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城市就有露宿者

電影講劏房,講的是上不到車、無錢買樓。電影講麥難民,又「個人」又嘆冷氣。一直講土地供應,起樓、起樓、起樓……。近來也只是有人講租金管制。我講些沒有人講的。 家人看電視新聞,問以前鄉下沒有、香港很多、其他地方沒有露宿者。其實,有城市就有露宿者。公屋現在沒有了世襲,但一些人來說,間公屋是實際上的祖屋,沒有其他樓,租公屋那個死了,下一代租不起、未租到、買不起、未買到私樓,這就變露宿者。例如私樓,現在有強制拍賣,即是,他不想賣亦都沒有賣自己間屋,但他周圍的鄰居已賣了他們間屋,到一定住戶數,他間屋就被強行賣了,就算是唐樓,但那間是祖屋,沒有其他樓,被強行賣了,租不起、未租到、買不起、未買到其他樓,這就變露宿者。例如,上年反送中開始,有些親中家人趕了年輕人出去,但那間是祖屋,沒有其他屋,就算有好朋友,如果那好朋友住劏房、公屋,或居屋細,連自己空間都沒有,其實也收留不了,被趕了出去,租不起、未租到、買不起、未買到其他樓,這就變露宿者。例如,現在香港沒有了租金管制,但香港是世界誰都可以來炒樓,尤其近廿年中國炒家,私樓業主加租是隨時加並隨意加幾多都可以,一加租,加很多,甚至加一倍或更多,租的人付不起,不能繼續住,又租不起、未租到、買不起、未買到其他樓,這就變露宿者。又例如,現在香港沒有了租務管制,你一直租私樓,你付得起租,想繼續租,但不論為甚麼,業主不繼續租給你,你又租不起、未租到、買不起、未買到其他樓,這就變露宿者。 政府搗地點搶財物 不露宿,改為睡在連鎖快餐店,即是麥難民。睡連鎖快餐店,要睡在長椅,或坐著趴在枱睡。學生時代趴枱睡過覺就知,小息時睡十至二十分鐘還好,睡幾小時其實睡得不是那麼好。睡在床,甚至打地鋪,都睡得較好。露宿者的「露宿」是說露宿街頭,即是瞓街、睡在街上、睡在戶外。這個政府不喜歡露宿者,政府部門一直用各種方法驅趕露宿者,搗毀地點,摧毀或奪去露宿者傢俱和財物。始終人要睡覺,無屋可住,也沒有地方露宿,唯有在深夜到連鎖快餐店,待到店鋪關門睡在店內,朝早開店走人,而香港以麥當勞分店最多,最易遇見,因而這些睡連鎖快餐店的人被稱為麥難民。 山邊建屋毋須花錢 露宿者在美國都有,台灣都有。露宿者英文是homeless,台灣叫遊民。有城市就有露宿者。在城市,不能自己霸地起樓,也不能霸佔空屋。在城市,事事要錢,每日都要花錢。一旦租樓租不起或未租到,買樓又買不起或未買到,就唯有露宿街頭,變露宿者。本來在山腰、山上,自己霸地不用錢,不過城市規定這樣是非法,合法難免要錢,就算土地合法得來,自己起樓也是非法。山上樹木石頭本來拿來做建築材料不用錢,但城市法律遍及一切,地與產物都有所屬,就算沒有任何人,也會屬於政府,拿來用非法。屋有業權,有所屬業主,自己沒有屋,佔空屋來住也會是非法。不過,人會無錢、不夠錢或週轉不靈,而城市很會執法,因而露宿者是城市產物。 香港情況,以前香港曾幾何時,山頭、山上遍佈山邊木屋。雖然解決了居住問題,但山邊木屋,容易山火,多蚊蟲,下雨易漏水,打風就風吹透屋內,打大風就易吹飛走屋頂和各部份,下大雨、打大風就有山泥傾瀉危險。並且山邊木屋也不方便,放學上山回家走一小時,離家下山上學走一小時。上山吃力,山下市區有小巴站,但候車可以等待很久,也常會塞車。而公屋、居屋,樓下是幼稚園,附近是小學,上學路程走十分鐘,放學路程走十分鐘,相比是六倍時間。易山火,易出人命,易傳播傳染病,引來政府清拆山邊木屋,同時廣建公屋,木屋居民獲得分配公屋。及後興建居屋,香港居民可以申請。公屋和居屋解決了人口膨脹問題。就算未有清拆的山邊木屋居民也受吸引申請公屋或居屋。山邊木屋不一定非法,有人是向原居民買地,政府收地拆木屋,間公屋是賠償。無論木屋合法非法,大量中國來港難民,當時中國沒有私有產權,恢復私有產權只是近三、四十年的事,當時的難民離開了中國,原本在中國的房屋就沒有了,中國的根也斷,香港那間山邊木屋就成為了祖屋,換成公屋,那間公屋就是祖屋。艇戶漁船也是不方便,政府曾經幫助漁民上樓,船賣了,那間公屋就是祖屋。政府曾經起過很多水塘、水庫、人造淡水湖和大型公共設施,當地村民遷村,遷至那間公屋、居屋或者政府幫手起的唐樓就是祖屋。是城市,唐樓、公共房屋、高樓大廈、大型現代建築群,同時那些是「鄉下」。 中殖政府專益地主 取消公屋世襲、取消租金管制、取消斷租管制、設立強制拍賣,都是中殖港府做的。另一方面,特首把香港視為城市,而不是如港督把香港視為國家,也是中殖時代的改變。

