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道平天下(七)聖母山上的王道

九龍叢報援權轉載作者個人專頁:http://kowloondaily.com/author/andrewtamkp/ 聖母山位處皇城東北,與獅山相連,山上除了有軍事設施和村莊以外,還有天文台、一座中式的皇家別塹,以及一座建築猶如中式寺廟一樣的聖母修道院。聖母修道院的入口為一石拱門,中央有一大殿,稱之為聖母殿,分兩部分,前面是一座的紅色飛簷斗拱瓦片頂的大殿,後面則是一座八角形的藍瓦紅梁寶塔,內有銅鐘,攢尖頂上有一十字架。要走上大殿,要先經過一條大理石鋪砌的石階,石階左右有十二個雕像,分別是十二門徒,只是他們都穿上漢服,要不是雕像下寫上了他們的漢名也難以認出他們的身份。石階下有另外一女性石像面對著教堂,單膝跪下,雙手交叉在胸前,凝視著教堂。這是聖馬利亞的雕像。石像前有一個沙槽,上面插著一支又一支白色的蠟燭。傑靈和紀文燃點蠟燭,把蠟燭恭敬地插在沙槽上,向石像劃十字聖號,然後莉莎和志美也走上去點蠟燭;他們都穿上襦裙。不過安娜對這石像不感興趣,只是站在一角,而杰娜和艾莉對於他們的行為感到大惑不解。杰娜就問傑靈:「這是甚麼地方?」 傑靈說:「這是聖母修道院,是皇室私人資助興建的修道院,亦是我們向上主拜禱祈辭的其中一個地方。」 「上主?是地球的另一個皇帝嗎?你們用蠟燭的煙霧去放信號嗎?」杰娜問。 傑靈笑了,說:「不是。上主非地球上的皇帝,是宇宙之主宰。」不過杰娜依然聽不懂,說:「我在宇宙遊歷過不少星球,倒沒聽說過有一個宇宙的主宰,也未見過你所說的這個『上主』。」 「這就是為甚麼你搞不懂甚麼是仁愛吧,因為你沒有與上主建立關係。」傑靈說。「你們的星球沒有宗教的嗎?」 杰娜說:「我們沒有這種東西。」紀文就插嘴:「哈哈。你知道嗎?遠古時代,大和有一個儒學大師,叫新井白石,寫了一本書叫《西洋紀聞》,介紹荷蘭當時的科技。新井白石在書中寫道:『西洋之學精於形而下之形與器,詳盡於形而下之事,而無聞於形而上者也』。今日你們外星人只知形而下者,不知形而上者;只會理解,不會感受;只聞認知,不識道德。」 傑靈和紀文笑起來。杰娜和艾莉卻完全不知道他們在笑甚麼。 「你跟著我來吧。」在傑靈的引領下,他們穿過聖母殿側邊的石拱門,進入園林。一個穿著黑色修道袍的年青修女正蹲在池邊,把魚糧拋入池裡去餵魚。 「參見女皇陛下、皇夫殿下。」「路濟亞,你繼續餵魚吧,不必多禮。」傑靈說,於是修女蹲下來繼續餵魚。路濟亞的一雙大眼睛和豐滿的身材吸引了艾莉的注意;艾莉裝著賞魚,慢慢地走到路濟亞的身邊。 傑靈指著池中的魚,對杰娜說:「你看池裡的魚,牠們都一窩鋒去搶魚糧吃。魚很多,但魚糧很少。每條魚都爭先恐後的去搶魚糧吃。最前面的那些鯉魚吃得肚滿腸肥,後面的就瘦骨如柴。牠們都受制於自己的慾望,看到魚糧來了,就不由自主的衝上前去吃,而且都自私自利,只管滿足自己的慾望,把別的魚類的魚糧吃光,任由其他魚餓死,也不加理會。」 突然,一隻雌性綠頭鴨帶著十多隻小鴨游過來池邊,就嚇走了魚群。路濟亞把鴨飼料撒在地上,雌性綠頭鴨就帶進小鴨上岸吃飼料;不過,雌性綠頭鴨卻是讓小鴨先吃,自己就吃角落的飼料,並沒有與小鴨爭食。 「你知道為甚麼母鴨沒有與小鴨爭食,反而照顧小鴨確保牠們有東西吃嗎?」傑靈問。 「這是因為讓小鴨活下去可以讓牠的物種承傳下去。動物有讓繁殖後代的本能。」杰娜說。 「我不覺得一隻鴨子會對於整個物種承傳有意識並且認為自己在理性上對物種的承傳有甚麼道德責任。」傑靈說。「或許母鴨照顧小鴨,結果真的可以讓綠頭鴨這個物種承傳下去;可是,母鴨照顧小鴨的那一刻,似乎就只是出於一種自然的關愛。你看,那母鴨正用啄去輕撫小鴨的毛。」「是嗎?」 當傑靈和杰娜在說話時,艾莉則嘗試調戲路濟亞。她首先站近路濟亞,笑著說:「你很美。」然後就突然擁抱路濟亞,嚇得路濟亞高聲尖叫。這次莉莎實在忍無可忍,馬上衝上前,推開艾莉,站在艾莉和路濟亞中間,怒目盯著艾莉,拔劍指向艾莉,說:「你連修女也想搞嗎?」 「莉莎,住手!」傑靈斥責莉莎時,杰娜也斥責艾莉,說:「你別再四處粘花惹草好嗎?你怎麼只會製造麻煩?」 莉莎只好收劍,而艾莉則躲在杰娜背後。杰娜就尷尬地對傑靈說:「真的不好意思⋯⋯」 「沒關係,安娜,你跟著艾莉就好了。」傑靈的一句說話讓正在發白日夢的安娜驚醒。 「吓⋯⋯陛下⋯⋯」「快點跟上來吧。」

