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土之火加國燎原

今年六月,多倫多活動眾多,其中兩場,標誌著本土思潮終於打入主流。七年前,本土派去六四踩場,結果被黃絲圍攻;到了2021,本土派在六四台上發言,舉辦了一場大眾參與的車隊遊行,而大家會一起嗌:「打倒共產黨!」,車隊播《Don’t Trust China, China is Asshole: Remix》,當中無人表示聽到粗口打冷震。 2021,和理非還在,但一定不會有和理非非。 六四晚會當中,壓軸嘉賓新香港文化協會Jane Lee發言節錄:「於是我地學識左,我地學識到,單係用發聲去爭取民主,對方唔俾,就算嗌破喉嚨,都唔會有用。……相隔二千年,猶太人憑著自己嘅實力復國,佢地唔單止做到莫失莫忘,仲可以好似越王勾踐咁十年生聚、十年教訓。我相信,要學猶太人,就要善用黃色經濟圈,發展屬於我地嘅實業,慢慢壯大我地嘅實力。」 https://www.facebook.com/plugins/video.php?height=314&href=https%3A%2F%2Fwww.facebook.com%2FNHKCCCAN%2Fvideos%2F299583001824824%2F&show_text=false&width=560&t=0 上述發言並無趕走主流黃絲,相反612的車隊遊行更錄得200架車參與。Jane亦在發言嘗試指出畫面問題:「打爛仔交就係咁,互相捏住對方條頸,博對方鬆先。呢個做法粗魯、原始、野性、不雅,但係實用。」 昔日六四,本土派勢孤力弱,要拆大台殊不容易,而且認識本土思潮的人根本太少,很多人只懂得本土派是勇武派,然後衝出來犠牲就等於傻仔。在香港爭取民主的人當中,很少人認識到本土派勇武抗爭的原因:「當一件事未發生在你身上,不代表不會發生在你身上。只要社會上有一個人受害,無人制止,那麼當你自己身受其害時也沒有其他人制止。因為大家默許了事情發生。」有很多人出來爭取民主,很多人要發聲,都是做好事、浪漫,幫助別人。本土派並不是,在本土派眼中,這根本不是幫助別人,而是幫助身為香港人的自己。當只要有一個香港人受害,就是自己受害。覺得幫助其他香港人是幫助別人、做好事的話,根本是連發生甚麼事也未有能力明白。 當時未能拆大台,結果大家嘗試幫《自由花》填詞,讓其他人在六四唱《自由花》時可以想起新詞,不要再消費1989年的事了。 今時不同往日,「和勇不分」,已經漸漸不是口號。一方面,和理非漸漸變得本土,越來越明白更多的本土概念,接受到本土派在台上發言。另一方面,隨著在街上抗爭的式微,港人只能在海外遊行,勇武抗爭已消弭,勇武派也只能變得和理非了。 畢竟,在巴勒斯坦射火箭炮的抗爭者們,在英國的街頭也在賣慘。

Read more

香港人,做節!

