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會互信崩潰,醫護如何自處?

作者:古醫師

民無信不立

人倫社會若缺乏互信,便立即崩潰。例如:我口頭承諾你做某些事,你相信並將事情交托給我,你再去做你專業專長的事情。或,甲公司與乙公司簽約,明訂權、責,並互相信任大家也會遵守合約。

這就是信。

信,就是人之言。他人信我,我信他人,大家互相信任,就是社會運作的根基。如果互不信任,或我們都順自己動物之性,則必

「然則從人之性,順人之情,必出於爭奪,合於犯份亂理,而歸於暴。」《荀子.性惡》

如果無互信,即使是白紙黑字的合約,甚至是社會契約的法律條文,亦不會有任何作用,因為我守約不守約,也不能令對方守約或不守約,最後就是cheaters take all。

大醫精誠

醫護與患者之間的信任,有兩層的信任。不單是患者對我們知無不言,將所有有關疾病的資訊,毫不避諱地告訴我們,深信我們守口如瓶,絕不向第三者透露半句。這只是第二義的信任,還有第一義的信任。

第一義就是,患者相信醫護不會因為自己的社會角色、政治立場、民族血統,而放棄治療自己。這是醫患之間,尊重基本生存權的信念。因為有這種信任,病人才會放心把自己第一重要的事情,托付給我們。人要有生命,才有這個人倫社會。可以說,這種醫患互信,是人倫社會能夠延續的基礎。

禮崩樂壞

現在香港社會互相基礎,正在急速瓦解,連我們醫患間的互相,亦只剩几微,試問有哪位前線手足,還會到公立或私立醫院急症室、門診求醫?先不論有醫生,有護士,將我們受傷的資料交給中國鬼子兵,現在是鬼子兵直接駐在醫院中,在我們因受傷前往求醫時,自投妖網。

更甚者,在前線交戰區,阻礙我們救治被俘虜手足,諸如,爆頭、失禁、流血不止、休克的嚴重傷勢皆不可救,並必須優先救治鬼子兵皮外傷。

更更甚者,直接射擊我們!

更更更甚者,中國鬼子兵稱呼我們做:「黑醫、黑護、黑急救」。

更更更更甚者,用去人性化的「曱甴」呼喝我們。

更更更更更甚者,以槍指著我們命令我們不能救護手足香港人。

是它們在破壞我們與它們的互相,及破壞我們與香港人的互相。它們信不信任我們,我不在乎。我對香港人不信任我們,實在是痛心疾首。我不是要醫護仇恨任何團體,我只是在後天下之憂而憂而已……

直在其中

現在,我香港青年忠志之士,亡身於外者,蓋追民主自由之崇高,此誠危急存亡之秋也。我們現在是醫護,但我們在成為醫護之前,必須先成為人,人這個身份,必然地先於醫護這個身份。這個人之身份,是與身俱來,身為人有人倫理份。醫護這個身份,是後天我們選擇的職業身份,自有其不問華夷皆治療的專業責任。

然而,若這兩個理份、責任,互相矛盾之時,我會該如何取捨?孔子說他會選擇人倫理份,以人倫關係的道德,去規範自己,而無奈地放棄抽象的社會職業理份。因為人倫關係崩潰,社會隨即瓦解,無復有任何抽象理份。我們在這個關節上,不再是一位醫護這樣簡單,我們更加是一個人。人於生死存亡之間,自然是選擇人倫道德,而不是專業守則。

以直報怨

中國鬼子兵與中國鬼子走狗,一直以滅絕人性的方法,去令我們香港忠志之士終生傷殘、人格崩潰、甚至虐殺拋屍,誅連親友。我們在前線,救死扶傷,救的是忠志之士,自然是應有之義,但我們同時亦救中國鬼子,是否也合義?

救鬼子是合義的,但絕對違仁。

救一個鬼子,就是殺百多個忠志之士,這是在救香港嗎?這只是我們自矜醫護之抽象身份,自我安慰而已。我們雖不殺百人,但百人一定是因我們而死。這是大不仁。我們做回一個人應該做的事,必然是比遵守醫護守則,更為重要。

這就是直。

龍戰於野

「龍戰於野,其道窮也。」《易經.彖.坤上六》

龍者,仁義君子,在人道存歿之戰時,絕對不會自矜身價,反而會走入蠻夷,與妖魔鬼怪放手一搏,即使是同歸於盡也在所不惜,蓋人道將滅,焉能再空談心性?!香港現在是人類文明與魔鬼對恃的前線,香港人不懼戰,亦不擇手段地作戰,我們是否仍自矜身價,無視人道覆滅於頃刻之間?

-------------------------------------------------
支持《多聞》眾籌計劃,我們目標是集資12萬加元,這筆錢遠不夠在報紙買頭版,但可支持《多聞》抗共2年!
paypal課金給《多聞》:paypal.me/tohknews
Bank interact 課金給《多聞》:tohk928@gmail.com
Subscribe us in:
Telegram Channel:
https://t.me/tohknews
Facebook:
https://www.facebook.com/多聞-117598966317804
Twitter:
https://twitter.com/TOHKNEWS
Reddit:
https://www.reddit.com/user/TOHKnews

Share this article t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