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談到漢服復興運動中「復」的問題,誠然,漢服運動在「復」方面仍有不少問題,但亦不乏可取之處。明制漢服因為資料充足,且有不少出土及傳世文物,因此深受重視形制正確的漢服復興者歡迎。又有漢服商家專門復原明代織造工藝,重現當時的織物,並以此製作與文物極之接近之明制漢服,在恢復漢服原貌方面功不可沒,並影響到其他製作明制漢服商家的風格。然而,這出現了一些問題,現代漢服復興是否必須嚴格遵從文物樣式,不能有任何改變、創新?如接受創新,又是否代表可以隨意改變? 恢復明制無疑符合「恢復未被破壞前狀態」之目的,但無論出土文物還是傳世實物,皆為皇室貴族或官宦富家服裝,多為有織金圖案、闊袍大袖的絲綢服裝。此類古代屬於常服(平日較正式的服裝)、吉服(華麗版的常服,節日、喜慶穿著)的服裝,對於平日穿著時裝,只會在傳統文化相關場合或特定禮儀場合穿著民族服裝的現代人而言,往往顯得過於隆重;即使在新年、中秋等傳統大節穿著,在現代一般人眼中也顯得過於華麗,只適合婚禮中的新人、主婚人、伴郎伴娘等穿著。加上價格不菲,大多數人認為不值得花大錢去買這些沒多少機會穿的華麗服裝,也就不會購買和穿著。現時漢服圈側重推廣這類昂貴的華麗服裝,部份於圖案上有所創新,也不脫這種華麗風格,且價格依然高昂,也就難以真正普及。 也有一些商家有做較為樸素的常服和便服,價格較低,一般人負擔得起。可是這些常服、便服有不少過於樸素,於喜慶節日穿著往往被穿時裝或滿化「唐裝」的人比下去。而完全按照明代放量製作的常服和吉服又多為闊袍大袖,現代人多數不習慣;而便服雖然行動方便,若完全按照明代式樣製作於喜慶節日穿著,則顯得過於樸素甚至寒酸,也不太受一般人歡迎。 現代化國家和地區的人平日習慣穿著時裝,只會在傳統文化相關場合以及某些正式禮儀場合才會穿傳統民族服裝。若想令更多現代漢人穿上漢服進行傳統活動,如慶祝傳統節日、參與神誕、逛廟會、寫書法、打麻雀等,其實可以參照和服與韓服於二十世紀末興起的便服吉服化做法。近二十多年,日本夏季的花火會、盂蘭盆會等節慶活動,常有人穿著鮮豔浴衣參與;其實浴衣本來是江戶時代的庶民日常便服,直至1980年代初期仍然以素色和簡單圖案為主,後來為了令年輕人多穿和服,就改用鮮豔花俏的布料製作,結果大受歡迎,更吸引不少非日本人穿著。近30年來的韓國男性於喜慶節日穿上的韓服多為上衣下褲式樣,這種款式在朝鮮王朝不登大雅之堂,兩班、王族絕不會以如此衣著外出,即使是中人階級也只有需要體力勞動時穿著,常民、白丁、賤民才會經常穿著,直至1970年代仍然屬於日常便服,以素色麻、棉等廉價衣料製成;後來才改用鮮色絲綢製作,變成可以用於喜慶節日和正式場合的服裝。漢服要普及化,也應該把一些便服款式改用鮮豔圖案或高級衣料製作,更切合現代人的生活習慣和需要。尤其是男裝更應該多用衣褲制,皆因現代男性不習慣穿袍,衣褲會較容易被大眾接受。 明代的漢服一般較現代服裝寬大很多,即使是便服類也較現代便服寬大,現代人常會感到累贅和行動不便。為了容易令人接受,有些人認為可以漢元素服裝代替傳統漢服或作為復興漢服之過渡,我對此不敢苟同。漢元素服裝是可以視為一種特色時尚服裝於市場出售,一如日本、韓國都有一些時裝帶有當地傳統元素,又如蘿莉塔服裝是脫胎自歐洲傳統貴族女裝。然而,這些服裝雖帶有傳統元素,卻始終是設計出來的時裝,並非自然傳承,也就不可取代傳統民族服裝。漢服又由於特殊歷史緣故,於現代未被漢人所熟悉,不像日本人、韓國人能清楚區分傳統民族服裝和傳統元素時裝,以漢元素時裝替代漢服或作為復興漢服之過渡,不僅無助漢服復興,更會造成更多混亂。我並非反對漢元素時裝,而是漢服與漢元素時裝應該涇渭分明,前者為傳統民族服裝,後者為特色服裝風格,兩者性質不可混淆,也不能互相取代。 為使漢服配合現代生活,擺脫「古裝」形象,傳統漢服亦非不能接受任何改動,然而改動必須以不改變裁剪結構為原則,否則就不再是傳承,變成漢元素服裝了。現代漢服可在放量、衣料(材質、圖案)、配色、裝飾方面改變,迎合現代人的習慣與喜好。放量可以較為貼身,例如上衣按照一般襯衣的寬度,袖子改窄、改短,袍、裙的下襬改短等,而裁剪結構不變;當然,如文物一樣的寬鬆放量,也不應排斥。衣料可採用時裝衣料如西裝料、牛仔布、喱士等代替傳統織物,可用現代圖案如幾何圖形、卡通人物等。配色方面也可以大膽創新,或按照時尚潮流調整。還可以加上一些現代裝飾,使之更時尚。這些改變既傳承形制,也切合實用,唯獨裁剪結構不能隨便更改;漢服於傳統結構上適當創新,方可普及,亦是「復興」之正道。

