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道平天下(二)外星使節團

九龍叢報援權轉載
作者個人專頁:http://kowloondaily.com/author/andrewtamkp/

夜幕低垂,鄉郊早已經漆黑一片,只有微弱的街燈和仍在照明,不像城市那麼五光十色。雖然火車還是在鐵路上的穿梭,但這個中途站的月台上也沒有太多乘客等候火車。火車站旁邊沒有大商場,只有一條街道,不過日間的市集都關門了,只有一些餐廳和酒吧依然在營業。這些三層高的商住混合樓宇後面,便是瓦片頂的嶺南村屋,再後面就是稻田。

一間殘舊的茶餐廳裡只有幾個客人在吃飯;黃色的外牆、白色的卡位,收銀台上的算盤,以及牆上的掛鐘,都停留在遙遠的過去,令人以為身處於二十世紀的七十年代。那些客人的衣著,卻比七十年代還要遠古,彷惚回到明代了,大部分都穿著漢服中的裋褐。只有茶餐廳牆上的那32吋電視螢幕,透露出一點兒現代的色彩。

「歡迎收看公元3854年10月18日的晚間新聞報導。」電視螢幕上的女新聞報導員。她穿的也是漢服,是淺藍色短襖裙,護領是白色的,下裙則是深藍色的馬面裙,看起來非常優雅。

「以下為今晚焦點新聞提要。今日國會下議院就內閣提出的增加物業空置稅法案繼續進行辯論,社會黨與自由黨議員再次大打出手,共38名議員受傷,內閣官房廳表示遺憾。明日為全國學院考試之最後一日,本台訪問了不少考生,大都表示前日哲學課卷二考試的論文題目非常艱深;有見及此本台將訪問專家分析題目。帝國大理院今日開庭審理地產蔣實行賄賂濠江縣知縣一案,都察院要求判處蔣實行死刑。傑靈女皇陛下昨日自吳越視察農村回到京城後,身體不適,現已返宮休息,未知會否影響四日後在皇宮舉行的文會。高麗王國漢陽城郊再次有二十一世紀第三次世界大戰的文物出土⋯⋯」

「甚麼?傑靈女皇陛下生病了?哎呀,這麼仁慈的陛下怎會是如此體弱多病的啊。」一個穿著灰色道袍的中年大叔說。他站在收銀台前等著外賣,就與收銀台的大嬸聊天。那大嬸穿著綠色的裋褐,雙眼注視著牆上的電視螢幕。

「陛下去吳越那鬼地方探農民啊,那裡的水那有我們村子的那麼乾淨,全都是黃泥水,不病才怪呢。你應當多為陛下祈禱才對。」大嬸說。

「就是嘛⋯⋯如果文會取消是多麼可惜呢,難得文德他受邀入宮出席文會。」大叔說。

「說起文德啊,他這個星期不回家了嗎?」「不了,他在大學很忙的啊。他做的研究我都不理解,總之又要教書又要研究了。」大叔得意洋洋的說。「我的兒子可是很厲害的啊,就像我當年在空軍負責駕駛全國最高速的聖米迦勒12號戰鬥機⋯⋯」

「林叔,你以前是少校嘛,知你厲害了,你不用每次都重覆一次你打仗的豐功偉績。」大嬸說。「看,你點的燒肉來了。」

一個小伙子從廚房出來,用紙包起了一件燒肉,紮上咸水草,遞給大叔。

「謝謝。我先走了。」「好的,再見啊,文德回來的時候記得帶他來吃飯啊。」大嬸揮別林叔以後,繼續看電視,電視依然在報導新聞。

「接下來是本地新聞。上個月在大田村失蹤的女學生仍未有下落,警察廳呼籲國民如有消息則請盡快報官。福利廳已經向上個月受隕石墜落影響的大鵬村村民發放救濟金,然而隕石坑至今仍未解封,科學家依然在尋找隕石殘骸⋯⋯」