Read more

王道平天下(六)懷疑

九龍叢報援權轉載作者個人專頁:http://kowloondaily.com/author/andrewtamkp/ 接下來幾天,杰娜的活動都幾乎只是遊玩與參觀京城,根本沒有認真的與傑靈、紀文或其他官員進行雙邊會談。雖然華夏帝國實行二元制君主立憲,傑靈依然需要處理國家的政務,而且接待外賓亦是她的工作之一,所以她伴侶杰娜遊玩嚴格來說不算是廢荒政事。當然,總有人會對此有微言。即使身為防衛省大臣的李騏驥和內閣官房長的鍾思婷長期不和,但他們在這議題上,卻有相同的意見:批評傑靈只顧與外星人玩樂,未有處理外星人提出採礦的計劃。二人的不和除了是因為年齡差異以外,亦涉及性格的差異和權力的鬥爭。五十來歲的李騏驥是代表保守貴族勢力,主張加強中央集權的帝國黨黨員,身為公爵與上將的他對於其他年輕的內閣成員總是感到不服氣,說話總是老氣橫秋的樣子,甚至覺得那些女閣員只是靠美貌才能登上高位。而還未滿四十歲的鍾思婷,卻是主張加強地方自治的邦聯黨黨員,擁有博士學位的她憑著自己的才能登上內閣第二把高椅的高位,又有同屬邦聯黨的外務省大臣包綺綸撐腰,故此囂張跋扈。雖然帝國黨和邦聯黨在不涉及地方自治問題以外的議題上通常都意見一致,可是因為私人恩怨的關係,思婷和騏驥總是喜歡在內閣裡進行朋黨鬥爭,間中就是要爭吵一輪。不過無黨籍的首相朴誠明卻能夠把這兩個比自己年紀大的人都壓下來;除了因為他的實力,得到環境省大臣成法儀輔助以外,更重要的是他是皇夫紀文的學生,得到傑靈和紀文的全力支持,民望甚高,使他隨時也有能力重組內閣而保住首相一位。 「女皇陛下罕有的召見我們進宮,是不是聽到了我們說陛下壞話,要怪罪我們呢?」思婷穿上紅色的盤領袍,在宮女的引領下,與同樣穿上整齊紅色盤領袍的騏驥一同穿過走廊,前往傑靈的書房。 「甚麼『我們』?你別拖我落水。我與你是不同的。」騏驥馬上斥責思婷。「我之所以不滿,是因為我覺得陛下應當盡快與外星人商討合作細節,不要得罪外星人,以免隨便引起戰爭。而你這傢伙是唯恐天下不亂,想陛下快點與外星人開會,然後鬧番,就開戰,讓我承受惡果⋯⋯」 「你當我是甚麼人?」思婷生氣地反駁騏驥說。「我會不會為了對付你這老頭子就把國家拖入戰火之中啊?你吃甚麼大的,這把年紀還胡思亂想⋯⋯」 「甚麼這把年紀?你算是甚麼意思?我可是公爵,你只是個騎士,你給我禮貌一點⋯⋯」「兩位大人,陛下請你們進去。」宮女的說話打斷了他們的吵架。他們不屑地發出「哼」的一聲,盯著對方,然後進去書房。傑靈的書房是她處理政務以及閑時進行學術研究的地方,是一間一千平方呎的大空間,分成東閣、中殿和西閣三部分;東閣為賓客、大臣等經由大門進入書房時首先經過的地方,室外有一陽台,室內有幾張沙發椅子和茶几,側邊有一茶水間,還有幾個放杯碟、茶葉等大木櫃。穿這趟門,就是空間最大的中殿,中央為一張酸枝製成的中式大書桌,桌上有精緻的雕刻,把龍的形態刻劃得栩栩如生,兩邊有大型的木書櫃,後面的牆上左右是對聯,跟宮殿門外那副一樣,都是寫著「明道通理安自身,立德至仁治天下」,橫批匾額寫著「王道正直」,匾額下是國旗。對聯外是油畫、山水畫等;左右兩邊各有兩個書櫃、一個矮雜物櫃和一個衣櫃,牆上有掛氈和地圖。書桌的右邊有一小書桌,是紀文使用的;不過當傑靈要處理不便讓紀文參與的政事時,紀文就會到書櫃後的東閣裡辦公,那裡是傑靈和紀文的小型圖書館。書櫃裡有各樣書籍,文學書和歷史書也有不少,但最多的是哲學書和宗教書:聖經、公禱書、儒家十三經、《墨子》、《理想國》、《天主之城》、《神學大全》、《實踐理性批判》、《法哲學》、《精神現象學》、《愛之工》、《齊克果日記與文章》等。書桌對面是窗戶和陽台,還有一張小會議桌,兩張新古典式的沙發和一個茶几,另外有一些沙發椅子在側邊。書桌上既有古雅的紙筆墨硯,亦有新穎的手提電腦、掃描打印機,還有地球儀。穿著紅色曳撒的傑靈端莊地坐在龍椅上,而紀文則穿上藍色的飛魚服,坐在右邊。穿著紅色盤領袍的首相朴誠明以及穿著上藍色曳撒的一男一女和一個穿上金黃色曳撒的女子。穿著金黃色曳撒的莉莎站在左邊一角。騏驥和思婷對於這麼多人來到晉見女皇,感到非常驚訝。 「你們兩個還不向女皇陛下及皇夫陛下行禮?」莉莎斥責傑靈和紀文,右手按著劍柄,作勢要拔劍,嚇得傑靈和紀文馬上向傑靈和紀文鞠躬,說:「參見女皇陛下皇夫殿下。」 「不用驚訝。你們一定以為朕是找都察院特工來為你們說朕壞話一事帶去調查吧。」傑靈說。「我像是個搞特務政治的暴君嗎?」 「臣不敢,這只是防衛省大臣他的個人猜測而已。」思婷低著頭,不敢正視傑靈,馬上推卸責任給身旁的騏驥,騏驥生氣了,斥責思婷說:「你這妖婦含血噴人,有何居心!」然後急忙向傑靈低頭說:「陛下明察啊!臣豈會侮辱陛下⋯⋯」 「你們住口!你們當朕是甚麼啊?給朕抬起頭來,望著朕!」傑靈生氣地拍了桌子一下。騏驥和思婷驚慌地抬起頭來仰望傑靈。傑靈繼續說:「你們看朕的樣子,朕像是個容不下異見的暴君嗎?」 「算了吧,傑靈,你入正題好了。」紀文輕撫傑靈的手,溫柔地說。傑靈就咳了一聲,故作正經,繼續說:「你們兩個為何對朕有不滿呢?把理由說出來吧。」 騏驥和思婷嚇得目瞪口呆,不敢說話。於是誠明就乘機在傑靈和紀文面前斥責他們,以顯出自己有駕馭內閣大臣的能力:「怎麼了?聾了嗎?陛下叫你們把理由說出來啊!」 騏驥只好戰戰兢兢的開腔說:「臣等認為⋯⋯陛下幾日來一直只顧與外星人女皇遊玩,利用皇宮的宮室接待外星人而不收取租金,除了浪費大量公帑以外,更是延誤國事。臣以為陛下應當馬上與外星人就採礦一事召開協商⋯⋯」 傑靈和紀文收起了嚴肅的面容,大笑起來,其他人亦跟著發笑。只有騏驥和思婷依然目瞪口呆、不知所措。思婷就戰戰兢兢地問:「敢問陛下,你們在笑甚麼⋯⋯」 傑靈輕鬆地笑著說:「朕在恥笑你們的愚蠢。這也好,紀文的計謀似乎成功了。」 騏驥大惑不解,問:「敢問陛下、殿下⋯⋯這是甚麼計謀?」 紀文就說:「很簡單,你試想一下:現在到底是誰急著要採礦?」 「是比鄰星b人吧。」「可是,我們可不能在未了解她們底細的情況下馬上就與她們商談所謂的外交和商業合作。」紀文繼續說。「我所說的了解底細,不是說開採海底資源的細節,亦不限於你們外星生命研究中心對她們進行的科學研究。我們要盡快充分了解這些外星人的一切,就好像她們那麼了解我們一樣。我們要知道她們的真正目的,太空船上有甚麼,裡面有甚麼人,她們有何武器等等。」 思婷馬上說些奉承話:「皇夫殿下果然是女皇陛下的資政!妙計,妙計⋯⋯」紀文當然沒有理會她。傑靈接著說:「以朕所知,首相一早就秘密下令你制定防衛外星人的戰略了吧?怎麼這方面到現在還是毫無進展的呢?外星人的太空船都停在我們的軍事基地裡了!」騏驥大驚,馬上低頭說:「陛下,這可是國家機密,不能在軍方以外的官員面前透露,特別是內閣官房長⋯⋯」 「朕乃一國之君,雖然行政權都下放給內閣,但朕可是具有絕對的監察權的,朕能夠隨時查閱機密,並且根據法律告知相關的官員。如果你有意見,請你稍後提出,你不服的話可以到法院控告朕。」傑靈說。「再說,如果內閣官房長隨便把這事情說出去的話,她就會因為犯叛國罪而人頭落地,你還怕她涉露機密嗎?」