Read more

中大畢業遊行盼重燃民氣

香港中文大學應屆畢業生在校園範圍內舉行畢業典禮,期間畢業生戴上面具於校園內遊行,高舉 #光時旗 及不同橫額,例如「 #沒有暴徒只有暴政 」、「香港  唯一出路」(估計為「 #香港獨立唯一出路 」)等等。口號包括「 #天滅中共 」、「 #香港獨立 」、「 #民族自強」等等。 校園保安於校內不斷廣播警告字句,包括「請大家停止聚集、集會及遊行,否則要負上法律責任。」最終警方未有到場。

Read more

社媒移民係開新竇,唔駛走

據說Google曾經要模擬核戰後社交媒體的用戶狀況,於是開發了Google Plus…至少笑話是這樣講 當年社運圈都吹過一陣風要移民去G+,因為fb 打壓以及蠢人太多等下刪數百字,我都試過堅持一段短時間,最尾係G+自己都堅持唔到摺埋,大家慣性留在fb 於是,負能量先知們會講:香港人,你地真係走得到咩?(又下刪數百字) 正如2014跟2019嘅運動係兩回事,2020嘅社媒移民潮亦不應與當年G+嘅失敗混為一談(in case 你想知,當年仲有個叫Ello 嘅物體,上左幾日就從此無上,同國師反臉後幾丁ex城撚吹過去萬象Mastodon但係得佢地班爐友) 點解2020移民潮完全不同?講幾個客觀因素: 今次有超級KOL 當撈侵吹雞,佢被fb, twitter 視為眼中釘,欲除之而後快(如果連任失敗,推特係十分想bam佢)而出奇地,香港幾個光譜對侵侵大致都係支持嘅(肥佬黎、燒山、熱狗),呼籲嘅力度跟2014幾丁友轉去G+係兩回事,今次移民嘅拉力大好多 fb唔再係一個友善嘅社媒平台,隨住fb 越來越多政正woke gen 同埋強國員工,發言動輒得咎,我自己就試過食三個warning禁言三日,一次話我嘲笑傷健人士,一次話散播色情品,仲有係侮辱強國人。而我一向唔會用芝麻呢類字眼,亦好少點樣鬧人,咁都踩中,經常發炮嘅積犯如Sam哥、風ching 或者堂主等真係禁言當放假,而fb 用AI檢舉得快,但係appeal

Read more

王道平天下2:報復與寬恕(十三)

