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道平天下(十)「道德病」

九龍叢報援權轉載
作者個人專頁:http://kowloondaily.com/author/andrewtamkp/

「特別新聞報告:傑靈女皇陛下即將於皇宮發表電視講話。」電視螢幕上出現了傑靈的面孔。憔悴的她換上了綠色的陸軍軍服,打上淺綠色的領帶,坐在書房裡,面對著鏡頭說話,臉上還有一絲絲的淚痕。

「爾眾子民,近日外星人於南洋所實行之採礦實驗,竟以電解海水,毀我南洋內千萬生靈。經云:『宜造人、其像象我儕、以治海魚、飛鳥、六畜、昆蟲、亦以治理乎地。』(創世紀1:26)我眾人類應天承運而治天下眾生,當治之以仁,理之以道。聖人之治無他,敬天愛民也。今外星人圖謀以武相逼,毀我汪洋,水族不得生,漁者不得食,氣象大亂,生態大難,若朕仍禮待外星人,則為逆天犯順也。今朝宮外有士抗議,力主一戰,實為良言。

朕慎思之,決意向外星人宣戰。朕已逮捕外星頭目杰娜與艾莉,誓必攘夷以安天下。首相將宣告戒嚴;朕將授權內閣、三軍都督府、京衛指揮使司背水一戰。請眾子民時常拜禱,祈辭皇天上帝佑我三軍,凱旋而歸,以王道勝霸道,以仁政勝暴政。」

直播結束後,傑靈離開座位,疲倦的坐在沙發上,靠在紀文的膊頭上休息。莉莎卻走上來,遞上手提電話,神情焦急。

「你看不見女皇陛下已經很疲倦了嗎⋯⋯」「可是,這是緊急的電話。是首相打過來的。」傑靈右手按著額頭,硬著頭皮,說:「沒關係,把電話拿過來。」

「首相何事啟奏?」「陛下,大事不妙了!海軍都督府傳來消息,指外星人派出三艘太空船以及二十架戰鬥機攻擊海軍基地,意圖救出杰娜和艾莉!海軍基地已經陷入一片火海!」誠明焦急地說。「但是,陛下請放心,我會要求海軍全力抵抗⋯⋯」

傑靈再次情緒失控,大聲怒吼,把電話掟在地上,站起來,大吵大嚷,在茶几上隨手拿起東西就亂拋。紀文和莉莎大驚,馬上蹼向傑靈,把她制服,壓在沙發上。傑靈初時掙扎、大叫,然後就放聲大哭。莉莎和紀文只好抱緊傑靈,親吻她,嘗試安慰她。

「我們根本不是外星人的對手!本德沒救了!」「不,我們還有大量青黴菌在手上。疾病已經在她們當中擴散。」紀文說。「你必須忍耐下去。」

「是我不對,我不應衝動的逮捕杰娜和艾莉⋯⋯這樣根本救不了本德⋯⋯」「陛下,請你不要自責吧。」激動的莉莎也忍不坐哭起來了。「是我不對,我不應襲擊杰娜,責任在我身上⋯⋯」

紀文見傑靈和莉莎都哭了,只好強忍淚水,深呼吸,然後高聲地怒斥她們:「你們兩個別再自責了,好嗎?這根本無濟於事!」

傑靈和莉莎就低下頭,沉默不語。紀文取出紙巾,抹去傑靈和莉莎臉上的眼淚,繼續說:「任何人都可以倒下,但你,傑靈,必須振作。你可以哭泣,可以傷心,可以難過,可是你不可以崩潰。因為身為一國之君的你若崩潰,則天下覆亡。發脾氣不會使本德得救,不會使地球免受侵略。而你,莉莎,如果你真的是關愛陛下的話,你應當輔助陛下,使陛下重新振作,而不是在哭哭啼啼的自責。」

