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道平天下3:戴天之仇(一)

九龍叢報援權轉載作者個人專頁:http://kowloondaily.com/author/andrewtamkp/ 第一章:倒屣迎賓不領情,來者不善擊戰鼓 地球是星羅雲散的宇宙裡罕見的綠洲。由於位置偏僻,故地球向來跟外星不相往來;即到開普勒22b星人也華夏帝國定居,協助人類開拓太空後,人類才重新開始太空探索。經過十多年的時間,人類和開普勒22b星人在太陽系裡建立了不少太空站,並嘗試與其他外星人交往。但在茫茫宇宙裡探索智慧生命,本來就是大海撈針。 太空科技計劃是由華夏帝國的欽天監與外星人的太空都統使司,直接向華夏帝國譚傑靈女皇及外星人開普勒臨時朝廷杰娜女皇共同負責。自從開普勒22b星人歸順華夏帝國以後,開普勒星人就以其科技及天文宇宙知識,協助華夏帝國發展科技。在太陽系的邊陲冥王星的軌道上,人類和開普勒22b星人建立了「倒屣太空站」。外型猶如中式廟宇的倒屣太空站在太空飄浮,金壁輝煌的外貌展示著華夏帝國的國力項盛。故名思義,此太空站的原意為倒屣迎賓,是外星人來訪太陽系的接待處。然而,自從開普勒22b星人來地球以來,一直再沒有其他外星人來訪地球,故倒屣太空站一直門可羅雀,直至今天迎來貴賓,才煥然一新。 幾首樣子怪異的太空船在太空都統使司戰機的護送下,駛入太空站停泊。停機坪上已經擺滿了氣球佈置,還用各種外星語文寫上「恭迎能樣星使節」。人類和開普勒星人的官兵和科學家都穿上曳撒或圓領袍,列隊站立,神情緊張;因為太空船裡沒有開啟重力以節省能源,所以他們都得站扶著欄杆,以免飄起。代表華夏帝國傑靈女皇前來的有京衛指揮使葉莉娜、陸軍都督高倩影、欽天監監正韓安娜,至於代表開普勒22b星人的則有開普勒朝廷的首相艾莉和科學家溫迪。沒想到能樣星使節一下機,葉莉娜就忍不住大笑起來。 「喂!你笑甚麼⋯⋯」倩影斥責她說。 「能樣啊,果然是能樣星人⋯⋯」倩影看,果然能樣星人人如其名,頭如龜頭,頸如陰莖。倩影見了,掩嘴而笑;一眾人類與開普勒星人亦不禁發笑。艾莉忍笑,斥責大家說:「莊重一點!難得終於聯絡得上宇宙商人能樣星人,這次是重要的外交會面,你們不要把搞砸事情!」 十幾個能樣星人走近;艾莉向其長官鞠躬,又以外星人的語言開普勒語向其問好,說:「我們僅代表華夏帝國顯道女皇譚傑靈陛下及開普勒朝廷杰娜女皇陛下歡迎一眾能樣星使節到訪太陽系,並代表兩位陛下向貴星球皇帝問安⋯⋯」 然而,能樣星的官員們卻目無表情的望著艾莉,令氣氛變得尷尬。 「你們這星球的人怎麼說話廢話連篇的啊?」能樣星官員問。「還有,這兩個人類的表情是甚麼意思?」 「這⋯⋯這個嘛!這是地球的文化,大笑是熱烈歡迎的意思!」 「地球真是個奇怪的星球。」 「來,各位大人,請進會議室吧。」 艾莉、溫迪和安娜引領能樣星人一眾官員前往會議室。因為倩影和葉莉娜不會開普勒語,所以只好坐在一角聽翻譯從旁解說。艾莉首先在屏幕上展示地球的基本資料。 「地球平均半徑為6,371.0 km,質量5.97237×1024 kg,大氣層成份78%為氮氣,20%為氧氣。海洋佔了地表面積70.8%⋯⋯」 「甚麼是海洋?」能樣星官員問。 「是水,即氧化氫。」安娜回答說。 「我們討厭水和氧氣。」能樣星人冷酷地說。

Read more

王道平天下2:報復與寬恕(十七)