九龍叢報援權轉載作者個人專頁:http://kowloondaily.com/author/andrewtamkp/ 報復與寬恕(十三):將軍冤獄下囹圄,禁衛纏鬥鬧官府 自從昨晚安達臣村被縱火以後,葉莉娜也睡得不好;早上起床的時候就自然顯得沒精打采、呆呼滯滯。她來到飯廳坐下;女僕端上奶茶和腸仔煎蛋,恭請葉莉娜享用。正室宋熙寧和一眾男妾一如平日一樣走上前,逐一擁抱葉莉娜請安,可是葉莉娜還是沒有甚麼精神。熙寧就問:「你怎麼愁眉苦臉了?」 「安達臣村被縱火,死了一個外星人,陛下這下子一定會殺了我⋯⋯」葉莉娜擔憂地說。熙寧就安慰她,說:「這種事情你也不想發生的啊,只要你跟陛下解釋這是太空都統使司和外星儀衛司的責任就行吧⋯⋯」 「媽,早晨。」山娜走到來葉莉娜面前,向她請安。葉莉娜就讓山娜坐在自己的大腿上,問:「你吃早餐了嗎?」 「已經吃了。」「今天我不送你上學了。你記住,要在畢哲公主殿下面前美言我幾句⋯⋯」 「我知道了。」 忽然,門口傳來一陣急促的敲門聲;女僕才剛打開門,一群調查局的警察就衝入大宅,穿過走廊,趕往飯廳。葉莉娜大吃一驚,馬上叫熙寧和其他男妾帶著她的子女後退。葉莉娜站起來,指罵他們說:「你們這群調查局的小卒找死了嗎?怎麼竟然衝入京衛指揮使的府上了?你們有搜查令嗎?給我馬上滾出去,否則別怪我不客氣⋯⋯」 帶頭的女警官嚴肅地對葉莉娜說:「葉莉娜將軍,我們懷疑你是邪教間諜,請你馬上跟我回調查局總部協助調查。」 「荒謬!你別含血噴人!」葉莉娜走上前,拉扯著那女警官的衣領,正要一拳揍向她的時候,就被旁邊的警察拔劍指著脖子。 「我們收到舉報,指你的長女葉山娜是衛道教分支『道德教會』的邪教徒,所以我們有理由懷疑昨晚縱火一事是你們策劃的⋯⋯」 葉莉娜驚訝地回望山娜,山娜卻不敢抬頭。葉莉娜就對女警官激動地說:「我警告你,你別冤枉我的女兒!」 「我們現在要把你和你的女兒押回調查局去接受調查,快點起行,否則將視為阻差辦公!」 幾個警察粗暴地推開了熙寧,從他手上搶過山娜,為山娜手銬戴上。被嚇壞的山娜大哭,正想伸手掙扎,就被警察掌摑。葉莉娜就怒吼:「停手!你們怎麼打我的女兒了?我們可是世族⋯⋯」 女警官大力掌摑了葉莉娜一巴掌,奸笑著說:「你不合作一點的話,我脫光她的衣服也行啊,我們可是調查局的警察。哈哈。人來,收隊,把她們兩個押回去!」「遵命。」 被捕的山娜無法上學,因此山娜在課室裡的座位就變得空空如也。上課的鐘聲響起了,山娜還是沒有出現;畢哲和利奧就焦急起來,以為山娜遲到了。 「你還不打電話給山娜?」畢哲催促著利奧,利奧卻拿著手機無奈地說:「山娜的手機關掉了,接不通。」 「利奧同學,都已經上課了,你怎麼還不把手機收好?」昭聖高聲斥責利奧,嚇得利奧馬上把手機塞入書包。畢哲卻反駁昭聖說:「你怎樣做老師的啊?你沒有為學生點名的嗎?你不見山娜沒有上課嗎?」 「我點不點名不用你指指點點,我才是老師!」昭聖反駁說。「葉山娜同學沒有請假就缺席,那我只能把她當成是曠課⋯⋯」 這時候,弘道來到課室門外,向昭聖招手,說:「昭聖,你過來一下。」

Read more

王道平天下2:報復與寬恕(十二)