去年和術數界朋友討論抗爭情況,他說自8月11日起抗爭由盛轉衰,年底沉寂,2020年中再起,中國成為最大贏家。筆者一直留意事態發展,暫時他並無批錯。去年8月11日發生了何事?大家在機場和你塞,因為要為爆眼少女報仇。 811前抗爭目的清晰 綜觀8月11日前後,最大分別是之前大家有目的地設定任務,再完成;之後此類抗爭減少,更多是做節。 6月9日一百萬人遊行,6月16日二百萬人遊行,但真正重要的日子是612,因為市民成功阻止議員入場開會,使送中法案不能通過。之後大小示威均是為了在628的G20峰會前香港持續示威,令外國以此向中共施壓。包括包圍稅務局阻人開工、包圍警總、巡遊各國駐港領事館遞請願信、買機票去大阪G20現場示威。期間攬炒團隊赴日內瓦聯合國遊說、全球登報,為G20造勢。 之後七一佯攻升旗,實攻立會,宣讀五大訴求宣言,成功製造歷史名場面。77九龍區遊行,解破遊行只能在港島的魔咒。714沙田新城市之役,首次市民反攻警察,721攻打中聯辦,後因元朗警黑合作恐襲而要回防擊退白衫人,使執法者為救白衫人出來“執法”。728元朗遊行以示毋懼黑社會,並吹風成立民防隊維持社會秩序。接下來各地開花,承接77+714戰果,黃大仙街坊擊退警察,將軍澳區有人攻警局,下啟公眾認受火魔。 811前每場抗爭,都有目的有戰果。811之後都有,但明顯減少,而且屢遇挫敗。好像中大之役、理大之役,都是為堵塞主要幹道,目的清晰,但到理大變成被警方實施圍點打援,使市民方損失慘重。多個屋苑被無理搜查、新屋嶺、被浮屍、被跳樓等皆是敵方反擊。 黃藍食肆的確對中資構成威脅,但卻由裝修藍店變成集中宣傳黃店,結果藍店回復元氣,黃店被槍打出頭鳥。都是初有勝果,但轉身不及結果輸突。 做節式抗爭行動錯配 更多的是721周年紀念、721百日紀念、一個月紀念等等。這些遊行的目的是紀念,而非達到戰果,結果是浪費資源甚至人命。要紀念好簡單,搞個網站、webinar即可全球參與,安全又方便。出來遊行,卻是身處險地。阿澤有內戰期間廣告優惠,反映了不少前線都視此為內戰。實際,這是香港保衞戰,香港市民對被境外紅色勢力控制的傀儡政府,以及其走狗。在戰場上紀念,似乎走錯片場。 做節是必須,讓大家不忙舊仇,矢志光復;但做事也分時機。國難當前,戰火連天,仍掛住做節、食花生的人,明顯已失去反抗的意志與氣魄。這些人始終有身份證、護照,講廣東話,無人可以否認他們是香港人,不過旁觀者不得𪘲牙聳䚗。拜托,不要用和理非三個字令自己有抗爭身份指點江山,做和理非就應好像攬炒團隊、Hong Kong Watch一樣在國際線幫忙。和理非的理字是理性,在戰場上做節有幾理性?食個花生扮有抗爭是否當對方不理性?

Read more

香港人身份危機

自從反送中運動開始,國際社會開始分開中国人和香港人。將香港人和中国人混淆的國際社會,一度重視審視香港人。這是一個機會,建立香港民族的身份認同及國際認可,這些日子香港人在做甚麼事,就決定國際社會如何看香港人。 香港人打國際戰線,不同人做不同事。在香港的,有一堆人聯群結黨到外國政客的twitter上轟炸、洗版;有一堆人沉迷網上聯署,簽完白宮聯署又簽change;有一堆人舉美國旗、唱美國立國的戰歌。 在外國的,有人在中德元首會面前一日去撞德國外長,與外長合照後對外吹成與外長會面,結果使中德會面當中的香港議題泡湯;有人在德國政府搞本國國民聯署時騙了一大堆香港人入去簽署,結果搞砸了德國的撐港聯署;有人採戰狼外交方式,不斷怪責蔡英文政府在勝選後無幫香港人;有組織擬定信件,接二連三呼籲香港人採用template去轟炸加拿大各議員的郵箱,以此方法求他們幫助香港人;有組織專搞遊行,行兩行叫口號就散,自我感覺良好。 遊說外國政要的,有人不斷說香港如何慘、如何可憐,要求別人如何幫忙。也有人幫助外國政要獲得選票,該政要也答應幫助香港人。 在上述各種行為當中,請大家逐樣細心想一想,做了該些行為後,相關外國政要會如何看待香港人? 我等可以用強硬的態度對抗香港政府,但這一套搬來外國就想錯了。外國政府是我們友軍,而非敵人。我們與外國政客是要交友,而非樹敵。外國政府無欠我們,我們一味哭喊,講香港慘,要求別人救我們,和嬰兒沒絲毫分別。或者唯一的分別是,活了幾十年還像嬰兒一樣。 還有一些香港人,到了外國就炒樓,想盡辦法拿福利,大聲用廣東話吵吵鬧鬧,對於不懂北方話與廣東話的外國人而言,這些人和中国人無分別。香港人這樣敗壞自己人名聲,遲些我們也不敢認自己是香港人,到時香港人這個身份就會正式從世界上消失。 相反,如果大家做個知書識禮,懂待人接物的香港人,大陸人在外國就要扮我們,然後小紅車、wechat之類大陸野就會因缺乏顧客而消失。

