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亡手足:冀建立海外基地

流亡手足Ludwig是80年代出世的一群,於2014年開始出來抗爭。據他所述,當年他出來抗爭最主要的原因是警暴。雖然831決定也是另一重要原因,不過當時他的政治理念尚未成熟,所以當年對雨傘革命背後的政治因素亦只是一知半解。與很多人一樣,當時他心中,只是抱住廣義上的「支持民主」。至於後來他轉為支持本土、港獨,已經是2015年的事。

2015年緊接雨傘,當時的抗爭者在雨傘後都參與光復運動,每星期都有示威,時刻留意著局勢發展,故此當時持續抗爭的人隨著知識與經驗迅速累積,漸漸地與淺黃越來越遠,成為政治宅,或者大家一直叫本土派。

想2019為雨傘魚蛋覆桌

他說,到了2019年,掛在口上多時的焦土同勇武革命,終於爆發。當時的心態就是要一舉完成之前雨傘革命同旺角初一未(魚蛋革命)完成嘅事。「就算達唔到獨立,至少都要製造到最大籌碼同中共港共談判。」

由抗爭輾轉來到加拿大,其實他並沒有想過。「一開頭當朋友叫我走嗰陣,覺得好突兀,從來冇估到事情會發生到咁嘅地步。到真係走嗰陣,已經意識到應該唔會再返嚟。嗰一日做咗兩件事,首先就係嘗試去搵嗰位同我一齊俾人拉嘅手足,嗰陣喺警署正好聽到佢讀邊間學校,可惜最後都係搵唔到。」

離港前拜山 與亡父告別

「第二就係去我阿爸個墳墓。成年之後,都已經有好多年冇探望。嗰陣覺得既然唔會再返嚟,係時候講聲再見。總之嗰陣嘅心態就係覺得人生嘅一個篇章快將完結。」

雖然走得倉促,但他很能適應外國環境,也沒被鄉愁困擾。他說:「一來自己以前浸過鹹水,所以對於喺外國生活冇太大問題,鄉愁就自然緩和咗好多。另一方面,其實我一直有種聽天由命嘅心態,所以去到一個新嘅地方,instead of 負面咁覺得咁係走佬,我反而會覺得係展開左人生嘅新一頁。」

協會介紹工作 手足自立

Ludwig當初來加拿大的時候,住在新香港文化協會提供的安全屋裡,後來在協會介紹下在加拿大找到工作,就搬出來,來到加拿大數個月內已自給自足。

幾乎每個申請難民的流亡手足都要見官,由官檢視證據,審理是否合乎難民資格。udwig也不例外,當時他也要上庭見官。據他所說,官對難民很好,審理很快完成,都是問一些基本問題,以及社運經歷等等。

海外生聚教訓 反攻香港

他由2014年抗爭至今,也算是社運老鬼。那麼Ludwig對現時逝爭有何看法?他表示,「現時抗爭已經大致式微。想要繼續打落去,一係就地下化同組織化,好似歷史上嘅反抗軍同革命黨咁;一係就喺海外建立勢力,類似以前孫中山嘅同盟會咁,係一個安全嘅環境之下壯大實力訓練自己,睇準時機再打返香港。」

-------------------------------------------------
支持《多聞》眾籌計劃,我們目標是集資12萬加元,這筆錢遠不夠在報紙買頭版,但可支持《多聞》抗共2年!
paypal課金給《多聞》:paypal.me/tohknews
Bank interact 課金給《多聞》:tohk928@gmail.com
Subscribe us in:
Telegram Channel:
https://t.me/tohknews
Facebook:
https://www.facebook.com/多聞-117598966317804
Twitter:
https://twitter.com/TOHKNEWS
Reddit:
https://www.reddit.com/user/TOHKnews

Share this article t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