九龍叢報援權轉載作者個人專頁:http://kowloondaily.com/author/andrewtamkp/ 第十二章:儀衛無理闖宮室,細作留恨燒衙門 本德乘坐著葉莉娜的私家車,跟她一同來到外星人聚居地安達臣村,穿過外星人士兵設置的檢查站,經過街道,再進入行宮。因為本德被傑靈下令休假了,所以他不能用都察院的車,只是他不放心他的舊部葉莉娜,怕她又會闖禍,所以還是親自帶她到安達臣村跟外星人見需。村內有很多一間又一間四到五層高的獨立屋,外部建築風格與嶺南建築無異,只是內部有各式各樣的高新科技裝置。村的中央是杰娜的行宮,行宮旁邊就是外星人的自治組織「開普勒22b星帝國朝廷」的辦公大樓;在此辦公、由外星人主理的部門包括考助華夏帝國人類發展太空科技的太空都統使司,以及負責保衛外星人皇室成員的武裝部隊外星儀衛司。行宮是一座新古典主義、樓高五層的華麗宮殿,外牆都是用巴斯石炭岩建造的,外貌樸素,沒有九龍府皇宮那華麗的城樓、宏偉的大殿或精緻的雕刻。辦公大樓與行宮相連,高十幾層,是一座維多利亞風格的政府大樓,也是沒有甚麼雕刻。葉莉娜一下車,就驚訝地問本德:「怎麼行宮建得那麼簡陋的啊,是不是外星人財政有困難了?」 本德笑了,說:「你進去看看內部就知道了。難得陛下原諒你,還對你委以重任,你就不要讓兩位陛下失望啊。」 「都是有賴文大人和上原大人為小人求情,小人才得免陛下責罰啊。回想自從昔日大人在武學堂提拔小人以來,每次小人闖禍,都是有賴大人一次又一次的幫助小人,大人對小人的大恩大德,小人實在沒齒難忘,無以為報⋯⋯」葉莉娜面有愧色,低下頭來,本德卻拍著她的膊頭,說:「你我曾經在禁軍出生入死,你也救了我不知多少次,能計較甚麼恩德呢?你只要職忠盡守,就是對我最好的回報了。」 「謝大人。」 穿上黑色曳撒的本德和穿上傑靈御賜的鬥牛服的葉莉娜一下車,就受到杰娜、艾莉、安娜和溫迪的親自迎接她。杰娜和艾莉穿上了曳撒,安娜和溫迪則穿上文官的紅色補服。她們帶同一隊身穿白色曳撒的外星人士兵夾道歡迎。本德和就葉莉娜馬上走到來杰娜面前,向她鞠躬敬禮,其禮節跟晉見傑靈一樣,並說:「參見杰娜女皇陛下。」 「免禮了。」杰娜說。 溫迪則說:「兩位請進。」 溫迪恭敬地引領本德及其部下進入辦公大樓,來到朝廷的大堂。大堂裡的裝修參照太空船的內貌,與建築外貌形成強烈對比;大堂的外牆皆塗上了科幻的灰色,高五米的天花則塗上黑色,還繪畫了銀河系的各個星宿和星座的,構成了一幅大型的觀星圖。大堂的地板用大理石鋪砌,牆上有多幅以太空及宇宙為主題的油畫,扶手電梯和透明玻璃的升降機縱橫交錯,還有穿上漢服的外星人和人類往返。 「怎麼不見天娜的呢?她不是太空都統使嗎?」葉莉娜疑惑地問。一提到天娜的名字,杰娜和艾莉就面露不悅;溫迪就搖頭嘆息,回答說:「那傢伙說公務繁忙,不來了。別理會她吧⋯⋯來,我先帶你去見一下在這裡工作的科學家。」 「安娜,你先帶本德去辦公室坐一下吧,朕會帶葉莉娜少將到二樓參觀,跟一眾官吏碰個面吧。」「臣遵旨。」 於是杰娜、艾莉、溫迪和葉莉娜就走上扶手電梯,往二樓去;而安娜則引領本德步入升降機,來到地下一樓的辦公室。地下幾層設立辦公室的部門多數都是科研部門。安娜關上辦公室的房門,把窗簾拉起來,請本德坐在沙發上,神情緊張;反之,本德卻氣定神閒的坐著。安娜為本德倒了一杯咖啡,恭敬地奉上。本德看見安娜焦慮的樣子,就問:「你怎麼坐立不安似的?」 「大人你說有人滲透進來安達臣村了,小人真在難免不安⋯⋯尤其,小人⋯⋯小人即邪教的目標。」安娜驚慌地說。本德就問:「何出此言?」 安娜只好吞吞吐吐地說:「那個反外星人的邪教最憎惡的就是跟外星人⋯⋯有⋯⋯有百合關係⋯⋯的人類。」 本德笑了,說:「哈,你終於承認自己是艾莉的情婦了。」 「才⋯⋯才不呢!可是⋯⋯小人真的⋯⋯寢食難安。」 「我也想盡快找出邪教的間諜。所以你也要幫我忙。邪教的核心成員很可能是由那些曾經被外星人俘虜的人類組成的,所以你要留意在欽天監和安達臣村裡有無前俘虜。」本德說著,拉起衣袖,露出左手前臂上的條碼。「俘虜的左手手臂上都會有這種看似是超市貨品商標條碼般的識別碼,那是以前外星人用來為人類俘虜做記號的條碼。左手前臂有這條碼的話,就肯定曾經被外星人俘虜過了。」 安娜搖頭,說:「可是,大人你手上的條碼的顏色都已經很淡了。而我手上的條碼更加完全退色了,所以這不是一個太好辨別懷疑邪教間諜的方法。」 「你說得對,這是因為我們被擄去不久以後,外星人就投降了,我們就獲釋了,所以我們手上的條碼沒有怎樣補色。」本德歎了一口氣,說。「不過,如果是被關得較久的俘虜的話,他手上的條碼就應該比較深色,因為外星人會定期為他們手上的條碼補色,顏色沒有那麼容易脫掉。」

