週末政經:看行為辨黃藍

其實大家只要多看帖文,不難發現文中標明「不割席」的,多數句句割席;不少人回文說「不分化」時,其實是被指出錯處時詞窮理屈,無可辨解下只有用「不分化」作擋箭牌。

如果初涉政圈,看見不少人自稱黃絲,又說這個是鬼那個是鬼,絕對眼花瞭亂。與其看口水花,不如看行為更實際。只要你有玩過《Bang!》、抄襲它的《三國殺》、《風聲》、《Shadow Hunter》、《Battlestar Galactica: The Board Game》這類估身份的桌遊的話,不難發現通常宣稱自己身份的人,都是以語言迷惑對手,實際上做的又是另一回事,即是講一套做一套。政圈也是這樣,好像林鄭原本是英國酷吏,九七時忽然愛國,然後到今日也是一個酷吏。愛英國、愛中國也是假,酷吏本質才是真實。

假左膠真二五
回想八月時,荃灣刀手到處割人腳筋,被義士反擊圍攻,結果一個「左膠」出來說要大愛,結果救走兇徒。結果大家落力鬧左膠,那個救走兇徒的「左膠」很可能只是一個扮左膠的藍絲。青少年也有藍絲的。究竟那人是左膠還是藍絲無從稽考,但一日此類人不被獅鳥,總有這類二五仔出賣抗爭者,無成本又可以玩野。

假黃店助聲勢
除了那些假和理非真藍絲外,也有種是忽然黃店。為了生意忽然變黃,其實是藍底。忽然黃店不像二五仔一樣對抗爭有害,反而他們歸邊可以壯大聲勢。藍絲很喜歡自我催眠他們是沉默的大多數,只要夠多忽然黃店,也許可以迫其從春夢中醒來。只要忽然黃店夠多,黃藍不分,反而可以保護真正黃店免於被警察裝修、冚檔。

忽然移民港豬
到此刻才移民者,可說是因此事而移民。換言之,在此事前未關心政治,未知道六年前雨傘革命的香港已經是現在這副爛模樣。那些「我討厭政治」的人,香港出事只想移民走人,如果黃絲有不少人都是這種人,香港必亡。筆者情願當這種人是藍絲,或者所謂中立的醒目仔算數了。

和理非門檻低
黃絲中有很多和理非,換言之就是又要參與活動,又不願冒險的人。在2019年開始做和理非真的無可厚非的,勇武真係搵命博。2014年至2018幾年,被捕最多坐監,然後拉人者將罪名、被捕者身份吹大博升職,如此而已。熱愛生命不願丟棄從來都是正確。投身戰爭敢於浪擲生命,是因為了解到世間上有一些情願自己死都要做到的事。很遺憾香港現在還不夠人有此覺悟,因此你勇於獻身也沒用,只會成為人血饅頭食家的點心。和理非這身份太易自稱,但做到事的和理非可以很有用。例如Hong Kong Watch遊說到英國國會及加國國會。

人血饅頭食家的行為模式很簡單,舉幾個例子。非洲兒童好慘,請捐款俾本機構,然後機構員工出公數豪食自助餐。義士好慘,要捐款俾基金幫義士打官司,然後基金出數俾自己友買音響。拿義士血債給自己票償,然後淨逗糧。

此外,不少組織都喜歡攻擊政敵無落場抗爭、口頭勇武。其實除非被捕被判刑,否則主動講有落場抗爭即是自首。因此數落對方無落場抗爭,只是打稻草人。其實如果一個組織有派人落場,至少其言論不會否定勇武,言論否定勇武之組織必定是冷氣軍師。誰人有落場抗爭我等不便探人隱私,但誰是冷氣軍師則一目了然。

最後,說一說不少抗爭者都經歷過的幾個階段,不一定每個人都相同,但希望大家可以作為參考。
一、會去投票,投咗當做咗。 會捐錢,捐咗當做咗。
二、關心政治,會看相關新聞。
三、傳閱相關新聞。
四、參與遊行。
五、參與政治團體做義工,初涉政圈。
六、成為政治人物(參選/勇武抗爭/海外遊說/成立政團)

-------------------------------------------------
支持《多聞》眾籌計劃,我們目標是集資12萬加元,這筆錢遠不夠在報紙買頭版,但可支持《多聞》抗共2年!
paypal課金給《多聞》:paypal.me/tohknews
Bank interact 課金給《多聞》:tohk928@gmail.com
Subscribe us in:
Telegram Channel:
https://t.me/tohknews
Facebook:
https://www.facebook.com/多聞-117598966317804
Twitter:
https://twitter.com/TOHKNEWS
Reddit:
https://www.reddit.com/user/TOHKnews

Share this article t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