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道平天下(八)瘋狂的海底採礦

九龍叢報援權轉載作者個人專頁:http://kowloondaily.com/author/andrewtamkp/ 傑靈在得悉本德和爾雅被外星人擄去一事以後,放聲大哭,憂心忡忡,難以入睡,因此第二天也沒有甚麼精神,卻必須在杰娜和艾莉面前裝著若無其事,而且還要安慰與本德情同手足的巴里。與她年紀相若的本德,跟莉莎和巴里一樣,都是她自少年時候的同伴,因此傑靈非常信任他們;而身為傑靈其中一個男寵的本德,是四大侍衛中處事最成熟、為人最忠心的一個,因此傑靈才決定讓本德親自指揮行動。 然而,傑靈還是要按照原定計劃,登上郵輪,與外星人和科學家們一同出發前往南洋。傑靈、紀文、莉莎、志美和巴里就只好站在郵輪的甲板上發呆,凝視一望無際的大海。巴里泣不成聲,靠在紀文的懷裡。 「你⋯⋯你哭甚麼啊!你算是甚麼侍衛?給我⋯⋯堅強一點⋯⋯」莉莎斥責巴里,可是她自己的眼睛也溢出了淚水,嘴唇發抖。傑靈伸手輕撫莉莎的臉頰,拭去淚水,溫柔地說:「就讓他哭吧。」 「陛下,我們應當怎麼做?我們可不能讓本德被外星人虐待甚至凌辱⋯⋯」志美無助的抬頭仰望傑靈,傑靈卻無面目直視志美,只好回望紀文,期望紀文能夠為她提供答案。當然,愁眉苦臉的紀文亦是苦無對策,只好仰天長嘯。 「傑靈,我明白你的心情⋯⋯可是,我們必須冷靜,不能意氣用事。」「你不會明白的。」傑靈說,左手緊握拳頭。「你知道嗎?是我害了本德,我不應讓他指揮是次行動。我對不起他那已經逝世的父母。他從小就服侍我,我竟然叫他去送死⋯⋯」 「你也是因為信任他才常常對他委以重任而已。你不應自責。」紀文說,手拍著傑靈的膊頭安撫她。「本德是個忠直的人,是一個可愛的小子。要不是因為本德,當初我也不會答應回國輔助你。可是,現在我們實在無計可施,如果隨便行動的話,只會自亂陣腳,無法救出本德。你絕對不可以在外星人面前亂來⋯⋯」 「我不管!我一定要救本德出來!」傑靈熱淚盈眶,眼神充滿怨恨,右手攬著莉莎,左手依然緊握拳頭不放。看見傑靈和莉莎的樣子,紀文就憂愁起來。他擔心傑靈和莉莎一旦輕舉妄動,反而會刺激杰娜,提早對人類發動侵略戰爭。 「陛下⋯⋯」莉莎緊抱傑靈,神情哀傷。 「陛下,林博士、戴博士和韓博士求見。」宮女過來傳話,傑靈和莉莎就馬上擦乾對方的眼淚,裝著若無其事,肅立起來,迎接文德;紀文則叫志美先帶巴里回去休息,然後亦裝著若無其事的站在傑靈身旁。 「陛下、殿下,讓我來介紹吧。」