Read more

王道平天下(五)愛你的外星鄰舍

九龍叢報援權轉載作者個人專頁:http://kowloondaily.com/author/andrewtamkp/ 「特別新聞報告,傑靈女皇陛下即將會就不明飛行物體事件發表電視講話。」踏入黃昏,華夏帝國全國的電視台新聞都發出女皇電視講話的預告,吸引不少人聚首在電視機前等候。在京城的商業區裡,人們聚集在商業大廈的大電視螢幕前等候。而在沙洲村的茶餐廳裡,林叔、林嬸和傭人亦坐在卡位上聚精匯神的凝視著電視,桌上的奶茶、咖喱叻沙海鮮湯麵、乾炒牛河和星洲炒米都著涼了,他們都不理會。 「看,女皇陛下出來了。」林叔指著電視機說。在電視機螢幕上,兩名侍衛打開大門,穿著袞龍服的傑靈穿過大門,在莉莎的陪同下,步入新古典式的前堂「宣旨廳」,站在咪座前,面對著鏡頭,說:「各位子民,自從發生不明飛行物體在沙洲村出現之怪事以來,政府一直未有回應,引起了民間恐慌,朕實在難辭其咎。諮詢內閣後,朕決定向各位開誠布公,以息除疑慮。 10月18日晚上出現的不明飛行物體,確實是外星人的太空船,當晚亦有十一名外星人在沙洲村登陸。但請諸位莫喪膽;此等外星人乃愛好和平之商人,來訪僅為商談海底採礦一事,並提出安排其女皇與朕會面之意願。他們來自比鄰星b,離地球不遠,故此亦是我等之鄰居,故在京城帝國三軍基地裡受禮遇。經過慎重考慮以後,朕已經責成內閣盡快安排招待其女皇一事。 十艘外星人的太空船將於兩日後在京城帝國三軍基地降落,屆時將會經過京城西北市郊的上空。 太空船降落後,外星人的女皇A10000,人名『杰娜』,與其使節共一百多人,將會乘坐帝國三軍基地軍方的專車,進入京城,來到皇城,入宮接受我們的歡迎。朕懇請眾百姓,勿驚惶,勿仇恨外星人,勿挑釁之,勿騷擾之,當以鄰舍之情、地主之誼迎之。內閣官房將就外星人進城時之封路安排及群眾圍觀區域另行公布。 論語云,『有朋之遠方來,不亦樂乎?』聖經曰:『對於羈旅之人,亦當勉盡東道之誼;昔人有於無意中接納天使者焉。』(希伯來書13:2)朕祈請一眾子民作好鄰舍。」 語畢,傑靈和莉莎就轉身離去,侍衛就把門關上,直播就結束了。 林叔詫異地說:「甚麼?陛下要接見外星人的女皇?不怕危險嗎⋯⋯」 「你以為陛下是你嗎?看見不明飛行物體就大呼小叫。」林嬸恥笑林叔說。「陛下已經決定了,你就別多事啦!」 傑靈與莉莎穿過走廊,跨過門檻,經過花園,返回寢宮。莉莎一路上都低著頭,看起來心事重重。傑靈就把手搭在莉莎的膊頭上,溫柔地問:「你怎麼了?」 「陛下,我總是覺得這些外星人不懷好意。我怕⋯⋯陛下你會⋯⋯有危險。」莉莎說。 「怕甚麼,有你這個四大侍衛之首來保護我嘛,哈哈。」傑靈笑了,親吻莉莎的面頰,莉莎就面紅起來,頭挨在傑靈的膊頭上。 「可是⋯⋯」「再說,你以為我是個那麼天真的人嗎?」 「陛下,你的意思是⋯⋯」莉莎大惑不解。這時候,紀文和本德已經站在寢宮的大門外,迎接傑靈和莉莎。傑靈還是攬著莉莎不放,可是紀文卻毫不介意,沒有半點的不悅。 「本德,我和紀文叫你辦的事辦好了嗎?」傑靈問。 「陛下,我已經在禁軍和都察院當中揀選了足夠的人員了。」本德恭敬地說,向傑靈鞠躬;傑靈就滿意地笑起來。 「都察院?禁軍?陛下、殿下,你叫了本德去做甚麼?怎麼我沒聽說過的呢⋯⋯」莉莎問。 「別急,先進去再說吧。」傑靈伸手牽著紀文,在本德的引領下進入寢宮,然後宮女就關上大門。傑靈和紀文就把他們應對外星人計劃的詳情告訴莉莎,並且吩咐她保守秘密。⋯⋯ 十艘不明飛行物體穿過了藍天白雲,飛過沙洲村的上空,朝著三軍基地的方向飛過去。比鄰星b人的太空船的形狀都像燙斗,最大的長900米,最小的也長500米。最大的那艘太空船是主艦。當太空船進入京城領空以後,三軍基地的無線電廣播就對太空船發出信號。

