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道平天下(四)知人善任

九龍叢報援權轉載
作者個人專頁:http://kowloondaily.com/author/andrewtamkp/

當三軍基地聚集了一群因為研究外星人而廢寢忘餐的科學家時,距離京城三軍基地27公里的京城皇宮裡,卻聚集了一群清閒的文人。皇宮位處首相府後的山上,此山稱之為獅山。京城的皇宮佔地只有25萬平方米,只有紫禁城面積的三成,四周只有高三米城牆包園;皇宮分成兩大部分,分別是中式建築為主的東宮,以及西式建築為主的西宮;西宮部分與首相官䣌的後院相通。皇宮的正門位於南方,是一座紅色的中式城樓,稱之為立德門。門的內外都有那些頭戴黑色幞頭,穿上白色護領的黑色曳撒,腰間佩劍,手持步槍的侍衛把守,神情嚴肅。在那些穿著粉藍色中腰襖裙,紮上紅色髮帶的宮女引領著一班穿上道服或襴衫的文人進入門口。因為要進行保安險查,所以大門聚集了一群等候進內文人。

「請先接受掃描,確認身份。」一個宮女拿起黑色的掃描器,掃描文德的外貌;文德穿上白色的襴衫,頭戴逍遙巾,站在宮女面前。掃描器後的瑩幕顯示出文德的名字和職銜,確認他是受邀的賓客以後,另一位宮女就上前引領文德進宮。他們先右轉,穿過一度門,經過接待客人的樓閣,穿過石橋,跨越溪流,就到達舉行文會的前院。那是一座蘇州園林;假山重巒疊嶂,楊柳互相依傍;河道縱橫,傳來流水聲潺潺。中間的大池沼延伸出多條河道,又連接著一些小池沼,可以泛舟。池裡有荷花,有鯉魚,有淡水龜,有青蛙;湖心有一亭,以曲橋與陸地相連。花園裡種滿了各樣的花。因為女皇喜歡梅花,所以種了不少梅樹,只是梅花要到春天才開,所以十月時園林最常見的花是菊花。文會舉行的地點是池邊的一座寬闊的中式涼亭,稱之為薔薇亭,與後面用來招呼賓客的白合閣相連。每為受邀出席的文人都站分別在一張小桌上,桌上有筆、墨和白紙,還有宮女不時端上熱茶。

「林博士,請問你要甚麼茶?」「普洱就好了。」文德東張西望,被園林的景色所吸引;他對於皇宮內景色感到非常著迷。

「女皇陛下、皇夫殿下,諸位面首殿下駕到。」宮女一聲宣告,文德與眾文人就站到桌前,向女皇鞠躬,說:「參見女皇陛下、皇夫殿下,諸位面首殿下。」

傑靈穿上了金黃色的袞龍袍,戴上幞頭,在一名宮女的引領下,走入涼亭。紀文則穿上紅色的曳撒,緊隨其後的還有三個穿著紅色曳撒的年青美男子。皇室是從母姓的,實行一妻多夫制,所以傑靈身邊還有幾個面首。莉莎、志美、巴里和本德緊隨其後保護傑靈和紀文,腰間佩有長劍和手槍,穿上金黃色的飛魚服。傑靈和紀文來到亭的中間,就坐以後,眾人就向傑靈和紀文鞠躬行禮。

「平身。」「謝女皇。」文德抬頭,驚覺傑靈的真人竟然比電視上看到的樣子還要漂亮,個子高大,身材豐滿,就面紅了。文德旁邊兩個書生開始耳語起來。

「女皇陛下長得很美,皇夫殿下也很英俊呢。」「後面那幾個侍衛的飛魚服為何如此鮮豔?他們也是面首嗎?還是只是男寵?」「你這個也不知道嗎?他們是『道顯女皇四大侍衛』啊:太尉大人兼官內禁軍都督劉莉莎上校,官內禁軍指揮使上原志美上尉,指揮同知兼都察院左僉都御史文本德少校,以及指揮同知巴里・杜邦上尉。文本德少校和巴里・杜邦上尉都是女皇陛下的男寵出身。」