文德、瑪麗和安娜帶著一個穿上西裝,戴著黑色粗框眼鏡,個子嬌小,留著黑色長髮的女子登上郵輪,帶她來到傑靈前,向傑靈和紀文敬禮。「這是江文寧博士,是海洋生物學家,專門研究深海生物。」 「參見陛下、殿下。」文寧說,害羞的她雙眼幾乎不敢正視任何人,看起來是個典型的內向書呆子。憂愁的傑靈強擠出笑容,說:「江博士,辛苦你了。請你先到船艙休息一下吧。船快要啟航了。」「是的,陛下。」 郵輪在軍艦的護送下駛離了港口,甲板上擺放了一艘外星人的潛艇,其餘兩首潛艇和三艘小船則安放在另一艘軍艦上。郵輪上除了有娛樂休閑的設施以外,還有大量科研設備。文德和瑪麗換上了泳裝,與其他科學家跳到泳池裡游泳,不會游泳的安娜只好坐在一旁吃生蠔。因為她換上了三點式泳衣,坐在她身邊的艾莉就笑起來,望著安娜,讓安娜感到非常不自然。艾莉穿上了白色的洋服,戴上拉菲遮陽帽和黑色的太陽眼鏡。 「艾莉,你過來。」杰娜拉著艾莉離去,走到甲板的一角,用外星語言與她對話。 「怎麼了⋯⋯陛下⋯⋯」艾莉說。杰娜神情凝重地說:「你怎麼還有閑情去挑逗女子的呢?短短一天已經有四個族人染病了!」 艾莉就說:「陛下無須擔心,我們已經將利爾雅博士抓起來,會迫她調制解藥。另外,我們還可以利用文本德少校走要脅傑靈女皇,他可是傑靈的男寵呢,是僅次莉莎之外傑靈身邊的紅人。陛下打算何時向傑靈女皇提出條件?」 「這是我的事,你別管。現在事情愈搞愈複雜了,本來我們只要挑釁華夏帝國與我們開戰,我們就可以輕易地征服這群低等生物,把傑靈關在籠子裡養,做我的寵物,利用她和其他人類為我們族人繁殖後代。現在他們竟然向我們散佈疾病,又把我們的玩具搶走了。」 「陛下不用擔心,病人都已經被隔離。我們可以繼續照原定計劃進行:向傑靈展示不合理的、嚴重破壞生態和人類生活的採礦方式,迫使傑靈拒絕我們的要求,然後我們就直接開戰,把地球變成我們的殖民地。」 「總之,暫時我們要裝著若無其事。你繼續假裝傻楞楞就好了,但我警告你調戲人類時不要那麼誇張。」杰娜縐眉,語氣嚴肅,眼神狡猾而陰森。「我可以肯定,傑靈已經知道本德和爾雅被擄的事情,卻一直裝著若無其事。這是一場心理戰,我們絕對不可以在人類面前露出擔心、緊張或焦憂的神態。人類這種低等生物有一項弱點,就是會『同情』同類,也就是我們科學家所說的『道德病』,或是傑靈經常對我說的所謂『愛』。這是他們的弱點,我們要好好利用。」「是的,陛下。」 郵輪在碧藍的汪洋擦過,泛起了一陣浪花。天空和海洋齊同一色,連接在一起。白雲在水上飄流,鯨魚在空中飛翔。一頭布氏鯨跳出水面,向郵輪招手,淺起了一陣白浪,向傑靈女皇敬禮。