「是的⋯⋯殿下⋯⋯」「你們都累了,先睡一會吧。人來,扶陛下和大人到寢宮就寢。」於是兩個宮女就進來書房,扶起傑靈和莉莎,在紀文陪同下,帶她們離開書房,返回睡房休息。紀文表面堅強、鎮定,但心裡其實非常難過,只是他知道自己此時此刻必須支撐大局,扶助傑靈,才有可能令國家渡過難關,否則天下必亡。

被救出的杰娜和艾莉,坐著戰機回到外星人太空船的母艦,就有四十多個赤裸的外星人請來恭迎,向杰娜三跪九叩,高呼:「A10000女皇萬歲!A10001皇后萬歲!」

杰娜來到其中兩個外星人面前,以外星的語言對她們說:「A10002王妃和A10003王妃,辛苦你們了。這次成功救出我們都是你們的功勞。」這兩個外星人,一個長著紅髮,一個長著棕髮,雖然不及杰娜美麗動人,但樣子也非常迷人。自從開普勒22b被她們自己破壞得殘缺不全以後,在杰娜的領導下,一群開普勒22b的外星人建立了宇宙艦隊,自稱為「帝國」,以杰娜為女皇,以她的配偶為核心組成統治階級,四出侵略其他星球,資源耗盡了就到別處。所有外星人都是沒有名字,只有編號的。杰娜的編號「A10000」就顯示她的地位乃最高的一個。只有身為她的配偶或是與她有直接血緣的人,編號才能以「A」開頭。艾莉是「A10001」,這就是說艾莉是排第二的權力核心人物,然後就是A10002、A10003等。其他貴族則為「B」、「C」、「D」開頭,字母後面的數字愈細,就顯示其地位愈高。「E」以後就是普通的平民、士兵等,視乎功績以及杰娜的喜好而被升級或降級。

A10002問:「陛下,我們應否把海軍基地夷平,殺光那些低賤的人類?」

「別浪費彈藥。我要先知道現時疲情的情況。」杰娜問。A10003就說:「已經有52名族人染病,另外有2個病死了。我們明明已經及時把第一個染病的T96852殺掉,燒了她的屍體,但真菌還是在擴散。我們的科學隊伍無法找出藥物治療這疾病。」

「甚麼?」杰娜生氣地說。「那麼,那個人類爾雅呢?」

「我們已經掃描過她的腦袋,她自己本身也不清楚可以怎樣治療我們族人的疾病,即使毒藥是她製造出來的。因為人類的體質和我們有分別,他們的藥未必可以應用在我們身上。」A10004說。「可是,無論我們如何虐待爾雅,她也拒絕協助研發藥物治療我們的族人。」

杰娜就說:「真可惡!當疫情受控以後就直接把她燒死吧。但現在要留她和那個叫本德的士兵活命,去威脅軟弱的傑靈。你帶我們過去吧,我要看看這兩個人類。」

在羈留室裡,爾雅和本德的雙手被綁起,吊在半空,腳離地約一米。爾雅哭不成聲,淚水都乾了,而本德的身體也在發抖。爾雅和本德都不敢直視對方。

「對不起⋯⋯利博士⋯⋯我救不了你出去⋯⋯」本德說,神情哀傷。

「這不是你的錯⋯⋯你叫我爾雅說好了。她們⋯⋯實在太可怕⋯⋯是我連累了大人你才對。」

「別這樣說。我可不能見死不救⋯⋯」

「我之前⋯⋯還私下說了很多對大人不驚的說話⋯⋯我實在無地自容⋯⋯」「別大人前大人後了,叫我本德就好了。」本德說。「我知道,你們這些學者⋯⋯應該會看不起我這種內臣、男寵,覺得我能夠當上今日的官位⋯⋯只是因為我與陛下同睡⋯⋯」

爾雅慌張起來,急忙說:「別這樣說⋯⋯還有,陛下一定會派人來救我們的⋯⋯」

「其實你們的說法沒錯。要不是太上女皇希達收養了我這個孤兒,以及女皇陛下對我的寵愛,我這等平庸人之輩何德何能在禁軍和都察院工作⋯⋯我根本不是士人出身。」本德垂頭喪氣,神情沉鬱;爾雅就說:「本德⋯⋯你別這樣妄自菲薄吧。你⋯⋯你的膽色和勇氣,都是我這種文人沒有的⋯⋯」

