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用肺炎清洗香港人?

早在連月來憲法保衞戰之前,中共控制下的港共政府早已千方百計阻止香港人生仔,包括引入大陸人炒高樓價、採取傾斜向大陸人的公屋政策,使香港青壯貧無立錐之地,難以成家立室。在過去七個多月因為香港憲法保衞戰,香港人更是一直與中共處於完全戰鬥狀態。聽命於中共的警察不斷到處散播有山埃毒的「催淚氣體」,又用噴射藍色毒水的水砲車射示烕者,劇毒久久不散,使一般市民都容易中招。 自從武漢肺炎爆發,中國各地政府均採取防護措施,包括下令封城、取消節慶等等,確保武漢肺炎患者不會進入自己省市。外國也紛紛取消來往中國的航班並撤僑。香港政府又在做甚麼呢?香港政府遲遲無下令阻截中國人入境,到整個湖北落車封城,湖北人無法離開湖北後,才下令禁止湖北人入境香港。此外,香港政府亦扣起寄進香港之口罩,提供少於足夠的防護裝備予醫護人員,同時高調宣布拒絕「封關」,更以「人道理由」不論身份國籍一律免費治療武漢肺炎患者,彷彿歡迎武漢肺炎患者入城,武漢人是人而香港人不是人一樣。各地政府保護自己市民,香港政府則與各地政府唱反調,豈非迎任病毒殺害香港市民? 網友分析這極可能是六四生化武器版,其實並非危言聳聽。根據法國國際廣播電台(RFI)報道,武漢P4實驗室研究世界上最危險的病原體,包括三類病毒的研究:埃博拉,剛果-克里米亞出血熱以及尼帕病毒。有政府官員向RFI記者表示,中方在十多年的合作過程中多次違背承諾,例如中方當初承諾僅僅在武漢修建唯一的一個實驗室,而今天發現中方已修建了多個實驗室,而且某些實驗室十分可疑。 據印度大博弈(GreatGameIndia)報道,埃及病毒學家阿里•穆罕默德•扎基(Ali Mohamed Zaki)博士從一個沙特阿拉伯病人的肺部分離出一種新型病毒。分離出來後,他鑒定出了以前未知的冠狀病毒。 加拿大國家微生物學實驗室(NML)直接從富奇耶(Ron Fouchier)手中購得冠狀病毒樣本。據印度大博弈(GreatGameIndia)採訪報道,冠狀病毒被中國間諜從加拿大的實驗室偷走。 更有網友於上週爆料,肺炎乃P4實驗室工作人員失誤所致。工作人員不跟足安全守則丟棄實驗動物,被國民在垃圾筒執到當野味食。 上述資料均指向同一件事,今次武漢肺炎的爆發與武漢P4實驗室的失誤有關。這實驗室的實驗極可能是生化武器。在疫症爆發後,香港政府的表現維持一貫與民為敵,致民於死地方休的做法,積極引入武漢肺炎。要說中國是否有意用生化武器對付香港人,因為我們無法證實他們腦袋有何想法而不好說。但事實上受中國共制的香港政府的確是在利用中共研究的生化武器對付香港人,危害香港人性命。

Read more

金融戰線小知識

近來不少網友傳閱金融戰線,究竟金融戰線如何運作?本報嘗試簡介一下。 提取現金有何用處?那就是令銀行銀根短缺。何謂銀根?銀紙上有鬚根嗎?非也,銀根就是銀紙,有了銀紙才可以有銀碼。那話「存款準備金」政策有關。這政策就是說若果銀行收了存款,必須準備若干金額作為庫存以供客戶提取,以免客戶提款時銀行無錢。假設國家甲的總共印了100萬銀紙,不會往外流通,這國家的銀行只有一間,國家甲的存款準備金率為兩成。當這國家所有人都會放錢進銀行,銀行就有100萬元存款,由於存款準備金率是兩成,銀行可以借80萬出去,然後其他人存回80萬進銀行後,銀行又可以借64萬出去,如此類推。這樣100萬的紙幣可以變成500萬的存款。 如果這國家貧富懸殊,富人資產有九成,即450萬,窮人加起來只有50萬,那麼只要窮人將50萬全提出來,銀行加起來就只能有250萬存款,富人的200萬資產就不能變現了。 接下來說一下香港的聯繫匯率政策。港幣與美元掛鈎,而且匯率穩定,因為香港政府在每印7.8港元時就有1美元做外幣儲備,不會動用。香港政府並承諾,大家可以以此價錢拿美元換港幣,或反過來用港幣換美元。因此,只要美元價值高於7.8港元,拿港元去金管局以此價錢換美元再在市場沽售就有利可圖,市場沽盤增加,美元就會趨近7.8港元,反之亦然。 當大家一出糧就換美元,就會累積大量港元沽盤,使港元偏弱,結果金管局就需要動用更多美元儲備托市。同時間,政府有不少大白象工程,警察又狂買裝備燒鎗,政府不少資金已有既定用途,銀根趨緊。萬一政府不夠錢,無力維持港元,就會脫鉤。港元一旦脫鉤,大家去外國旅行就不會像現在一樣爽,但富豪肯定會更不爽。故此,他們早已拋售香港資產換做美元。在反修例運動之初,已有不少機構將資產搬去星加坡。