Read more

選舉派終需面對現實

黎智英、周庭被捕,不少本土派朋友均謂,多年來泛民一直打擊本土以穩住選情,現在沒有本土派、勇武派做緩衝,泛民要被捕了。筆者認為,毋須皇帝唔急太監急,浪擲生命。選舉派的目標是選舉,泛民名人相繼被捕,相信對下年選舉極為有利,打悲情牌,不只35+,40+也絕非無可能。至於有無選舉,中共會如何對付港人,就在他們專精範圍以外了。被馴養的人,遇到歹徒,只會報警,不懂武裝反抗,是時候學會放手了。 求仁得仁 下屆選舉必勝 選舉動物一向為選舉服務,為了選情一直打壓本土派。各位支持35+的朋友下年可以再努力,到時中共未必會延遲選舉,也可能不會DQ你的心水候選人。 在選舉上,本土派的成績遠不如選舉動物,多年來也一直被選舉派、中共雙方合力打壓。對選舉派來說,本土派的存在會威脅其選舉成績,本土派是競爭對手。歐美選舉常見抹黑及各種新聞操作,選舉派也倣效歐美,用他們的公平方法攻擊他們的競爭對手:本土派。 次要敵人升為主要敵人 對中共而言,他們一直也是用統戰方法。統一戰線,就是聯合次要敵人,打擊主要敵人。到主要敵人被消滅,原本的次要敵人就變成主要敵人。2019年中共四中全會,他們的決議是將泛民視為次要敵人,本土派、勇武派視為主要敵人。他們一直宣傳抗爭者暴力,就是劍指勇武派。因為中共知道,本土派、勇武派從來都是身體力行的反政府分子,而非那些希望中共改變的輔政式反對派、忠誠反對黨。 當時不斷有警察臥底混入抗爭者當中拘捕抗爭者,然後政府、中共大外宣吹風抗爭者暴力。完全是打心理戰,希望大家自稱FA,或躲到大後方。更有不少細作,以和理非名義阻撓勇武派懲罰斬人兇徒,又有人領唱《願榮光歸香港》,想重覆「大合唱、階段性勝利、散水」模式瓦解抗爭。(後來反令此歌成為香港國歌,他們賠了夫人又折兵)溫柔是這些細作的最大武器,利用畫面取代思考,對付勇武行動的人。 到現在利用疫情成功控制到無人出來,勇武派以不成威脅,主要敵人變了,於是就可以開次整治和理非。 焦土:送新兵上前線學習 在2016年選舉失利之後,香港本土派多了一個新的派別:焦土派。焦土派,就是隱藏自己,使自己在主要敵人的名單上消失,使中共打擊另一個主要敵人:泛民。究竟原因,就是當自己努力抗共,只會變成一小撮人抗共、大部分人選舉,然後自己被反共、抗共兩方聯合打壓。為了借土共的手教育一下選舉派,就要利用焦土策略。 在焦土策略下,2019年送中法案直接打擊到泛民、商家利益,結果議會內的泛民開始變激,不少市民醒覺。在當時不少焦土派已覺焦土策略成功,衝出來加入抗爭,然後為保護新加入的少年而被捕。不過35+,明顯打了焦土派一巴,告訴大家,選舉派仍是主流,焦土尚未成功。現在選舉派被捕,如果兔死狐悲,就是浪費了他們的學習機會。 到處要求外國幫忙,只懂哭喊的大頭怪嬰,是被寵出來的。

Read more

香港政府抗疫不力?

