙艦隊,對面總有些兵種剋正你,要戰勝對手,必須混合不同兵種互補長短。 呢個年頭,和理非網上寫文宣可以被拉,甚至靜靜雞有國安pm叫你收聲(聽過幾個case,有一日我收皮大家心照)落街貼連儂牆會被斬被捉去強姦。 勇武行動者背負嘅風險代價,更加大到唔駛講,打劫銀行都無咁痛苦。國際線要好大氣力先至換到少少口惠,甚至純粹想海外營商都被設局搜捕。所以唔好再幻想有單一solution出現解決眼前困局,更加毋須因為呢個條件未出現就怨天尤人,2014都無人想過2020香港人咁接納勇武行動啦,當年擋格一下警棍已經要出post爭論有無破壞個運動。 現在係最好嘅時代,亦係最壞嘅時代,要仆嘅街點都要仆,唔好幻想自己30蚊買入匯豐控股然後150蚊放你身家會漲幾多,踏實諗點樣生存同埋增強實力。至少,保持審慎樂觀預備持久戰。

Read more

平民力量

一個平民力量好有限是嗎?現在好多有國際知名嘅KOL,當初都係關注某個議題,受媒體注目後「上到位」,本質佢地依然係普通市民。國際KOL唔會令你有槍炮軍隊,但係日後非常有用。 假如有日香港陷入無政府狀態,一個區議員就係代表到一個區嘅政府。咁當然,一個警署就係小軍閥,至少美國sir未泊岸之前都會係咁。今次武肺大家應該體驗到,能夠撲到口罩洗手液嘅人,突然圈到一班香港人,in a very limited capacity 係暫時代表一群香港人,向外國供應商談判,呢樣本身係香港政府層面嘅工作,由香港人自己唔覺意做咗。 撲口罩係好小事,點可以同一個政府去比?無錯,管治一個國家,涉及好多資源分配同協商,今日大家試左撲口罩,可以算係一個入門實習。之後嘅水電、糧食、醫藥、物流、軍備、貿易…全部係放大左嘅「撲口罩」。 如果美中打仗,香港暫時兵荒馬亂,糧水供應不穩,點樣撲糧撲水搵藥?俾咩人?供應商信唔信你?每個地區關注組,或者知名KOL到時就發揮到作用。 KOL唔駛日日講到甚麼政治偉論,你知道幾時缺米缺口罩etc,你知道點樣撲,你有一群人係優先照顧,你就已經係KOL,如果你個圈子提供到嘅「服務」越多,影響力越大,一群影響力大嘅細圈子組起來,就係聯合政府。 有無咁兒戲?邊有咁簡單呀! 無話過簡單,但係好多大事都係由睇落好兒戲嘅組合辦到。胡志明連美國佬都打得贏,當初只係一個教書先生,無人無物。

Read more

淺談時間管理

作者:Takki MaGetting Things Done 係不錯嘅入門時間管理心法。獨特之處係佢鼓勵開始時翻箱倒篋式審視自己櫃桶底,不理好醜,有幾多單據文件未處理,幾多夢想大志放棄左,公務私事,全部抖晒出黎,分門別類,不批判。 然後逐樣睇,邊d係立即做(少於2分鐘可處理),其他排期排序,沒有明顯時限(如學習外語)放入「Maybe」清單,設一個日子再審視。 佢個核心思想,係要將腦袋掛心有事未做的部份清空,因為好多人做A事情時,心中同時會牽掛未做的BCDE,甚至會將它們的重要性放得過大,形成精神疲勞,久之連處理A都變得吃力。 將未了心事、公事及瑣事放在外置清單,除了減輕精神負擔,更重要係令你安心為甚麼 #不處理 某些事情。例如我以前偷閒打機,心中會自責為何不用來做運動、為何不讀書、為何不用來繪畫、為何不用來學點對工作有關的技能、為何不用在其他更有意義的事上(無法言狀的虛泛憂慮)。 如果清單做得好,我就有信心掌握上述讀書、繪畫、運動等各項都有安排時間,有些我排了時間做,有部份放入maybe月尾再看看,有些委托人幫忙,部份原來不重要可以劃走。 近日宅在家時間較多,先係執左一次房,清走唔少野。然後重新審視自己生活上的priorities,例如以前為滿足購買慾,會買一堆遊戲、模型或近日的繪畫課程。遊戲已少玩,模型我大約知需時,繪畫課程往往最易買完放一旁,幾年後覺得白白浪費。每買一件東西,其實都係用錢買一點憧憬,例如一手好畫或者砌得好靚嘅模型,又或者事業上有新技能之類,買完無follow up,有左暫時心安,其實生活無改善。 書中教嘅方法,唔係每盒模型都開黎砌,或者每個課程都學晒佢,而係列在清單上,撥個時間了解佢需要幾多時間處理,以畫班為例,我預計需要40小時,然後再自問,學會課程提供技能,是否自己近期想追求的目標,跟其他事項相比如何,放棄不學習又如何,最後決定投放時間,分配每週若干小時。 做習作繪畫時,心中再無質疑為何不做BCDEFG各種事情,純粹專注將手藝學好。 咁當然,每本書都有其局限,例如人體每日精神能量起伏之生理節奏,When一書就講得較好,大意係常人朝早負責思考解難,中午做行政或低強度工作,入夜創意思維。 暫時作息相對簡單,疫後回復忙碌四圍走的話,又唔知能否keep到,見步行步。