Read more

王道平天下(四)知人善任

九龍叢報援權轉載作者個人專頁:http://kowloondaily.com/author/andrewtamkp/ 當三軍基地聚集了一群因為研究外星人而廢寢忘餐的科學家時,距離京城三軍基地27公里的京城皇宮裡,卻聚集了一群清閒的文人。皇宮位處首相府後的山上,此山稱之為獅山。京城的皇宮佔地只有25萬平方米,只有紫禁城面積的三成,四周只有高三米城牆包園;皇宮分成兩大部分,分別是中式建築為主的東宮,以及西式建築為主的西宮;西宮部分與首相官䣌的後院相通。皇宮的正門位於南方,是一座紅色的中式城樓,稱之為立德門。門的內外都有那些頭戴黑色幞頭,穿上白色護領的黑色曳撒,腰間佩劍,手持步槍的侍衛把守,神情嚴肅。在那些穿著粉藍色中腰襖裙,紮上紅色髮帶的宮女引領著一班穿上道服或襴衫的文人進入門口。因為要進行保安險查,所以大門聚集了一群等候進內文人。 「請先接受掃描,確認身份。」一個宮女拿起黑色的掃描器,掃描文德的外貌;文德穿上白色的襴衫,頭戴逍遙巾,站在宮女面前。掃描器後的瑩幕顯示出文德的名字和職銜,確認他是受邀的賓客以後,另一位宮女就上前引領文德進宮。他們先右轉,穿過一度門,經過接待客人的樓閣,穿過石橋,跨越溪流,就到達舉行文會的前院。那是一座蘇州園林;假山重巒疊嶂,楊柳互相依傍;河道縱橫,傳來流水聲潺潺。中間的大池沼延伸出多條河道,又連接著一些小池沼,可以泛舟。池裡有荷花,有鯉魚,有淡水龜,有青蛙;湖心有一亭,以曲橋與陸地相連。花園裡種滿了各樣的花。因為女皇喜歡梅花,所以種了不少梅樹,只是梅花要到春天才開,所以十月時園林最常見的花是菊花。文會舉行的地點是池邊的一座寬闊的中式涼亭,稱之為薔薇亭,與後面用來招呼賓客的白合閣相連。每為受邀出席的文人都站分別在一張小桌上,桌上有筆、墨和白紙,還有宮女不時端上熱茶。 「林博士,請問你要甚麼茶?」「普洱就好了。」文德東張西望,被園林的景色所吸引;他對於皇宮內景色感到非常著迷。 「女皇陛下、皇夫殿下,諸位面首殿下駕到。」宮女一聲宣告,文德與眾文人就站到桌前,向女皇鞠躬,說:「參見女皇陛下、皇夫殿下,諸位面首殿下。」 傑靈穿上了金黃色的袞龍袍,戴上幞頭,在一名宮女的引領下,走入涼亭。紀文則穿上紅色的曳撒,緊隨其後的還有三個穿著紅色曳撒的年青美男子。皇室是從母姓的,實行一妻多夫制,所以傑靈身邊還有幾個面首。莉莎、志美、巴里和本德緊隨其後保護傑靈和紀文,腰間佩有長劍和手槍,穿上金黃色的飛魚服。傑靈和紀文來到亭的中間,就坐以後,眾人就向傑靈和紀文鞠躬行禮。 「平身。」「謝女皇。」文德抬頭,驚覺傑靈的真人竟然比電視上看到的樣子還要漂亮,個子高大,身材豐滿,就面紅了。文德旁邊兩個書生開始耳語起來。 「女皇陛下長得很美,皇夫殿下也很英俊呢。」「後面那幾個侍衛的飛魚服為何如此鮮豔?他們也是面首嗎?還是只是男寵?」「你這個也不知道嗎?他們是『道顯女皇四大侍衛』啊:太尉大人兼官內禁軍都督劉莉莎上校,官內禁軍指揮使上原志美上尉,指揮同知兼都察院左僉都御史文本德少校,以及指揮同知巴里・杜邦上尉。文本德少校和巴里・杜邦上尉都是女皇陛下的男寵出身。」 「他們只是靠賣弄色相就可以睡在女皇陛下身邊,並且掌握大權嗎?」文德插嘴問。「這位世界實在太不公平了吧!看那個金髮的小伙子,傻頭傻腦的,還在挖鼻孔⋯⋯」 「你妒忌也沒用的了,他們自幼就跟陛下一同生活的啊。劉莉莎上校也是,她和皇夫殿下能夠左女皇陛下的一切決定。」 「有甚麼了不起?還不是一群粗人⋯⋯」文德說。他卻不知道,站在傑靈身旁的巴里是會讀唇的。正在挖鼻孔的巴里無意中看見文德和幾個書生在耳語,就觀察他們的嘴型,驚覺這幾個人在說他的壞話,就惱羞成怒,低下頭來對傑靈和紀文說:「陛下、殿下,成法儀大人說的就是那傢伙嗎?他在說我的壞話呢!他竟然稱我作『那個金髮的小伙子』,還說我『傻頭傻腦的,還在挖鼻孔』⋯⋯」 「那你就別再挖鼻孔吧,安靜一點。」傑靈說,然後面向一眾文人,高聲地說:「今天很高興能夠與大家一同聚首一堂,一同吟詩作對。事不而遲,請大家先回到座上準備吧。今天的活動第一輪是這樣的:宮女會將大家分成第一組和第二組,然後安排你們與對方組別的成員個別逐一對賽,輪流在限時兩分鐘之內提上聯,對下聯。你們應該預先草擬好上聯提出來考對方的了吧?這裡有二十人,應該很快可以完成比賽。能夠在限時內對出下聯的人,就可以得到一分。最高分者將獲勝。請宮女現在把他們分組吧。」 文德被分到第一組,然後宮女請第一組的成員皆來到第二組的桌前,接受對方組員的出題。文德的第一位對手,竟然就是法儀,也就是昨天他在下議院裡遇見的環境省大臣。法儀微笑著,對他鞠躬,說:「想不到你也懂得文學呢,能夠獲邀前來的都是文學底子不錯的文人。希望你能夠在我的手上奪取一分吧。」有點慌張的文德就向法儀鞠躬,說:「承你貴言,大人。」 「請第二組成員在紙上寫出上聯,寫完以後旁邊作公證員的宮女會馬上計時。」法儀就執起毛筆,在紙上寫下四隻大字:「道成肉身」。因為對聯的時間很短,所以比賽規定出上聯或下聯不得超過七隻字。 「開始計時。」站在文德旁的宮女按一下手機,凝視著文德,開設倒數。文德深了呼吸,執起毛筆,想了一會,然後寫出上聯:「神化人子」。 「完成了。」宮女托了一下眼鏡,凝視著文德的字,說:「字體不太端正,不過沒所謂了⋯⋯道成肉身為仄平仄平,神化人子為平仄平仄,及格。林博士得一分。請林博士向成大人出上聯。」 「是的。」文德就拿起毛筆,寫出下聯:「諸聖蒙恩。」 「哈,你跟我一樣都是寫一些充滿教理的上聯。」法儀笑著,執起毛筆,寫出上聯:「眾靈得救。」 「成大人得一分。請林博士與下一位先生對賽。」「大人果然才藝非凡。成大人,告辭了。」文德向法儀作揖,說了些恭維的說話就離去。經過一輪對賽,文德以十九分高踞榜首獲勝。宮女宣佈結果後,就請文德走到來傑靈面前向傑靈鞠躬。文德看見傑靈就面紅了。 傑靈笑著對他說:「林博士,朕和紀文剛才都看過你的對聯,文從字順,很不錯。」