「他們只是靠賣弄色相就可以睡在女皇陛下身邊,並且掌握大權嗎?」文德插嘴問。「這位世界實在太不公平了吧!看那個金髮的小伙子,傻頭傻腦的,還在挖鼻孔⋯⋯」

「你妒忌也沒用的了,他們自幼就跟陛下一同生活的啊。劉莉莎上校也是,她和皇夫殿下能夠左女皇陛下的一切決定。」

「有甚麼了不起?還不是一群粗人⋯⋯」文德說。他卻不知道,站在傑靈身旁的巴里是會讀唇的。正在挖鼻孔的巴里無意中看見文德和幾個書生在耳語,就觀察他們的嘴型,驚覺這幾個人在說他的壞話,就惱羞成怒,低下頭來對傑靈和紀文說:「陛下、殿下,成法儀大人說的就是那傢伙嗎?他在說我的壞話呢!他竟然稱我作『那個金髮的小伙子』,還說我『傻頭傻腦的,還在挖鼻孔』⋯⋯」

「那你就別再挖鼻孔吧,安靜一點。」傑靈說,然後面向一眾文人,高聲地說:「今天很高興能夠與大家一同聚首一堂,一同吟詩作對。事不而遲,請大家先回到座上準備吧。今天的活動第一輪是這樣的:宮女會將大家分成第一組和第二組,然後安排你們與對方組別的成員個別逐一對賽,輪流在限時兩分鐘之內提上聯,對下聯。你們應該預先草擬好上聯提出來考對方的了吧?這裡有二十人,應該很快可以完成比賽。能夠在限時內對出下聯的人,就可以得到一分。最高分者將獲勝。請宮女現在把他們分組吧。」

文德被分到第一組,然後宮女請第一組的成員皆來到第二組的桌前,接受對方組員的出題。文德的第一位對手,竟然就是法儀,也就是昨天他在下議院裡遇見的環境省大臣。法儀微笑著,對他鞠躬,說:「想不到你也懂得文學呢,能夠獲邀前來的都是文學底子不錯的文人。希望你能夠在我的手上奪取一分吧。」有點慌張的文德就向法儀鞠躬,說:「承你貴言,大人。」

「請第二組成員在紙上寫出上聯,寫完以後旁邊作公證員的宮女會馬上計時。」法儀就執起毛筆,在紙上寫下四隻大字:「道成肉身」。因為對聯的時間很短,所以比賽規定出上聯或下聯不得超過七隻字。

「開始計時。」站在文德旁的宮女按一下手機,凝視著文德,開設倒數。文德深了呼吸,執起毛筆,想了一會,然後寫出上聯:「神化人子」。

「完成了。」宮女托了一下眼鏡,凝視著文德的字,說:「字體不太端正,不過沒所謂了⋯⋯道成肉身為仄平仄平,神化人子為平仄平仄,及格。林博士得一分。請林博士向成大人出上聯。」

「是的。」文德就拿起毛筆,寫出下聯:「諸聖蒙恩。」

「哈,你跟我一樣都是寫一些充滿教理的上聯。」法儀笑著,執起毛筆,寫出上聯:「眾靈得救。」

「成大人得一分。請林博士與下一位先生對賽。」「大人果然才藝非凡。成大人,告辭了。」文德向法儀作揖,說了些恭維的說話就離去。經過一輪對賽,文德以十九分高踞榜首獲勝。宮女宣佈結果後,就請文德走到來傑靈面前向傑靈鞠躬。文德看見傑靈就面紅了。

