左右分得到?

呢排想擴闊少少podcast嘅種類,是但google 2021 podcast 清單揀左幾個,果然會做呢d清單都係左媒居多,隨便揀個講文學嘅節目,第一集就訪問trans作者 Shon Faye觸及嘅論點唔算好多,但係幾有趣嘅係佢地眼中,右派牢牢掌握建制,並且將LGBTQ人士拖入旁枝末節嘅爭議當中,例如學校用甚麼pronoun(he / she / them),或者廁所問題等等,對於真正需要幫助嘅trans傾向青少年,就禁止佢地作出性轉手術,直至成年為止,偏偏呢個階段嘅trans傾青少年係最無助至於點解右派會諸多阻攔?根據Faye嘅講法,因為佢地要維護status quo,同埋驚恐trans 或整體LGBTQ會傳染,令到未定性嘅青少年中途轉基轉性,家不成家,當中萬惡之首嘅侵侵任內曾經作出不少阻擋校園變得更進步多元嘅法案… 換返轉去保守派觀點,現在係左派掌握建制與媒體,日日引入d痴撚線嘅東西令校園變得更恐怖,例如要向彩虹旗效忠 (而不是向國旗效忠),成立多元包容中心,但係有兩個黑人女仔走去趕走白種男,指white is not a culture, and your

Read more

無知即力量

終於聽左 Astrophel Lim 推介嘅齋老味podcast,請左兩個女權撚(自認)講free yoga pants運動。 佢地個主張大概就係,不想著yoga pants 被人評頭品足,尤其網絡很多人講得很mean。要求大眾尊重女性選擇衣著的自由及權利。要求打破定形,例如著xx就是雞 / 著xx就是yyy。尊重女性,反對被拍攝上網公審,反對向女性投以不尊重目光。本身我對yoga pants無特別喜好或厭惡,除非真係好明顯突晒自己性器官形狀出黎有點失禮之外(例如男版緊身褲,成條J好似國傷g柱咁一條浮雕就唔多好) 雖然我對瑜珈褲無特別感覺,推上一級,假如基於某些理由,某甲女穿著三點式,或者某乙男穿speedo三角泳褲於鬧市行走,又有無問題? 覺得有問題的,是因為這些衣著不符合某些約定俗成的社會規範。你說,fuck 社會規範,這些都是過時,西方社會有bra top 熱褲出街的女生。社會規範從來不是潮流,是沉澱一段長時間大眾對某件事的睇法,你話衣著打扮毋須被框框限死,fine,下次去京都著和服試試右搭左,當地人才不會跟你break the status quo,右搭左就是壽衣,是死人的著法。

Read more

仲有千千萬萬個家明

以前八卦雜誌黃金年代,一張鬆郁蒙夜照就可以寫一篇「失控、狂摷、谷上腦」等等嘅看圖作文。當年唔明無養份又老作嘅東西,為何咁多人俾錢成行成市,香港人應該捨而後快才對。 有前輩教落,八卦雜誌滿足人性好多需要:偷窺慾、仇富、道德批判,為苦悶嘅日常提供發洩口,是否真確不重要,歪風敗壞更加是重點,娛樂圈敗壞,才顯得小市民克己而優越。後來紙媒衰落、娛樂圈淍零無事可寫,八卦雜誌終於式微。但係八卦雜誌背後嘅需求從未消失,取而代之就係今日嘅家明金水之流(仲有一大堆,懶引戰,從略) 同樣,此等KOL滿足求知慾,佢地係content farm轉載各種新鮮事,亦包括跟港人社會有關嘅消息,政治人物取代藝人成為消費對像,近期拉晒坐監,所以家明先至會轉返去消費193。 同時,KOL為讀者提供簡便黑白對錯指標,我呢個圈是對的,其他人是熱狗、左膠、YC、本土派、五毛 etc,好多唔夠時間跟政治新聞嘅人,最簡單二分法就是「佢藍定黃?」今日世途險惡,唔想endorse錯人,唔想俾錯嘅人賺錢,最短捷嘅方法就係問藍定黃,唔識分就唯有靠KOL。 以前八卦雜誌滿足師奶們批判道德嘅需要,現在係KOL替自己個圈子伸張正義。咁KOL都係得把口,當然唔係同你變革香港啦!自然揀就手安全嘅位去鬧,例如有d人成日笑呢個契弟果個無腦YC,有人成日鬧左膠,有人話xx一句KO建制派家明鬧193「明星唔係咁做」,正正係perform緊呢個服務,只係抽錯火水咁解。以前八卦雜誌都要俾幾十蚊買,現在fb唔駛錢,想juicy些少就科水去Patreon,所以家明不會倒,因為佢係販賣緊符合人性需求嘅產品服務:求知、偷窺、判辨危機及善惡、懲惡彰義。 恐龍從來未絕種,只是變成雀鳥。八卦雜誌沒消亡,只是變成KOL及paywall。又想講香港人無得救?八卦雜誌係香港獨有嗎?諗清楚?