Read more

王道平天下2:報復與寬恕(十一)

九龍叢報援權轉載作者個人專頁:http://kowloondaily.com/author/andrewtamkp/ 第十一章:流言蜚語遍黌舍,龍顏大怒震春宮 第二天,穿上道袍的弘道回到學校,一經過走廊,就發現無論是初中還是高中的女生,皆以奇怪的眼神看著他,又耳語不斷,令弘道深感不安。他剛好經過操場,又碰見了麗辭和安東在樹後鬼滾,衣衫不整,就走上前責備他們。 「你們怎麼又在學校的公眾地方行為不檢了?這些事⋯⋯你們放學後做甚麼我都不管了,但現在你們應該要去上課。」 麗辭驚見弘道發現了他們,嚇了一下,退後了半步,急忙整理衣領;可是安東卻不慌不忙的把皮帶扣上,鋪眉搧眼,對弘道說:「對啊,放學的事宋老師就不管了,因為放學後宋老師你要忙著為劉莉莎大人出火吧。哈哈。」 弘道一聽,氣得面紅耳赤,說:「你⋯⋯你!你說甚麼?別含血噴人毀人清白⋯⋯」 安東搭著弘道的膊頭,笑著說:「老師啊,別害羞吧。說起來我們都是援交界的同行呢。誰不是搭上禁軍都督劉大人這種達官貴人呢?你被劉大人包養應當覺得榮幸才對啊,我也希望有一天會被朝廷官員包養呢。」 弘道氣得馬上推開安東的手,說:「援你的頭!我清者自清,你勿毀我清白⋯⋯你們快點回去課室!」然後就怒氣沖沖地離去。 弘道一踏入教員室,馬上就被一眾女老師以奇怪的目光望著他。弘道只好尷尬地趕快回到座位上;憲成就走過來,拍著弘道的膊頭,笑著問:「你可以也介紹我給劉大人認識嗎?」 弘道面紅了,推開憲成,問!:「你⋯⋯你,你在說甚麼啊?」 「你被劉莉莎大人包養嘛,她到底一個月付多少錢?雖然我不太缺錢,但劉大人那麼帥氣,我也有點心動,你不如就幫我問一下吧,好嗎⋯⋯」 「你別胡說八道⋯⋯」 「甚麼胡說啊,學生都是這樣說的⋯⋯」「我要備課,你別阻我。」 於是弘道推開了憲成,回到座位上,打開手提電腦,取出教科書,準備備課。可是,加蜜兒和保奈美馬上又走過來打斷弘道的工作。弘道就抬頭問:「你⋯⋯你想怎麼了?」 加蜜兒就笑著說:「我不是甚麼達官貴人,但是我家也挺有錢的啊,劉大人每個月付你多少錢,我照樣是付的,你就陪一下我們吧⋯⋯」 弘道氣得彈起來,說:「你們為人師表的莊重一點好嗎?怎可以聽信謠言,含血噴人?我那像是個被包養的小白臉?」 於是弘道又趕走了保奈美和加蜜兒。弘道才剛坐下,以為可以鬆一口氣,面如死灰的昭聖就走到來他的面前。弘道看見昭聖面色不對,就問:「昭聖,你沒事吧?」 「沒事?你⋯⋯你這水性楊花的小白臉還好意思問我沒事?」昭聖眼泛淚光的說著。弘道楞住了,問:「你是甚麼意思啊?」 「劉大人有甚麼好,我有甚麼不好?我⋯⋯我討厭你!」說罷,昭聖就淚奔而逃,弘道捉也捉不住。弘道沒想到謠言已經傳遍了學校。 在課室裡,大部分學生都在討論弘道的事情。山娜興高采烈地對利奧和畢哲說:「你們知道嗎?禁軍都督劉大人每月都會付一萬元包養宋老師的啊。」