林叔左手拿著燒肉,右手拿著柺杖,步履蹣跚的走回距離茶餐廳不到五百米的家。他的家是一棟瓦片屋頂、白色外牆的庭院。他打開木閘,跨過門檻,穿過前院,再跨過石砛,穿過前廳,經過天井,才到達飯廳。一個穿著粉紅色短襖裙女人已經坐在飯桌前等待他。林叔把燒肉放在桌上,這時候一個傭人由廚房把飯和餸菜端出來。

「老婆,我買了你最喜歡的燒肉啊。」

「你回來就好了,我們吃飯吧。」

林叔才剛執起筷子,桌子就震動起來。不僅桌子,連天花、橫樑和地板,整間屋也在震動。驚慌的林叔馬上拉著他的妻子,蹲在地上,躲在枱底下。嚇得倒在地上的傭人也急忙爬到枱底下。傭人驚慌地問:「先生⋯⋯又來地震了嗎?」

「不知道⋯⋯但地震沒有理由震那麼久⋯⋯」鄰居突然傳來一陣驚叫的聲音,林叔二話不說,就冒險的離開枱底,站起來,拖著受傷的腿走到門前,推開大門,走到院子裡看個究竟;他的妻子根本拉不住他。他抬頭一看,驚見天上有一個很大的黑影,黑影大得把天空都遮蓋了,月亮和星星的光線都被擋住。這黑影發出轟轟的巨響,在地上刮起了一陣大風,把樹葉都吹起來,打在林叔的臉上。鄰居都走出來了,見到天上的異象就驚叫起來。忽然,頭頂上的黑影中間出現了白色的強光,照在地上;林叔就大叫,嚇得倒在地上。恐懼的他馬上雙手合十,祈禱說:「主耶穌基督請憐恤我這罪人啊⋯⋯聖母馬利亞請為我們代求⋯⋯」

白色的強光中間漸漸伸出一條白色的通道;林叔嚇壞了,慌忙地回到飯廳裡,躲在枱底下,全身冒汗。那白色的通道一直伸延至林叔屋裡的前院;當白光著地時,地面的震動才停止下來。鄰居的貓、狗、雞、鴨和鵝都發出驚慌地的叫聲。

「這裡生物的行為真是怪異。看來我們的降落位置錯誤了。」一把嚴肅的女人聲線由白光當中傳出來;一個白人女人首先由白光當中出現,後面跟著10個白人女子,她們都手持長兩呎、外型猶如自動步槍的激光槍。她們的外表與地球的人類一模一樣,只是她們都是一絲不掛的,對於服裝顯然沒有概念。領頭的那個女人長著金黃色的長髮和綠色的眼睛,樣子嚴肅。她的右手一揮,前院的大閘就自動打開了;她們就穿過大閘,走進街道。走上街道的鄰居看見這群由天上降下來的人,就大驚失色,紛紛尖叫、走避。

「怪物啊!」「魔鬼啊!末世了!」「救命啊!」面對人類的驚慌,這群外星人依然是目無表情。在她們面前有幾束光線漸漸迎面走近三架綠色的軍用卡車駛到警車的後面,另外三架綠色軍用卡車則在對面停下。一排又一排的士兵從卡車上跳下來,整齊列隊,把外星人包圍了,也把只有十多米寬的街道封住了。

「前面的外星人,請馬上放下武器。」卡車上的大聲公廣播著說。

「帶我們去京城見你們的女皇,我們是比鄰星b來的。我們是外星人。」那領頭的外星人嚴肅地說,語氣有點生硬。

於是,一個穿著整齊制服,神情冷靜的軍官,就在兩名手持自動步槍士兵的陪同下,離開卡車,慢慢地走到來外星人面前,盯著眼夢這個全身赤裸,神情嚴肅,外貌猶如白人女人的外星人。軍官站在這外星人前方兩米處,沉默了一會,然後說:「請跟我們來吧。」