九龍叢報援權轉載作者個人專頁:http://kowloondaily.com/author/andrewtamkp/ 第十七章:御駕親征消前恨,百合黌宮泯舊仇 憂心忡忡的傑靈和杰娜把其他人都趕出書房,坐在沙發上,相擁而泣,守候在電話前,等待禁軍的消息。正當她們惶恐不安之際,電話就響起來;打過來的是善妍。 「你們這兩個狗皇帝好大膽啊,竟敢派兵襲擊我?」 「畢哲和麗素在哪裡?」傑靈激動地大叫。於是善妍就把畢哲拉到鏡頭前,用刀架在她的脖子上。畢哲放聲痛哭,大叫救命。 「朕命令你快點放開畢哲!」 「你們聽住,馬上到聖嘉琳野地百合學院來,不得帶半個侍衛,不得通知軍方。別以為你偷偷通知軍方我會不知道,我對你們的一舉一動瞭如指掌。我已經沒有耐性了,一小時後你們不現身,我就把畢哲和麗素的頭砍下來。」 「你⋯⋯你這人渣⋯⋯」 「我的話到此為止。」 說罷善妍就掛了線,然後叫手下把畢哲和麗素綁在祭壇上。祭壇位處一個寬闊的地下禮堂裡,左右燃點了蠟燭;儒雅、韋娜和弘道被反綁在右邊的長凳上,動彈不得。邪教徒們忙於準備祭典之事,有的在磨刀,有的在搬動椅子和桌子,有的在點燭。弘道對善妍大罵,說:「你到底部署了這陰謀多久,竟然在學校地底開挖了地下室?」 「這地下室不是我開挖的,這裡本來是防空洞。是路濟亞白痴,她不知道地下的防空洞早成了早就在她來當校長之前,被我當成是衛道聖教的基地。」 「你為何竟然忍心殺死你的學生?麗素是無辜的!當年外星人擄走你的時候,麗素還未出世!」 「她長大後就會跟她母親一樣沾染人類的子宮。」善妍說著,手抓起麗素的衣領,大力掌摑她,問:「你知不知道當年你母親對我做了甚麼事?想不想現在我對你做一次?」 麗素哭哭啼啼,不敢直視善妍猙獰的眼神。弘道就大叫:「你怎能對小孩說這種東西⋯⋯」 然而,畢哲卻插嘴說:「你老母臭西啦,外星人不就已經對強暴俘虜的罪行賠償和道歉了嗎?杰娜女皇不也早就因此而被軟禁五年嗎?你只不過是被人強暴過而已,用不著殺那麼多外星人吧?你這沒人要的中女空虛寂莫的話就去召妓啦,仆街⋯⋯」 「只不過被人強暴過而已?只不過被人強暴過而已?」畢哲衝口而出的一句說話觸動了善妍的神經。善妍暴戾恣睢,急步走近畢哲,拉扯著她的衣領,大聲地說:「你夠膽再說多一遍。」 「你⋯⋯我說錯了嗎?你只不過被強暴過而已,也領了國家和外星人的賠償啦⋯⋯啊!你幹甚麼⋯⋯」 善妍忽然扯開畢哲校裙胸前的扣鈕,嚇得畢哲尖叫。弘道激動地大叫:「你這禽獸!畢哲是你的學生來的!你怎可以⋯⋯」 弘道和儒雅情緒激動,猛烈地掙扎,嘗試掙脫麻繩,卻被邪教徒們上前制止。麗素繼續大哭。韋娜卻只露出一雙愁眉淚眼,神情鎮靜,一言不發。善妍瞥見韋娜的樣子,忽然楞住了。韋娜就說:「己所不欲,勿施於人。昔日外星人做了甚麼壞事,現在你就以過之以無不及的方式向無辜者施以報復。郭老師⋯⋯不,你不是老師,你不是人,你沒資格憎恨外星人。」 「韋娜,你⋯⋯你⋯⋯」

Read more

王道平天下2:報復與寬恕(十六)

九龍叢報援權轉載作者個人專頁:http://kowloondaily.com/author/andrewtamkp/ 第十六章:馬掙力戰救公主,御駕親征殺奸邪 夜幕低垂,十幾艘漁船肅承明詔、星陳夙駕,趕赴沙塘口山;為免驚動衛道教的注意,船都關上燈,又減慢航速,以免發出聲響。浪濤打在甲板上,發出零零星星的沙沙聲。本德跟一眾軍官聚首在船艙裡開會;會議室內氣氛凝重,安靜得可以清楚聽見船外的海浪聲。 「今次事關殿下安危,不容有失。」本德嚴肅地說。「莉莎和志美已經穿上龍袍,乘坐小艇,裝扮成兩位陛下,按邪教教主的要求前往南果洲;有一個百戶所的禁軍陪同她們。等她們登陸後,我們就趁機攻打沙塘口山。我和巴里將帶同一個五個百戶所的禁軍從東南的火石洲進攻。我們會先派炮擊東南面,分散邪教徒的注意;然後,倩影你跟葉莉娜就從西北的甕缸灣,帶領五個百戶所的海軍陸戰隊搶灘登陸。莉莎和志美一完成清剿南果洲上的邪教徒,就會趕過來沙塘口山。」 「邪教徒有多少兵力和火力?」倩影問。 「估計有四千人,他們有大炮,所以要萬事小心,不可輕敵⋯⋯」此時,對講機傳來莉莎的聲音。 「我們即將登陸南果洲了。」 「你們行動吧。」 莉莎和志美穿上黃金色的袞龍袍,手持電筒,坐在快艇上,飛馳至南果洲,而其他禁軍則藏在附近的漁船上。星星佈滿了黑夜的天幕,為快艇導航。漆黑的夜空與汪洋環抱果洲群島,沙沙的海浪聲奏起陰森恐怖的樂章。莉莎把快艇泊在沙灘上,然後跟志美左手拿著電筒,右手拔出長劍,小心翼翼的登陸。她們一登陸,先找掩護,躲在大岩石後。 「怎麼半個人影都沒有的呢?」志美說。 「小心為妙,恐怕有埋伏⋯⋯」莉莎話音未落,前方就突然塵土飛揚,響起隆隆炮聲,發出洪洪火光。 「是火箭炮!」莉莎馬上捉住志美的手,拉著她跑上快艇,急忙撤退。山上有幾個黑衣人背著火箭炮,向沙灘開火。 「糟糕了,他們向著我們的船開火⋯⋯」志美說。 「快跳海!」 莉莎拉著志美,急忙跳入海裡;瞬間快艇就被肩托式飛彈擊中,發生爆炸,燃起小火球,碎片飛彈。莉莎泳姿純熟,馬上就游到禁軍的漁船去了,回頭一看,才驚見不太會游水的志美半浮半沉,大叫救命。於是莉莎慌忙游回去,左手手執志美的衣領,把她拖到船上。四個禁軍來到甲板前,拋下救生圈,讓莉莎捉住,然後把她們拉到甲板上。莉莎見志美雙眼發沉,失去意識了,驚慌得喪蕩游魂,馬上解開志美的衣領,跟她進行心外壓急救。 「喂!矮子、小女孩!給我醒過來啊!」 莉莎見志美還是沒有反應,只好把心一橫,彎下腰,把嘴唇貼在志美的嘴唇上,進行人工呼吸;沒想到朱唇才剛短兵相接,志美就醒過來,還把海水吐入莉莎的嘴裡;莉莎躲避不及,喝了一口海水,慌張得馬上把海水吐在志美面上。志美才剛睜開眼睛,先見莉莎親吻她,再看見莉莎向她吐口水,就勃然大怒,推開莉莎,大聲尖叫。 「你這不男不女的變態死人妖!你想幹甚麼啊!我只喜歡男的啊!我說是正常的男人啊!」 「仆街,你真是狗咬呂洞賓,不識好人心!誰⋯⋯誰喜歡你這種淫賤女秘書啊!」莉莎說。「現在不是爭吵的時候⋯⋯先幹掉山上的邪教徒吧!快派戰機向山頂開火!」 南果洲烽煙四起之際,沙塘口山卻異常的平靜。一艘漁船悄悄駛近沙塘口山,引起了岸上守衛的邪教徒注意。