Read more

中港台翻譯大不同

兩年前香港J2電視台播映《刀劍神域》電影,驚現七言絕句,網友星河千帆存取截圖,並搜羅各地譯文,比較如下。資料顯示,這譯文出自填詞人內木一郎的手筆。這裡也顯示到,正宗港式翻譯,與中、台等地中文翻譯的不同之處。 J2譯文:星宿煌煌照上蒼柔風緩緩繞丘岡旅人征踏千年市求賜扶持護遠航 日語原文:空を照らす星よ岡に吹く緩い風よ古(いにしえ)の都市を征く旅人にどうか加護を 附錄 大陸B站譯文:照亮天空的星星啊山間吹拂的微風啊請向行走在古城的旅人們寄與你們的加護 香港戲院譯文:照亮天空的星晨吹拂山丘的和風請護佑前往永恆都市的旅人 (民間)動漫國字幕組譯文:照亮天空的點點繁星拂過山間的習習微風請不要吝惜你們的庇佑把它賜給去古都的旅者 官話配音版譯文:照亮夜空的星辰啊拂過山丘的清風啊請庇佑征戰古老都市的那些旅行者

Read more

台灣獨立遊戲《赤毒 Red Virus》上架

台灣的獨立遊戲開發者Leonard H.用數個月時間開發了以赤病毒為主題的FPS遊戲《赤毒(Red Virus)》已在 Steam 頁面及 Itch.Io 搶先發售(Early Access),在8月4日正式上市。遊戲目前提供了單人和多人模式,在多人模式中,玩家可開房組隊,支援4人連線破關。作者表示,此遊戲只是想傳遞一個訊息,告知全世界赤毒的危害。 遊戲故事背景設定於,2020年4月,世紀政府高官被毒王奴役,赤毒在各國爆發襲捲全世界,毒王和戰狼們擊破了人類最後的要塞-川牆,無數中毒的NMSLese入侵自由世界,赤化了大地河流,將美國改造成NMSLand。 為了拯救世界,玩家將扮演世界各國的英雄,共同合作滲透NMSLand,尋找赤毒的解藥。各國英雄擁有專屬的招式,如Mr.Wall將可以在遊戲中築牆抵禦病毒,而TaiwanNo1則可用台灣國旗治療友方。未來預期還會推出更多新地圖、英雄、模式和劇情。可以在這串參與開發提供意見。 作者團隊表示,遊戲的所有資源(藝術素材,原始碼),以及遊戲製作教學,將逐步整理以Royalty-Free的方式釋出於他們的Fanbox,如有興趣的人可以前往訂閱贊助。本遊戲的官方社群媒體,正舉辦轉發分享抽64 Key活動。#RedVirus #FightForFreedom

Read more

叮噹譯名轉轉轉

多年來,叮噹一直有不同譯名,反映了港譯風格。早年未有版權條例,電視台毋須買版權即可轉載,譯名可以任譯。傳統譯做中文的名稱都變做漢人名字,如彭定康、莊漢生。當年叮噹譯名則譯做孩童間的花名,例如阿福、靜宜、王聰明哨牙仔。同期高達的布拉度譯做林友德,阿寶譯做李阿寶。 近年叮噹要改譯做多啦A夢,譯法和大陸一樣純音譯,這樣還不如用英文,反正香港的官方語言也有英語。多年來不斷轉譯名,也令到一個橫跨幾代的動畫出現世代鴻溝,老少間不能以之做共同話題。 叮噹 多啦A夢 大雄 野比大雄 靜宜 源靜香 靜兒 阿福 骨川小夫 小夫 哨牙仔 牙擦仔 阿超 技安 剛田武 胖虎 阿廣 肥仔

Read more

港語一分鐘:山旮旯

山旮旯,讀音山卡拉,即又遠又偏僻之意。山,即是指山中,平時大家住市區,山已經是偏遠。旮旯,即不受注意之偏僻角落。山中之角落,就是既遠又難找了。旮旯不能單字成義,通常合用,故此這詞語極可能是外來語。 文章有價,請課金支持作者繼續報道新聞及撰寫專欄抵抗加拿大紅媒,為加拿大港僑發聲。支持易博,即係支持你自己!Donation to author Apeiron Cheung, support him to fight against red media in Canada and supporting Canada Hong Kongers.

