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道平天下(十一)超越的自由

九龍叢報援權轉載
作者個人專頁:http://kowloondaily.com/author/andrewtamkp/

面對外星人的威脅,身為首相的朴誠明,在醫院探望受傷的法儀以後,就馬上趕回首相府的地下會議室,召集攘夷委員會與三軍都督開會,本來被半架空的騏驥和思婷也被召了過來。只有在國家面對軍事威脅時,首相府和皇宮才會動用地下會議室。志美亦被召過來列席會議。

「內閣官房長,京城市面狀況如何?」誠明問。

思婷回答說:「自從實施晚上十點至凌晨四點的戒嚴令以後,警方已經動用大量人手,與帝國陸軍一同巡邏各主要街道。然而市面依然充斥著惶恐的氣氛。」

「那麼為甚麼環境省大臣還是會在教堂被打至重傷,四個科學家會被外星人擄去?你們防衛省和內閣官房怎麼做事的?你們不知道外星人這些挑釁行為就是為了讓一眾子民陷入惶恐,對帝國軍隊和警察失去信心嗎?」誠明震怒,拍枱斥責思婷和騏驥,二人只好低頭。

「你們聽著,我可以肯定,外星人的下一個目標,就是皇宮。女皇陛下、皇夫殿下、太尉大人,還有宮中的面首和宮女都是被擄的對象。」誠明說。「這些外星人是沒有人性的,她們知道用人質可以要脅我們。如果她們想要脅陛下,就一定會擄去陛下所愛的人。所以,樞相大人,請你全力協助太尉大人加強皇宮的保安。」

「是的。太尉大人由於亦是目標之一,所以她已經授權禁軍的指揮使,上原志美上尉,全權統籌宮內的保安工作。」樞相回答說。「另外,樞密院希望京城的三軍能夠進入皇城及宮內防守,這已經得到女皇陛下的批准。」

志美補充說:「陛下近日因為憂心忡忡而龍體違和,所以暫時依然留在宮中休息,未有遷往防空洞。所以我們更加要加強宮內的保安和防衛。禁軍並沒有地對空導彈等設備,這需要帝國空軍提供。」

「對於協助禁軍以及進入皇城和宮內,我們三軍都督皆表示沒有問題。」「帝國三軍情報局和帝國安全局的外星人訊息截取情況如何?」誠明問。

「對不起,首相大人,還沒有進展。我們依然未能偵查得到外星人太空船的位置。但我們已經將還未被擄去的外星生命研究中心的科學家移到獅山防空洞,由特工及軍方人員保護。」

「這還好。我們已經有機師去駕駛戰機攻擊外星人太空船,只要知道外星人何時在皇宮出現,就有機會向外星人太空船開火⋯⋯」「首相大人,大事不妙了!」一名女僕敲門,誠明就讓她進來,問:「所謂何事?」

「外星人入侵了全國所有公營和私營電視台的廣播系統,正在透過電視發佈訊息恐嚇我們。」「豈有此理!」誠明雷嗔電怒,馬上開啟電視,驚見杰娜在螢幕上出現,無論他轉去那一台,畫面仍是一樣。

「你們這群低賤的人類,你們的女皇竟敢拒絕我們開採礦產的要求,實在是不知天高地厚。所以,我們會直接把地球侵佔。如果你們願意向我們投降和跪拜,接受我們統治的話,我還會饒你們一死。可是如有反抗,則格殺勿論。明天黃昏夕陽西沉之時,我們就會佔領皇宮與皇城,活捉你們的女皇。」

「可惡的傢伙!」「大人,現在既然外星人主動預告襲擊皇宮的時間,反而是好事,我們能夠有更好的準備。」志美說。

「你說的不錯,可是她們可能是在說謊的,所以每一刻都不能鬆懈。」誠明說。「總言之,三軍都督也請照禁軍的要求派兵入城和入宮防衛吧。」「是的,大人。」

一架又一架裝上地對空飛彈發射架的卡車駛入皇宮;皇城的四周都有帝國陸軍巡邏,建築物的高處皆有特工把守。在皇宮內,穿上曳撒,腰間佩劍,手持步槍,四處巡邏。志美穿上金黃色的曳撒,來到傑靈的書房。傑靈正在與紀文下棋;志美向傑靈敬禮後,傑靈吩咐志美先到東閣就坐。莉莎正坐在東閣的沙發上。

「陛下精神好了一點嗎?」志美問莉莎。

「好了一點。這兩天殿下都陪陛下留在皇宮裡玩樂,好讓陛下放鬆一點,反正軍事行動由首相全權指揮,陛下暫時亦沒甚麼可以做。你來找陛下有何特別嗎?」

「沒甚麼,只是例行匯報而已。你自己亦要小心,你也是外星人擄掠的對象。」「我當然知道⋯⋯」

「你又輸了。」「真沒趣!」傑靈推開棋盤,站起來,說:「下棋太悶了,我們還是去練劍吧。」然後又與紀文走到東閣,對莉莎說:「莉莎,你跟我去武館比劍吧。志美你也跟著來吧。」