突然,門打開了。A10004和A10003帶領杰娜和艾莉前往羈留室進來,打斷了本德和爾雅的對話。

「我們阻礙了你們兩個談情了嗎?」艾莉奸笑著說,馬上執起長鞭,鞭打他們,使他們高聲地慘叫。杰娜看見他們痛苦的樣子,就大笑起來。

「你們兩個知道為何我要留下你們的狗命嗎?」杰娜問。

「你⋯⋯這怪物⋯⋯」憤怒的本德盯著杰娜,嘗試以僅有的力氣去咒罵杰娜。「陛下對你不薄,你竟然⋯⋯想侵略我們,並且威脅陛下⋯⋯」

「陛你的頭!天下間只有我一個是女皇陛下!」杰娜拿起長鞭,狠狠的鞭打了本德一下。「爾雅,你聽著,你即管不幫我去醫治我們的族人,每病死一個族人,我就會在地球殺掉十個人類。聽清楚了沒有?」

爾雅以鄙視的眼神回應杰娜,還向她吐口水,馬上換來杰娜無情的鞭打。

「可惡,你們這群低等的生物!守門的士兵聽著,今天不得餵飼他們,讓他們捱餓!」「是的,陛下。」

杰娜和艾莉步出羈留室,艾莉就問:「陛下,我們下一步應當怎樣做?」杰娜就回答:「我們要抓更多傑靈可能會珍惜的人類回來威脅她。先向那些人類科學家下手。」

獅山防空洞的臨時外星生命研究中心終於取得進展。科學家根據爾雅留下來的樣本和資料,終於為軍方生產了大量以產黃青黴菌製造的子彈,可以應用於麻醉槍之上。這些子彈對人體無害,最多只會令傷口發炎,但卻會令外星人馬上產生過敏反應,輕則無力、發燒,重則休克,若然病情耽誤更有機會死亡。然而,在鄭大成的指使下,這些科學家還製造了少量治療外星人過敏反應的藥丸。

「鄭教授,你要的藥丸在這裡。」一個科學家把四粒紅色的藥丸放在藥盒裡,交到大成手上,大成就把他遞給站在旁邊的巴里,說:「請你把藥丸交到女皇陛下手上。」「是的,少校。」巴里說。「另外,由於因為京城已經進入戒嚴狀態,外星人隨時會攻擊我們;而你們這些在外星生命研究中心工作的科學家極可能會成為外星人擄掠的對象,所以請你們務要留在防空洞裡,直到攘夷委員會另行通知為止。」

「我知道,但幾小時之前,文德、瑪麗、文寧和安娜跟了環境省的成大人出去教堂祈禱⋯⋯」「這實在太危險了,你得馬上叫他們回來。成大人本身的處境也非常危險。」平時總是嬉皮笑臉的巴里,臉上也露出愁容。

「杜邦上尉,這一點我知道的,所以他們外出時有軍人隨行。不過我會馬上叫他們回來。」「那麻煩你了。」

法儀帶著文德、瑪麗、文寧和安娜來到山下皇城裡的聖三一堂去祈禱;不過對於宗教沒有甚麼興趣的安娜似乎不太情願,只是站在一角。聖三一堂的外型像古廟,門樓上有飛簷的瓦片頂;進入教堂,左則有一鐵製的祈禱蠟燭架,上面點滿了白色的小蠟燭。法儀、文德、瑪麗和文寧紛紛上前點燭,劃十字聖號祈禱。法儀先說:「為打敗外星人,我眾向主拜禱。」然後文德就說:「為保守我眾人民平安,我眾向主拜禱。」接著瑪麗說:「為帝國軍隊士兵的平安,我眾向主拜禱。」最後文寧說:「為天上地下水中一切生命不受外星人破壞,我眾向主拜禱。」