Read more

王道平天下(七)聖母山上的王道

九龍叢報援權轉載作者個人專頁:http://kowloondaily.com/author/andrewtamkp/ 聖母山位處皇城東北,與獅山相連,山上除了有軍事設施和村莊以外,還有天文台、一座中式的皇家別塹,以及一座建築猶如中式寺廟一樣的聖母修道院。聖母修道院的入口為一石拱門,中央有一大殿,稱之為聖母殿,分兩部分,前面是一座的紅色飛簷斗拱瓦片頂的大殿,後面則是一座八角形的藍瓦紅梁寶塔,內有銅鐘,攢尖頂上有一十字架。要走上大殿,要先經過一條大理石鋪砌的石階,石階左右有十二個雕像,分別是十二門徒,只是他們都穿上漢服,要不是雕像下寫上了他們的漢名也難以認出他們的身份。石階下有另外一女性石像面對著教堂,單膝跪下,雙手交叉在胸前,凝視著教堂。這是聖馬利亞的雕像。石像前有一個沙槽,上面插著一支又一支白色的蠟燭。傑靈和紀文燃點蠟燭,把蠟燭恭敬地插在沙槽上,向石像劃十字聖號,然後莉莎和志美也走上去點蠟燭;他們都穿上襦裙。不過安娜對這石像不感興趣,只是站在一角,而杰娜和艾莉對於他們的行為感到大惑不解。杰娜就問傑靈:「這是甚麼地方?」 傑靈說:「這是聖母修道院,是皇室私人資助興建的修道院,亦是我們向上主拜禱祈辭的其中一個地方。」 「上主?是地球的另一個皇帝嗎?你們用蠟燭的煙霧去放信號嗎?」杰娜問。 傑靈笑了,說:「不是。上主非地球上的皇帝,是宇宙之主宰。」不過杰娜依然聽不懂,說:「我在宇宙遊歷過不少星球,倒沒聽說過有一個宇宙的主宰,也未見過你所說的這個『上主』。」 「這就是為甚麼你搞不懂甚麼是仁愛吧,因為你沒有與上主建立關係。」傑靈說。「你們的星球沒有宗教的嗎?」 杰娜說:「我們沒有這種東西。」紀文就插嘴:「哈哈。你知道嗎?遠古時代,大和有一個儒學大師,叫新井白石,寫了一本書叫《西洋紀聞》,介紹荷蘭當時的科技。新井白石在書中寫道:『西洋之學精於形而下之形與器,詳盡於形而下之事,而無聞於形而上者也』。今日你們外星人只知形而下者,不知形而上者;只會理解,不會感受;只聞認知,不識道德。」 傑靈和紀文笑起來。杰娜和艾莉卻完全不知道他們在笑甚麼。 「你跟著我來吧。」在傑靈的引領下,他們穿過聖母殿側邊的石拱門,進入園林。一個穿著黑色修道袍的年青修女正蹲在池邊,把魚糧拋入池裡去餵魚。 「參見女皇陛下、皇夫殿下。」「路濟亞,你繼續餵魚吧,不必多禮。」傑靈說,於是修女蹲下來繼續餵魚。路濟亞的一雙大眼睛和豐滿的身材吸引了艾莉的注意;艾莉裝著賞魚,慢慢地走到路濟亞的身邊。 傑靈指著池中的魚,對杰娜說:「你看池裡的魚,牠們都一窩鋒去搶魚糧吃。魚很多,但魚糧很少。每條魚都爭先恐後的去搶魚糧吃。最前面的那些鯉魚吃得肚滿腸肥,後面的就瘦骨如柴。牠們都受制於自己的慾望,看到魚糧來了,就不由自主的衝上前去吃,而且都自私自利,只管滿足自己的慾望,把別的魚類的魚糧吃光,任由其他魚餓死,也不加理會。」 突然,一隻雌性綠頭鴨帶著十多隻小鴨游過來池邊,就嚇走了魚群。路濟亞把鴨飼料撒在地上,雌性綠頭鴨就帶進小鴨上岸吃飼料;不過,雌性綠頭鴨卻是讓小鴨先吃,自己就吃角落的飼料,並沒有與小鴨爭食。 「你知道為甚麼母鴨沒有與小鴨爭食,反而照顧小鴨確保牠們有東西吃嗎?」傑靈問。 「這是因為讓小鴨活下去可以讓牠的物種承傳下去。動物有讓繁殖後代的本能。」杰娜說。 「我不覺得一隻鴨子會對於整個物種承傳有意識並且認為自己在理性上對物種的承傳有甚麼道德責任。」傑靈說。「或許母鴨照顧小鴨,結果真的可以讓綠頭鴨這個物種承傳下去;可是,母鴨照顧小鴨的那一刻,似乎就只是出於一種自然的關愛。你看,那母鴨正用啄去輕撫小鴨的毛。」「是嗎?」 當傑靈和杰娜在說話時,艾莉則嘗試調戲路濟亞。她首先站近路濟亞,笑著說:「你很美。」然後就突然擁抱路濟亞,嚇得路濟亞高聲尖叫。這次莉莎實在忍無可忍,馬上衝上前,推開艾莉,站在艾莉和路濟亞中間,怒目盯著艾莉,拔劍指向艾莉,說:「你連修女也想搞嗎?」 「莉莎,住手!」傑靈斥責莉莎時,杰娜也斥責艾莉,說:「你別再四處粘花惹草好嗎?你怎麼只會製造麻煩?」 莉莎只好收劍,而艾莉則躲在杰娜背後。杰娜就尷尬地對傑靈說:「真的不好意思⋯⋯」 「沒關係,安娜,你跟著艾莉就好了。」傑靈的一句說話讓正在發白日夢的安娜驚醒。 「吓⋯⋯陛下⋯⋯」「快點跟上來吧。」

Read more

港語一分鐘:擏錫

擏錫,讀音是鏡錫,是指抱有珍惜的心態使用物品之意。擏字於古代同儆,有警戒之意。錫字則如大家日常使用一樣,珍惜之意。擏錫,就是使用時擏,心態要錫。戒慎珍惜之意。 文章有價,請課金支持作者繼續報道新聞及撰寫專欄抵抗加拿大紅媒,為加拿大港僑發聲。支持易博,即係支持你自己!Donation to author Apeiron Cheung, support him to fight against red media in Canada and supporting Canada Hong Kongers.

