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本土派老將流亡雪國: 「不放棄就不會輸」

從受訪手足口中得知,又有一手足成功獲得難民身份,即是2019年至今經新香港文化協會幫助下獲得身份的手足已有15個。

受訪流亡手足化名Peter,與妻子Mary一起流亡到加拿大,他倆都是本土派的老鬼,自從雨傘開始活躍於社運。對於他們在社運擔當甚麼角色,Peter表示具體唔講得,一旦自己身份被揭露不單危及在港家人,更會累到隊友。他表示,「無分咁細,有活動就打前線,平時宣傳、後防乜位都打,到咗海外咪打國際線囉,be water。」問到香港情況急轉直下,會否灰心?他表示「不放棄就不會輸,中共可以消滅我地肉身,但無法消滅仇恨。」

流亡海外,難免不能再回港,亦意味著無法探望家人。他表示為此也情緒低落。「原本喺香港時我唔想同佢地傾偈,黃藍一傾偈盞鬧交;不過到咗海外後又互相掛住對方。點都好,掛都無用,唯有遲啲台灣見。不過最老嘅長輩搭唔到飛機,只能電話見。」他又說,剛到加拿大時因為鄉愁,時常看七八十年代電視劇。

那他們在加拿大生活如何?Peter表示第一道難關是英文,因為自己英文底子差,到習慣了用英文之後,仍要習慣印巴口音等不同地方口音的英文,因為加拿大乜人都有。他又表示好難搵工,搵咗好多個月無回音,終於要去華人超市試試。對方聽他國語不鹹不淡,便問他是廣州人還是香港人。他答香港人,因為簽約時都無得呃。對方給出的時薪少於最低工資,這是黑工,唯有打退堂鼓,在加拿大讀書接駁internship。

難民身份考英文試遇阻

他指出,報讀書時要有英文國際試成績,他報名考試時該機構只提供網上報名,網頁又要求出示護照。不過當時護照被收,只能上載影印本。考試當日監考表示必須出示護照,若非網上上載行街紙則不能用行街紙,因此直接取消考試資格,不設退款。他當時心焦如焚,網頁根本無行街紙這選項,監考又打官腔卸膊;幸好新香港文化協會幫手出頭,來回email下安排好擇日再考。當時他無預到有此蹺蹊,幸好一take pass,否則趕不及開學。

以過來人身份幫其他手足

那麼他說打國際戰線,其實國際戰線會做甚麼?他表示,他有以手足身份參與遊說工作,也有以過來人身份幫其他流亡手足。

「嚟緊仲有手足會見官,咁我呢啲見過官嘅咪同佢傾下偈,等佢無咁驚。」受訪的流亡手足Peter表示,不是每個手足都要上庭見官,他既然是較早見過官的手足,就和等候見官的手足傾偈,等其他手足無咁驚。筆者問他見官前會否好驚?他表示,為了令自己有好狀態見官,見之前一日休息完全唔做野,結果當晚還是緊張到失眠。他說,因為見官成敗影響到自己有無難民資格,而他一旦返港即有被捕危險。不過,如果一旦判他無資格,仍有上訴機制,不過訴訟漫長,花費不菲。

見外國政要方面,他指出外國政要中有支持香港的人,他們都想見見流亡手足拿第一手資料。他在協會安排下也見過這些政要,向他們講解甚麼是本土派。他說,外國政要都只認識李柱銘和劉慧卿,不過一些撐港的外國政要有做資料搜集,對香港的認識就多很多。不過本土派很少有報紙、雜誌記載,因此要外國人認識本土派就更難。

他又表示,不少國際戰線KOL強調向外國政要講解香港情況,實際上外國政要無欠香港人,他們無義務幫香港。不過如果多些海外港人登記做當地選民,當地政要就要向選民負責。之前他和其他流亡手足夾錢送口罩本地人,希望令本地人對港人印象好些,當時正值一位支持手足、撐香港的本地政要競選黨魁,便在組織穿針引線下與本地政要一起致送口罩給滿地可的醫院, 希望可以幫到一點忙。

-------------------------------------------------
支持《多聞》眾籌計劃,我們目標是集資12萬加元,這筆錢遠不夠在報紙買頭版,但可支持《多聞》抗共2年!
paypal課金給《多聞》:paypal.me/tohknews
Bank interact 課金給《多聞》:tohk928@gmail.com
Subscribe us in:
Telegram Channel:
https://t.me/tohknews
Facebook:
https://www.facebook.com/多聞-117598966317804
Twitter:
https://twitter.com/TOHKNEWS
Reddit:
https://www.reddit.com/user/TOHKnews

Share this article t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