Read more

王道平天下(三)科學家與外星人

九龍叢報援權轉載作者個人專頁:http://kowloondaily.com/author/andrewtamkp/ 林叔一家直到凌晨才從聖道明醫院回到家中,因此即使日上三竿,林宅依然是充斥著鼻鼾聲。他家門的外圍以及前院的一部分拉上了封鎖線,但調查人員已經離去,只留下幾個士兵看守著打開的大閘,防止小偷趁機走進去。街道上被封鎖的部分,車輛無法進入,村民只有步行才可通過。一輛汽車駛到去街道的封鎖線前,被士兵擋住了,司機便生氣地下車,與士兵理論。司機是一個還不到二十歲的年青男子,穿著白色的洋服,戴著紅色的蝴蝶結,看起來像是個知識分子,只是脾氣較差而已。 「滾開!我要回家啊!你這混蛋擋住了我的路!」「前面封路了!你要回家必須步行!」士兵怒斥那男子說,雙手推著這男子,男子卻不肯推後。一個軍官走上前看過究竟,士兵就說:「軍士長啊,這傢伙硬要駕車通過啊,說自己就住在前面⋯⋯」 「我是林家的長子啊!昨晚外星人來襲受驚的是我父母!」男子生氣地說。「我是帝國聖道大學的林文德教授!給我開路!」 「請你冷靜一下,出示你的證件。」軍士長冷靜地說,男子就從褲袋掏出一張知能卡;軍士長把手提電話對著知能卡掃描,電話瑩幕上就顯示了這人的身份證資料,果然是林文德,而且登記住址的確是沙洲街80號,即林家的宅第。 「這樣吧,林博士,」軍士長說,「道路和你家的前院都已經封鎖了,你得走文星巷,由後院進去自己家裡。你可以把車泊在後院,反正前院都沒有位置泊車了。」 「真麻煩!」文德生氣地說,但面對這個冷靜的軍士長,他又不好意思繼續吵吵鬧鬧,於是只好回到車上,倒車離去,然後轉入小巷,從後門進入自己的家,把車泊在後院裡。他急忙下車,打開門,走進客廳,不見自己的父母和傭人,就大叫著:「爸,媽,你們在那裡?」 被吵醒的林伯打開了房門,穿著白色的睡衣走出來,面容憔悴。 「爸媽,你們沒事吧?新聞都報導了⋯⋯」文德抓住林伯,激動地搖晃著他,焦急地問;疲倦的林伯就不耐煩了,推開他,說:「別拉拉址址啦!你真的⋯⋯老子我可是帝國空軍的退役少校,老子天不怕地不怕⋯⋯」 「你就只會吹牛!是誰昨晚在大呼大叫?」林伯的妻子林嬸從房間步出,依然是一副烏眉瞌睡的樣子。 林伯面紅了,結結巴巴地說:「我⋯⋯我只是!緊張而已!對了,文德你今天不用上班嗎,怎麼回來了?」 文德便說:「我是專程趕回來的,下午就要到京城下議院公聽會匯報環境評估報告。待會兒我就會走了。」 「公聽會?」林伯問。 「是啊,今日在下議院,會召開一場望角灣漁港與貨櫃船港口發展公聽會,我是環評小組的主席,我要代表小組向議員發表環評報告。總言之,沒事的話,待會兒我就要回京城了。」文德滿有自信的說,林伯卻聽得一頭霧水。 京城的下議院與首相府位處同一條街道上,但建築風格卻非常不同,是一棟明代風格的中國式宮殿,屋頂都是金色的瓦片和紅磚外牆,只是雕刻比較簡單,而且窗戶都是西式的玻璃窗。下議院的大閘稱之為中庸門,是一個中式的城樓,裡面有一前院,種著花草,城樓外是一個廣場,供人集會示威使用;廣場上已經有兩批平民舉起橫額,各據一方,互相對峙,中間被警察分開,形成一通道,讓工作人員、議員與官員出入下議院。左邊的示威者是一群環保分子,反對發展計劃;右邊的示威者卻是一班漁民和工人,支持發展計劃。文德友善地向左邊的示威者揮手,卻以輕蔑的眼光看待右邊的示威者。下議院大門是現代的玻璃幕門,左右有對聯曰:「天下同議民情,世間共商國事」。跨過大馬路,對面是就是新古典式圓頂建築的上議院,以及首相府,皇宮則在首相府背後的山坡上。 公聽會舉行的地點不是下議院的大會議廳,而是小會議廳。會議廳內雖然有電燈、電腦等設備,但裝修大置維持中式的的樣子;所有的椅子和書桌都是中式的酸枝傢私。主席台在中央的大理石石階上,有一張大木桌,主席在中間,副主席在右,秘書在左。包括主席和副主席在內的議員們不分男女都穿上紅色的盤領袍,腰間戴著金鈒花帶,胸補的圖案則各異,有的是虎豹,有的是孔雀,有的是雲雁,頭戴黑色的烏紗帽,兩側有翅圓翅。這是議員在正式場合時所穿著的禮服,平日他們工作的時候都是穿洋服的。議員的座位分成四排,每排十個座位,每五個座位之間有一縱向通道,位置面向著主席。主席方向的右邊另有六排座位,每排五個座位,前面兩排是給列席官員座的,而後面其餘的椅子則是在公聽會時供公眾代表坐的。列席的幾個官員都穿上紅色的盤領袍,腰間帶玉帶,胸補的圖案有的是獅子,有的則是錦雞。至於一眾在公聽會上發言的平民,就穿上深衣或曲裾。文德穿的是白色的深衣,頭戴著黑色的烏角巾。會議廳高八米,在會議廳上面的左、中和右三邊皆有供列席會議者就坐之房間,那裡有舒暢的西式沙發椅子。中間最大的那一個是公眾席,面對著主席,主席左上方的則是記者席,而右上方的房間則被黑色的反光玻璃遮擋住,外人根本無法得知裡面坐著甚麼人。 「請大家戴上視像眼鏡,觀看我即將播放的投影片。」文德坐在位置上,對著咪高峰說。一眾議員、公眾代表和列席者戴上眼鏡後,文德的雙手在手提電腦的鍵盤上盤入了一些指令,投影片就在眾人的眼鏡內置螢幕上顯現。 「請大家看這幅地圖。紅色斜線的位置是望角灣新漁港的位置。綠色箭嘴指著的是綠海龜的產卵地點紅林灣,在望角灣西南10公里,表面上與望角灣風馬牛不相及。可是,請再看下一幅圖。綠色的虛線箭嘴是綠海龜季節性遷移的方向,牠們在五月至十月期間會由東南方游到紅林灣的海灘產卵。紅色的虛線箭嘴則是拖網漁船預計主要來往的方向,剛好是南北走向,將會與綠海龜的路線相撞,增加綠海龜被漁船撞死的風險。此外,讓我們再看下一張圖。」 「這幅地圖上的白點顯示的是布氏鯨出沒的位置。現時的規劃方案是望角灣南面將會成為漁港,北面將會填海興建貨櫃船碼頭,島上會興建魚類分類中心,以便將捕獲的新鮮魚類急凍冷藏,然後馬上以船隻運到外地。此舉將會大大增加出進望角灣的船隻數量,而船所發出的噪音將影響海豚和布氏鯨的生活,令牠們數量大減。故此,我們小組全面反對貨櫃船港口及漁港這兩部分的計劃⋯⋯」 「你這學棍胡說八道!我們漁民的生計怎麼辦?我們工人的生計怎麼辦?」坐在文德後面的一個大叔生氣了,拍著枱,指罵文德。