Read more

王道平天下(六)懷疑

九龍叢報援權轉載作者個人專頁:http://kowloondaily.com/author/andrewtamkp/ 接下來幾天,杰娜的活動都幾乎只是遊玩與參觀京城,根本沒有認真的與傑靈、紀文或其他官員進行雙邊會談。雖然華夏帝國實行二元制君主立憲,傑靈依然需要處理國家的政務,而且接待外賓亦是她的工作之一,所以她伴侶杰娜遊玩嚴格來說不算是廢荒政事。當然,總有人會對此有微言。即使身為防衛省大臣的李騏驥和內閣官房長的鍾思婷長期不和,但他們在這議題上,卻有相同的意見:批評傑靈只顧與外星人玩樂,未有處理外星人提出採礦的計劃。二人的不和除了是因為年齡差異以外,亦涉及性格的差異和權力的鬥爭。五十來歲的李騏驥是代表保守貴族勢力,主張加強中央集權的帝國黨黨員,身為公爵與上將的他對於其他年輕的內閣成員總是感到不服氣,說話總是老氣橫秋的樣子,甚至覺得那些女閣員只是靠美貌才能登上高位。而還未滿四十歲的鍾思婷,卻是主張加強地方自治的邦聯黨黨員,擁有博士學位的她憑著自己的才能登上內閣第二把高椅的高位,又有同屬邦聯黨的外務省大臣包綺綸撐腰,故此囂張跋扈。雖然帝國黨和邦聯黨在不涉及地方自治問題以外的議題上通常都意見一致,可是因為私人恩怨的關係,思婷和騏驥總是喜歡在內閣裡進行朋黨鬥爭,間中就是要爭吵一輪。不過無黨籍的首相朴誠明卻能夠把這兩個比自己年紀大的人都壓下來;除了因為他的實力,得到環境省大臣成法儀輔助以外,更重要的是他是皇夫紀文的學生,得到傑靈和紀文的全力支持,民望甚高,使他隨時也有能力重組內閣而保住首相一位。 「女皇陛下罕有的召見我們進宮,是不是聽到了我們說陛下壞話,要怪罪我們呢?」思婷穿上紅色的盤領袍,在宮女的引領下,與同樣穿上整齊紅色盤領袍的騏驥一同穿過走廊,前往傑靈的書房。 「甚麼『我們』?你別拖我落水。我與你是不同的。」騏驥馬上斥責思婷。「我之所以不滿,是因為我覺得陛下應當盡快與外星人商討合作細節,不要得罪外星人,以免隨便引起戰爭。而你這傢伙是唯恐天下不亂,想陛下快點與外星人開會,然後鬧番,就開戰,讓我承受惡果⋯⋯」 「你當我是甚麼人?」思婷生氣地反駁騏驥說。「我會不會為了對付你這老頭子就把國家拖入戰火之中啊?你吃甚麼大的,這把年紀還胡思亂想⋯⋯」 「甚麼這把年紀?你算是甚麼意思?我可是公爵,你只是個騎士,你給我禮貌一點⋯⋯」「兩位大人,陛下請你們進去。」宮女的說話打斷了他們的吵架。他們不屑地發出「哼」的一聲,盯著對方,然後進去書房。傑靈的書房是她處理政務以及閑時進行學術研究的地方,是一間一千平方呎的大空間,分成東閣、中殿和西閣三部分;東閣為賓客、大臣等經由大門進入書房時首先經過的地方,室外有一陽台,室內有幾張沙發椅子和茶几,側邊有一茶水間,還有幾個放杯碟、茶葉等大木櫃。穿這趟門,就是空間最大的中殿,中央為一張酸枝製成的中式大書桌,桌上有精緻的雕刻,把龍的形態刻劃得栩栩如生,兩邊有大型的木書櫃,後面的牆上左右是對聯,跟宮殿門外那副一樣,都是寫著「明道通理安自身,立德至仁治天下」,橫批匾額寫著「王道正直」,匾額下是國旗。對聯外是油畫、山水畫等;左右兩邊各有兩個書櫃、一個矮雜物櫃和一個衣櫃,牆上有掛氈和地圖。書桌的右邊有一小書桌,是紀文使用的;不過當傑靈要處理不便讓紀文參與的政事時,紀文就會到書櫃後的東閣裡辦公,那裡是傑靈和紀文的小型圖書館。書櫃裡有各樣書籍,文學書和歷史書也有不少,但最多的是哲學書和宗教書:聖經、公禱書、儒家十三經、《墨子》、《理想國》、《天主之城》、《神學大全》、《實踐理性批判》、《法哲學》、《精神現象學》、《愛之工》、《齊克果日記與文章》等。