安娜疑惑的問:「這樣真的有用嗎?我就不太信的,雖然我小時候也被父母捉去國教會和羅馬教會。」法儀就回答:「謀事在人,成事在天。人不知明日如何,唯一的希望就在乎上主。我們回去防空洞吧。」

當他們正要踏出教堂大門時,天色忽然變黑,刮起大風,發出轟隆的聲響。法儀馬上叫所有人退回教堂裡。教堂門外的十多名士兵緊張地舉起槍,抬頭仰望;突然,天就發出白色的強光,強光當中發出一束又一束激光射向士兵。士兵落荒而逃。

「大人,外星人來了!」「這很明顯,我知道。」法儀對留守在教堂室內的六名士兵說。「我們由後門離去吧⋯⋯」

然而,三十多個外星人已經破窗而入,迅速包圍他們了,用槍指著他們,迫使他們投降。

「解除他們的武裝,把那幾個科學家拿走!」親自帶隊的外星人A10004命令將前面的人類分成兩批。外星人粗暴地抓起安娜、文德、文寧和瑪麗。

「其餘的人怎麼辦?殺掉嗎?」「不,要打他們一頓,留他們的狗命去向通知傑靈,我們已經抓了你們的科學家。」在A10004的命令下,外星人就被法儀和幾個士兵拳打腳踢。文德大叫「停手」,結果當然被外星人掌摑。A10004就催促說:「快點帶他們上太空船吧!」

四名科學家被擄的消息馬上就傳開了。被打至重傷昏迷的法儀和其他傷兵皆被送到醫院去。至於在防空洞裡,大成與騏驥趕緊檢查對付外星人的毒藥製成品。一箱又一箱彈藥正由防空洞搬到地下月台,經由火車運走。然而,那些用毒藥子彈只能用於麻醉槍上,每粒子彈只能射中一個外星人,讓她即時病發,卻無法馬上製造大規模的傳染。大成和騏驥皆對此感到不滿意,於是大成就叫科學家們索性製造毒氣彈。他們穿上了保護衣,進入實驗室裡視察。幾支裝滿真菌的戰機導彈已經完成製造,放在桌上。一個科學家對他們說:「這些導彈可以由戰機攜帶,射入外星人的太空船以後就會釋出對外星人有毒但對人體無害的氣體,空氣的傳播會使她們所有人都染病。」騏驥就抱怨說:「既然對人體無害,怎麼我們還要穿這該死的保護衣啊?」科學家就解釋:「因為我們擔心人類的毛髮或汗液會污染實驗室的環境而已。」

大成則疑猶地問:「可是,我們那有戰機追得上外星人太空船的速度?還有,當她們的太空船受攻擊時,會派出她們的戰機攻擊我們。」「帝國空軍最快的戰機為聖米迦勒12號戰鬥機,時速最高達4000公里,與外星人戰鬥機速度相約,而且可以攜帶這些導彈。」那科學家說。「不過,由於十年前聖米迦勒12號戰鬥機第一次行動時因為戰機飛得太快而發生了嚴重意外,撞毀了樹林,負責駕駛的機師在逃生時因為右腳神經受損,被迫退役,拿了政府一大筆賠償金。帝國空軍認為聖米迦勒12號戰鬥機多次發生意外,實在太危險,於是就停止使用。自此之後就沒有人再駕駛聖米迦勒12號戰鬥機了。」

騏驥問:「那名機師是誰?」另一個士兵就回答說:「那人是帝國空軍的林黃立仁少校,恰好他的兒子就是剛剛被擄的林文德博士。除了他以外,其餘受過訓練駕駛聖米迦勒12號戰鬥機的機師,不是已經去世,就是年紀太大。」林叔本姓黃,因為帝國的風俗是子女從母姓,所以林叔在婚後亦於原來的姓氏前加上林姓,而且兒子也是從母姓。騏驥就說:「大成,那我們唯有找林少校回來吧。」「是的,大人。」