Read more

王道平天下2:報復與寬恕(十五)

九龍叢報援權轉載作者個人專頁:http://kowloondaily.com/author/andrewtamkp/ 第十五章:忠奸現形母愛彰,如箭在弦上沙場 光滑的甲板映照著陽光,反射在爾雅白色的醫生袍上。儘管衛道教還是不太信任她,沒有批准她晉見梁教主,但她總算能夠在貨櫃船上出入,充當軍醫。吊車將一個又一個載著軍火的貨櫃從貨櫃船上卸下,再偷運往而衛道教的基地。 爾雅來到一個紅色的貨櫃前,貨櫃門外有兩個持槍的邪教徒把守。守門的邪教徒問:「你進去幹甚麼?」 「我要為人質檢查傷勢,請你放行。」 「你有梁教主的批示嗎?」 「如果人質有甚麼三長兩短,使殺外星人的祭祀儀式無法順利舉行的話,是不是你負全責?」 在爾雅的怒斥下,守門的侍衛只好放行。爾雅打開貨櫃門,強光就乘機侵佔了黑暗的貨櫃,使眾人睜不開眼睛;等爾雅關上貨櫃門,開了燈,韋娜的視線才恢復過來。她一見爾雅,就火冒三丈,大聲叫喊,說:「你這賊婆娘想怎麼了!我要跟你拼命!」 可是韋娜雙手和雙腳都被綁起了,動彈不得,只好坐在原地大吵大嚷。爾雅沒理會韋娜,直接來到保奈美身旁,取出藥箱,說:「來,我先為你包紮傷口。」 「那只是皮外傷,我沒事。」 「你這賤人不要假仁假義!你吃屎吧!淫婦!賤女人!」爾雅無法再忍受韋娜的大吵大嚷和侮辱,於是轉過頭來,走近韋娜,默不作聲,盯著韋娜,手伸入漢服交領裡,摸著甚麼東西。韋娜就慌張起來,心想:她不是想拿刀了吧?於是韋娜就大叫:「你⋯⋯你有本事就殺了我!我死也不會放過你!」 沒想到爾雅取出的卻是一部手提電話。她駁通了手提電話後,打開了擴音器,又向眾人展示手提電話的視屏;接聽的人是本德。 「韋娜,你沒事吧?」本德焦急地問。 韋娜看見本德,頓時哭起來,大叫,說:「爸!」 「你別哭,我馬上就來救你,利博士是都察院的內應,她身上有追蹤器,我們已經確認你們的位置。我們已經知道貨櫃船的位置了。爾雅,你先給他們解開繩索吧。」 「遵命。」 「朝倉老師,請問你傷勢嚴重嗎?還可以作戰嗎?」本德問。保奈美就說:「放心吧,大人,我只是⋯⋯擦傷了大腿。保護學生是我的責任。」 「你們忍耐一下吧,我們馬上就會來拯救你們了。我先掛線了。」 「婆娘!還不快點為我們解開繩索!」韋娜依舊以不禮貌的口氣大聲呼喝爾雅。爾雅忍著氣,上前為她解開繩索,然後又為畢哲等人解開繩索。山娜就說:「韋娜,你這人真沒禮貌,利博士來救我們,你卻依然對她呼呼喝喝⋯⋯」 「這淫婦想搶我爸啊!我怎能不罵她!」

Read more

王道平天下2:報復與寬恕(十四)