在京城九龍府的中心,一個狹小的海峽把市中心分成南北兩邊。南岸是宗教中心和古城區,北岸則是政治中心的所在地,稱為皇城,裡面的建築物大多是後期文藝復興式的或歐陸式的,不過山上的皇宮依然保留著嶺南庭園的色彩。商業區大都在皇城西邊的半島上,稱為城西區;而城東則是以洋樓和嶺南小屋組成的住宅區,樓高大部分都不超過十五層。皇宮旁邊就是首相府和國會。首相府是一棟後期文藝復興式的大樓,外牆是紅色的,中間有一鐘樓,白色圓拱門的設計顯露出莊嚴的氣氛。

首相府的會議室中間有一張長桌,左邊有一個白色的壁爐,壁爐上有一黑色的古董座鐘,牆上有幾幅油畫,都是一些人的畫像;右邊則有兩排書櫃,書櫃中間的牆上掛著一幅紅底黃色十字的旗幟和一幅地圖。書櫃上有一些是法律書,但更多的是歷史書,由遠古到三十世紀的歷史書都有。書桌的前方是兩扇大窗,不過窗框和玻璃都被紅色的窗簾遮住了。黑色的枱布上只有很少的文件或紙張,卻有一部又一部薄如紙張的平板電腦,顏色各異。席上的官員沒有穿上正底的圓領袍官服,而是穿上各式各樣的便服;有的穿上維多利亞式的洋裝——素色的禮服大衣、尖角西裝背心、翼形領和蝴蝶結領帶,有的則穿上漢服深衣。這是因為他們都是晚上從官邸匆忙趕回來召開緊急會議,來不及更換正式的官服。席上除了有幾個是白人和黑人以外,絕大部分都是亞洲人的面孔。

「所有大臣都到齊了嗎?那我們開始吧,現在是3854年10月18日晚上11時30分。」坐在會議桌主席位置上的,是一個皮膚深褐色,戴著眼鏡,看起來不到三十歲的亞裔男人。只有內閣總理大臣,也就是首相才會坐在主席位上。「非常抱歉要在深夜召開緊急會議,但是相信你們也知道今晚在沙洲村發生的事情。防衛省大臣請你匯報一下事情經過。」

「是的。今天晚上7時,京城以北20公里的沙洲村上空忽然出現一艘外型猶如巨型燙斗的黑色不明飛行物體,估計長二百米,闊四十米,高60米,體積如一般貨櫃船差不多。船停靠在沙洲村上空,引起村民恐慌。請大家看看這些相片。」防衛省大臣是個長滿鬍子、聲線沉重的中年男人。他在平板電腦上輕按了幾下,會議室的燈光就轉暗,左右兩邊的天花慢慢地伸出銀幕,遮蓋了兩邊的書櫃和油畫。

「這是不明飛行物體的外貌。其外殼是銀色的,不見有窗戶,非常光滑,質料不明。外形好像一個大燙斗。再來下一張相片。由這張相片可見,不明飛行物體發出了一度白光,照在地上,然後伸出一條走廊,剛好落在一個民居的院子裡。」

「有村民受傷嗎?」首相問。

「沒有,不過屋主夫婦及其傭人皆受驚了,所以送了去聖道明醫院。」防衛省大臣說。

「再看下一張相片。這是由帝國陸軍的卡車上拍攝得到的外星人照片,一共有十一個人。她們都沒有穿著衣服,全部外型都像是人類的白人女性,不過其實她們是雌雄同體的。令人驚訝的是,她們竟然會說我們的語言,並且提出晉見我們的女皇陛下的要求。我們已經根據《外星條例》護送她們到京城帝國三軍基地暫時隱藏,並且進行隔離觀察,受到禮遇。」

「那現在不明物體的位置呢?」首相問。

「不明物體在晚上7時30分就已經在沙洲村上空消失了,去向不明。」防衛省大臣說。

「我們最新發射到太空的衛星都沒有探測到嗎?」首相問。

「首相大人啊,我們的科技水平有多高,你也是知道的;氣候變化、舊能源耗盡、第三次世界大戰和第四次世界大戰對人類文明的破壞實在太大,今時今日我們能重拾現在的科技水平算是不錯了。」防衛省大臣縐著眉頭,無奈地說。