Read more

楊朱主張廢除光環

「損一毛利天下,不與也;悉天下奉一身,不取也;人人不損一毛,人人不利天下,天下治矣。」很多人沒有看第二句,楊朱不是主張利己,而是主張,既拒絕害己,也不貪圖利己。 他還有其他主張,例如不重視身份高貴、不需要威勢、不貪圖富裕,應該「休息」,例如人應該幸福,死後光環根本沒有意義,例如反對忠義,主張利他不基於求義,這樣就可以廢除光環,並指出當今世代,有光環就得到一切,沒有光環就賤過地底泥,保住光環而傷害實際,光環取代原本要做的事,連危難滅亡都不去救。 主張無 而非有 「不矜貴,何羨名?不要勢,何羨位?不貪富,何羨貨?」「生民之不得休息,為四事故:一為壽,二為名,三為位,四為貨。有此四者,畏鬼,畏人,畏威,畏刑」 「從心而動,不違自然所好;當身之娛,非所去也,故不為名所勸。從性而游,不逆萬物所好,死後之名,非所取也,故不為刑所及。名譽先後,年命多少,非所量也。」 「凡彼四聖者,生無一日之歡,死有萬世之名。名者,固非實之所取也。雖稱之弗知,雖賞之不知,與株塊無以異矣。」「彼四聖雖美之所歸,苦以至終,同於死矣。彼二凶雖惡之所歸,樂以至終,亦同歸於死矣。」 「太古之事滅矣,孰志之哉?三皇之事,若存若亡;五帝之事,若覺若夢;三王之事,或隱或顯,億不識一。當身之事,或聞或見,萬不識一。目前之事或存或廢,千不識一。太古至於今日,年數固不可勝紀。但伏羲已來三十餘萬歲,賢愚、好醜、成敗、是非,無不消滅,但遲速之間耳。矜一時之毀譽,以焦苦其神形,要死後數百年中餘名,豈足潤枯骨?何生之樂哉?」 「忠不足以安君,適足以危身;義不足以利物,適足以害生。安上不由於忠,而忠名滅焉;利物不由於義,而義名絕焉。君臣皆安,物我兼利,古之道也。」 「實名貧,偽名富。」「實無名,名無實;名者,偽而已矣。」 「今有名則尊榮,亡名則卑辱;尊榮則逸樂,卑辱則憂苦。憂苦,犯性者也;逸樂,順性者也,斯實之所繫矣。名胡可去?名胡可賓?但惡夫守名而累實。守名而累實,將恤危亡之不救,豈徒逸樂憂苦之間哉?」 楊朱被歸類於道家。莊子亦被歸類於道家,有「聖人不死,大盜不止」的一些故事傳世。道家言論不一定正確,不一定合用,但對待書生,鞭鞭有力。