「陛下,你又來?」莉莎對於與傑靈比武似乎有點厭倦。

「是啊,我總不信我會那麼輕易輸掉。跟我來吧。」

傑靈和莉莎穿上曳撒,來到宮中的武館比劍。紀文和志美坐在旁邊觀看。這不是她們第一次比劍了;不過傑靈通常都敗給精通武當三星劍法的莉莎。

傑靈和莉莎先互相鞠躬,然後拔劍。在武鬥的場合下,傑靈和莉莎之間並沒有君臣之分,莉莎亦從來不會讓賽。心急的傑靈昂首闊步的衝上前,一劍刺向莉莎,卻被莉莎用劍一撥、一擋再一推,傑靈就只好後退。莉莎笑了,凌波微步的走近傑靈,展開攻勢,傑靈只好不斷的擋劍,沒有攻擊的機會。眼看自己被逼到牆角了,傑靈就焦急起來。莉莎再揮劍,傑靈擋住,但是孔武有力的莉莎還是不斷壓下去,迫得傑靈力蹙勢窮。傑靈就向莉莎起腳一踢,右腳就被莉莎的左手捕獲。莉莎把傑靈的腿一拉,傑靈就屁股著地,倒在地上;莉莎就把劍刃架在傑靈膊頭上,說:「陛下,你輸了。」

「我怎麼又輸掉的⋯⋯」「這是因為你急於求勝吧。」坐在一旁的紀文說。莉莎扶起傑靈,發現傑靈的大腿在著地時擦損了,正在流血,就扶她到木凳上坐下,為傑靈清洗傷口,然後貼上膠布,傑靈就面紅起來,紀文卻沒有半點的妒忌,繼續說:「莉莎之所以打敗你,是因為她身體柔韌而輕,堅如束筋,可是你卻飛揚浮躁。欲速則不達啊。治國也是一樣,你得放鬆一下。」

「你會否扯得太遠?」「陛下,殿下所言甚是。陛下知不知道外星人與我們最大的分別是甚麼?」志美問。

「我們有性別之分,她們卻沒有吧。」「不是。而是我們有不受慾望轄制的可能,因為我們有愛的意識。」志美說。作為紀文的助理,她也有相當學識。「反之,外星人沒有。她們就被利慾薰心,只想得到地球,只想控制人類⋯⋯」

「而且,杰娜對你也有慾望,只想控制你、征服你。她卻無力擺脫這種慾望。她不斷想『得到』一些東西。所以,其實杰娜的內心相當痛苦。」紀文補充說。「用佛教哲學的說法,她是陷入了『求不得苦』的狀態。《長部》卷22云:『於生法之眾生,生如是欲求:我等實非於生法之下,我等不願意生來。然,不得此欲求,此為求不得苦也。』」

「然而,我們人類卻有能力脫離情欲之苦,因為我們既有立志行善的自由意志,亦有上主賜我們實踐善意的力量。聖保羅說:『心欲行善,而卒未能行;心雖疾惡,而卒未之能去也。

既云非所願而行之,則自非我之所為,乃寓吾身中之罪之所為也。』(羅馬書7:19-20),然而,因為天主『已予我以生路矣,生路伊何,即耶穌基督吾人之主是已!』(羅馬書7:25)所以我們有能力擺脫這種情欲之苦。如果陛下只是不斷追求勝利,把敵人徹底打敗,陛下也是失去了自由,只是不斷欲求征服他人以取得勝利。外星人的最大弱點,並非對青黴菌過敏,而是沒有自由。可是我們有自由,而自由就表現於不受制於情欲之自主道德實踐上。」志美說。

「所以,外星人的每一步棋,我們都可以預測得到了吧?」傑靈恍惚有所頓悟。「就像剛才莉莎可以清楚預測我下一步的攻勢一樣,因為她知道我的目標是甚麼。而我卻無法預測得到莉莎的攻擊。」

「正是如此。」志美笑著點頭。

「其實這道理很簡單啊,就是我出劍自由而流暢,難以預測,而陛下出劍的套路目標太明確,很易擊破而已。你們兩個哲學家怎麼總是要把道理說得如此玄妙無窮的呢。」一介武夫的莉莎納悶地說。

「哈哈,莉莎,這是文人的情趣啊,你不懂的了。我餓了,我們去吃飯吧。」傑靈笑著說,拍著莉莎的膊頭。莉莎抗議說:「甚麼不懂啊!我也在大學唸過東洋史學的⋯⋯我也是文人,我是騎士!陛下你別詆毀我⋯⋯你可不能因為比劍輸了就在其他事情上取笑我⋯⋯」

「是的,是的,你說得對,我們走吧。」傑靈牽著莉莎的手,與紀文和志美一同離去。傑靈和莉莎之間根本沒有太多君臣之間的隔閡,不過寬容的紀文似乎並不介意,不像莉莎動不動就妒忌別人。沒有莉莎和紀文的共同扶持,傑靈女皇根本不會存在。