書桌對面是窗戶和陽台,還有一張小會議桌,兩張新古典式的沙發和一個茶几,另外有一些沙發椅子在側邊。書桌上既有古雅的紙筆墨硯,亦有新穎的手提電腦、掃描打印機,還有地球儀。穿著紅色曳撒的傑靈端莊地坐在龍椅上,而紀文則穿上藍色的飛魚服,坐在右邊。穿著紅色盤領袍的首相朴誠明以及穿著上藍色曳撒的一男一女和一個穿上金黃色曳撒的女子。穿著金黃色曳撒的莉莎站在左邊一角。騏驥和思婷對於這麼多人來到晉見女皇,感到非常驚訝。 「你們兩個還不向女皇陛下及皇夫陛下行禮?」莉莎斥責傑靈和紀文,右手按著劍柄,作勢要拔劍,嚇得傑靈和紀文馬上向傑靈和紀文鞠躬,說:「參見女皇陛下皇夫殿下。」 「不用驚訝。你們一定以為朕是找都察院特工來為你們說朕壞話一事帶去調查吧。」傑靈說。「我像是個搞特務政治的暴君嗎?」 「臣不敢,這只是防衛省大臣他的個人猜測而已。」思婷低著頭,不敢正視傑靈,馬上推卸責任給身旁的騏驥,騏驥生氣了,斥責思婷說:「你這妖婦含血噴人,有何居心!」然後急忙向傑靈低頭說:「陛下明察啊!臣豈會侮辱陛下⋯⋯」 「你們住口!你們當朕是甚麼啊?給朕抬起頭來,望著朕!」傑靈生氣地拍了桌子一下。騏驥和思婷驚慌地抬起頭來仰望傑靈。傑靈繼續說:「你們看朕的樣子,朕像是個容不下異見的暴君嗎?」 「算了吧,傑靈,你入正題好了。」紀文輕撫傑靈的手,溫柔地說。傑靈就咳了一聲,故作正經,繼續說:「你們兩個為何對朕有不滿呢?把理由說出來吧。」 騏驥和思婷嚇得目瞪口呆,不敢說話。於是誠明就乘機在傑靈和紀文面前斥責他們,以顯出自己有駕馭內閣大臣的能力:「怎麼了?聾了嗎?陛下叫你們把理由說出來啊!」 騏驥只好戰戰兢兢的開腔說:「臣等認為⋯⋯陛下幾日來一直只顧與外星人女皇遊玩,利用皇宮的宮室接待外星人而不收取租金,除了浪費大量公帑以外,更是延誤國事。臣以為陛下應當馬上與外星人就採礦一事召開協商⋯⋯」 傑靈和紀文收起了嚴肅的面容,大笑起來,其他人亦跟著發笑。只有騏驥和思婷依然目瞪口呆、不知所措。思婷就戰戰兢兢地問:「敢問陛下,你們在笑甚麼⋯⋯」 傑靈輕鬆地笑著說:「朕在恥笑你們的愚蠢。這也好,紀文的計謀似乎成功了。」 騏驥大惑不解,問:「敢問陛下、殿下⋯⋯這是甚麼計謀?」 紀文就說:「很簡單,你試想一下:現在到底是誰急著要採礦?」 「是比鄰星b人吧。」「可是,我們可不能在未了解她們底細的情況下馬上就與她們商談所謂的外交和商業合作。」紀文繼續說。「我所說的了解底細,不是說開採海底資源的細節,亦不限於你們外星生命研究中心對她們進行的科學研究。我們要盡快充分了解這些外星人的一切,就好像她們那麼了解我們一樣。我們要知道她們的真正目的,太空船上有甚麼,裡面有甚麼人,她們有何武器等等。」 思婷馬上說些奉承話:「皇夫殿下果然是女皇陛下的資政!妙計,妙計⋯⋯」紀文當然沒有理會她。傑靈接著說:「以朕所知,首相一早就秘密下令你制定防衛外星人的戰略了吧?怎麼這方面到現在還是毫無進展的呢?外星人的太空船都停在我們的軍事基地裡了!」騏驥大驚,馬上低頭說:「陛下,這可是國家機密,不能在軍方以外的官員面前透露,特別是內閣官房長⋯⋯」 「朕乃一國之君,雖然行政權都下放給內閣,但朕可是具有絕對的監察權的,朕能夠隨時查閱機密,並且根據法律告知相關的官員。如果你有意見,請你稍後提出,你不服的話可以到法院控告朕。」傑靈說。「再說,如果內閣官房長隨便把這事情說出去的話,她就會因為犯叛國罪而人頭落地,你還怕她涉露機密嗎?」