Read more

湖北關機大逃殺?

據世衛定義,SARI(武漢肺炎)比SARS強勁十倍。雖然官方公佈數字約五百人,但武漢當地緊急調配逾6,000張病床,可見數字遠比官方公布大。此時中央領導不敢留京,習近平身在雲南、李克強遠在青海指揮疫情,就知領導們如何害怕疫情。領導遠走,自從星期二解禁公佈消息,武漢公布數字立刻飆升、衛健委官員嚇到出逃上海。凌晨宣布封城,廣州宣布搭地鐵、進入花市要身體檢查、撲殺流浪貓狗。湖北宣佈所有學校新年假後毋須上學。北京公佈花市取消、賀歲片落畫,怕人去戲院,可見大陸如此害怕SARI。 未能逃出的武漢人上傳文章,講述當地一日之內超市被洗劫一空、菜價瘋漲、口罩搶盡,他猜測武漢邊境除了有武警把守外,更有重火力等著出逃者。老弱婦孺們塞得醫院水洩不通。 桃出枉死城喬靖夫的小說《香港關機》講述香港發生喪屍疫病,聯合國駐軍於香港邊境佈防,並射擊欲逃離者,並阻截一切對外通訊。香港停電,政府失效,秩序重塑,糧水短缺下各暴力團佔據水源糧食,人肉成為主要食糧。此等小說情節,會否在武漢發生?在武漢封城之前,已不斷有人出逃,有人坐高鐵來香港,有人食退燒藥扮無燒入境法國,當局越是要封城,武漢人就越是要出逃。 壯士斷武漢網上流傳2003年沙士人體實驗,病人被處決,此事中國人相信,正因政府在人民心目中無誠信。失去互信,流言主導,結果越禁越跑。 官方說武漢壯士斷腕,無疑是說放棄武漢千幾萬人民生命,要保住全國十四億人。LMF的歌曲《WTF》歌詞「 啲雞有問題你就殺哂啲雞,啲狗有問題唔通你又殺哂啲狗,啲人有問題你會唔會殺哂啲人?」事實卻是如此恐怖。 拚死無大害不少網民謂武漢人有病卻要到外國散播病毒十分自私,但若在逃出生天角度來說又無可厚非。無論如何,1月23日武漢等九個湖北城市已告封城。未能走出的人為了生存,他們未必會守法。兵法有云「圍城缺一」,意即不可將城圍得密不透風,要有一條通道讓敵人逃走。否則敵人自知必死,定必奮力死戰,哀兵必勝。九城被圍,人民等死,與秦末異常相似,《史記。陳涉世家》就寫道:「 會天大雨,道不通,度已失期。失期,法皆斬。陳勝、吳廣乃謀曰:『今亡亦死,舉大計亦死,等死,死國可乎?』 」意即反正已無法守法不被處決,橫死掂死,不如博一博單車變摩托。 拉全球落水武漢會否起義還是未知之數,不過中國肯定可以撐過SARI的。就在星期二剛公佈SARI確疹數字承認有SARI時,習近平就說堅決與全球並肩共抗武漢肺炎。別忘記他說這句話的時機,由當日至現在SARI嚴重地區在中國,全球的確診個案官方數字600人當中575人在中港澳。這句話是似乎是預告SARI會傳遍全球,中共可以免費得到外國的醫療技術及資源去共抗疫症。只要把SARI傳出去,將全球拉落水,就得到免費支援了。