傑靈笑著對他說:「林博士,朕和紀文剛才都看過你的對聯,文從字順,很不錯。」

「陛下誇獎了⋯⋯」「為了獎賞你,朕賜你野生高麗參十斤,黃金二十兩,稍後會有僕人親自送到你府第上。」

「謝陛下。」文德馬上鞠躬道謝。

「現在請各位到百合閣稍作休息,享用中西糕點。」「謝陛下。」一眾文人便在宮女的引領下,步移至百合閣。然而,傑靈和紀文卻留下了文德,又叫了法儀過來。傑靈又吩咐其他面首和宮女都先到百合閣。本德和巴里站在文德後面,而莉莎和志美則站在傑靈後面。

「請問陛下有何吩咐⋯⋯」「不必多禮了,我們過來這邊再說。」傑靈和紀文帶著法儀和文德來到曲橋上,而莉莎和志美則站在傑靈後面。傑靈就說:「聽說林博士你是帝國聖道大學地理學部的教授?」

文德就奉承的說:「是的,陛下。本來我也想像皇夫殿下一樣考進哲學部,可是我就是考不上,哈哈⋯⋯」

傑靈和紀文對於文德奉承的說話只是冷笑了一下。傑靈說:「法儀,你把防衛省的事向文德解釋吧。」

「是的,陛下。」於是法儀就面向文德,說:「防衛省大臣李騏驥向我們環境省提出要求,要召集一些地理的專家前往京城帝國三軍基地參與秘密研究工作。環境省將會派出一些官方專家,可是由於女皇陛下和皇夫殿下多次強調不能過分依賴官方學者,所以我們想邀請你這位民間學者參與研究計劃。你可以同時推舉多一至兩名民間學者與你一同參與計劃。」

聽見防衛省如此凝重的詞語,文德就嚇了一跳,說:「甚麼研究計劃?防衛省也會關心永續發展或者環境評估的嗎?」

「這涉及機密,關乎女皇陛下以及國家安危,暫時不能透露。」法儀說。「我得悉你會出席今天的文會,所以就向陛下提及此事。」

傑靈說:「林博士,你無須馬上應承,可是朕希望你能夠為此事出一分力,請你慎重考慮。朕現在需要一些地理學家和環保專家的意見去解決當前的危機。」然後紀文補充說:「你要想清楚,這事情涉及到國家機密,如果你不小心漏口,除了會被控叛國以外,還會為天下帶來災難。」

文德感到壓力猶如大石一樣壓在他頭頂,戰戰兢兢地說:「草民雖不才,承蒙陛下與大人賞識,定必全力以赴。」

「好,就這樣吧。你先到百合閣用膳吧。」

「謝女皇陛下,皇夫陛下,草民先行告退。」

正當文德轉身離去之際,巴里卻走上前攔住他,問:「喂!我問你,你剛才是不是在說我壞話,稱我作金髮的小伙子?」

文德嚇了一跳,額頭冒出冷汗,結結巴巴地說:「我⋯⋯草民豈敢說出如此冒犯的話得罪大人啊⋯⋯大人⋯⋯大人你英俊瀟灑、武功蓋世,深得陛下寵愛,是我眾天下間男人羨慕的對象⋯⋯」

「你剛才跟那兩個書生閒聊的時候根本不是這樣說!我會唇語的!」正當巴里要揍文德一拳的時候,莉莎和本德就走上前拉著巴里。本德馬上向文德道歉,說:「不好意思,林博士,你別理會他吧,請先到百合閣用膳。」而莉莎則大力掐了巴里的右手一下,怒斥他說:「你別那麼失禮好嗎?陛下請林博士到百合閣,你竟敢攔路?你作反了嗎?」

傑靈、紀文和法儀目送文德離去後,被莉莎和本德抓回來的巴里就忍不住開口問傑靈:「陛下、殿下,這人真的是信得過嗎?他只會甚麼諛甚麼奉承,根本一點也不老實!還要說我壞話!」

「對啊,巴里,說起來有點像以前的你。」紀文拍著巴里的膊頭,笑著說,莉莎和志美亦表示認同。巴里就面紅了,抗議說:「甚⋯⋯甚麼!殿下⋯⋯你怎可以這樣說的!你不能和莉莎與志美她們一般見識⋯⋯」