Read more

王道平天下(二)外星使節團

九龍叢報援權轉載作者個人專頁:http://kowloondaily.com/author/andrewtamkp/ 夜幕低垂,鄉郊早已經漆黑一片,只有微弱的街燈和仍在照明,不像城市那麼五光十色。雖然火車還是在鐵路上的穿梭,但這個中途站的月台上也沒有太多乘客等候火車。火車站旁邊沒有大商場,只有一條街道,不過日間的市集都關門了,只有一些餐廳和酒吧依然在營業。這些三層高的商住混合樓宇後面,便是瓦片頂的嶺南村屋,再後面就是稻田。 一間殘舊的茶餐廳裡只有幾個客人在吃飯;黃色的外牆、白色的卡位,收銀台上的算盤,以及牆上的掛鐘,都停留在遙遠的過去,令人以為身處於二十世紀的七十年代。那些客人的衣著,卻比七十年代還要遠古,彷惚回到明代了,大部分都穿著漢服中的裋褐。只有茶餐廳牆上的那32吋電視螢幕,透露出一點兒現代的色彩。 「歡迎收看公元3854年10月18日的晚間新聞報導。」電視螢幕上的女新聞報導員。她穿的也是漢服,是淺藍色短襖裙,護領是白色的,下裙則是深藍色的馬面裙,看起來非常優雅。 「以下為今晚焦點新聞提要。今日國會下議院就內閣提出的增加物業空置稅法案繼續進行辯論,社會黨與自由黨議員再次大打出手,共38名議員受傷,內閣官房廳表示遺憾。明日為全國學院考試之最後一日,本台訪問了不少考生,大都表示前日哲學課卷二考試的論文題目非常艱深;有見及此本台將訪問專家分析題目。帝國大理院今日開庭審理地產蔣實行賄賂濠江縣知縣一案,都察院要求判處蔣實行死刑。傑靈女皇陛下昨日自吳越視察農村回到京城後,身體不適,現已返宮休息,未知會否影響四日後在皇宮舉行的文會。高麗王國漢陽城郊再次有二十一世紀第三次世界大戰的文物出土⋯⋯」 「甚麼?傑靈女皇陛下生病了?哎呀,這麼仁慈的陛下怎會是如此體弱多病的啊。」一個穿著灰色道袍的中年大叔說。他站在收銀台前等著外賣,就與收銀台的大嬸聊天。那大嬸穿著綠色的裋褐,雙眼注視著牆上的電視螢幕。 「陛下去吳越那鬼地方探農民啊,那裡的水那有我們村子的那麼乾淨,全都是黃泥水,不病才怪呢。你應當多為陛下祈禱才對。」大嬸說。 「就是嘛⋯⋯如果文會取消是多麼可惜呢,難得文德他受邀入宮出席文會。」大叔說。 「說起文德啊,他這個星期不回家了嗎?」「不了,他在大學很忙的啊。他做的研究我都不理解,總之又要教書又要研究了。」大叔得意洋洋的說。「我的兒子可是很厲害的啊,就像我當年在空軍負責駕駛全國最高速的聖米迦勒12號戰鬥機⋯⋯」 「林叔,你以前是少校嘛,知你厲害了,你不用每次都重覆一次你打仗的豐功偉績。」大嬸說。「看,你點的燒肉來了。」 一個小伙子從廚房出來,用紙包起了一件燒肉,紮上咸水草,遞給大叔。 「謝謝。我先走了。」「好的,再見啊,文德回來的時候記得帶他來吃飯啊。」大嬸揮別林叔以後,繼續看電視,電視依然在報導新聞。 「接下來是本地新聞。上個月在大田村失蹤的女學生仍未有下落,警察廳呼籲國民如有消息則請盡快報官。福利廳已經向上個月受隕石墜落影響的大鵬村村民發放救濟金,然而隕石坑至今仍未解封,科學家依然在尋找隕石殘骸⋯⋯」 林叔左手拿著燒肉,右手拿著柺杖,步履蹣跚的走回距離茶餐廳不到五百米的家。他的家是一棟瓦片屋頂、白色外牆的庭院。他打開木閘,跨過門檻,穿過前院,再跨過石砛,穿過前廳,經過天井,才到達飯廳。一個穿著粉紅色短襖裙女人已經坐在飯桌前等待他。林叔把燒肉放在桌上,這時候一個傭人由廚房把飯和餸菜端出來。 「老婆,我買了你最喜歡的燒肉啊。」 「你回來就好了,我們吃飯吧。」 林叔才剛執起筷子,桌子就震動起來。不僅桌子,連天花、橫樑和地板,整間屋也在震動。驚慌的林叔馬上拉著他的妻子,蹲在地上,躲在枱底下。嚇得倒在地上的傭人也急忙爬到枱底下。傭人驚慌地問:「先生⋯⋯又來地震了嗎?」 「不知道⋯⋯但地震沒有理由震那麼久⋯⋯」鄰居突然傳來一陣驚叫的聲音,林叔二話不說,就冒險的離開枱底,站起來,拖著受傷的腿走到門前,推開大門,走到院子裡看個究竟;他的妻子根本拉不住他。他抬頭一看,驚見天上有一個很大的黑影,黑影大得把天空都遮蓋了,月亮和星星的光線都被擋住。這黑影發出轟轟的巨響,在地上刮起了一陣大風,把樹葉都吹起來,打在林叔的臉上。鄰居都走出來了,見到天上的異象就驚叫起來。忽然,頭頂上的黑影中間出現了白色的強光,照在地上;林叔就大叫,嚇得倒在地上。恐懼的他馬上雙手合十,祈禱說:「主耶穌基督請憐恤我這罪人啊⋯⋯聖母馬利亞請為我們代求⋯⋯」 白色的強光中間漸漸伸出一條白色的通道;林叔嚇壞了,慌忙地回到飯廳裡,躲在枱底下,全身冒汗。那白色的通道一直伸延至林叔屋裡的前院;當白光著地時,地面的震動才停止下來。鄰居的貓、狗、雞、鴨和鵝都發出驚慌地的叫聲。 「這裡生物的行為真是怪異。看來我們的降落位置錯誤了。」一把嚴肅的女人聲線由白光當中傳出來;一個白人女人首先由白光當中出現,後面跟著10個白人女子,她們都手持長兩呎、外型猶如自動步槍的激光槍。她們的外表與地球的人類一模一樣,只是她們都是一絲不掛的,對於服裝顯然沒有概念。領頭的那個女人長著金黃色的長髮和綠色的眼睛,樣子嚴肅。她的右手一揮,前院的大閘就自動打開了;她們就穿過大閘,走進街道。走上街道的鄰居看見這群由天上降下來的人,就大驚失色,紛紛尖叫、走避。

