左膠現形記(捌)人血饅頭鍊金術

人血饅頭鍊金術的方程式由來已久,某些泛民組織只是鸚鵡學舌。追溯到較早,共產黨才是賣慘情賺大錢的老祖宗,其道理就是道德綁架搖錢樹。

中国饑荒出口轉內銷

早年中国人為大饑荒時期,其實主要是「人有多大膽,地有多大產」浮誇成風,各地謊報糧產,結果出口過多,本地糧食不足。結果中国餓俘處處,在英國統治下風生水起的香港有不少居民接濟窮親戚,甚至捐助食物予中国人,當時不少香港人捐助予中国的食物,其實是從中国買來的,中共政府還從中抽稅。香港人不忍看中国人死,結果這點善心被共產黨利用,然後捱過了共產黨自製的最困難時期。

華東水災捐款落官袋

提起歡樂滿東華,大概有點年紀的朋友的腦中也會響起音樂,還有吳剛師父食碳、表演心口碎大石,還有電視畫面下方有一堆走馬燈,陳小朋友捐100、無名氏捐300,就像現今網台課金一樣。當年每次賑災香港捐款都億億聲,當年香港幾千元便可以買樓,每筆捐款都夠買起幾個國家。當然,這些錢落了土共的袋,去不到災民。災民不過是共產黨利用來吸金的搖錢樹。

戰爭難民血饅大放送

每過六十秒,非洲兒童的籌命就會減少一分鐘,請即捐助乜乜基金,可填寫戶口號碼每月捐款。敍利亞戰火連年,很多難民無家好歸,難民署很需要你的捐款支援。不少國際組織祭出第三世界居民賣慘情,收受捐款之後自己身光頸靚,更有新聞爆出乜乜會成員要求受災女童提供性服務以換取賑災援助。這些大家應該都不陌生。

六四邪壇年年下年見

八九年六四天安門大屠殺後,支聯會年年在維園搞六四燭光晚會,炫耀香港仍有民主自由,在西方先進國家的角度憐憫第三世界中国的老表,唱一下「聖詩」,講一下悼念詞,然後在像教會一樣收「十一奉獻」。年年叫「平反六四」,好像受害者被認為是壞人一樣要平反。結果真的「薪火相傳」,待在安逸的地方每年紀念這件事,三十年來「結束一黨專政」僅僅是口號,沒有任何成果。然後每年都「下年見」,即是預告「平反」不了,捐款做不到成果、原地踏步。

七一遊行年袋逾百萬

六四悼念晚會是就著天安門大屠殺而來,七一則出師無名。第一次七一是倒董大遊行,期後每次有不同主題,但大概大家也只知道七一有個遊行,並且會去行,甚麼主題倒無人記得。不過,每年也有不同組織募捐,而且各組織也要分佣給主辦者民陣。民陣每年袋那百多萬,就夠多位幹事一年的薪水。不過,每年七一遊行又有甚麼成果?

老屎窟擋路 啃食青壯

民陣與支聯會搞活動吸金大家有目共睹,他們所支持的泛民在反共保港的成績如何?如果市民滿意,就會放心捐款,不會冒著被捕風險真身出來抗爭,不會有2014年雨傘革命、2015年連場光復、2016年魚蛋革命、2019年起憲法保衞戰。泛民三十多年來是為香港最大反共勢力(至少表面上),香港三十年不斷赤化,至上年起無數學子被姦被殺,這是鐵一般的事實。

本土派的出現,因為泛民連場失敗,大家認為議會抗爭無效。一旦本土派成了最大反對黨,投向泛民的捐款改為投血本土派,泛民就頓失財源。正如政治上打擊競爭對手一樣,泛民打壓本土派,區選時被抹黑是鎅票、魚蛋革命時被抹黑是暴徒、2019年不斷被割席。比起泛民的倒退三十年,本土派有何成果?2015年光復運動,本民前及本土派同仁努力下共產黨被迫將一簽多行改為一週一行,2019年本土派阻撓議員開會,使送中法案不能通過;2019年憲法保衞戰底下使中共叫停大陸人來港,減輕武漢肺炎疫害香港。至於加國的本土派港僑,更在渥太華參與逾六十國會議員的聚會,將香港抗爭訊息帶上國會,比起泛民行前不知多少倍。

多年來庸碌無為,卻竊踞高位吸盡金錢,打壓有為新人,這種戲碼是否很熟悉?不止社運,你和我工作過的公司中,都有不少這類人。在職場上的青壯也僅僅被他們啃食工資,在政治上,青壯卻被這類人白白浪費了生命、貞操、鮮血、內臟,然後丟棄在大廈底下,或者浮在海上,然後血債票償,吃得老屎窟肚滿腸肥。

-------------------------------------------------
支持《多聞》眾籌計劃,我們目標是集資12萬加元,這筆錢遠不夠在報紙買頭版,但可支持《多聞》抗共2年!
paypal課金給《多聞》:paypal.me/tohknews
Bank interact 課金給《多聞》:tohk928@gmail.com
Subscribe us in:
Telegram Channel:
https://t.me/tohknews
Facebook:
https://www.facebook.com/多聞-117598966317804
Twitter:
https://twitter.com/TOHKNEWS
Reddit:
https://www.reddit.com/user/TOHKnews

Share this article t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