Read more

黑人:總有人係劇本組

1. 大家出於悲憤,「劇本組」成為出氣對象,我完全理解,但我不會加入指責行列2. 並非我大愛或者無感,而係世上總有一些人永遠係劇本組,「xxxx係自編自導」「xxxx是收了共產黨錢」通常係無法處理現實資訊,腦袋根據固有喜好,編造出一個符合胃口的解釋,這是人之常情,並非「YC就是蠢」。UFO影片被當成氣象汽球、被外星人擄拐被指是自我催眠、2021某國選舉不可能舞弊…以上好似太陰謀論是嗎?2007年「迷你債券邊有可能爆煲?人地雷曼百年老舖數口精過你啦」3. 日後可能仲有其他更匪夷所思嘅突發事件,你覺得係自導自演、係官方劇本…我唔會同你拗,正如我都唔會同人拗上帝係幻想,佛祖係FF,每人有自己嘅信仰同理解現實方法4. 唔該諗多一步,如果係劇本,接下來會發生甚麼事?有人出刀斬人,是否會禁刀?還是加強搜身?戲院都要購票入場,政府唔會無端端做場免費戲你睇,你覺得係戲,咁場戲係為乜?對你有咩影響?如果你無思考到呢一步,xxx是劇本只係純粹是疏懶思考的借口,因為你dismiss完件事就算5. 「X是自導自演」常見於2014年佔領行動,X 可以是任何激烈行為。當年政府、佔領者甚至來自各政黨的勢力,紛紛爭奪對運動的定性話語權,佔領方想證明是和平抗爭 (類似美國70年代 Chicago Seven 嘅和平反戰示威),而政府就想construct一個說法,成件事係暴力衝擊。所以不斷搵衝突缺口6. 當時雙方角力嘅結果,係一旦出現偏離佔領「和平主旋律」嘅激烈行動時,馬上會被定性為「自導自演」,以便將之跟「民間自發」的和平佔領者切割出來,保持運動的和平定性7. 當中除了搞手的理念之外,固然涉及大量政客撈選票撈政治資本的計算,但不講咁遠,反正出黎選嘅都入晒冊8. 經2014年嘅調教之後,唔少黃絲民眾開始養出呢種慣性,去判斷意料之外嘅事件,例如近日獨行刺客,網絡馬上有呢種慣性言論9. 有無鬼?當然有!Chicago Seven入面,左膠頭領突然有個自來熟女朋友,帶佢去買大麻搵汽油彈,上庭先發現全部都係FBI同警方臥底,真正嘅鬼,可以比你更熟書,更大膽,而且涼緊冷氣嘅智者們,係永遠防唔到,佢地會變成任何符合你想像嘅人設,溫和或激進都一樣10. 通常「鬼」嘅存在,係要瓦解一個有組織嘅敵對陣營,獨行嘅「鬼」,到底有咩目的?無論你諗到一個咩嘅答案,請諗多一步,如果唔用「鬼」,政府做唔做得到同樣嘅事?用鬼永遠難過暴力行政,又易出錯。更何況,家陣唔駛選,唔駛怕老蘋,甚至唔驚你美帝制裁,搞場戲為乜先?11. 如果諗唔到一個合理嘅答案,好大機會係:根本唔係鬼。ok,你太喜歡鬼故,細細個睇開《鬼世界》,既然你未有一套完整嘅解釋,就講少句,唔好急於伸個頭出來被人隊,因為話xxx係鬼,其實好傷大家感情,有一大班人認為果d係真正手足嘅行動,你去傷佢地感情,係咪搞分化?佢地蠢一回事,你在佢地眼中,一樣蠢12. 如果你喜歡講「面對現實」,現實就係:行動者唔會係咩專業高手,事後永遠都會有愚眾反射式話呢個鬼果個鬼,媽呀我都係移民走,I’ll do