九龍叢報援權轉載作者個人專頁:http://kowloondaily.com/author/andrewtamkp/ 第十四章:秋遊教匪擄麗素,硬膠畢哲來營救 秋天微風輕拂樹峭,把紅葉散落在山頭。幾架旅遊巴載著聖嘉琳的師生到郊野公園郊遊。聖嘉琳野地百合學院的郊遊並非上山逛一圈那麼隨便,而是會在山上露營留宿一晚,好讓那些驕生慣養的皇室貴族與富家子弟嘗一下露營的滋味。由於邪教虐殺外星人的凶案令九龍府氣氛緊張,因此莉莎安排了禁軍護送聖嘉琳的車隊。在車上,學生們吵吵鬧鬧的聲音令昭聖感到不耐煩。 「我真的不明白,這種時勢還旅行甚麼啊!露營活動根本就應該取消!」昭聖對鄰座的弘道說。弘道冷靜地說:「校長不是說過了嗎?旅行和露營是每一年學生的大事,野外露營也是騎士教育的一部分,不應輕言取消。」 「那豈不是找我們麻煩嗎⋯⋯」「禁軍都來護送我們了,有甚麼麻煩呢?」弘道問。 「萬一邪教徒偷襲怎麼辦?」「有禁軍在,你怕甚麼呢?」 「禁軍靠得住嗎?」 「你別疑神疑鬼吧。」 一到達露營地點,學生們就興奮地下車,紛紛紮營。對於昭聖來說,這些繃繃亂跳的學生只為她帶來煩惱;可是弘道看見大家興高采烈的樣子,就會心一笑。加蜜兒、保奈美、昭聖和弘道為大家分配物資和紮營的位置,並示範和教導學生們如何紮營,然而笨手笨腳的畢哲卻無法紮好帳篷。於是山娜走過來幫忙,卻愈幫愈忙,連營柱也穿錯了接口。畢哲就生氣了,大叫著說:「人來啊!快點給本宮紮營啊!」 「哈哈,你這嬌生慣養的公主殿下連紮個營也不會嗎?」儒雅看見畢哲和山娜雞手鴨腳的樣子,就取笑畢哲。畢哲氣壞了,就說:「你⋯⋯你的帳篷呢?」 「當然一早紮好啦,看,就在那邊。」儒雅得意洋洋的指著右邊的帳篷;可是,她竟然把那個圓頂的帳篷上下倒轉,圓頂貼著地,帳篷的底部朝天,四角被繩子拉緊,固定在原位。畢哲目瞪口呆,不知如何反應。山娜則駁斥儒雅,說:「白痴!明眼人就看得出你連上下也顛倒了啦!」 「這是藝術!你識條鐵啊?」儒雅死撐說。 「殿下你快點紮營吧,快要日落了!」韋娜喊叫著說。畢哲和儒雅回頭,卻看不見韋娜;再抬頭一看,才驚覺韋娜竟然爬上樹上,用繩子把帳篷吊起來,想把帳篷懸掛在半空中。畢哲和儒雅嚇呆了。儒雅就詫異地問:「喂⋯⋯你⋯⋯你爬上樹上幹甚麼?」 「這是野外求生技能啊!遠離濕滑的地面才可以避開蚊蟲⋯⋯啊!」韋娜話音未落,樹枝就斷了,她跟帳篷就從樹上丟下來;幸好弘道及時跑上前,張開雙臂,接著韋娜;被弘道抱起住韋娜頓時面紅起來。弘道亦一面尷尬,急忙放下了韋娜,說:「你⋯⋯你沒事吧?爬上樹上很危險的。你們如果不會紮營的話,可以問一個加蜜兒老師。看,利奧和道明把帳篷紮好了,你們照著他那樣去紮吧。」 利奧得意洋洋地站在樹下,向他們揮手;他和道明已經把一個半圓帳篷紮好了,齊整的放在地上。可是,正當道明走去把背包和箱子搬過來,要放入營裡的時候,風輕輕一吹,帳篷就飄起來了。道明大驚,問利奧:「你忙了營釘嗎?」 利奧詫異地反問:「營釘?甚麼來的?」 「快點把帳篷捉住啦!你們還發甚麼呆啊!」弘道氣壞了,馬上跑過去追趕被風吹起的帳篷。畢哲、韋娜、山娜和儒雅也追過去。帳篷被吹出學生的營地了,落入營地外禁軍的營地範圍,打中了正在放風箏的巴里。禁軍駐紮在營地的旁邊,在四周把守,不許閑雜人地接近營地。調查局並沒有派警察支援,而由於天娜被杰娜軟禁起來,因此太空都統使司亦沒有出動;只有巴里和綺華親自帶領的禁軍部隊前來保護學生。不過巴里和綺華卻把保護學生的任務當成是郊遊玩樂了。 「哎呀!好痛啊!你們搞甚麼鬼⋯⋯」被帳篷迎面打中的巴里大聲抱怨,風箏軸也掉了,幸好綺華馬上上前接住風箏軸,要不然風箏就被吹走了。 「對不起,大人。」弘道上前抓住了帳篷,急忙把帳篷拉走。畢哲看見巴里竟然在放風箏了,就抱怨他,說:「你不是來保護我們的嗎?怎麼在遊玩了⋯⋯」 巴里反駁,說:「你⋯⋯你識條鐵啊!這風箏裝上了攝影鏡頭,可以在空中視察四周有無可疑人物啊!你看不出我在很認真的工作嗎?」

Read more

王道平天下2:報復與寬恕(十三)

九龍叢報援權轉載作者個人專頁:http://kowloondaily.com/author/andrewtamkp/ 報復與寬恕(十三):將軍冤獄下囹圄,禁衛纏鬥鬧官府 自從昨晚安達臣村被縱火以後,葉莉娜也睡得不好;早上起床的時候就自然顯得沒精打采、呆呼滯滯。她來到飯廳坐下;女僕端上奶茶和腸仔煎蛋,恭請葉莉娜享用。正室宋熙寧和一眾男妾一如平日一樣走上前,逐一擁抱葉莉娜請安,可是葉莉娜還是沒有甚麼精神。熙寧就問:「你怎麼愁眉苦臉了?」 「安達臣村被縱火,死了一個外星人,陛下這下子一定會殺了我⋯⋯」葉莉娜擔憂地說。熙寧就安慰她,說:「這種事情你也不想發生的啊,只要你跟陛下解釋這是太空都統使司和外星儀衛司的責任就行吧⋯⋯」 「媽,早晨。」山娜走到來葉莉娜面前,向她請安。葉莉娜就讓山娜坐在自己的大腿上,問:「你吃早餐了嗎?」 「已經吃了。」「今天我不送你上學了。你記住,要在畢哲公主殿下面前美言我幾句⋯⋯」 「我知道了。」 忽然,門口傳來一陣急促的敲門聲;女僕才剛打開門,一群調查局的警察就衝入大宅,穿過走廊,趕往飯廳。葉莉娜大吃一驚,馬上叫熙寧和其他男妾帶著她的子女後退。葉莉娜站起來,指罵他們說:「你們這群調查局的小卒找死了嗎?怎麼竟然衝入京衛指揮使的府上了?你們有搜查令嗎?給我馬上滾出去,否則別怪我不客氣⋯⋯」 帶頭的女警官嚴肅地對葉莉娜說:「葉莉娜將軍,我們懷疑你是邪教間諜,請你馬上跟我回調查局總部協助調查。」 「荒謬!你別含血噴人!」葉莉娜走上前,拉扯著那女警官的衣領,正要一拳揍向她的時候,就被旁邊的警察拔劍指著脖子。 「我們收到舉報,指你的長女葉山娜是衛道教分支『道德教會』的邪教徒,所以我們有理由懷疑昨晚縱火一事是你們策劃的⋯⋯」 葉莉娜驚訝地回望山娜,山娜卻不敢抬頭。葉莉娜就對女警官激動地說:「我警告你,你別冤枉我的女兒!」 「我們現在要把你和你的女兒押回調查局去接受調查,快點起行,否則將視為阻差辦公!」 幾個警察粗暴地推開了熙寧,從他手上搶過山娜,為山娜手銬戴上。被嚇壞的山娜大哭,正想伸手掙扎,就被警察掌摑。葉莉娜就怒吼:「停手!你們怎麼打我的女兒了?我們可是世族⋯⋯」 女警官大力掌摑了葉莉娜一巴掌,奸笑著說:「你不合作一點的話,我脫光她的衣服也行啊,我們可是調查局的警察。哈哈。人來,收隊,把她們兩個押回去!」「遵命。」 被捕的山娜無法上學,因此山娜在課室裡的座位就變得空空如也。上課的鐘聲響起了,山娜還是沒有出現;畢哲和利奧就焦急起來,以為山娜遲到了。 「你還不打電話給山娜?」畢哲催促著利奧,利奧卻拿著手機無奈地說:「山娜的手機關掉了,接不通。」 「利奧同學,都已經上課了,你怎麼還不把手機收好?」昭聖高聲斥責利奧,嚇得利奧馬上把手機塞入書包。畢哲卻反駁昭聖說:「你怎樣做老師的啊?你沒有為學生點名的嗎?你不見山娜沒有上課嗎?」 「我點不點名不用你指指點點,我才是老師!」昭聖反駁說。「葉山娜同學沒有請假就缺席,那我只能把她當成是曠課⋯⋯」 這時候,弘道來到課室門外,向昭聖招手,說:「昭聖,你過來一下。」