Read more

港語一分鐘:佗佻

佗佻,讀音他條,是優皮、舒適、寫意、悠閒之意。《詩經》中的〈君子偕老〉曾道:「委委佗佗,如山如河,象服是宜。」委委佗佗,是如山如河。山河是如何?河是曲折,山是高低不平。古人經常錯別字,我們讀古文時雅稱這是「通假字」。佗字與蛇字近似,而在《詩經》中之意思有曲折之意。人如何走路走得曲折?那就是不趕時間、悠閒之時。 《朱熹集傳》解讀為:「委委佗佗,雍容自得之貌。如山,安重也。如河,弘廣也。」佗,也有雍容自得之意。 《詩經●大東》是諷刺王室勞役百姓之詩,裡面寫道:「佻佻公子,行彼周行。」意思指公子很悠閒地踱步,而此是周行,即是繞場一周、周圍行之意。即無所事事,懶散踱步。明朝《朱熹集傳》有說:「佻,輕薄不耐勞苦之貌。」唐朝《毛詩正義》說過:「佻佻,獨行者。」據上述文本,佻就是輕薄不耐勞苦,自己走出來閒逛之意。 佗佻兩個字合起來,就是形容人逃離繁嚣,懶懶散散,雍容自得起閒逛。引伸義就是以那種走路方式比擬慵懶、悠閒那意態。 文章有價,請課金支持作者繼續報道新聞及撰寫專欄抵抗加拿大紅媒,為加拿大港僑發聲。支持易博,即係支持你自己!Donation to author Apeiron Cheung, support him to fight against red media in Canada and supporting Canada

Read more

正港台灣味nos thes

在加拿大有不少台式食店,但往往是中國人開的,裡面的菜式可能是台灣菜式,味道卻絕非台灣味。對未曾踏足亞洲的加拿大本地人來說,那亞洲味就可能是他們對台灣的模糊印象,但對筆者這些對食物有執著的人來說,是就是,非就非,並無中間。 台人台店 貨真價實 遠赴滿地可採訪期間,巧遇正宗台灣食店,這是台灣人開的。剛坐下時問老闆娘有何介紹,她說該店以飲品見長。於是點了肉燥飯及蜂蜜桂花烏龍茶。 十多年前筆者讀大學時,每日都會由宿舍步行十多分鐘到附近的台式食店。通常都會點肉燥飯和台式飲品。肉燥飯未必是廣東人口味,但台式飲品款式多多,遠比茶餐廳的奶茶、咖啡、檸檬茶多選擇,吸引得多。當年我最喜歡肉燥飯和桂花蜂蜜烏龍茶這個配搭,因為肉燥飯較油膩,喝烏龍茶中和正好。 加拿大講求低脂、健康,要吃回充滿油香的肉燥飯,在加拿大殊非容易。這小店要符合本地人口味,要找回油香四溢的肉燥飯已不能。不過那味道,仍是大學時的味道。 現在的我和廿歲的我已很遙遠,不過這碗飯讓我記起一些感覺。 蜂蜜桂花烏龍茶是當店推薦的,烏龍茶性涼、桂花輕清,配以蜂蜜中和,是消暑妙品。加國盛暑迫人,喝一下桂花烏龍茶正好清涼自在。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