當軍方人員來到林宅時,只見林叔和林嬸因為兒子被外星人擄去一事而放聲痛哭;然而當林叔從士兵手上接過徵召的信件以後,就擦乾了眼淚,換上了軍服,拿著柺杖,上了帝國空軍安排的軍車,前往空軍基地。巴里和大成親自接見他,帶他到指揮中心,向他展示戰機和講解任務的詳細內容。林叔擔心的問:「把這導彈射進去不會爆炸的嗎?我的兒子可被她們關在太空船上⋯⋯」

大成就說:「這導彈不會爆炸。一旦受到猛烈撞擊,它就會釋出氣體。這四支導彈裡有大量含有酵母狀態的產黃青黴菌的濃縮氣體,對人體無害,最多只會引起咳漱和打乞嚏,但對外星人就會產生影響。外星人對此青黴菌會有過敏反應,包括呼吸困難等,嚴重會昏迷甚至死亡。」

林叔問:「青黴菌?甚麼細菌來的?我沒有聽過⋯⋯」

大成就說:「那不是細菌,是真菌,平日麵包或生果發霉時上面的墨綠色真菌就是青黴菌。由青黴菌提煉出來的青黴素是藥物常用的原料⋯⋯」

「既然如此,我們把一埋發霉的麵包啊、蘋果啊、橙啊、薑啊,射上去太空船不就行嗎?」

大成耐心地解釋說:「這樣並不足以引起大規模傳染與嚴重過敏反應。所以我們採用這些導彈。」巴里接著說:「但是,聖米迦勒12號戰鬥機這種小型戰鬥機只能攜帶四枚導彈,才能保持每小時3000公里的速度。而且帝國空軍已經有十年沒有人駕駛過聖米迦勒12號戰鬥機了。林少校你是僅有一個依然有能力駕駛聖米迦勒12號戰鬥機的機師;其他機師年紀都太大了。不過由於你已經十年沒有駕駛戰機了,所以我們會安排你先進行模疑駕駛練習。」

「這實在太麻煩了吧?你這白雪雪的黃毛小子,我才剛入伍的時候你還未出世呢⋯⋯」「這是攘夷委員會的安排,是得到女皇陛下授權,首相直接指揮的軍事機構,凌駕於三軍都督府。還有,我是攘夷委員會特工隊的副指揮官巴里・杜邦上尉,我可是得到陛下寵愛的男人,請你稱呼我的時候小心一點。」因為被林叔的一句「白雪雪的黃毛小子」激怒了,巴里的語氣開始變得不客氣。「林少校,你從軍多年,應該很清楚何為軍令如山吧?你是否想違抗命令?想我跟陛下匯報嗎?」

「我⋯⋯你不要含血噴人!我只是⋯⋯提出意見而已⋯⋯」林叔額頭冒汗,被巴里這小子的說話嚇壞了,霸氣盡失。

「那你就跟我來吧!別浪費時間!你給我認真一點!記住,我是陛下寵愛的禁軍將領,是顯道女皇四大侍衛之一,你對我說話時給我客氣一點!」

「還不是一個靠賣弄色相的男寵⋯⋯天生一副小白臉的樣子⋯⋯」巴里轉身離去,林叔低聲地自言自語,卻被巴里聽見;巴里就回頭怒斥他:「你說甚麼?你以為我聽不見嗎?你跟你的兒子一樣都是口沒遮攔的!」林叔只好低頭,裝著和顏悅色的跟隨巴里離去,儘管心裡依然不服氣。

正當帝國空軍在籌備攻擊太空船之際,杰娜亦與其軍官策劃下一步的綁架計劃。杰娜、艾莉,以及多個王妃,包括A10002、A10003、A10004、A10005和A10006,離開了爆發疫情的母艦,來到另一艘太空船上開會。包括文德在內的人類俘擄也被轉移至這太空船上。

「陛下,我們現在把華夏帝國的環境省大臣打致重傷,又把環保小組的科學家都抓了,果然現在人類的民間散發著恐懼的情緒,預料將會打擊華夏帝國的軍民士氣。」艾莉說。「但我認為我們應當再殺一批環保分子,才能加強恐嚇的效果⋯⋯」