Read more

王道平天下(序)

序言 孟子曰:「人之所以異於禽於獸者幾希,庶民去之,君子存之。舜明於庶物,察於人倫,由仁義行,非行仁義也。」孟子以為,只有人類才有內在的仁義。康德亦言,「常有二理,在手心焉;敬而畏之,與日更新;上則為星辰,下則為德性。」然而,外星人是否亦共享人類的所謂「德性」或「仁義」這些道德意識呢?道德意識本身又是甚麼? 如果道德意識只是一種單純的情感(如惻隱之情),或是一種直覺的理性決定的話,那麼道德就能夠還原成人類腦部結構的思考機能。由此可以推斷,如果外星人的腦部結構跟人類有差異的話,他們都道德意識就會跟人類不同,甚至沒有所謂的道德意識。 與外星人這種未知但又與人類相似的高等生物接觸是非常危險的事情,因為未知總是讓人充滿恐懼。到底這些外星人來到地球有何用意?她們在盤算甚麼?她們跟我們一樣有道德的嗎?若然外星人是毫無道德意識可言的高智慧生物,她們在與人類接觸時必然會為人類帶來災難。 然而,華夏帝國的傑靈女皇卻固執地相信那些聲稱來自比鄰星b的外星人就是以前不認識人類的道德規範與禮樂刑政,她們一旦來到地球,與人類相處,就能夠學會人類的道德。簡而言之,傑靈相信自己能夠感化外星人的女皇杰娜。傑靈一方面懷疑杰娜等外星人來者不善,對具有所防範,故暗中下令外星生命研究中心的科學家研究致命毒藥,在必要時對付外星人;然而,傑靈另一方面又熱情地禮待杰娜,與其皇夫紀文帶她和她的皇后艾莉遊山玩水,過程當中不斷嘗試「教化」杰娜和艾莉,希望她們理解和接受其「仁道」、「王道」之政治思想。 本來假裝善意,聲稱來地球是為了「採礦」,事實上意圖侵略地球的杰娜亦同時陷入內心的矛盾之中。她想從傑靈手上奪去華夏帝國的疆土,但同時她對傑靈產生了好感;傑靈嘗試以愛感化杰娜,杰娜就動了情,可是心中侵略地球的慾望依然揮之不去,而且她與艾莉認定傑靈所言的王道、仁道都是「道德病」的病徵,「惻隱」、「不忍」之情是人類最大的弱點所在,她們應利用人類的弱點去攻擊人類,而非反過來被人類的「道德病」傳染。於是在傑靈和杰娜的百合關係包裝之下就發展出一個複雜的倫理學反思。 在傑靈和杰娜這一對正邪百合關係背後,還存在著傑靈與其禁軍都督莉莎之間的一段君臣百合關係。莉莎一直懷疑杰娜圖謀不軌,而且對於傑靈與杰娜的親密來往感到妒忌。與此同時,艾莉似乎亦對於外星生命研究中心的科學家、負責與外星人對話的天文學家韓安娜產生了好感,卻又不知道如何與人類相處,總是得罪安娜。 相對於莉莎的妒忌,大方得體的紀文卻對於傑靈與杰娜的百合關係沒有絲毫的介懷。他一直循循善誘的輔助傑靈,制訂和執行應付外星人的對策,成為傑靈在憂心忡忡或怒氣沖沖的時候的安慰者。身為正室的紀文一直協助傑靈嘗試感化杰娜;而身為男寵的本德則負責統領禁軍及都察院等部門組成的特工,在外星生命研究中心的科學家協助下,對外星人展開深入調查,從而制訂對付外星人的方案,沒想到調查才剛開展,本德等人就陷入危險之中。 傑靈對杰娜既抱有期望,亦抱有懷疑。杰娜對傑靈既擁有敵意,又擁有情欲。期望與懷疑,敵意與愛意,似是矛盾,實為同源。杰娜對傑靈的愛恨皆出自個人的私欲,而傑靈對杰娜的愛懷則出自普世的愛欲。天下之仁愛與一己之欲愛,雖然都是欲望,但是卻相去甚遠。到底拯救者的百合仁政能夠勝過滿懷私欲的侵略者嗎?這場外星的侵略者與地球的拯救者之間的戰爭,是一場肉體與靈魂的戰爭,也是一場愛的戰爭。 角色人物簡介 譚傑靈 Catherine Tam 譚傑靈 Catherine Tam 外貌特徵:高6呎,40E-24-35,巨乳,雙臂和雙腿肌肉結實,金色長髮,藍眼睛,皮膚光滑而雪白(疑似是扶她 ?) 頭銜:華夏帝國顯道女皇 學歷:江戶大學哲學博士 背景:字聖明。為洪武女王之長女。在紀文輔助下成為一個恩威並重、知仁善任、平易近人的明君;雖然文武雙全,行事果斷,可是非常依賴紀文的精神支持。重情義,一旦發脾氣的時候就會完全失控。性格原型取材自明武宗及明神宗