Read more

近日關於漢服、韓服、越服的爭議甚囂塵上,多個國際性社交網站皆出現激烈爭論。中國人以及一些其他地區的華人指韓越盜用、剽竊漢服,而韓國人、越南人則指韓服、越服是自己的傳統文化,當中又分別有承認韓服與越服有借鑑、模仿漢服以及否則韓服、越服受漢服直接影響兩派;亦有韓、越人指滿清服裝才代表中國,不認同漢服代表中國。出現這些爭議,除了因為誤解之外,還有就是中國自滿清以來對外形象皆以滿清服飾及其變體代表,近年華語圈對外輸出大量清宮影視劇,更鞏固了這種形象。 諷刺的是,當有人用正統漢服拍出《女醫明妃傳》、《尚食》等明代背景的劇集,卻被華人觀眾當作韓服,正好說明了漢服尚未被現代華人社會中普羅大眾充分認識。自2006年開始的當代漢服復興運動,在十四年後的今天,成績仍未如理想,反被2014年才開始的越服復興運動超前。很多人以為是由於參與者曝光率不夠多,其實最大的問題是對「復興」一詞中「復」的誤解。 「復興」者,先恢復,後興盛。漢服之所以要「恢復」,乃是因滿清強迫漢人剃髮易服,導致漢人傳統服飾因政治人為干預,出現不正常變異,只有一部份幼童服飾得以流傳至20世紀中後期(少數地區至今仍有傳承),少數成年男性漢服則以僧道服飾形式流傳至今;清代漢族女性服飾雖然保持明代以來上衣下裙形式,但自乾隆年間開始就滿化,也是剃髮易服間接造成的不正常變異。恢復漢服,就是要回到未受到剃髮易服影響前的狀態,而非復古,更非把歷史上各朝代的服飾都在現實生活中穿著。而漢服復興運動,卻沒有規範是何時期的漢服,令人眼花繚亂,使長久沒有接觸漢族傳統服裝的大眾難以辨認,而漢服運動參與者所謂的漢服特徵「交領右衽」,其實是漢字文化圈傳統服飾的共同特徵,若把歷代的和服、韓服、越服、琉裝與漢服一同羅列,又有多少人可以準確分辨? 「民族服裝」的概念是近代出現,服裝沒有被人為強制變異的民族,皆以現代化之前的傳統服飾為民族服裝。若漢人的傳統服裝沒有被強制變異,也就可直接以現代化之前的服裝款式為民族服裝,亦不會有「恢復漢服」之行動。換言之若沒有剃髮易服令,即使漢人被外族殖民,漢服依然會正常傳承。「恢復」是「復原被破壞前的狀態」,而明代又是滿清殖民前最後一個漢人朝代,一般為求方便說明,就會說恢復明制漢服。其實不僅是明制,一些沒有滿化的款式,例如交領嬰兒服,童帽如虎頭帽、狀元帽、風帽等,即使有經歷過滿清,也不應排除在外。甚至一些在清代或之後才出現,但不具滿族元素又非西化之服飾,如客家花帶、花扣等,也應視為傳統服飾。民族服飾需有鮮明之特徵去辨識,漢服也不例外。明制漢服與現代和服、韓服、越服、琉裝皆有細節上的明顯差異,有足夠辦識度。然而,和、韓、越、琉等民族之前被自然淘汰之服裝款式,也有部份與明代之前被自然淘汰的漢服雷同,現在他們也不再於現實生活中穿著一些被自然淘汰的款式,只用於展示、表演或以特定時期為主題之活動供參觀者體驗之用,並不作為民族代表服裝。漢服也應該如此,不應再抱著天朝上國心態搞特權,否則花多眼亂,不但他族難以識別,連漢人自己也難以區分,又如何使漢服成為民族代表服裝? 