「你殺那麼多人類,那我們那來足夠的人類當奴隸?」杰娜說。「你們不記得比鄰星b發生的事情嗎?就是我們殺戳太多,所以勞動力嚴重不足!現在下一步的行動應該思考再抓多點人威脅傑靈。」

「陛下,其實我們為何不直接殺掉傑靈,以控制華夏帝國?控制了華夏帝國的江南本土,她所有的自治王國和同盟國就會紛紛投降。」A10003問。

「你們怎是還不明白。我是要把傑靈這人類臣服。」杰娜說。「所以,下一步就是直接進攻皇宮,抓去紀文,還有她的近身侍衛莉莎,傑靈就一定會投降。我會親自作戰。屆時你們把所有的太空船都停在皇宮的上空,一旦遇上人類頑強抵抗,就用我們的人類俘虜作為擋箭牌,他們就不敢開槍。另外,疫情見前如何?」

「已經受控,只有60人染病,沒有大規模擴散,死亡人數稍為增加至4人。」A10002說。

「繼續研究藥物以根治疾病吧。沒有別的事情就散會。A10001留下,其他人離去。」「是的,陛下。」其他外星人就離開會議室。A10002對A10003耳語說:「你覺不覺得陛下自從與那個人類傑靈相處了一段日子以後,變得不太願意殺人?到底人類是否對陛下注射了甚麼地球的不知名病毒或細菌?」A10003就說:「我不知道。我只擔心陛下因為長期與人類相處而染上人類的『道德病』,變得軟弱。」

等其他外星人都離去以後,杰娜就問艾莉:「那幾個人類的情況如何?」艾莉便回答:「除了安娜以外,文德、文寧、瑪麗、本德和爾雅被關在同一間房裡。」

「你怎麼對安娜總是特別照料的?」「陛下,我對安娜的態度,就跟你對傑靈差不多。」艾莉低頭說。杰娜就歎息說:「如果她們聽話一點,願意服從我們就好了。我很想控制傑靈,但她總是在反抗我。」

「難道這就是傑靈常常說的『愛』、『喜歡』嗎?」「不,傑靈說我們這些只算是『佔有慾』。但我不理解。我們一直都是這樣的。」杰娜說。「例如我擁有你,還有A10002、A10003等人,你們就對我完全服從。但偏偏人類不是這樣。例如傑靈擁有紀文,還有莉莎、本德、巴里和志美,理應都是傑靈的奴隸,但是她們竟然都與傑靈異常親密,不分尊卑。人類這是奇怪。」

「是啊。陛下,你想去看一下那些人類戰俘嗎?」艾莉問。

「我正有此意,你帶我去吧。我想做一個實驗。」

杰娜和艾莉來到羈留室,戴上手銬的文德、文寧、瑪麗、本德和爾雅坐在牆角。文德見杰娜和艾莉站起來了,就生氣地站起來,走上前指罵她們:「你們這群人渣!敗類!食屎狗!垃圾!你老母⋯⋯」艾莉一腳踢向文德,把他踢倒在地上,斥責他說:「我沒說過嗎?你們這些低賤的人類只能爬行,不得在我們面前站立!」

「文德,我問你一個問題。」杰娜左手抓起文寧,右手抓起瑪麗,帶她們到文德面前,奸笑著問:「這兩個女人當中,我要殺一個,而你只能救活一個。你想殺那個?」瑪麗和文寧聽見就大聲尖叫:「不要殺我!」