Read more

週末政經:看行為辨黃藍

其實大家只要多看帖文,不難發現文中標明「不割席」的,多數句句割席;不少人回文說「不分化」時,其實是被指出錯處時詞窮理屈,無可辨解下只有用「不分化」作擋箭牌。 如果初涉政圈,看見不少人自稱黃絲,又說這個是鬼那個是鬼,絕對眼花瞭亂。與其看口水花,不如看行為更實際。只要你有玩過《Bang!》、抄襲它的《三國殺》、《風聲》、《Shadow Hunter》、《Battlestar Galactica: The Board Game》這類估身份的桌遊的話,不難發現通常宣稱自己身份的人,都是以語言迷惑對手,實際上做的又是另一回事,即是講一套做一套。政圈也是這樣,好像林鄭原本是英國酷吏,九七時忽然愛國,然後到今日也是一個酷吏。愛英國、愛中國也是假,酷吏本質才是真實。 假左膠真二五回想八月時,荃灣刀手到處割人腳筋,被義士反擊圍攻,結果一個「左膠」出來說要大愛,結果救走兇徒。結果大家落力鬧左膠,那個救走兇徒的「左膠」很可能只是一個扮左膠的藍絲。青少年也有藍絲的。究竟那人是左膠還是藍絲無從稽考,但一日此類人不被獅鳥,總有這類二五仔出賣抗爭者,無成本又可以玩野。 假黃店助聲勢除了那些假和理非真藍絲外,也有種是忽然黃店。為了生意忽然變黃,其實是藍底。忽然黃店不像二五仔一樣對抗爭有害,反而他們歸邊可以壯大聲勢。藍絲很喜歡自我催眠他們是沉默的大多數,只要夠多忽然黃店,也許可以迫其從春夢中醒來。只要忽然黃店夠多,黃藍不分,反而可以保護真正黃店免於被警察裝修、冚檔。 忽然移民港豬到此刻才移民者,可說是因此事而移民。換言之,在此事前未關心政治,未知道六年前雨傘革命的香港已經是現在這副爛模樣。那些「我討厭政治」的人,香港出事只想移民走人,如果黃絲有不少人都是這種人,香港必亡。筆者情願當這種人是藍絲,或者所謂中立的醒目仔算數了。 和理非門檻低黃絲中有很多和理非,換言之就是又要參與活動,又不願冒險的人。在2019年開始做和理非真的無可厚非的,勇武真係搵命博。2014年至2018幾年,被捕最多坐監,然後拉人者將罪名、被捕者身份吹大博升職,如此而已。熱愛生命不願丟棄從來都是正確。投身戰爭敢於浪擲生命,是因為了解到世間上有一些情願自己死都要做到的事。很遺憾香港現在還不夠人有此覺悟,因此你勇於獻身也沒用,只會成為人血饅頭食家的點心。和理非這身份太易自稱,但做到事的和理非可以很有用。例如Hong Kong Watch遊說到英國國會及加國國會。 人血饅頭食家的行為模式很簡單,舉幾個例子。非洲兒童好慘,請捐款俾本機構,然後機構員工出公數豪食自助餐。義士好慘,要捐款俾基金幫義士打官司,然後基金出數俾自己友買音響。拿義士血債給自己票償,然後淨逗糧。 此外,不少組織都喜歡攻擊政敵無落場抗爭、口頭勇武。其實除非被捕被判刑,否則主動講有落場抗爭即是自首。因此數落對方無落場抗爭,只是打稻草人。其實如果一個組織有派人落場,至少其言論不會否定勇武,言論否定勇武之組織必定是冷氣軍師。誰人有落場抗爭我等不便探人隱私,但誰是冷氣軍師則一目了然。 最後,說一說不少抗爭者都經歷過的幾個階段,不一定每個人都相同,但希望大家可以作為參考。一、會去投票,投咗當做咗。 會捐錢,捐咗當做咗。 二、關心政治,會看相關新聞。 三、傳閱相關新聞。四、參與遊行。五、參與政治團體做義工,初涉政圈。六、成為政治人物(參選/勇武抗爭/海外遊說/成立政團)

Read more

週末政經:忠誠反對黨

中華傳統政術,有一著叫「反間計」。如果你有玩光榮出品的《三國志》系列,你可以派遣武將混入敵陣,策反敵方武將、散播謠言。實際上,歷代王朝的朝廷做的遠遠不止於此,他們更會建立偽反對勢力,引誘反對者聚集,然後一次過將其出賣。施耐庵便將此類詭計寫成《水滸傳》,以故事形式流傳後世。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