傑靈笑了,擁抱巴里,輕撫他的臉兒,說:「哈哈,是阿諛奉承啊。這個我沒有所謂,半個內閣的大臣都是這樣子的。法儀就最清楚了。再說,你剛才真的有挖鼻孔啊,文德笑你也是無可厚非。」在這輕鬆的非正式場合,傑靈也沒有再自稱為朕了。

法儀點頭,說:「陛下說得對。但最重要的是他的才能,雖然這人的性格我真是不敢恭維。他的脾氣臭得很,明明是個不會打架的文人又學人動手,我在下議院見識過了⋯⋯」

傑靈說:「我們絕對相信你的眼光的。別怪巴里這小子胡說八道。」

「陛下啊,你又取笑我⋯⋯」「你是負責搞笑的嘛。」傑靈說。「好了,認真一點吧。你和本德將會有別的任務,我稍後再告訴你們。」

次天早上,換上洋服的文德住著軍方的卡車,駛入位於京城外西北邊的京城帝國三軍基地。卡車載他來到外星生命研究中心。他與車上其他的環保專家被告知,將要負責與外星人對話。文德對此大為震驚,感到緊張。車上與文德同行的,還有另外三名學者,其中一人是文德在大學的同事戴瑪麗,以及環境省的兩名官方學者,程博士與趙博士。由於這兩個官方學者都是嚴肅的中年男人,所以文德自然地只能夠與戴瑪麗這個唯一的熟人溝通。

「你不覺得興奮的嗎?外星人啊!」瑪麗好像小孩一樣,興奮地說。文德有點後悔推舉了瑪麗加入研究計劃,因為瑪麗是一個喋喋不休的人。文德抱怨瑪麗,說:「你靜一下好不好⋯⋯你嫌我不夠緊張嗎?」

「你緊張甚麼?」「現在我們參與的是國家機密啊!你知道這是甚麼意思嗎?」

「這就是說把研究內容保密嘛,我知道啊。」瑪麗說。「有國家資助研究經費,又有食宿安排,實在太好了⋯⋯」

「我真的被你這人煩死了⋯⋯」卡車停在外星生命研究中心的大門外,讓眾人在那裡下車。鄭教授穿過自動玻璃門,上前與他們逐一握手。研究中心是一座樓高員有兩層的銀色現代建築,大部分研究中心的設備都在地牢。

「你好,我是鄭大成教授,是外星生命研究中心的負責人,防衛省科學顧問,帝國陸軍少校。」鄭教授說。「請大家跟我來,讓我向你們介紹其他研究人員。」

於是鄭教授就帶他們走進中心,穿過走廊,乘搭電梯,前往地庫,並且一邊向他們解釋。

「自從女皇陛下批准內閣啟動太空探索計劃以來,防衛省為了配合太空探索計劃,亦根據陛下的《乾元密旨》成立了外星生命研究中心,透過收集來自宇宙的聲音去尋找外星生命。然而,就在上星期,外星人竟然親自來找我們。我們故然感到興奮,但同時亦大為緊張;因為這群外星人了解我們,並提出要在地球採礦,可是我們卻不了解他們。

這些外星人自稱來自比鄰星b行星,離地球只有4.2光年,想過來開發地球海底的錳結核,甚至還提出要晉見我們的女皇陛下。這些外星人的『首相』艾莉向我們提出這些要求,所以我們希望你們可以與她對話,進一步了解她們的想法,好讓防衛省盡快安排她們與女皇陛下會面。謹記,這些外星人是我們的上賓,不是實驗室的白老鼠,你們必須對她們恭敬一點,以免她們生氣了就對我們發動戰爭。」