Read more

王道平天下2:報復與寬恕(十二)

九龍叢報援權轉載作者個人專頁:http://kowloondaily.com/author/andrewtamkp/ 第十二章:儀衛無理闖宮室,細作留恨燒衙門 本德乘坐著葉莉娜的私家車,跟她一同來到外星人聚居地安達臣村,穿過外星人士兵設置的檢查站,經過街道,再進入行宮。因為本德被傑靈下令休假了,所以他不能用都察院的車,只是他不放心他的舊部葉莉娜,怕她又會闖禍,所以還是親自帶她到安達臣村跟外星人見需。村內有很多一間又一間四到五層高的獨立屋,外部建築風格與嶺南建築無異,只是內部有各式各樣的高新科技裝置。村的中央是杰娜的行宮,行宮旁邊就是外星人的自治組織「開普勒22b星帝國朝廷」的辦公大樓;在此辦公、由外星人主理的部門包括考助華夏帝國人類發展太空科技的太空都統使司,以及負責保衛外星人皇室成員的武裝部隊外星儀衛司。行宮是一座新古典主義、樓高五層的華麗宮殿,外牆都是用巴斯石炭岩建造的,外貌樸素,沒有九龍府皇宮那華麗的城樓、宏偉的大殿或精緻的雕刻。辦公大樓與行宮相連,高十幾層,是一座維多利亞風格的政府大樓,也是沒有甚麼雕刻。葉莉娜一下車,就驚訝地問本德:「怎麼行宮建得那麼簡陋的啊,是不是外星人財政有困難了?」 本德笑了,說:「你進去看看內部就知道了。難得陛下原諒你,還對你委以重任,你就不要讓兩位陛下失望啊。」 「都是有賴文大人和上原大人為小人求情,小人才得免陛下責罰啊。回想自從昔日大人在武學堂提拔小人以來,每次小人闖禍,都是有賴大人一次又一次的幫助小人,大人對小人的大恩大德,小人實在沒齒難忘,無以為報⋯⋯」葉莉娜面有愧色,低下頭來,本德卻拍著她的膊頭,說:「你我曾經在禁軍出生入死,你也救了我不知多少次,能計較甚麼恩德呢?你只要職忠盡守,就是對我最好的回報了。」 「謝大人。」 穿上黑色曳撒的本德和穿上傑靈御賜的鬥牛服的葉莉娜一下車,就受到杰娜、艾莉、安娜和溫迪的親自迎接她。杰娜和艾莉穿上了曳撒,安娜和溫迪則穿上文官的紅色補服。她們帶同一隊身穿白色曳撒的外星人士兵夾道歡迎。本德和就葉莉娜馬上走到來杰娜面前,向她鞠躬敬禮,其禮節跟晉見傑靈一樣,並說:「參見杰娜女皇陛下。」 「免禮了。」杰娜說。 溫迪則說:「兩位請進。」 溫迪恭敬地引領本德及其部下進入辦公大樓,來到朝廷的大堂。大堂裡的裝修參照太空船的內貌,與建築外貌形成強烈對比;大堂的外牆皆塗上了科幻的灰色,高五米的天花則塗上黑色,還繪畫了銀河系的各個星宿和星座的,構成了一幅大型的觀星圖。大堂的地板用大理石鋪砌,牆上有多幅以太空及宇宙為主題的油畫,扶手電梯和透明玻璃的升降機縱橫交錯,還有穿上漢服的外星人和人類往返。 「怎麼不見天娜的呢?她不是太空都統使嗎?」葉莉娜疑惑地問。一提到天娜的名字,杰娜和艾莉就面露不悅;溫迪就搖頭嘆息,回答說:「那傢伙說公務繁忙,不來了。別理會她吧⋯⋯來,我先帶你去見一下在這裡工作的科學家。」 「安娜,你先帶本德去辦公室坐一下吧,朕會帶葉莉娜少將到二樓參觀,跟一眾官吏碰個面吧。」「臣遵旨。」 於是杰娜、艾莉、溫迪和葉莉娜就走上扶手電梯,往二樓去;而安娜則引領本德步入升降機,來到地下一樓的辦公室。地下幾層設立辦公室的部門多數都是科研部門。安娜關上辦公室的房門,把窗簾拉起來,請本德坐在沙發上,神情緊張;反之,本德卻氣定神閒的坐著。安娜為本德倒了一杯咖啡,恭敬地奉上。本德看見安娜焦慮的樣子,就問:「你怎麼坐立不安似的?」 「大人你說有人滲透進來安達臣村了,小人真在難免不安⋯⋯尤其,小人⋯⋯小人即邪教的目標。」安娜驚慌地說。本德就問:「何出此言?」 安娜只好吞吞吐吐地說:「那個反外星人的邪教最憎惡的就是跟外星人⋯⋯有⋯⋯有百合關係⋯⋯的人類。」 本德笑了,說:「哈,你終於承認自己是艾莉的情婦了。」 「才⋯⋯才不呢!可是⋯⋯小人真的⋯⋯寢食難安。」 「我也想盡快找出邪教的間諜。所以你也要幫我忙。邪教的核心成員很可能是由那些曾經被外星人俘虜的人類組成的,所以你要留意在欽天監和安達臣村裡有無前俘虜。」本德說著,拉起衣袖,露出左手前臂上的條碼。「俘虜的左手手臂上都會有這種看似是超市貨品商標條碼般的識別碼,那是以前外星人用來為人類俘虜做記號的條碼。左手前臂有這條碼的話,就肯定曾經被外星人俘虜過了。」 安娜搖頭,說:「可是,大人你手上的條碼的顏色都已經很淡了。而我手上的條碼更加完全退色了,所以這不是一個太好辨別懷疑邪教間諜的方法。」 「你說得對,這是因為我們被擄去不久以後,外星人就投降了,我們就獲釋了,所以我們手上的條碼沒有怎樣補色。」本德歎了一口氣,說。「不過,如果是被關得較久的俘虜的話,他手上的條碼就應該比較深色,因為外星人會定期為他們手上的條碼補色,顏色沒有那麼容易脫掉。」

