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代革命與大佬文化

大佬文化,是香港戰後嬰兒的一個標誌文化。一般人可以在政圈、娛樂圈,或自己行業的圈子看見。在娛樂圈,新人淍零,到現在還是年年廿五歲的譚詠麟、鍾鎮濤,負隅頑抗的杜汶澤、何韻詩也不是新生代。要不是2019反送中運動,阮文安就沒可能冒起,會繼續被大佬們踐踏。當年的大佬們如成龍、曾志偉都翻手為雲,覆手為雨,不少女星如藍潔瑛、翁美玲、舒淇,都是曾經被大佬迫害的藝人。

防滲透加上認命論

在政界,各政黨一直都嚴防共產黨滲透,設下重重關卡,結果個個支持民主的政黨,都不相信民主能反共,在黨內都極不民主。為免共諜滲透,權力一直緊緊握在核心人物手裡,然後其他加入的人即使是共諜,也無能為力。如果要上位,就要取信大佬,成為大佬認可的人。大佬就像皇帝一樣,在黨內一言堂。

除了防滲透外,英殖時代殖民政府宣揚「認命」論。在六七暴動後,港英政府深知中共政府會籍華洋衝突插手香港事務,故立即一改施政方針,盡量避免華洋衝突,並以文化手段宣揚「認命」論。麥理浩總督一上場,更採用之前香港民主自治黨馬文輝的施政建議,包括大量興建公屋及派發各福利等。

只要看看七八十年代歌詞,就充滿著「命運」,要順應命運。例如許冠傑《沉默是金》裡的歌詞:「笑罵由人,灑脫地做人」、「冥冥中早注定你富或貧」或徐小鳳《順流逆流》「幾多艱苦當天我默默接受」等等。認命論,結果就造就了大佬文化,做細的任上級勞役、強暴,然後一味等空缺上位。這做法只在七八十年代經濟起飛之時代可行。到了九十年代本來經濟增速已減緩,不過因為大量香港精英移民英美澳加,故此還是多出了大量空缺,讓他們下面的人不論賢愚一律水鬼升城堭。這幾十年,也夠培養大佬文化的了。

因為抗拒大佬文化,所以范國威等民主黨少壯派在十年前分裂出來,成立新民主同盟。至於本來是泛民一員的黃毓民,不肯服從老黨派如民主黨的指揮,要走自己的路,於是十幾廿年來一直被抹黑,到今日仍有白痴仔信「黃毓民個仔吸毒被大陸捉,因此黃毓民投共」。(編按:白痴仔這個詞語可能用得不好,因為可能有白痴女。)

因為大佬文化,2020年的今日民主黨硬推黃碧雲,正如林鄭硬推送中法案一樣。因為大佬文化,2016年補選,泛民要推舊系統的公民黨候選人,而要青年新政讓路。所以街頭抗爭的本土民主前線參選,所以就有了時代革命。

本土派代表梁天琦得票六萬六千多,相當於換屆選舉兩個議席。泛民、親中兩大派見獵心喜,紛紛自稱本土派。當時黃國興忽然著紅白格仔恤衫配藍牛,造型仿似國師陳雲,泛民新一代各黨如香港眾志(出自學民思潮)、小麗民主教室(劉小麗出身社民連)等等均以本土派自稱。

戀棧權力敵視新人

不過這不代表他們轉向本土派,那只是選舉近了,他們只僅僅是想要本土派的票。對於本土派這新興組織,這些擁抱大佬文化的舊電池群起打擊。當時戴耀廷發起了名為「雷動計劃」的配票行動,透過他們聲稱的「民調」、Telegram程式來指揮參與者投票。當時本土派,包括「熱普城」與「HK all-in」的各候選人都被排除在外。而黃毓民落選,他們更大事慶祝,可見他們對新興派系的敵視。

良性競爭其實是好事,但若果為了競爭而誤了香港前途,則是幫助共產黨。在2016年的選舉,他們就曾經指出2047是偽命題,籍此說提出2047問題的熱普城是政棍;然後在選舉過後,他們又飛撲出來說2047問題的重要性。2016年9月1日,蘋果日報刊出林忌文章,指2047大限是偽命題[1],在同月11日,已刊出《香港革新論》作者文章,指出2047大限的迫切性。中間的分隔線,就是9月4日。

●2016熱普城全民制憲路線圖。

其實,2047問題是指香港50年不變。當香港主權移交20年後,就會影響到30年期樓按。因為若果政治有問題,即使法制、地契,也可以不承認。看看中共反口,不承認《中英聯合聲明》就可見一斑。「熱普城」的「永續基本法」未必是答案,正如不少獨派人士指出根本無可能與中共立約一樣。不過為了議席競爭而妄顧事實,指2047是偽命題,然後選舉後反過來又說2047重要的騙徒,他們一定是賣港賊。我們必須記錄在案,即使在他們命終前我們未能建立香港國,他日的香港國民政府也會把他們從墳墓、骨灰龕裡挖出來,以昭告天下善惡到頭終有報。

獨派受到的打壓比熱普城的更嚴峻。魚蛋期間獨派缺泛律師支援,泛民律師黨只支援泛民系統的學民思潮人士。結果各獨派人士及前線抗爭者自己組成了屬於本土派自己的抗爭者支援組織「初一的月光」(後來改名為「月光抗爭支援」,再改名為「星火」)。

當時泛民一律與親中派統一口徑,開口閉口「譴責暴力」,更指摘包括梁天琦在內的本土民主前線及一眾魚蛋革命抗爭者為暴徒。[3]早在雨傘時期,他們已積極統戰及瓦解新勢力。當時他們在金鐘搭建大台,指揮及控制金鐘示威者。至於不受他們控制的旺角,他們曾多次嘗試瓦解,包括戴耀廷多次要求示威者棄守旺角、聚集金鐘;學民思潮多次到旺角插旗(都被示威者屌走)。

雨傘革命最重要的意義是,有了無大台的旺角,一大批市民初次嘗試到無大台指揮,自己當家作主的滋味,於是有了本土派,擁有執政意志的本土派,不受泛民控制的本土派。民主就是反大台,本土派就是來拆大台,將民主還給香港人。盤踞大台,多年爭取民主失敗,但又戀棧權位不肯讓賢的老泛民,是時候接受時代革命的洗禮。孔子曰:「幼而不孫弟,長而無述焉,老而不死是為賊。」(年幼時不講孝悌,長大後又碌碌無功,老而不死一味浪費資糧,是為賊。)

參考資料:
[1]
https://hk.news.appledaily.com/local/daily/article/20160901/19756535
[2]
https://hk.news.appledaily.com/local/daily/article/20161018/19804505
[3]
https://hk.news.appledaily.com/local/realtime/article/20160210/54743350

-------------------------------------------------
支持《多聞》眾籌計劃,我們目標是集資12萬加元,這筆錢遠不夠在報紙買頭版,但可支持《多聞》抗共2年!
paypal課金給《多聞》:paypal.me/tohknews
Bank interact 課金給《多聞》:tohk928@gmail.com
Subscribe us in:
Telegram Channel:
https://t.me/tohknews
Facebook:
https://www.facebook.com/多聞-117598966317804
Twitter:
https://twitter.com/TOHKNEWS
Reddit:
https://www.reddit.com/user/TOHKnews

Share this article t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