「先把燈光亮著吧。」首相一說,會議室的燈就自動亮著了,銀幕也慢慢地自動收起,藏在天花裡。「現在的問題不僅是我們建國以來首次真的見到外星人這麼簡單;這群外星人來歷不明,用意不明,竟然提出要晉見我們的傑靈女皇陛下。」

「首相,我反對讓女皇陛下接見這群外星人。」防衛省大臣說。「我們對她們一無所知,她們卻可能對我們瞭如指掌。如果隨便答應她們的話,恐怕女皇陛下會有危險⋯⋯」

「那麼如果你拒絕外星人的要求,外星人生氣了,發動了戰爭,你是否負全責?」坐在首相右邊的一個女人不滿地說,眼神凶惡地盯著防衛省大臣。

「內閣官房長,那如果女皇陛下被外星人行刺,你是否負全責?」防衛省大臣也不客氣地盯著那女人,拍了一下桌子,中氣十足地斥責這個比他年輕得多的女子。

「難道這就是帝國黨人的態度了嗎?」內閣官房長也生氣地拍枱了,高聲地說。於是會議室內兩黨的大臣馬上就吵鬧起來,開始互相指責。

「夠了!」首相一聲怒吼,會議室馬上鴉雀無聲。一眾大臣不好意思的低下頭來。「你們靜一點好嗎?這是帝國黨和邦聯黨的聯合內閣,不是議會,是不是每次都要攻擊一下對方的政黨才行?我需要的是解決問題的方法,不是對罵!」

這時候,會議室的大門傳來敲門聲。首相叫那人進來;一個穿著維多利亞式女僕裝束的女子走進了來。

「首相大人,女皇陛下由皇宮來到了首相府,在前堂等候。請你前去迎接。」

「甚麼?陛下怎會突然過來⋯⋯」首相驚訝地說。「不管了,各位大臣請馬上一同跟我到前堂接待女皇,不用換禮服了。」眾人便同聲回應說:「是的,首相大人。」

位於首相府地下的前堂,是一個寬敞、簡約卻莊嚴的空間。這八百平方呎的前廳以藍色的花邊為主調,除了兩盞水晶燈以外就沒有太多閃亮的東西。然而,這空間卻是充滿著中西合壁的色彩;左邊如霜雪般潔白的牆上有幾幅西洋油畫和中式山水畫,既有維多利亞式的沙發凳子和長椅,也有酸枝的明式椅子,還有兩個陶瓷花瓶。後而的壁爐旁有五光十色的掛氈。地上卻沒有鋪地氈,因此光滑得反光的純木地板清晰可見。前廳的前面有一扇門,右邊有兩扇門,後面有一扇大門,而左邊則有六扇圓拱形的大玻璃窗,附有藍色的窗簾,把白日天空的藍色帶到室內。傑靈和紀文坐在在那兩張新古典式的金邊紅色軟沙發凳上。紀文的穿著白色的深衣,傑靈的則穿著青色的襦裙,非常樸素,根本不像是王室貴族。紀文留著黑色短髮,皮膚雖然也很白,但與旁邊那穿著漢服的白人女子相比就相形見絀。傑靈雖然沒有化妝,但是單是一雙藍色眼睛已經非常迷人。金色的長髮和綠色的髮帶散發出溫柔的香氣,左手上一把紙扇散發出書卷的味道,腰間左則的倭刀卻散發出勇武的氣色。只是傑靈的嘴唇蒼白,面容疲倦,好像體力還沒恢復過來。莉莎、志美、巴里和本德穿上金黃色曳撒,腰間佩劍,站在後邊。

兩名女僕把前堂前方的門打開,在首相的帶領下,一眾大臣整齊的列隊進入前堂,一同鞠躬,對沙發凳上的女人說:「參見女皇陛下、皇夫殿下。」

「你們就坐吧。」傑靈輕聲地說,大臣就依次坐在兩邊的椅子上。首相坐在女皇右邊的沙發凳子上,而內閣官房長和防衛省大臣就坐左首相的旁邊。首相恭敬地低著頭,彎著腰,仰望傑靈,問:「聽說陛下腸胃炎亦未康復,怎麼忽然來臨首相府?陛下龍體遺和,臣等實在憂心忡忡,正想明天拜候,又怕打擾陛下⋯⋯」