香港政府繼禁止市民在食肆堂食之後,開放避暑中心予市民堂食。2019年反修例運動以來,市民自發黃色經濟圈,獲不少食肆參與,不少餐廳也以黃店標籤自己以求生意,親政府的藍店則拍烏蠅。後來武漢肺炎爆發,數月後的日前政府以抗疫為由禁止堂食,禁令下餐廳生意大受影響。 坊間不少聲音質疑疫情只是籍口,港府以疫情為由下禁令的目的是打擊黃色經濟圈。港府的目的未有文件披露,實在不得而知,不過也可觀察港府的政策及執行是否與其他各國做法一致。 政府禁令的理由是社區間隔(social distancing),要求市民避免聚集。同一理由,聚集到避暑中心堂食也會做不到社區間隔。另一方面,疫情爆發至今香港政府仍不肯封關,直接連接香港的關口,正是疫情起爆點中国大陸。其他政府方面,北韓與俄羅斯動作最快,一月時已封關。英、美、澳、加等地亦陸續封關。 對抗疫情還是市民? 坊間亦有不少聲音指摘港府抗疫不力。各位讀者不妨想想,對香港政府高官而言,需要消滅的究竟是武漢肺炎,還是香港市民?他們在達到自己目的前提下,效率高不高? 自英治時期開始,香港政府的效率都在全球首屈一指,殖民政府由英國轉往中国後,管治目的有變絕不出奇。一廂情願覺得政府必定為市民著想的人,不妨多看CCTVB。

Read more

課金支持多聞 對抗共匪外宣 Donate to tohknews to fight against China Communist Party’s propaganda!

反送中以來,多倫多一直有手足進行文宣工作,後來一些志同道合的手足一齊成立多聞,以對抗紅色媒體指鹿為馬,並為勇武派發聲。此外,多聞以文載道,推廣傳統文化,使香港即使即將陷落,其文化、精神仍能薪火相傳。猶太人失去以色列國的二千年間,靠的是宗教文化凝聚,最終回到屬於自己的土地,將失去的一切拿回來。香港亦需徐圖後計,在海外保存文化,保持屬於港僑的聲音。 Since the Water Revolution in 2019, many activists in Toronto have been promoting the social movement, and some of

Read more

美國獨立 時代革命

二百四十四年前今日,是美國獨立日。在此之前,美國是大不列顛帝國的其中一個殖民地。美國獨立戰爭之前,無人可以想到,一個邊陲小地,竟然有能力與全球最頑強的日不落帝國對抗,而且成功獨立。 美國國父華盛頓帶領青壯投身勇武抗爭,與當時全球裝備最精良的英軍作戰。美國國父富蘭克林不會因為勇武派不遵從和理非非守則而割蓆,他在背後默默耕耘,始終支持勇武抗爭。他也是唯一同時簽署美國三項最重要法案文件的人,該三分文件為《獨立宣言》、《1783年巴黎條約》及1787年《美國憲法》。 莊亞當(John Adam)則是聯絡外國勢力,分裂英國領土的先驅。在美國獨立戰爭期間,有賴他的外交手腕,使美國確保了法國的援助。 冷氣軍師傑佛遜(Thomas Jefferson)是《獨立宣言》的主要起草人,對於美國的建國在思想上貢獻巨大。麥迪遜(James Madison)從未上過獨立戰爭的戰場,不過他是《聯邦黨人文集》(The Federalist Papers)和美國憲法的主要作者之一。咸美頓(Alexander Hamilton)曾任美國財政部長,是美國金融體系的創始人。除了勇武派外,堅定支持勇武的冷氣軍師,在後勤發揮著重要的作用。 二百幾十年前,美國的年輕人被迫走上歷史舞臺上,與全球最強的英國軍隊戰爭。那是一場完全不成比例,大衞挑戰哥利亞式的博鬥。當時的國父們都是年輕人,他們在戰場上揮舞美國星條旗,他們唱的歌就是美國國歌,美國是這麼一塊土地:「for the land of the free and the home of

Read more

重要公告

隨著國安法通過,不少報章自我審查,避談政治,以保全自身。本報一路走來,始終如一,捍衞華夏文化,對抗專破壞各地文化的中國共產黨。越要滅我聲,我越更大聲!本報身在海外,必為港人發聲! 本報並非中立報紙,而是有腰骨有立場的媒體。本報一向旗幟鮮明,堅定不移,排除萬難,反共到底!願榮光歸香港,願蝗蟲歸強國,願蒼天滅中共,願共匪死清光!