Read more

王道平天下2:報復與寬恕(十一)

九龍叢報援權轉載作者個人專頁:http://kowloondaily.com/author/andrewtamkp/ 第十一章:流言蜚語遍黌舍,龍顏大怒震春宮 第二天,穿上道袍的弘道回到學校,一經過走廊,就發現無論是初中還是高中的女生,皆以奇怪的眼神看著他,又耳語不斷,令弘道深感不安。他剛好經過操場,又碰見了麗辭和安東在樹後鬼滾,衣衫不整,就走上前責備他們。 「你們怎麼又在學校的公眾地方行為不檢了?這些事⋯⋯你們放學後做甚麼我都不管了,但現在你們應該要去上課。」 麗辭驚見弘道發現了他們,嚇了一下,退後了半步,急忙整理衣領;可是安東卻不慌不忙的把皮帶扣上,鋪眉搧眼,對弘道說:「對啊,放學的事宋老師就不管了,因為放學後宋老師你要忙著為劉莉莎大人出火吧。哈哈。」 弘道一聽,氣得面紅耳赤,說:「你⋯⋯你!你說甚麼?別含血噴人毀人清白⋯⋯」 安東搭著弘道的膊頭,笑著說:「老師啊,別害羞吧。說起來我們都是援交界的同行呢。誰不是搭上禁軍都督劉大人這種達官貴人呢?你被劉大人包養應當覺得榮幸才對啊,我也希望有一天會被朝廷官員包養呢。」 弘道氣得馬上推開安東的手,說:「援你的頭!我清者自清,你勿毀我清白⋯⋯你們快點回去課室!」然後就怒氣沖沖地離去。 弘道一踏入教員室,馬上就被一眾女老師以奇怪的目光望著他。弘道只好尷尬地趕快回到座位上;憲成就走過來,拍著弘道的膊頭,笑著問:「你可以也介紹我給劉大人認識嗎?」 弘道面紅了,推開憲成,問!:「你⋯⋯你,你在說甚麼啊?」 「你被劉莉莎大人包養嘛,她到底一個月付多少錢?雖然我不太缺錢,但劉大人那麼帥氣,我也有點心動,你不如就幫我問一下吧,好嗎⋯⋯」 「你別胡說八道⋯⋯」 「甚麼胡說啊,學生都是這樣說的⋯⋯」「我要備課,你別阻我。」 於是弘道推開了憲成,回到座位上,打開手提電腦,取出教科書,準備備課。可是,加蜜兒和保奈美馬上又走過來打斷弘道的工作。弘道就抬頭問:「你⋯⋯你想怎麼了?」 加蜜兒就笑著說:「我不是甚麼達官貴人,但是我家也挺有錢的啊,劉大人每個月付你多少錢,我照樣是付的,你就陪一下我們吧⋯⋯」 弘道氣得彈起來,說:「你們為人師表的莊重一點好嗎?怎可以聽信謠言,含血噴人?我那像是個被包養的小白臉?」 於是弘道又趕走了保奈美和加蜜兒。弘道才剛坐下,以為可以鬆一口氣,面如死灰的昭聖就走到來他的面前。弘道看見昭聖面色不對,就問:「昭聖,你沒事吧?」 「沒事?你⋯⋯你這水性楊花的小白臉還好意思問我沒事?」昭聖眼泛淚光的說著。弘道楞住了,問:「你是甚麼意思啊?」 「劉大人有甚麼好,我有甚麼不好?我⋯⋯我討厭你!」說罷,昭聖就淚奔而逃,弘道捉也捉不住。弘道沒想到謠言已經傳遍了學校。 在課室裡,大部分學生都在討論弘道的事情。山娜興高采烈地對利奧和畢哲說:「你們知道嗎?禁軍都督劉大人每月都會付一萬元包養宋老師的啊。」

