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還柙義士來鴻】大象無形(by老湯)

八千人擠在荔枝角收押所外面的場面是怎樣的呢?真想親身在牆外體驗一下,因為真的很難想像,但真的發生了。就像歷史性事件總是依循的那種方式一樣,難以想像、難以解釋,蔑視所有權威和理論,目空一切地,就這樣發生了。

在東南亞地區有種表演,就是訓練大象做出各種動作取悅遊客。大象身上纏繞著鐵鍊,並不是特別粗,事實上根本不夠鎖住牠的,欲還是把牠拴得好好的。秘訣在於大象幼小時,還不夠氣力掙脫鐵鍊的時候就鎖上去,牠就會形成「鐵鍊是掙不斷的」印象,直到牠長大了,這個印象還是跟著牠。這把安在牠心中的鎖,成為了整條鎖鏈上最關鍵的一環。直至有一天,不堪虐待的牠「發瘋」了:我們說是這樣說,但諷刺的是那恰恰是牠整個「象生」中最清醒的時刻,輕而易舉地把鎖鏈扯斷,向那些虐待過牠的人們肆意發洩著那以噸計的怒火。

如果我們將時光回撥到一年前,不用太遠,就一年前,大家在說起香港獨立或者香港民族這些關鍵詞的時候,總會勾起一種說出佛地魔真名的恐懼,這個詞只要說出來,就會惹惱共產黨,然後就要諸事不順,慘過犯太歲,說不定還會被降十災之類的。然後,香港人「發瘋」了,瘋得像頭六噸重的大象,八千人跑到收押所唱歌給像筆者這種「死監躉」聽,連「光復香港、時代革命」都滿大街地喊,還在商場中庭唱起自己的國歌,把五星匪旗當地毯用。然後,果然降災了,不過降在了中國,武漢肺炎來了。我們突然發現:原來激怒共產黨還是有點好處的,而且是性命攸關的好處。唉,怎麼不早點激怒它呢?早這麼做了,可能「逃出威院」的鬧劇就可以避免了。你看大家一直不怎麼看得上眼的菲律賓就很不怕激怒共產黨,直接包機把中國遊客都打包送了回去。香港人,很想要吧?

如果說筆者與梁文道之間有甚麼共通點的話,那大概就是我和他都很看重「常識」二字,而且都很清楚它不論在時間或空間的意義上,其實都並不是那麼「常」。不同時代,不同地域,面對不同的環境所衍生出不同的生活方式,產生出不同的常識體系。常識體系高度契合之下,形成的共識可以鑄就一個民族,常識無法藕合的雙方,因勢利導之下也可以達成一些功利性的共識,但走不到一起去。正如美中兩國可以達成首階段協議,但沒有人會覺得美國人與中國人是同一回事。啟蒙主義者總覺得互相了解可以帶來融合,現在是因了解而分開才是常態,也正因如此,因了解而帶來的融合才顯得彌足珍貴,值得以國體的高度去紀念。

梁文道身體力行地遵行了他的常識、他的信仰。於是他去了北京尋找他想要的;然後,筆者也身體力行地遵行了我的常識、我的信仰,來到了這裡,欲有來自四面八方的香港人前來陪伴。常識把本來在一處的人越拉越遠,又把本來不在一處的人帶到相同的地方。牆再高再厚,擋不住我們心中的連繫。

在共同的痛苦之中,我們做出了共同的選擇,懷著共同的信仰,向著共同的目標進發。這,就是民族共同體。理論家會提出一萬個理論企圖說服你不是,隨他們吧。事實不曾屈從於理論,理論也不曾創造事實,理論只負責解釋事實。如果解釋不了,失敗的只會是理論或理論家,而不會是事實本身。只有行動可以創造事實,我們需要的也只有這點。大象不用去管那條鐵鍊理論上能承受幾磅力,牠只要拼命掙開它就夠了。

老湯
26-1-2020

P.S. 在報上看到醫護界計劃發起罷工,要求林鄭封關,筆者舉雙手贊成。醫護就像消防員,一邊在火場放火一邊把人家推去救火,這就叫做推人去送死。陳健波還在那邊搖頭晃腦說甚麼「一家人」,中國各地的民眾都曉得堵路甚至把公路掘斷「斷路求生」了,還在那邊「一家人」的就不是蠢,而是壞了。在這場抗疫之戰中,站在最前排的這些醫護人員,都是最英勇的勇武派,他們需要的也一樣,就是無條件的信任與支持。

轉載自本土新聞
http://www.localpresshk.com/2020/02/a-great-form-without-shape/

-------------------------------------------------
支持《多聞》眾籌計劃,我們目標是集資12萬加元,這筆錢遠不夠在報紙買頭版,但可支持《多聞》抗共2年!
paypal課金給《多聞》:paypal.me/tohknews
Bank interact 課金給《多聞》:tohk928@gmail.com
Subscribe us in:
Telegram Channel:
https://t.me/tohknews
Facebook:
https://www.facebook.com/多聞-117598966317804
Twitter:
https://twitter.com/TOHKNEWS
Reddit:
https://www.reddit.com/user/TOHKnews

Share this article t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