Read more

Fixing歪風

蜘蛛俠封面被外行人fixing嘅新聞,本身都係笑下算,直至近距離見到左膠大放厥詞就覺得唔妥。 左膠通常都係用大義打頭陣,例如gone with wind 係racist;所以作一本新版the wind done gone去fix佢。白雪公主被吻無consent,係性侵,所以要fix。 聽落好似好進步,其實木馬窩藏嘅禍心,係調教整個社會,去接受文化可以被一個類似真理部嘅單位隨一己之好篡改,你想從事創作,就要符合一些“community standards”,全部都係極權政府好鍾意嘅土壤。 到底乜野係「政治正確」,每個年代都會有變化,古希臘男人無男友就是失敗,斯巴達打仗前要隊屎忽,耶教文化下同性戀係錯嘅,近年又變返ok。 如果同性戀嘅對錯每改一次,就要fix前朝文明紀錄,好快人類歷史就只係當代嘅propaganda。 恐怖小說巨匠HP Lovecraft係極度racist嘅,佢生活嘅年代歧視黑人係正常嘅事,你想修正黑人被歧視嘅問題,至少要承認歷史上有一段咁嘅時期,而唔係抹走佢。 今日帶劍出街,同人決鬥劈開人幾碌係犯法嘅,唔等於你要cancel宮本武藏,或者fix到佢同佐佐木小次郎變成跳飛機。 今日蓄養奴隸係犯法嘅,唔等於有資格去篡改聖經,改到入面無晒奴隸,同志平權甚至性別流動友善。 只有極權擁護者,先至會支持將不方便自己光譜嘅事物抹走,只有仆街物種,先至會支持獨裁文革之餘,用言論自由呀、反對歧視、反性侵之類嘅名銜做掩護。

Read more

新舊女權

趕稿諗唔到就9吹幾句,先利申:無讀gender studies 無開patreon賣肥仔波罅留意到銀幕上可粗分傳統女權同新女權。傳統女權大約係90年代占士金馬倫、Michael Crichton 果一代嘅角色,例如異形2嘅女主角,佢強大到一個人可以做到成隊海軍陸戰隊都搞唔掂嘅事,就係單拖隊爆成個異形竇。但係由頭到尾,佢係唔需要踩低男人,甚至都無時間踩邊個,快快手解決危機返屋企算。當然電影中係有男女互串嘅場口,例如有個多嘴下士串個大隻妹操肌:have you ever been mistaken as a man? 對方答:no, have you? Michael Crichton 嘅女角唔駛講都係獨當一面,例如電影 Congo嘅女主,又係勇闖狒狒潭開laser救老公,AirFrame 航機廠女總管單拖對抗內鬼+fake

Read more

莫道家明在誤人 自有人求家明誤

家明金水David Tang之流,善信fans 數萬計,被人揭破是fake news或者販賣一個過時死局,善信仍絡繹不絕。其實唔係佢地特別勁,而係有個咁樣嘅market void需要人去填補,到底呢班人係咩人?我會估: 1. 記得拜登當選後,有個西裝黑人感激流涕狀,高呼美國終於有decency回歸。對,decency就是關鍵字。呢班人未必很decent,可能佢地就係貪一角幾毫,洗盡個菲傭印傭,要求Oxbridge English但係自己go to school by bus,總之佢地喜歡追求decent嘅感覺,正如中共內宣,沒有甚麼往往就高舉甚麼 2. 需要維持「又傾又砌」世界觀,相信文明解決問題 3. 承2,因此呢班人都相信法治,甚至到達迷信程度,又因為大部份都未親身經歷過暴力輾壓文明嘅世代,所以想像唔到失去法治舒適圈外嘅世界,需要「法治泡泡」 4. NOT A:因為討厭A,所以聚在一起,這些人未必就是B,只因反A聚在一起。近期可以將A代入侵侵,遠一點可以代入「本土派」「左膠」。仇恨值高一點,就係反A嘅人聚在一齊反A,較平常嘅純粹係希望跟A以及相關主張保持距離。例如A主張封邊境,Not A們就會祭出一堆理由反對,甚麼人權呀、團聚呀、法理乜柒都搬出黎。到自己需要負責時,一樣照封邊境。何以雙標自刮?因為封邊境係A講嘅,Not

Read more

黑人:紅衞兵借梅根批鬥事頭婆

皇室訪問一些想法,跟訪問未必有關: 全力炮轟梅根的名嘴Piers Morgan,本身都非常討厭近年的woke/cancel culture,結果佢自己今次終於被cancel 記得2019年吉列鬚刨推出一個「進步」廣告The Best Man Can Be,反對「有毒男性氣質」(toxic masculinity) 指男人性侵又暴力,被網民剷到趴街,Piers Morgan係其中一個重炮手,呼籲杯葛吉列,而我此後亦無再用過呢個品牌 左膠媒體舖天蓋地咁讚好,並指任何反對此廣告者,都係「心虛」、「老羞成怒」、「別有用心」、「拒絕進步」,大勢是進步女權乜乜柒柒,吉列反毒男廣告代表世界新潮流 當年一個進步左膠朋友,見我反對該廣告,笑說:噢,是咪要照顧你的玻璃陽剛心?駛唔駛渣返架pickup truck定定驚?當時我已覺得,原來呢班反對標籤反對定型嘅所謂進步人士,本身就最撚鍾意用呢d招數去對付自己唔喜歡嘅人或事,虛偽到不行 好多反感吉列廣告嘅人,其實不反對LBGTQ平權,只係反感被人用敵意口吻硬套一堆負面標籤,然後逼你接受,不接受就係文明進步敵人 2019年幾乎所有廣告評論都讚呢個廣告 on brand, strong