杰娜聲稱襲擊皇宮的時間到了,夕陽西沉,葬在西邊的大海裡。皇城的氣氛開始緊張起來,所有交通工具未經批准都不能出入皇城。坦克和裝甲車停靠在大街上,官員和議員亦紛紛提早下班,乘坐專車被護送離開。可是,夜幕低垂後,外星人還沒有出現。負責在首相府指揮大局的誠明就緊張起來。他與一眾攘夷委員會的官員坐在地下會議室裡。會議室一片沉默,直到電話響起。誠明開啟了電話的揚聲器,電話裡就傳來一把女聲,說:「報告大人,帝國空軍在皇城以東95º二十公里處偵察到五艘不明飛行物體。請首相大人批准空軍戰機出動作戰。」

「馬上出動作戰吧!」「是的,大人。」電話中的女指揮官馬上命令空軍基地的戰機出動。駕駛著聖米迦勒12號戰鬥機的林叔歡呼一聲,就與另外十架隱形戰機一同起飛。

「林少校,你只有四枚導彈和,但敵方有五艘太空船,所以你只能把目標放在那最大的母艦以及另外三艘太空船上。不要理會外星人的戰機,其餘十架戰機會為你護航。」女指揮官說。「當外星人的太空船打開艙底下的跳板,放出戰機時,你就要及時發射導彈,穿過太空船的大門,直接射入裡面,因為我們沒有任何導彈能射穿外星人的太空船。還有,根據情報局之前潛入太空船的掃描資料發現,離太空船船身約八十米的太空船防護罩只能防導彈,不能防戰機,所以你要駛入太空船前四周的八十米範圍內發炮才行⋯⋯」

「啊甚麼中尉,你不是已經跟我說過很多次這些事情了嗎?你以為我是個沒記性的老頭子?別那麼長氣啦。」戴上頭盔,穿上軍服,正在駕駛戰機的林叔對咪高鋒說。

「少校,我是王中尉⋯⋯總之,請你與戰機隊伍完成任務後就馬上返回基地。」「知道了。」林叔又用對講機對其他戰機的機師說:「左右兩翼,排成鍥型陣!」眾戰師就回答說:「是的,長官。」

在聖米迦勒12號戰鬥機的帶領下,戰機陣駛近位於皇城以東二十公里的高空,迫近外星人的太空船。林叔被眼前的五艘龐然大物嚇了一跳。母艦首先打開了跳板,放出三架黑色的戰機。林叔命令其餘的戰機掩護他,然後加速,飛到母艦前八十米範圍內,避開外星人的戰機,射出導彈,穿透入口,進入太空船內部。然後他就迅速飛往另一艘太空船前,但後方卻被兩架外星人戰機追蹤著。於是五架空軍戰機就向這兩架外星人戰機發炮,引起外星人,好讓林叔的戰機能夠射出第二支導彈擊中另一架太空船;可是,人類的戰機只是引開了外星人,炮彈卻似乎對外星人的戰機作用不大。而其中一架空軍戰機亦被擊中著火。

「報告長官,A13被擊中,戰機著火,我必須棄機逃生⋯⋯」在千鈞一髮之際,機師馬上拉制彈出機外,打開降落傘。戰機就在空中發生小型爆炸,然後墮海。

「該死的外星人!還有兩艘太空船!」林叔飛快地再到下一艘太空船前發射導彈,幾乎被前方兩架外星人戰機擊中,幸好他向右一轉避開了,可是外星人戰機發射的導彈就擊落了另外兩架人類戰機。當林叔把最後一支導彈射中外星人的太空船以後,就急忙折返,但右邊機翼亦中彈冒煙了。

「該死的⋯⋯我也中彈了!戰機已經失去平衡,我要逃生了⋯⋯」林叔只好跳傘逃生,戰機就撞落在九龍府東岸的荒山野嶺上。當林叔打開降落傘,在黑夜中緩緩地飄蕩的時候,他抬頭仰望星空,再俯瞰地上的村落和城市,就笑起來,自言自語說:「想不到在我這種年紀還能幹這麼刺激的事情!」

此時,他身上的對講機響起。空軍基地的女指揮官王中尉焦急地問他:「林少校,你沒事吧?林少校?請回應!請回應!」「你比我媽還要煩呢。我沒事啊,已擊中全部四個目標,我已跳傘逃生。找人過來接我吧。」

空軍基地的指揮中心,以及首相府辦公室裡的官員,聽到林叔的回應以後,頓時鬆一口氣。可是,誠明還沒來得及歡呼,空軍又馬上傳來消息:唯一一毀沒有被導彈擊中的外星人太空船在皇宮東南處發出一束大白光,地上就冒出了一百個外星人士兵。皇宮馬上陷入兵荒馬亂的局面。

-------------------------------------------------
支持《多聞》眾籌計劃,我們目標是集資12萬加元,這筆錢遠不夠在報紙買頭版,但可支持《多聞》抗共2年!
paypal課金給《多聞》:paypal.me/tohknews
Bank interact 課金給《多聞》:tohk928@gmail.com
Subscribe us in:
Telegram Channel:
https://t.me/tohknews
Facebook:
https://www.facebook.com/多聞-117598966317804
Twitter:
https://twitter.com/TOHKNEWS
Reddit:
https://www.reddit.com/user/TOHKnews

Share this article t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