Read more

投名狀與香港政治光譜 Loyalty and Hong Kong’s political spectrum

作者/Author: Takki Ma翻譯/Translate: Apeiron製圖/Art: Apeiron 所謂講理念、講品味、分黃藍以致「投名狀」…好多時係一個loyalty screening。有忠誠道德要求嘅人,通常都有個圈子要守護,對曖昧投誠者特別抗拒,因為潛伏滲透者比起明顯敵人威脅更大。 In most cases, political ideal, taste, colour, are the evidences for loyalty screening.

Read more

探討香港出路

「香港人請坦誠面對自身無力並改進,勿要將外間不可控力量(如病毒或虛無的報應)當成自己實力,更勿要將之當成主掌自己命運的力量」 我認為呢個見解無乜意思,等於你今日走去叫個訓緊街嘅人,反思下自己點解咁窮諗下點脫貧致富一樣,係有少少離地嘅。較有用嘅做法,係介紹份工俾佢見甚至借少少應急錢。好多人之所以無力,唔係懶或者「缺乏想像力」,而係受現實所限,包括自身識見才具,叫佢地進修自強,等於叫個街友快快努力學好英文一樣,又係有點離地同埋長遠左少少 全民擴闊想像、人人莊敬自強之所以離地,因為多數人在未有iPhone之前,係想像唔到一部iPhone應該係點,無呢個概念,甚至覺得「不可行、妙想天開」etc,去到第一部iPhone面世,大家就開始知道自己要乜,然後就有各種改良意見。發明iPhone,係好少數唔急住開飯嘅勁人專門花時間諗出黎(留意呢度有四個條件) 點解係少數勁人而唔係全民,因為社會有分工嘅,每人都要自己寫app開發硬件先至可以用iPhone,極之違反人性又不合效益 如果香港人沉迷報應及病毒係「善信港豬1.0」,咁1.5就係「唔好」,即係墳總青sir以前講過,有人問尖沙咀點去,就有一大堆人話唔係搭飛機唔好經北角唔係坐火箭唔等於大峽谷,但係無人講到點樣去,只係不斷在果堆「唔係唔好」入面鑽牛角尖,香港未來應該點?唔係泛民選舉,唔好沉迷報應,唔想赤化…講完唔想唔好就當有solution,又查實,我實到呢度,都係其中一種「唔好」,關老師講「唔好迷信外力」,我就係「唔好淨係掛住叫人唔好迷信外力」 咁香港未來應該點?都係練武搵錢做生意先,有心嘅靜靜做緊,無料到如我先至會聲大大。文宣戰國際線有無用?有,只係作用並非即時亦唔係直接導致港共倒台,維繫人心keep busy 都係極重要嘅。 再遠d嘅未來係點?睇完科幻小說Change Agent之後,我相信香港未來可以玩symbio tech,即係3D print 人體器官、真正逆齡科技、改變genome等等,點解係香港搞而唔係美國?小說個理由都幾valid:監管寬鬆、司法獨立可靠、成本相對低廉…其實類似8,90年代香港。現在香港未得,新香港或者可以。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