Read more

廣東話打不死

香港,粵語發展得好不好?是否狀態不妙? 這是選取哪個範圍的問題。你看網上,或大學所謂語言系,粵文當然形勢大好,坊間多了很多教粵語書、玩粵語書,粵語甚至發展文學。 官方打壓為次等 但你看,中學和小學普教中、普教全科;電視例如TVB,連中國人都說普化嚴重;電影字幕以前是粵文,現在是所謂中文書面語;政府當局怎樣看粵語地位;某個推崇中文的教師工會主席的中文普通話接軌論;粵文歌曲凋零;大學對母語為粵語的本地人的普通話要求;等等。 大眾傳媒,粵語失色,並且「普化」;學校淪陷大半;政府制度動搖粵語地位。粵語絕對受威脅和打壓。 中聯辦那篇文的意思是,你沒有漢,沒有中華,你是失敗的,而你有漢,有中華,是美好的,你是「方言」呀。 純粵文流行曲一直存在,許冠傑就作了很多。雖然後來越來越少,甚至有創作歌手視自己的粵文歌詞為曠古爍今,但隨著 rap 的輕微流行,因為歌詞是口白,所以自自然然是粵文,例如 LMF 的《大懶堂》就是純粵文,沒有黑話,沒有粗口。網民作品也多是粵文,例如《香港早抖》,幾乎全粵文。 三及第是在於靈活,多選擇,較易隨心所欲,不是甚麼依託,不是甚麼漢語扎根。粵語有九聲六調,因為聲調問題,所以歌詞要與歌曲音樂合音,否則只能走音。三及第提供了更多字、詞和語法選擇,不但較易合音,而且也較易押韻,較易符合字數規律。 中聯辦那文把三及第混合三文中的一文說是粵語俗語,不知是否有意為之。摩打是俗語嗎?車匙是俗語嗎?像巴士這些是舊時公文告示都使用的詞語。 三及第靈活多變 《足球小將》歌詞「雙腿好似摩打。扭波踢波頂瓜瓜」「陣法腳法日練夜練,真功夫冇花假」,不是黑話,不是粗口,也不見有多俗。 三及第不一定是文言文、語體文和粵文。像《日本娃娃》也是三及第,不過是粵文、英文和日文。當中粵文是純粵文,全首歌詞都是用佢字,沒有用他字。 三及第絕對可以是以粵文為主體的粵日英混合文。香港粵語文是可以這樣發展的。 感謝《港語學》轉載:https://gongjyuhok.hk/articles/4416?fbclid=IwAR08mWHul6e2KIgkY11QipECva4nAYq1KWutwm0m0NK57-fdMUYfCtkDSUU

Read more

勿再被日本侵華說洗腦

作者:元素 「日本侵華」觀異化日本,才會銜接不了戰後日本人非常友好。 日本人有沒有恨意?有。因為日本人是異類生物性格所以有二戰?不是。如果有接觸日本ACG、特攝、日劇、日本電影,應知日本人和你我一樣。 同仇敵愾 恨列強東來 如果有玩H-game,即日本色情電腦遊戲,會學到「鬼畜」。意思來自佛教六道輪回的餓鬼和畜牲。二戰時就有「鬼畜英米」、「鬼畜米帝」的說法,即是「鬼畜英美」、「鬼畜美帝」。日帝就像現在中國,也是反西方的,也自我感覺是受害者。早前也是有租界,只是之後透過變法,走上變強的道路,透過戰爭勝利和政治手腕收回租界,但也一直陷入隨時變成西方國家殖民地的恐懼之中。仇恨?中國在韜光養晦時也不會把仇恨公開出來的。 日本看來 國共俱漢奸 日帝對中華更多是恨鐵不成鋼,有「惡友論」,不少當時日本人對中華革命是寄予期望甚至幫手。不過後來不論共產黨還是國民黨都是勾結西方,在日帝看來,一堆人都是漢奸走狗,如果日帝是漢,就像現在中國看香港人。 日帝的確吸收不少西方文化,他們甚至有脫亞入歐之說,就像現在的中國人也是有這種追求和嚮往,看劉仲敬和他的一些追隨者就知。不過也是很排外,排斥西化,仇視假洋鬼子,手塚治虫的歷史漫畫有表達過。心理非常矛盾,像現在中國人。偏偏,共產黨是共產主義,國民黨是資本主義,都是西方思想入侵。 日帝這樣看中國絕不無厘頭,因為日帝視亞洲是同一個天下,尤其中國,更被視為自己人,在日本人的內外觀念中屬於「內之外」的層級。 有套日本動畫叫《銀魂》,背景設定就是參考日本那段時代。西方人就是外星人,動畫內叫天人,黑船來襲就是天人來地球打開國門。當中有個中華娘,也是外星人,外表卻和地球人一樣,更是地球人主角三人組之一。 現今看法 乃盟軍說辭 如果二戰後去日本見的是平民,根本不會有仇恨中國人甚麼的。當時日本,資訊不自由,就像現在中國。日帝完全是法西斯,沒有言論自由,沒有思想自由,沒有新聞自由,有祕密警察,叫「特別高等警察」,簡稱「特高警察」或者「特高」,負責國家安全。國內平民一直以為國家在做好事,尤其初期生活確實地變好,未來有希望和樂觀,直至被投下兩粒原子彈才清醒。 我們對二戰時日本和日本人的看法,其實是來自戰後中華民國(即國民黨)的宣傳,另外就是盟軍(同盟國)對二戰的說法。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