Read more

明朝漢服集歷代大成

圖:(感謝游蕙禎借出圖片)文:Sandy Soon 近日關於漢服、韓服、越服的爭議甚囂塵上,多個國際性社交網站皆出現激烈爭論。中國人以及一些其他地區的華人指韓越盜用、剽竊漢服,而韓國人、越南人則指韓服、越服是自己的傳統文化,當中又分別有承認韓服與越服有借鑑、模仿漢服以及否則韓服、越服受漢服直接影響兩派;亦有韓、越人指滿清服裝才代表中國,不認同漢服代表中國。出現這些爭議,除了因為誤解之外,還有就是中國自滿清以來對外形象皆以滿清服飾及其變體代表,近年華語圈對外輸出大量清宮影視劇,更鞏固了這種形象。 明朝衣裝被當韓服 諷刺的是,當有人用正統漢服拍出《女醫明妃傳》、《尚食》等明代背景的劇集,卻被華人觀眾當作韓服,正好說明了漢服尚未被現代華人社會中普羅大眾充分認識。自2006年開始的當代漢服復興運動,在十四年後的今天,成績仍未如理想,反被2014年才開始的越服復興運動超前。很多人以為是由於參與者曝光率不夠多,其實最大的問題是對「復興」一詞中「復」的誤解。 「復興」者,先恢復,後興盛。漢服之所以要「恢復」,乃是因滿清強迫漢人剃髮易服,導致漢人傳統服飾因政治人為干預,出現不正常變異,只有一部份幼童服飾得以流傳至20世紀中後期(少數地區至今仍有傳承),少數成年男性漢服則以僧道服飾形式流傳至今;清代漢族女性服飾雖然保持明代以來上衣下裙形式,但自乾隆年間開始就滿化,也是剃髮易服間接造成的不正常變異。恢復漢服,就是要回到未受到剃髮易服影響前的狀態,而非復古,更非把歷史上各朝代的服飾都在現實生活中穿著。而漢服復興運動,卻沒有規範是何時期的漢服,令人眼花繚亂,使長久沒有接觸漢族傳統服裝的大眾難以辨認,而漢服運動參與者所謂的漢服特徵「交領右衽」,其實是漢字文化圈傳統服飾的共同特徵,若把歷代的和服、韓服、越服、琉裝與漢服一同羅列,又有多少人可以準確分辨? 反清裙褂復明衣裳 「民族服裝」的概念是近代出現,服裝沒有被人為強制變異的民族,皆以現代化之前的傳統服飾為民族服裝。若漢人的傳統服裝沒有被強制變異,也就可直接以現代化之前的服裝款式為民族服裝,亦不會有「恢復漢服」之行動。換言之若沒有剃髮易服令,即使漢人被外族殖民,漢服依然會正常傳承。「恢復」是「復原被破壞前的狀態」,而明代又是滿清殖民前最後一個漢人朝代,一般為求方便說明,就會說恢復明制漢服。其實不僅是明制,一些沒有滿化的款式,例如交領嬰兒服,童帽如虎頭帽、狀元帽、風帽等,即使有經歷過滿清,也不應排除在外。甚至一些在清代或之後才出現,但不具滿族元素又非西化之服飾,如客家花帶、花扣等,也應視為傳統服飾。民族服飾需有鮮明之特徵去辨識,漢服也不例外。明制漢服與現代和服、韓服、越服、琉裝皆有細節上的明顯差異,有足夠辦識度。然而,和、韓、越、琉等民族之前被自然淘汰之服裝款式,也有部份與明代之前被自然淘汰的漢服雷同,現在他們也不再於現實生活中穿著一些被自然淘汰的款式,只用於展示、表演或以特定時期為主題之活動供參觀者體驗之用,並不作為民族代表服裝。漢服也應該如此,不應再抱著天朝上國心態搞特權,否則花多眼亂,不但他族難以識別,連漢人自己也難以區分,又如何使漢服成為民族代表服裝? 明服較合現代生活 服裝為禮俗的一部份,對於平民百姓而言,當中「俗」(民俗)的成份又大於「禮」(禮儀)。傳統漢服分為八類:禮服、祭服、朝服、公服、常服、吉服、便服和喪服,前四者為皇室、官員、命婦專用,材質、用色、配件、圖案、放量皆有嚴格規定;後四者則上至皇帝,下至平民皆有,除喪服外,材質、用色、配件、圖案、放量皆較為隨意。現時華人地區已沒有君主制,復興漢服也應以平民禮俗為優先,也就不需刻意選擇「最正統」朝代的服飾,而是以復原未破壞前的狀態為標準,亦即把恢復滿化前的樣式。正如現代復興其他民間傳統禮俗,也只是把一些不合「禮」或被扭曲的部份修正,而非否定「俗」的自然傳承演變,盲目復古。況且服飾重視實用性,其自然演變是依隨人們生活習慣轉變而改變,明代是最接近現代的漢人朝代,其服飾結構較前代簡便,也較切合現代生活;正如漢字是用作溝通,字體自然演變也是隨著書寫工具與媒介的改變而變動。假如華語圈全面改用殘體字,正體漢字被禁用一段時期後,再有人發起恢復正統漢字,那應該是恢復被破壞前的楷書體,還是把甲骨文、金文、大篆、小篆、隸書、楷書全部都用作日常流通文字使用? 有些人反對以明制為標準,指明代是蒙元殖民後恢復的漢人朝代,服飾受蒙古影響,不及宋代或之前正統。關於朝代正統與漢服復興之相關問題,上文已有說明,不再贅述。至於服飾受蒙古影響,又是否代表不正統?首先,漢族並非長期與外界隔絕的民族,漢族文化一直有受外族文化影響,歷代漢服也有自然吸收外族元素,與滿清以外族殖民者身份,強行改變被殖民者服飾之情況不同。此外,在蒙元統治漢地之前,漢地亦非從未受外族統治,若曾受外族統治後出現的款式皆視為不正統,那就代表所有曾受外族政權統治後出現的款式及其衍生都要全部排除。如此強行追求純正,豈非要恢復黃帝時期的仰韶文化服飾,甚至更早期的龍山文化服飾? 盲目復宋不切實際 亦有人說蒙元才是整個華夏大地完全淪陷,前代只有部份地區受外族統治,情況不同,故此衣冠應該復宋。如上文所述,平民百姓衣冠服飾屬於民俗,民俗除非違反禮儀,否則不應強行復古。倘民俗要全面復宋,情況又會如何?到時新年就不能貼紅色揮春,只能貼白色;中秋節也不能吃烘烤過的月餅,只能吃冰皮月餅;祭祀也不能用線香這種蒙元時期的產物了。由此可見,以正統為由強要包括服飾以內的民俗全面復宋是不切實際的。 除了辨識度,明制漢服還是歷代漢服集大成者,是前人的心血結晶,款式多樣,足以配合不同喜好和需要,且影響到韓服、越服、琉裝。若漢人放棄以明服為傳統民族服裝,刻意復古,那代表放棄明服的傳承,推翻了前人的心血;反之韓國人、越南人、琉球人有傳承一些明顯具備明代元素之服飾,而他們人棄我取,就變成別人的了。自行放棄傳承明制的漢人,又有何立場說韓、越、琉人把明制漢人服飾據為己有? 當代漢服復興運動超過十年,仍未做好「復」的部份,又何以去「興」?勸各位漢服復興者勿再沉醉於復古,好好傳承明制以及明亡之後沒有受滿清破壞的漢人傳統服飾,否則拿多少古文獻、古文物出來也沒用,自己不去傳承就等於拱手相讓,穿再多古服出來也是無法令人覺得是復興傳統,只有圈內人自我感覺良好而已。

