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語學廣東話徵文比賽

5月14日中西區區議會喺財務委員會表決通過由港語學申請$20,000嘅「中西區故事廣東話徵文計劃」,意味首次有公帑支持廣東話嘅文學計劃,並且用地區為主題徵集文章。 港語學主席陳樂行代表出席會議,佢表示希望透過徵文比賽培養中西區嘅鄉土情懷同人文精神,並且印製1,000本文集送畀中西區中學同社區。佢希望,透過社區人嘅母語記錄中西區嘅故事點滴,從而建立同埋重振香港人嘅文化精神。 有區議員對表示讚賞,認為喺政府大推「普教中」(以普通話教中文科)、唔平等嘅情況下更加應該要搞活動發揚粵語文化;亦有區議員擔心學生對廣東話文學比較陌生,活動比較單調。陳樂行指,由於今次係首次申請,根據區議會條例預算只能以$20,000為上限,希望下次申請可以增加工作坊、講座等,培養新一代廣東話嘅文學人才。 根據港語學提交嘅計劃書,徵稿期將會係5月至9月30號,11月會公布賽果。陳樂行話,佢亦都正喺其他區議會申請類似嘅徵文計劃;如果想跟進最新消息,可以留意「港語學廣東話徵文比賽」Facebook專頁。

Read more

東西融合匯聚Raidas

文章有價,請課金支持作者繼續報道新聞及撰寫專欄抵抗加拿大紅媒,為加拿大港僑發聲。支持易博,即係支持你自己! 筆者想介紹一下八十年代末當紅的樂隊Raidas,現在很少人提及,但其音樂水準是在後來者難以找到的高。當年不少音響發燒友都喜歡在街上大播《吸煙的女人》、《傳說》。 先介紹一下樂隊成員。因為供樓的關係,音樂人黃耀光忍痛拒絕了加入顧嘉煇樂團,不過在1986年他還是組成了自己的樂隊。他登報徵歌手,與酒廊歌手陳德彰一拍即合,然後找來拿了幾個文學獎的大學生林夕,組成了Raidas,自此三個人的人生迎來巨變。蔣志光原本有意加入,可惜簽了賣身契給寶麗金,結果以「小光」筆名擔任助理監製。此外,Raidas的填詞人若愚,正是著名歌手黃凱芹。表面上Raidas像達明一派一樣是二人組合,但其實是四人加一位客串。 黃耀光的英倫電音、陳德彰的唱功、林夕的華夏式歌詞、蔣志光與黃凱芹的唱作全能,個個都獨當一面。有網友說,如果Raidas無在1988年拆夥,即使Beyond樂隊再天才橫溢,也無法成為樂壇傳奇。歷史沒有如果,但以音樂水準來說,Raidas的確技高一籌。 《別人的歌》感情真挈,因為這正是陳德彰自己的故事:「曾用真心認真唱 藏著辛酸的歌觀眾的聲音卻 常比它更響」觀眾聽的是那首歌,而不是酒廊歌手的歌藝,因此即使酒廊歌手真心去唱,卻被觀眾的聲音蓋過,酒廊歌手的角色只是帶出觀眾對那首歌的記憶,唱得好不好也無人關心。「其實掌聲屬於那 人盡皆知的歌演唱的歌手卻 如永沒名字」因此,觀眾拍掌也只是俾面歌,而不是歌手。「別人的歌 別人風光藏著我一生痛楚但我不甘心 永遠灰暗如同陪襯不相信就這般 無聲的度過」一般酒廊歌手可能只當打工,不會想紅,不過陳德彰不同,他是要做歌星的,因此在別人風光底下撈些錢並不是他,他不甘心永遠灰暗,不相信就這般無聲的度過。這也是不少香港人的心聲,香港青年不甘心一世成為奴工,不甘心永遠灰暗。金麟豈非池中物,一如風雲便化龍。當陳德彰遇上黃耀光,以Raidas樂隊出道,迅即憑《吸煙的女人》、《傳說》等名曲大紅大紫。當時張國榮亦去了韓國發展,香港市場正是Raidas的最佳舞台。「台下熱烈射燈正閃亮像千盞欣賞眼睛從前願望逐漸變真實如像看見聽眾 個個細聽我的歌」正說出他們出道後願望成真之事。 這首歌是該隊樂隊其中一首最紅的歌。如果說九十年代歌曲全是情情塔塔的冧歌,或喊苦喊忽的情歌,這首歌表現出的情感正是未出頭前的辛酸,以及對發圍的渴望。只要有這個心,人就是人,而不是奴隸。雖然這首歌頗為傷感,卻不消沉。 《傳說》正是林夕成名作,歌詞大量引用唐滌生《紫釵記》戲曲的元素,全篇用文言文書寫,例如:「小玉典珠釵 鉛華求長埋祝君把新歡 乘龍投豪門我要是變心 有誰為我盡情罵小玉休相迫 檀郎無忘情三載失釵鳳 瑤台求重逢我叫天搶地誰過問」「 庵中孤清清