服裝為禮俗的一部份,對於平民百姓而言,當中「俗」(民俗)的成份又大於「禮」(禮儀)。傳統漢服分為八類:禮服、祭服、朝服、公服、常服、吉服、便服和喪服,前四者為皇室、官員、命婦專用,材質、用色、配件、圖案、放量皆有嚴格規定;後四者則上至皇帝,下至平民皆有,除喪服外,材質、用色、配件、圖案、放量皆較為隨意。現時華人地區已沒有君主制,復興漢服也應以平民禮俗為優先,也就不需刻意選擇「最正統」朝代的服飾,而是以復原未破壞前的狀態為標準,亦即把恢復滿化前的樣式。正如現代復興其他民間傳統禮俗,也只是把一些不合「禮」或被扭曲的部份修正,而非否定「俗」的自然傳承演變,盲目復古。況且服飾重視實用性,其自然演變是依隨人們生活習慣轉變而改變,明代是最接近現代的漢人朝代,其服飾結構較前代簡便,也較切合現代生活;正如漢字是用作溝通,字體自然演變也是隨著書寫工具與媒介的改變而變動。假如華語圈全面改用殘體字,正體漢字被禁用一段時期後,再有人發起恢復正統漢字,那應該是恢復被破壞前的楷書體,還是把甲骨文、金文、大篆、小篆、隸書、楷書全部都用作日常流通文字使用? 有些人反對以明制為標準,指明代是蒙元殖民後恢復的漢人朝代,服飾受蒙古影響,不及宋代或之前正統。關於朝代正統與漢服復興之相關問題,上文已有說明,不再贅述。至於服飾受蒙古影響,又是否代表不正統?首先,漢族並非長期與外界隔絕的民族,漢族文化一直有受外族文化影響,歷代漢服也有自然吸收外族元素,與滿清以外族殖民者身份,強行改變被殖民者服飾之情況不同。此外,在蒙元統治漢地之前,漢地亦非從未受外族統治,若曾受外族統治後出現的款式皆視為不正統,那就代表所有曾受外族政權統治後出現的款式及其衍生都要全部排除。如此強行追求純正,豈非要恢復黃帝時期的仰韶文化服飾,甚至更早期的龍山文化服飾? 亦有人說蒙元才是整個華夏大地完全淪陷,前代只有部份地區受外族統治,情況不同,故此衣冠應該復宋。如上文所述,平民百姓衣冠服飾屬於民俗,民俗除非違反禮儀,否則不應強行復古。倘民俗要全面復宋,情況又會如何?到時新年就不能貼紅色揮春,只能貼白色;中秋節也不能吃烘烤過的月餅,只能吃冰皮月餅;祭祀也不能用線香這種蒙元時期的產物了。由此可見,以正統為由強要包括服飾以內的民俗全面復宋是不切實際的。 除了辨識度,明制漢服還是歷代漢服集大成者,是前人的心血結晶,款式多樣,足以配合不同喜好和需要,且影響到韓服、越服、琉裝。若漢人放棄以明服為傳統民族服裝,刻意復古,那代表放棄明服的傳承,推翻了前人的心血;反之韓國人、越南人、琉球人有傳承一些明顯具備明代元素之服飾,而他們人棄我取,就變成別人的了。自行放棄傳承明制的漢人,又有何立場說韓、越、琉人把明制漢人服飾據為己有? 當代漢服復興運動超過十年,仍未做好「復」的部份,又何以去「興」?勸各位漢服復興者勿再沉醉於復古,好好傳承明制以及明亡之後沒有受滿清破壞的漢人傳統服飾,否則拿多少古文獻、古文物出來也沒用,自己不去傳承就等於拱手相讓,穿再多古服出來也是無法令人覺得是復興傳統,只有圈內人自我感覺良好而已。