Read more

港幣會否貶值?

《港區國安法》通過,美國商務部立即取消香港特殊地位,香港不再被視為獨立於中國以外的自治實體,不再是獨立關稅區。直接影響是香港不能再為中國做白手套,購買含軍民兩用技術的敏感貨物。 會否大撤資? 春江水暖鴨先知,本地富商早在習近平上場時已知味道。2012年,鄭裕彤告老還鄉;李嘉誠改變股權結構,部署撤離;李兆基無有怕,繼續屯地,要食尾糊;郭氏兄弟不用中國建築,結果被落鑊。終於誠哥早已人在加拿大,資產一早走得七七八八。在他們撤資同時,紅色資產早已進駐。中國移動、中國海外發展、萬科地產、小米等等大陸企業紛紛來港插旗。 外資撤離早就於2016年尾開始,當時侵侵當選,已呼籲美國企業回流、撤離中國。共和支持者早已回流美國,高盛就早在幾年前已裁撤香港部門,班師回美。到了2019,反送中運動開始,更有大量外資撤離到新加坡,中國不斷接貨,去年香港股市市值中,73%都是中國公司。外國撤資,最多也佔香港股市的27%。香港股市總值的27%有多少?據香港交易所網站顯示,香港總市值為37.8萬億港元,約4.86萬億美元。27%即是10.2萬億港元,約1.31萬億美元。 此外,自從《香港自治法》上場,協助中國禍害香港的機構紛紛會被罰錢、被迫撤離美國。美國企業要洗脫嫌疑,撤離香港將是指定動作。 撤資又如何? 以撤資到新加坡為例。若一間公司要撤資到新加坡,不可能將大廈、公司品牌信譽等等搬到新加坡。結果就是要在香港折現,即是賣出。賣出之後,會轉換成港幣。港幣不能在新加坡使,故此要將港幣轉成坡紙,再用坡紙在當地購物。 故此,撤資這動作當中,包括將港幣換成坡紙。這個動作當中,港元會被沽售,沽盤增加,使港元有下跌壓力。由於香港有聯繫匯率,金管局答應以1美元兌7.8港元,故此一旦港幣跌到較金管局答應的便宜,將之買入並到金管局兌換便獲利,反之亦然。此舉稱為吐戥。只要金管局有足夠金錢,大眾對金管局有信心,聯繫匯率在吐戥底下就不會脫鉤。 港元會否冧? 假設有10.2萬億港元(1.31萬億美元)要撤離香港,對聯繫匯率會有構成衝擊?金管局公布數字顯示,截至今年4月金管局外匯儲備有4413億美元。即是不足上述數字的一半。不過若果所有公司一齊撤資,結果是股市沽盤太多,股市大跌,然後賣盤所得的資金加起來遠不及10.2萬億港元,可能要折半以上才可以如此急賣。因此他們不會急賣,他們會拆件賣、一個個部門裁員。用節流、斬件賣的方法逐步撤退。他們也不會一齊沽港元,因此他們不會對港元做成一次大衝擊,而是令港元長期受壓,直至他們完全撤走為止。 接貨者,也只有中國企業,他們最不想港股冧。他們的資金可以向中國人民銀行伸手拿,中國人民銀行可以靜雞雞無限印電子人民幣,然後對人民幣構成沽壓。如果他們又玩大白象,向香港伸手拿錢,香港不夠儲備維持聯繫匯率,就一鑊熟。 美國大鱷早已揚言狙擊港元,香港特殊地位撤銷,這是一個利淡消息,是狙擊的良機。多年來香港銀行體系的壓力測試標準早已提高,可以應付不同衝擊。但能否捱過今次?截至今年4月,香港銀行體系的外幣存款為6977.7億港元,當中只有一小部分可以調動;港府外匯儲備可動用的也不見得多,故此港幣的確有脫鉤危機。 文章有價,請課金支持作者繼續報道新聞及撰寫專欄抵抗加拿大紅媒,為加拿大港僑發聲。支持易博,即係支持你自己!Donation to author Apeiron Cheung, support him to fight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