Read more

王道平天下(一)外星人的道德

九龍叢報援權轉載作者個人專頁:http://kowloondaily.com/author/andrewtamkp/ 公元第三十九世紀的世界是一個時光倒流的世界。經歷無數的戰爭和天災,人類文明大幅倒退,好不容易才回到二十一世紀的科技水平。大國覆亡,小國群起,戰爭不斷,直到遠東形成一個二元君主立憲制的海洋帝國–––華夏帝國,世界政局才穩定下來。這帝國真正直接統治的領土並不大,只是北起長江流域,南接兩廣,東臨東海,西至怒江,統稱之為「江南本土」,面積與南宋差不多。南方其餘的國家,則是擁有獨立主權的「自治王國」,然而卻為帝國邦聯的成員,以帝國的女皇為共主,受帝國的軍事保護,每年向帝國朝貢,主導各國一同在軍事、外交與經濟上互相合作,共同協商匯率、關稅等,形成龐大的關稅區。在皇夫程紀文的扶持下,女皇譚傑靈以仁政和王道作為統治的原則,對內將權力下放予內閣及議會,對外將權力下放予各國,令帝國得以維持和平。可是,由於科技水平的限制,帝國的權力從來都不能延伸至大氣層以外。華夏帝國以國教會為國教,卻採取宗教寬容政策,容許東方教會與西方教會各會各派共存,其他宗教亦可以在國內傳播。不過,很多奇怪的宗教亦同時興起,為帝國社會帶來不穩。 「你們以為今日的帝國很強大,當今的傑靈女皇是很了不起的人嗎?可是,我告訴你,有一位比地上所有的君王都更偉大的!華夏國教會、羅馬教會、東方正教會、東方正統教會或是景教稱這位至高者為上主,然而,他們都是錯誤的!」一個穿著黑色道袍的男人,拿起咪高峰,站在講台上激動地向信眾們演說,說話時手舞足蹈,把台下一千多個信眾都迷住了。他們聚首在體育館裡,神情興奮。 「這個至高者,其實不是甚麼神,甚麼主,而是外星人。只有外星人才是拯救者,只有宇宙的奧秘知識才是拯救的良方。讓我告訴你們宇宙的真理吧!根據《宇宙福音》所說,地球的人類其實是外星人奧丁在二百萬年前以基因實驗製造的;這是我被奧丁帶到外星人太空船上時他親口對我說的。然而,那些教會,卻刻意的曲解真理,把創世的故事神化,建構一堆道德教條來規管人類,從而維持自身的權力,並且維護統治者的利益! 我們必須醒覺!我們必須回轉!我們要揚棄道德教條的束縛!這世上根本不存在教會所說的那種上主,不存在神學家或是哲學家所說的道德自覺!我們要從這些束縛中得到解脫,透過修練和冥想,與外星人接觸,接受智慧,認識宇宙的真理!但是修練不是個人能夠完成的,而是要大家共同參與。我們的冥想中心的籌款目標是一千萬!」 台下的信眾二話不說,爭相走前,掏出孔方錢、銀元或紙鈔,投入奉獻箱裡,好像都著魔了。台上的男人就大笑起來。這時候,另一個穿著道袍的男人走上台,帶了十個男孩和十個女孩到台上,他們的雙手全部都被麻繩反綁在背後,淚流滿面。那演說的男人便說:「各位兄弟姊妹,讓我們歡迎這十個勇敢的處男和十個勇敢的處女!我們將會把他們進貢予外星人,與外星人交合,以求外星人奧丁繼續教導我們宇宙的大智慧⋯⋯」 「這位黃祭司,甚麼智慧那麼厲害,竟能拯救眾生?要用一千萬,又要用處男處女才能換得出來?」突如斯來的一把聲音打斷了台上男人的發言。一個頭戴逍遙巾,身穿白色直身漢服的男子,左手撥著紙扇,從群眾當中走出來。「他」其實不是男子,而是易容微服出巡的傑靈女皇。她貼上了假鬍子,好叫旁人無法認出她。她身旁還有一個穿著長襖的「女子」–––那其實是變裝易容的程紀文,是傑靈的皇夫。如此一來,傑靈和紀文這兩個公眾人物就無人認得出來。傑靈和紀文推開了那些瘋狂的信眾;幾個穿著短褐,身材高大的粗壯男子和女子馬上上前擋去他的路,卻被傑靈的四個侍衛–––劉莉莎、上原志美、巴里・杜邦和文本德逐一推開。穿著平民打扮短褐的四人腰間佩劍,眼神凶狠,嚇退了那些個子高大的保安。四人為傑靈和紀文開路,好讓他們能夠走到台上。 「何許人也?」黃祭司大吃一驚,高聲地問。 「在下大粵九龍府人,姓譚,哲學部學生一名,對於先生之言,大感興趣。可以問先生一些問題嗎?」 傑靈的微笑讓黃祭司冒冷汗。旁邊的男人勸黃祭司把這些人趕下台,打他們一頓,但黃祭司不願意在千多名信眾面前失威,就硬著頭皮,說:「隨便問吧!」 「先生言世上並無道德,並無上主,只有知識,人皆為外星人所造,當以外星人為師,為救主,習宇宙之真理。敢問先生,若無道德,則殺人無誤哉?」 「非也。當以理智代道德之說。肆意殺人剛亂,亂則不治,明知不治而為之,不智也,故肆意殺人不智。以智釋之,無以道德釋之。」 「哦。今世氣象紛亂,物產稀少,資源相爭,人口過多也,故不治。何不殺人以治世?人死近萬,則民豐衣足食。是為大智。」 黃祭司目瞪口呆了幾秒,慌忙駁斥:「非也!殺萬人⋯⋯人皆求生,焉能求死!」 「先生云無道德啊。我求我生,你求你生,我為天下之治而殺你,則我可生而天下生,有何不智?」 「你⋯⋯你⋯⋯」黃祭司氣急敗壞之際,他身旁的那男人由衣袖取出手槍,指向傑靈,正想向傑靈開槍,頭就被子彈穿過,被擊斃倒地,血濺在黃祭司的臉上。台下信眾大驚,有的尖叫起來。巴里舉槍上前,指向那倒地的男人,踢了他一腳,確認他已經斷氣;莉莎則拔劍,把劍尖架在黃祭司的脖子上,嚇得黃祭司面容發青。當台下驚恐的信眾開始起哄,咒罵傑靈為殺人兇手之時,巴里和本德就向天鳴槍,眾人才住口。 「你到底是甚麼人⋯⋯為何要由大粵,來到吳越生事⋯⋯」「依你的說法,對於你那個外星人奧丁來說,在下只是個卑微的君主。朕乃譚氏皇室的傑靈,號顯道,只是華夏帝國一個小小的女皇而已。」傑靈撕下了臉上的假鬍子,脫掉逍遙巾,露出金黃色的秀髮。大部分人都認出了傑靈的樣子。 「那不就是傑靈女皇陛下嗎?跟電視上的長得一模一樣!」台下的信眾驚神未定之際,一班手持長槍,頭戴黑色軍帽,身穿黑色制服的都察院特工就從會場四側的門口冒出來,嚇得信眾和邪教的神職人員們慄慄危懼。都察院是帝國裡專門調查官員貪贓枉法的監察機構,直接聽命於女皇,猶如廉正公署一樣。 「大膽邪教教主,還不下跪!」在莉莎怒斥之下,嚇得屁滾尿流的黃祭司慌忙下跪,哀求傑靈不要殺他。 「我國雖然信奉國教會,仍然對各宗教採取寬容政策,可是卻被你這種邪教教主濫用。你竟然在警察的包庇下,創作外星人之說,誘使信眾捐獻,甚至叫他們把自己的子女也獻給所謂的外星人,實際是把他們販賣到西伯利亞,實在罪惡滔天。要不是朕微服出巡,拆穿你的西洋鏡,恐怕你還會繼續在吳越作惡。」傑靈義正詞嚴的說,又吩咐一眾特工,說:「都察院特工聽命!馬上釋放那些孩子,將奧丁教一眾神職人員帶返監察御史司調查,財物暫時充公,查明案件後即押送至法院,再作起訴。」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