Read more

王道平天下2:報復與寬恕(十)

九龍叢報援權轉載作者個人專頁:http://kowloondaily.com/author/andrewtamkp/ 第十章:妖言惑眾淫樂聲,道德教會最煽情 正午時分,烈日當空,炎陽炙人;弘道回到開著冷氣的教員室裡,坐下左右觀望,確認四周無人後,才敢打開電腦,正在查看教師的資料。 「到底誰的嫌疑最大呢?」弘道自言自語的問。他登入了學校的資料庫,開啟視窗,逐一瀏覽學校老師的資料。他首先打開了鄭憲成的檔案來看。 「鄭憲成,經濟科老師,會試成績8A2B,漢文A、韓文A、數學A、哲學A、經濟A、歷史A、地理A、生物A、英文B、法文B,上海聖約翰大學經濟學碩士,殿試文班社會科學進士,殿試成績為823分(總分為1000分)⋯⋯家境富裕,居於豪宅,還分租房間予宋弘道居住。用不著寫得那麼詳細吧?算了吧,憲成沒甚麼可疑之處,跳過吧。」一大量資料讓弘道看得頭昏腦脹,於是弘道直接跳過了憲成,打開昭聖的資料。 「朱昭聖,漢文科、漢文文學科老師⋯⋯成績那些跳過吧。南詔滇都公主、郡主,家世為⋯⋯等一下,怎麼接下來都是族譜?」朱昭聖的個人資料頁面上竟然把自己世家八十多代的族譜都放進去了,佔了幾千字。弘道吐糟,搔著頭,說:「天啊!!這算甚麼個人資料?根本就是在吹噓自己的貴族世家,很煩啊!算了,下一個吧。」 於是弘道打開了加蜜兒・利古耶的檔案來看。上面寫著:法文科及古英文科老師、廣西欽州子爵。然後又打開朝倉保奈美的檔案來看,上面寫著:日文科和歷史科老師;地理科老師張熙怡的檔案也是平平無奇,沒有甚麼可疑之處。 於是弘道打開了體育與軍事訓練科老師郭善妍的檔案來看,竟然發覺資料非常少。個人檔案上只是寫著郭善妍是九龍府沙角村人,廣州黃埔武備大學體育系學士,卻沒有交代她的家庭背景等資料。 「怎麼郭善妍的檔案空白一片的啊?」正當弘道在疑惑之際,教員室的門就打開了;加蜜兒、保奈美、熙怡和昭聖進來了。弘道馬上關上視窗,低下頭來,假裝在備課。 加蜜兒便對保奈美和熙怡說:「今天那麼熱,別到大排檔了,到竹園茶樓去吧。」 「總之有冷氣就行了。」保奈美說。加蜜兒見弘道還在辦公桌上備課,就走過去,靠著辦公桌坐著,伸出長腿,手搭在弘道的肩膀,問:「弘道,你跟我們一起去吃午飯嗎?」 「你⋯⋯你怎麼坐在我的桌上了?」 「你不喜歡看我的美腿嗎,哈哈⋯⋯」「看你的頭啊,臭婊子!」剛好進來教員室的昭聖,看見加蜜兒在挑逗弘道,就妒忌了,站起來,高聲地斥責加蜜兒,一手推開加蜜兒。加蜜兒就失落地說:「昭聖,你用不著那麼凶吧!你以為你是弘道的誰啊?」 昭聖就面紅了,說:「這⋯⋯這與你無關!」 加蜜兒無奈地說:「算了,我還是去找我們親愛的安東吧。」 加蜜兒、保奈美和熙怡離去後,昭聖就結結巴巴地問弘道:「那⋯⋯你⋯⋯跟我吃飯吧,好嗎?」 「今天不行,我有約。明天吧。」 「好⋯⋯好吧。」 弘道離開了教員室,左右觀望,才離開學校的大門。然而,弘道緊張的神情引起了儒雅的注意。儒雅正好也要出去吃午飯,就對弘道打招呼說:「老師,你去吃午飯嗎?」 弘道嚇了一跳,回頭一看,見是儒雅,就對她說:「是啊,我約了人。先告辭了。」弘道便轉身離去。儒雅心想:宋老師的神情有點不對勁。於是她就決定暗中跟蹤弘道。

Read more

臭魚的滋味

裏面啲魚真係好腥好臭,我喺唔同嘅地方都聽到人叫佢做閪魚。佢要用好多鹽醃同炸到勁乾去掩飾腥臭,應該好唔新鮮有時醃到似鹹魚,鹹到唔想食,但炸到卜卜脆嘅時候就易入口。裏面啲人最想食出面嘅嘢係炸雞,呢樣已經係最似嘅嘢不過最難頂係超多骨,我用一半食飯時間去拆骨都食到成口骨。最慘係有時佢會斬件,更加難拆骨,我成日會整走多骨嗰半條。(其實本身都不足一條,所以得返半條魚都冇)有時食池魚會好啲,但我應該以後都唔食秋刀魚。臨走之前我已經唔食乜滯,淨係食炸脆咗嘅魚尾。 之前我做過史無前例嘅嘢,就係寫食評,不過處方冇俾我寄出。可能寫食物已經好敏感,我仲要寫裏面好多米奇。我之前寫食評都寫咗十版紙,真係痴線,因為戇鳩嘢數唔盡!有機會同大家講吓米奇(衛生)同更多戇鳩食評。 (作者為政治犯、魚蛋義士)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