到底地庫後,鄭教授帶眾人來到辦公室,與其他研究員見面,逐一介紹。「這是韓安娜博士,天文物理學專家;李得民博士,心理學家,也是最近才徵召過來的民間學者;利爾雅博士,生物學家⋯⋯對了,安娜,稍後你帶林教授、戴博士、程博士和趙博士去與外星人艾莉對話。」

「怎麼又是我?」安娜抗議說。「我不要跟那變態的怪物對話⋯⋯」鄭教授便說:「艾莉她自己提出要與你對話啊!外星人喜歡跟你說話,我也沒有辦法啊。其他研究員進去,甚麼也問不出來,她就只會向你滔滔不絕。你就準備一下吧,別在這裡吵吵鬧鬧。」

文德暗笑,對瑪麗耳語說:「瑪麗,你找到同路人了,這個安娜跟你一樣都是傻的。」瑪麗就生氣地說:「你住口啦!」

在安娜和鄭教授的引領下,文德等人進入會議室就坐。沒多久,士兵便引領艾莉進來;艾莉換上了紅色的中腰襖裙。坐在桌前,人類則坐在對面。 文德沒想到外星人竟然長得跟人類一模一樣,而且長得如此美麗。艾莉開始學會一點兒情緒的表達;她用雙手把嘴唇兩邊向上拉,露出微笑,望著安娜。安娜感到非常不自然,不敢正視艾莉,說:「艾莉⋯⋯這是林文德、戴安娜、程同德和趙思齊,都是我國的環境保護專家,採礦一事你就跟他們說吧⋯⋯」

艾莉笑著說:「我們來地球是要室海底開採錳結核的。我們比鄰星b人不要戰爭,只想開採錳結核,賣到別的星球去。我們可以用鑽石向你們交租。」

興奮的瑪麗便問:「真有趣呢!那麼,你們⋯⋯想在那裡開採錳結核?如何開採?」

「我們想在南洋中間的深海平原裡,用潛艇開挖。」

文德馬上回答:「錳結核主要分佈在4000至6000米的深海平原裡,我們人類現時的載人潛艇勉強可以到達這深度,可是由水壓很大,環境很暗,所以如果你們要開採的話,成本將會很高。」

「不用擔心,我們的技術足以應付。我們有潛艇。」「另外⋯⋯深海是無人之地,生態雖然不及大陸架豐富,但裡面有很多稀有的深海生物。你們開採可能會造成環境破壞,所以我們必須進行深入的研究才行。我以前也未做過深海的環評報告,這得花點時間。不過我倒認識一些深海的生物學專家可以幫忙。」

「不要緊,我們願意等候。可是,我們想先與你們的女皇陛下見面,並且安排我們的女皇到訪。」艾莉說。「我們的十艘太空船可以隨時降落在基地這裡。」

「我不是說過了嗎?我是科學家啊!這些外交和國防的東西你跟我說沒用的⋯⋯你當我是甚麼⋯⋯」安娜生氣地說。

「這方面我們可以盡快安排。我這句說話是防衛省大臣授權我代表軍方對你們說的。」鄭教授打斷了安娜。「今天稍後我們會為你們安排一些人類基本禮節的教學。至於太空船降落的問題,等這幾位環境專家離去後,我會請軍方代表進來與你商量,請你屆時把詳情告訴我們。」

「好的。你們人類真是友善。」艾莉笑了。笑容是目前她唯一一個從安娜身上學回來的表情。然而,這笑容是否真正反映她心中所想,卻沒有人類知道。

-------------------------------------------------
支持《多聞》眾籌計劃,我們目標是集資12萬加元,這筆錢遠不夠在報紙買頭版,但可支持《多聞》抗共2年!
paypal課金給《多聞》:paypal.me/tohknews
Bank interact 課金給《多聞》:tohk928@gmail.com
Subscribe us in:
Telegram Channel:
https://t.me/tohknews
Facebook:
https://www.facebook.com/多聞-117598966317804
Twitter:
https://twitter.com/TOHKNEWS
Reddit:
https://www.reddit.com/user/TOHKnews

Share this article t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