「這個嘛⋯⋯腸胃炎很小事了吧。」傑靈說,笑起來有點勉強。「不好意思,打擾了你們開會。朕已經知道不明飛行物體的事情了⋯⋯有平民受傷嗎?」

「托陛下的鴻福,並無平民傷亡。而被發現的外星人已經送到基地隔離觀察。」首相說。

「陛下,外星人她們提出⋯⋯」防衛省大臣仰望傑靈,正想把外星人的事情向女皇啟稟,就被首相打斷了。

「防衛省大臣!內閣還未有定案的事情不應隨便向陛下啟奏!」首相回頭盯著防衛省大臣,怒斥他說。

「你讓他說下去吧,防衛省大臣一定有他的理由。」傑靈如此一說,首相就只好低頭住口。

「陛下,這群外星人說要晉見陛下。」防衛省大臣嚴肅地說。傑靈和她的皇夫都楞住了。

「甚麼?這是甚麼一回事?」傑靈身邊的男人終於開腔插嘴了。

「我們還未了解外星人的用意,但她們顯然知道我們國家的運作,所以才會提出晉見陛下之請求。」防衛省大臣說。於是傑靈問她的皇夫,說:「紀文,你的看法如何?」

紀文想了一下,然後說:「未搞清楚外星人的來歷和用意就接見她們是危險的,但是如果不小心得罪她們,可能會引起不必要的衝突。所以,我認為,防衛省應當盡可能禮遇這群外星人,查清楚她們的底細,再向陛下匯報。這事情並非官僚系統可以處理,需要召集一群科學家去研究這群外星人。」

防衛省大臣這老頭子對於要聽取紀文這個小子的意見,心裡感到不服氣。傑靈笑了,對於紀文的答案非常滿意。「你說得對。首相,你就考慮一下紀文的意見吧。」

「是的。」首相鞠躬說。「感謝皇夫殿下指點迷津。」

「那朕不打擾你們開會了,如非必要朕也不應濫權干涉內閣的運作。紀文,我等先行離去吧。」傑靈說罷,就與紀文動身離去。不過傑靈的肚子還在痛,因此她走路的時候右手還是按著肚子,要巴里和本德左右參扶。首相和一眾大臣就起立,鞠躬說:「恭送女皇陛下皇夫殿下。」

傑靈走在前面,在女僕的引領下離去,而首相卻拉著紀文,低聲地耳語,對他說:「老師,感謝你的建議。我才疏學淺,無力領導群臣,剛才他們一直在內閣會議吵吵鬧鬧也想不到解決的方法。」

「沒關係的,誠明。我絕對相信你的能力。」紀文拍著首相的膊頭說,然後就追上傑靈,牽著她的手離去。雖然首相私下稱呼紀文為「老師」,但是似乎紀文好像不是比首相年長很多。這是因為紀文非常年輕的時候就已經在高麗當上哲學系講師,而來自高麗的朴誠明曾經是他的學生。因此紀文與誠明的關係異常良好和緊密,紀文亦成為誠明重要的支持者。當首相目送紀文離去以後,就對防衛省大臣說:「聽到了嗎?照皇夫殿下的意思去做吧。」

面對眼前這個小伙子無禮的語氣,心裡不服氣的防衛省大臣只好無奈地低頭說:「是的。」在旁的內閣官房長則在偷笑;她笑的時候卻不知道,現在帝國正面臨的是前所未有的重大危機。

-------------------------------------------------
支持《多聞》眾籌計劃,我們目標是集資12萬加元,這筆錢遠不夠在報紙買頭版,但可支持《多聞》抗共2年!
paypal課金給《多聞》:paypal.me/tohknews
Bank interact 課金給《多聞》:tohk928@gmail.com
Subscribe us in:
Telegram Channel:
https://t.me/tohknews
Facebook:
https://www.facebook.com/多聞-117598966317804
Twitter:
https://twitter.com/TOHKNEWS
Reddit:
https://www.reddit.com/user/TOHKnews

Share this article t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