「你這婊子瘋了嗎?」文德因為咒罵杰娜,於是被艾莉掌摑。

「難道你想我把她們兩個都殺掉嗎?文寧還是瑪麗,快點選擇!」「文寧⋯⋯不,瑪麗⋯⋯不!你當我是白痴嗎?為甚麼要我在兩個選一個?有本事就殺了我!」文德說。杰娜就大笑起來,說:「果然,你們人類都一樣。」她放開了瑪麗和文寧,踢開她們,又吩咐艾莉毆打文德一頓就好了,現在不用殺他。然後杰娜走到來爾雅面前,對她說:「你如果不協助治療我們的族人,我就把他們逐一在你面前殺掉。」爾雅恐懼地盯著杰娜,默不作聲。旁邊的本德卻大叫:「你即管把我們都殺光!為國家為人民犧牲,我不怕!」杰娜便說:「你們這些低等生物真是奇怪,怎麼會主動求死的。你們那麼想死,我就是不讓你們死。」

杰娜與艾莉離開羈留室,關上大門後,艾莉就說:「陛下,似乎除了傑靈以外,很多人類都染上人類特有的『道德病』,竟然情願自己死也不願他人死,完全違反所有生物的本能。」

「這也好,原來大部分人類也是弱者。」杰娜說。「可是,我們也得小心,不要染上這疾病。對了,你喜歡的那個安娜在那裡?」

「在我們的睡房裡。」「去看看她吧。」

安娜戴上手銬和腳鐐,坐在飯桌前,一個外星人正嘗試用湯匙餵她喝湯,她卻把湯水吐在外星人的臉上,外星人就發怒掌摑她。艾莉就說:「你滾開,讓我來餵。」又坐下來,笑著對安娜說:「這都是你們人類喜歡吃的珍貴食材啊,你不吃嗎?嘗一口鮑魚吧⋯⋯」

「我不吃!快點放開我!放掉其他人!你們這群婊子!」淚流滿面的安娜大叫起來。

「你怎麼不高興?我對你那麼好,那麼喜歡你,為何你不聽我的話?」

「那裡好啊?你奪去我們的自由還想侵略地球,奪去所有人類的自由,你還說你喜歡我?放開我啊!」

杰娜就說:「A10001,算了吧,這個安娜的病情比較深⋯⋯」「你們才有病!你們這群怪物,沒有道德,沒有良知,沒有人性,只知道繁殖和生存!你們很理性又怎樣,你們野心很大又怎樣,你們只不過是野獸和機器的混合體!」

「夠了,把她帶回羈留室去。」杰娜吩咐兩個外星人士兵合力抓起安娜,安娜繼續大叫、掙扎說:「你們說我們是低等生物,你們才是低等生物啊!你們都是衣冠禽獸–––不,你們連衣冠都沒有!」

士兵好不容易把安娜拖出了門口,關上大門。神情呆滯的艾莉就說:「陛下,不知道為甚麼,安娜每次這樣罵我,我也有一種不舒服的反應。我實在不理解這種反應從何而來。」

「這種應該就是人類所說的『難受』了吧。我都不太理解,但我也有這種反應。實在是非常奇怪。不過,只要傑靈投降了,這些人類就都會臣服我們,我們就不會再有這種反應。」「但願如此吧,陛下。」

杰娜和艾莉為自己心裡奇怪的難受而感到困惑,卻依然堅持執行她們的侵略地球大計。只是,無論其他族人如何提出強烈要求,她們一直拒絕殺害船上的人類人質。她們否認這是出於道德或同情心。而根據人類科學家對外星人的研究,這些外星人的腦部結構理應是容不下道德,理應都是傾向心理變態。然而,事實上,杰娜和艾莉已經開始脫離野獸思維和機械思維混合的狀態,只是她們不自覺而已。

-------------------------------------------------
支持《多聞》眾籌計劃,我們目標是集資12萬加元,這筆錢遠不夠在報紙買頭版,但可支持《多聞》抗共2年!
paypal課金給《多聞》:paypal.me/tohknews
Bank interact 課金給《多聞》:tohk928@gmail.com
Subscribe us in:
Telegram Channel:
https://t.me/tohknews
Facebook:
https://www.facebook.com/多聞-117598966317804
Twitter:
https://twitter.com/TOHKNEWS
Reddit:
https://www.reddit.com/user/TOHKnews

Share this article t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