Read more

拜燈上位香港人玩完

【侵侵翻盤】香港KOL討論侵侵的不算多,似乎都覺得侵已經過氣,仍未心息嘅又未必夠能力追官司。反觀台灣網民仍然很緊貼事態,熱情不減早前Sidney Powell 剛剛祭出了「海怪」,號稱足以推翻選舉結果。羅列詞證據,包括Dominion系統有中國ip、有跡象顯示中國介入。甚至有人梳理出Dominion 公司一系列關係圖,顯示當中存在嚴重貪腐相反,川黑陣營眼中,侵侵氣數已盡,所有官司不是敗陣就是醜態紛呈。川粉眼中罪證,只是川黑眼中的陰謀論,網上鐵證,庭上失蹤,甚至有專講陰謀論的網民指,侵侵已失去秘密組織支持,法院戰只會敗陣我以普通市井網民觀察,如拜登成功上位,未來四年將由熊貓派主導,政策不外乎綏靖就是進步左派許願井,要麼女權種族要麼環保,以我主觀印象所得,每次這些進步左派當權干預社會,多數好心做壞事,甚至是否好心也成疑對香港來說,拜登元年中共高調的打壓動作或會放緩,即人質外交可能略寬,對著親華糟老頭未必需要將牌打盡。但是牌面下的打壓,例如人口換血、全民監控甚至各種將香港人打為四等蟻民的手段,則會更放膽進行,因為美方最多嘴上罵兩句,不會再行制裁路線,甚至美方內部的滲透侵蝕會全速進行。 希拉莉暗許中共侵台 如果我是台灣人應該會更憂心,畢竟希拉利當年大講Smart Power(泛指以綜合力量達至和平),但多年後揭密文件指,原來希拉利完全不介意中國侵略台灣,以換來中共在國際上擺出合作姿態所謂Smart Power,表面上是以非軍事手段去達到目的,原來只是new speak,即是我支持的東西就是smart,反我的就是dumb。因為以實績計,侵政府其實活用了非武力手段,令中共屈服甚至開始崩潰,證明有效。奧巴馬→希拉利→拜登的思路,行了十多年已證明不合時宜。To be fair 奧巴馬年代經濟崩盤,他硬不起來尚有理由,但當年的綏靖今日已明顯不合,而拜登本人以及內閣人選已明示:他們將回行舊路一介草民無法改變國際大局,可做的只有將氣力專注在可及範圍,自保、修身、齊家,其餘各憑天命。

Read more

社媒移民係開新竇,唔駛走

據說Google曾經要模擬核戰後社交媒體的用戶狀況,於是開發了Google Plus…至少笑話是這樣講 當年社運圈都吹過一陣風要移民去G+,因為fb 打壓以及蠢人太多等下刪數百字,我都試過堅持一段短時間,最尾係G+自己都堅持唔到摺埋,大家慣性留在fb 於是,負能量先知們會講:香港人,你地真係走得到咩?(又下刪數百字) 正如2014跟2019嘅運動係兩回事,2020嘅社媒移民潮亦不應與當年G+嘅失敗混為一談(in case 你想知,當年仲有個叫Ello 嘅物體,上左幾日就從此無上,同國師反臉後幾丁ex城撚吹過去萬象Mastodon但係得佢地班爐友) 點解2020移民潮完全不同?講幾個客觀因素: 今次有超級KOL 當撈侵吹雞,佢被fb, twitter 視為眼中釘,欲除之而後快(如果連任失敗,推特係十分想bam佢)而出奇地,香港幾個光譜對侵侵大致都係支持嘅(肥佬黎、燒山、熱狗),呼籲嘅力度跟2014幾丁友轉去G+係兩回事,今次移民嘅拉力大好多 fb唔再係一個友善嘅社媒平台,隨住fb 越來越多政正woke gen 同埋強國員工,發言動輒得咎,我自己就試過食三個warning禁言三日,一次話我嘲笑傷健人士,一次話散播色情品,仲有係侮辱強國人。而我一向唔會用芝麻呢類字眼,亦好少點樣鬧人,咁都踩中,經常發炮嘅積犯如Sam哥、風ching 或者堂主等真係禁言當放假,而fb 用AI檢舉得快,但係appeal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