Read more

反共毋須自貶

華人搞獨立運動,總喜歡貶低自己的傳統文化以及一些發源於本土的文化,盲目吹捧他族,尤其是歐美和日本。 清閉關落後 射波落華夏 滿清入關後,對外閉關自守,對內奴化人民,使本來屬於世界先進文明的中國變成遠遠落後於西方,使華人自卑,以為是華夏傳統文化令中國落後,於是把一切華夏傳統視為糟粕,甚至以漢字、漢語為載體的現代或新興文化也被貶低。由五四的「全盤西化」、「打倒孔家店」,到文革時為實現來自西方的共產主義就大肆破壞傳統文化,以至現今部份港獨、台獨、滬獨人士及香港、台灣、上海部份本土派人士逢華(漢)必反,都反映了華人的自卑心態。 中共棄傳統 盛產劣文化 華人地區的本土文化不可能完全與華夏切割,而很多華人地區的本土派都忽視甚至鄙視一些具本土特色但有明顯華夏色彩的本土文化,把這些文化看成與現代中国低俗劣質文化同一水準,盲目崇洋,卻忽略了現代中国之所以產生低俗劣質文化,是拋棄自身傳統、學習西方糟粕的結果。這些人的心態還不如滿清時期的日本(江戶時代)、韓國(朝鮮王朝後期)、越南(中興黎朝、西山朝、阮朝),他們認為相對於滿清蠻夷,自己的文化才是華夏正統(例如日本《華夷變態》一書的主張)。但很多崇尚日本的本土派或獨派總忽略這一點,只著眼於福澤諭吉的「脫亞入歐」,卻不了解所謂脫亞入歐只是學習西方的政治、軍事、科技等事物,以跟西方看看齊,傳統文化依然傳承。 部分本土派 崇洋反本土 現在香港華人文化不論是傳統文化還是現代文化,都被部份本土派、港獨派人士貶抑。例如水準不低、由本土香港人發起、有近五十年歷史的廟街歌壇,就因為唱的是粵曲、粵語流行曲、台灣的國語歌曲,就慘被部份本土派和獨派看成和大媽歌舞同類,還叫大媽去那裡唱。而西歐、美加白人的表演不論水準如何都是藝術。身為本土派卻盲目崇洋,貶抑本土民間文化,還叫外來人去破壞,這真是本土化嗎?本土派請認清事實,香港文化絕不能脫離華夏,與其整天用中文反華夏、暴露自己的無知、貽笑大方,不如多花時間了解本土文化,尤其是香港人始終以華人為主體,本土文化與華夏的關係更應深入研究,才是真正尋回香港人尊嚴的做法。

Read more

加英澳就中国國安法聯合聲明 3 countries in CANZUK joint statement responding China interference on HK

加拿大外交部長商鵬飛(François-Philippe Champagne)、英國外相藍韜文(Dominic Raab)及澳洲外交部長裴恩蘭(Minister Marise Payne)就中国擬在香港實施國安法一事,發表聯合聲明。 Joint statement by UK Foreign Secretary Dominic Raab, Australian Foreign Minister Marise Payne and Canadian

Read more

炸彈驚魂揭出可疑研究

一直以來,香港文化都受打壓,不少全球化機構津貼的研究都用來以健康為理由攻擊各地之本地文化,籍破壞本地文化來破壞經濟自保機制。近日就有一單炸彈驚魂,原來是嶺南大學研究團隊將三個鐵盒儀器分放黃大仙祠內三處地方,用作收集寺廟的香火對附近空氣質素的影響數據,但無事先通知寺廟。警方爆炸品專家出動拆彈機械人引爆其中一個鐵盒裝置,證實沒有炸藥,案件列發現可疑物品處理。嶺南大學對裝置引起誤會向黃大仙祠和公眾致歉。 因應武漢肺炎關閉一個月至本月一日重開的黃大仙祠,昨晨九時許,職員巡邏至盂香亭時,發現附近有一個約25x12x10厘米的鐵盒,內有連接電線與充電器的手機,但未見有任何警告字句及標示,懷疑是炸彈報警。 警方到場封鎖黃大仙祠,並疏散職員及逾一百六十名善信;消防員到場戒備。爆炸品處理課人員接報到場,用拆彈機械人將可疑物品引爆,發現並無炸藥,打開後內有一部手機、充電器和電線,亦有一個裝有電路板的白色膠盒及紅色閃燈。警方其後在附近從心苑及簽品哲理中心,再發現兩個同類型鐵盒,但盒上卻有一張有嶺南大學標示,稱「此儀器正在收集測量數據」,並已獲得路政署許可。 黃大仙警區行動總督察黎高賢表示,警方是基於安全考慮,必須當是一些爆炸品或可疑物品處理,會向有關大學了解,案件列作發現可疑物品處理。至於為何不先致電嶺南大學?警方則無回應。嗇色園菫事會主席馬澤華稱,嗇色園黃大仙祠早上7時開放,由於同事發現金屬盒時,不知道是否炸彈,於是通知上司及報警求助。馬又稱事前未有收到有大學放置測量儀器的通知,正與有關方面了解事件。 嶺南大學發言人表示,該裝置屬該校研究團隊擁有,以研究本港寺廟燒香對附近空氣質素的影響。研究人員懷疑裝置原有的標示被風吹走,以至引起誤會,將盡快檢視所有裝置,以策安全。研究人員對裝置引起誤會,向黃大仙祠和公眾致歉。 此案件疑點重重。第一,正常來說,黃大仙寺屬私人地方,在私人地方放置研究裝置理應先通知主人,否則就是擅闖。第二,該三盒儀器用作調查香火對空氣質素影響,當然是負面影響,亦即該數據對黃大仙廟不利。第三,嶺南大學以文科為主,商科為輔,一直都無理科。為何會有此類測量裝置? 一直以來全球化組織都好積極用空氣污染、健康等理由攻擊本地傳統節日及文化,以便全球快餐文化長驅直進。此類研究極有打手嫌疑。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