Read more

王道平天下2:報復與寬恕(十)

九龍叢報援權轉載作者個人專頁:http://kowloondaily.com/author/andrewtamkp/ 第十章:妖言惑眾淫樂聲,道德教會最煽情 正午時分,烈日當空,炎陽炙人;弘道回到開著冷氣的教員室裡,坐下左右觀望,確認四周無人後,才敢打開電腦,正在查看教師的資料。 「到底誰的嫌疑最大呢?」弘道自言自語的問。他登入了學校的資料庫,開啟視窗,逐一瀏覽學校老師的資料。他首先打開了鄭憲成的檔案來看。 「鄭憲成,經濟科老師,會試成績8A2B,漢文A、韓文A、數學A、哲學A、經濟A、歷史A、地理A、生物A、英文B、法文B,上海聖約翰大學經濟學碩士,殿試文班社會科學進士,殿試成績為823分(總分為1000分)⋯⋯家境富裕,居於豪宅,還分租房間予宋弘道居住。用不著寫得那麼詳細吧?算了吧,憲成沒甚麼可疑之處,跳過吧。」一大量資料讓弘道看得頭昏腦脹,於是弘道直接跳過了憲成,打開昭聖的資料。 「朱昭聖,漢文科、漢文文學科老師⋯⋯成績那些跳過吧。南詔滇都公主、郡主,家世為⋯⋯等一下,怎麼接下來都是族譜?」朱昭聖的個人資料頁面上竟然把自己世家八十多代的族譜都放進去了,佔了幾千字。弘道吐糟,搔著頭,說:「天啊!!這算甚麼個人資料?根本就是在吹噓自己的貴族世家,很煩啊!算了,下一個吧。」 於是弘道打開了加蜜兒・利古耶的檔案來看。上面寫著:法文科及古英文科老師、廣西欽州子爵。然後又打開朝倉保奈美的檔案來看,上面寫著:日文科和歷史科老師;地理科老師張熙怡的檔案也是平平無奇,沒有甚麼可疑之處。 於是弘道打開了體育與軍事訓練科老師郭善妍的檔案來看,竟然發覺資料非常少。個人檔案上只是寫著郭善妍是九龍府沙角村人,廣州黃埔武備大學體育系學士,卻沒有交代她的家庭背景等資料。 「怎麼郭善妍的檔案空白一片的啊?」正當弘道在疑惑之際,教員室的門就打開了;加蜜兒、保奈美、熙怡和昭聖進來了。弘道馬上關上視窗,低下頭來,假裝在備課。 加蜜兒便對保奈美和熙怡說:「今天那麼熱,別到大排檔了,到竹園茶樓去吧。」 「總之有冷氣就行了。」保奈美說。加蜜兒見弘道還在辦公桌上備課,就走過去,靠著辦公桌坐著,伸出長腿,手搭在弘道的肩膀,問:「弘道,你跟我們一起去吃午飯嗎?」 「你⋯⋯你怎麼坐在我的桌上了?」 「你不喜歡看我的美腿嗎,哈哈⋯⋯」「看你的頭啊,臭婊子!」剛好進來教員室的昭聖,看見加蜜兒在挑逗弘道,就妒忌了,站起來,高聲地斥責加蜜兒,一手推開加蜜兒。加蜜兒就失落地說:「昭聖,你用不著那麼凶吧!你以為你是弘道的誰啊?」 昭聖就面紅了,說:「這⋯⋯這與你無關!」 加蜜兒無奈地說:「算了,我還是去找我們親愛的安東吧。」 加蜜兒、保奈美和熙怡離去後,昭聖就結結巴巴地問弘道:「那⋯⋯你⋯⋯跟我吃飯吧,好嗎?」 「今天不行,我有約。明天吧。」 「好⋯⋯好吧。」 弘道離開了教員室,左右觀望,才離開學校的大門。然而,弘道緊張的神情引起了儒雅的注意。儒雅正好也要出去吃午飯,就對弘道打招呼說:「老師,你去吃午飯嗎?」 弘道嚇了一跳,回頭一看,見是儒雅,就對她說:「是啊,我約了人。先告辭了。」弘道便轉身離去。儒雅心想:宋老師的神情有點不對勁。於是她就決定暗中跟蹤弘道。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