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大學者桑普:不幫手足着草

北京大學法律學者桑普今日在自己專頁發帖回應網友指控,該專頁暫時仍不准回覆,只有share掣。桑普指出,新香港文化協會並未回應其指控。綜合報導,桑普早前帖文提及的卡城中國民主促進會主席湯般若先生曾撰文回應他。新香港文化協會則向馮玉蘭下挑戰書,並邀約桑普一同討論。 北京大學法律學者桑普指出,他以往並無與他人合作幫手足「經營移民或難民仲介生意業務」。他並重申,不會鼓動或不會贊同別人鼓動任何人離開任何國家或地方,意即不會鼓勵手足着草逃生。 另外,北大學者桑普表示,有手足向他求救,並有陳述、錄音、截圖等資料佐證。暫時桑普並未有公開他所說的佐證。既然有手足向他求救,而指控的是位於加拿大的新香港文化協會,相信他文句中的手足是指身在加拿大的手足,向身在台灣的他求救。 本報分析北大學者桑普回應如下:一、桑普不鼓勵手足着草逃生(桑普重申)二、有加拿大的手足向身在台灣的桑普求救(桑普帖文提及)三、桑普幫助加拿大手足的方法是公開手足逃難到加拿大的路線,並指控參與營救手足的新香港文化協會。(桑普正在做的事)四、 根據桑普的字眼,幫手足着草是 「經營移民或難民仲介生意業務」 (桑普帖文提及)五、 如果新香港文化協會因桑普指控而不能再幫手足,桑普會否幫手足處理着草之事?根據一,這是否定的。 六、手足離開香港,流亡到加拿大,應該不想回港。七、根據三、五,桑普正在做的事是阻止新香港文化協會協助手足流亡加拿大。八、根據六、七,桑普所做之事與手足希望之事違反。九、根據二、八,桑普說有手足向他求救,而桑普做的事與手足當初意願違背。 究竟北大學者桑普如何不協助手足逃亡,而成功幫助需要逃亡的手足?桑普究竟在「協助流亡手足」一事上,做過甚麼? 本報歡迎桑普就上述分析回應。

Read more

湯般若致民運圈公開信

卡城中國民主促進會會長、卡城洙泗學院儒家學者湯般若老先生,就桑普抹黑加拿大組織一事出公開信。 致世界民運人士圈內的一封公開信 各位民運前輩,領袖: 世界上的民運組織很多,背景、人才、資源、能力、專長和所處環境,各有不同。但有一共同目標:就是追求民主自由,反對極權統治,消滅共產政權。我們只要朝着共同目標奮鬥,有多少力就出多少力;至於活動方法,各有不同,各有各做。只要方向一致,宜互相包容和尊重。切忌因行動方法不同而互相猜忌和攻訐。這樣便不能團結,等於自動參加共產黨的分化統戰策畧,助匪黨一臂。當年香港的民主派分裂為很多團體,互相攻擊,這是削弱己方力量,很是可惜。當時我很想說話,但以人微言輕,只有藏在心頭。今日因桑普先生的破壊攻擊事件,恐民運界加深分裂,因此不自量力,向各組織進一言:只要反共目標一致,行動方法可以各施所長,不必盡同,更不宜互相攻伐。譬如直㨶黃龍,可以用軍事力量,可以接受瓦崗寨羣眾,可推動民間與敵不合作運動,民眾可以提供的資源,或百姓可以切斷敵人補給。我們廣聚力量,以圖消滅匪黨。只有屬於匪黨的組織,我們才不容而加討伐。黃雀行動,本屬機密,今被桑普先生公開,等於助匪黨搜集情報。他這一舉動,已把他向來的言論廢掉。他曾稱香港被緝捕人士為罪犯,這是匪黨的用語;任誰也知在自由世界中他們是義士。因此我認為桑普的身分可疑。欲待揭發,最終還是壓抑下去。                    加拿大湯般若敬啟

Read more

馮玉蘭桑普開檔接應手足?

一石激起千重浪!繼有Telegram Channel指控港加聯馮玉蘭唆擺桑普攻擊加拿大接應手足的組織後,Facebook又有人出帖鬧爆馮玉蘭。今次出帖者更引述消息指出,馮玉蘭與桑普擬成立一個跨國組織,接應手足。 帖文在臉書群組「連儂牆.com.hk」出現,裡面指出,有人眼見在接濟手足之組織搞得有聲有色,欲如法炮製分一杯羹,更在開檔前攻擊競爭對手。裡面又提到,馮玉蘭缺乏協助政治庇護之經驗,之前資助手足其實是資助手足讀書。 關於有人指出馮玉蘭女士與桑普欲開跨國組織接應手足一事,本報亦曾聽到近十個消息來源提到過。事件發酵數日,港加聯馮玉蘭女士未有回應。 加拿大是一個難民友善國家,有正式的難民法和部門。另一方面,台灣則無正式難民法,並有實際需要對抗來自大陸的匪諜。桑普無疑是台灣的法律學者,不過加拿大的法律,學海無涯他可能鞭長莫及。

Read more

桑普回力標擊中馮玉蘭

日前桑普出貼文不開名攻擊加拿大接濟流亡義士組織,指加拿大幫手足流亡的組織是騙子。撐台灣綠營蔡英文的香港人桑普又指該些組織有意圖奪取香港移民社區話語權、導引當地支援香港運動轉化成為自己代表某個政黨在當地競選政治席位的籌碼。桑普又指,該些組織半公開地圈錢。在看桑普指控前,不妨先看看該channel指控馮玉蘭的貼文,看看中了多少。 網上流傳一則回應桑普,指控馮玉蘭的公開信如下: 桑普貼文羅列四大罪名,這四大罪很大程度是港加聯主席馮玉蘭,Gloria Fung 全中。一、協助手足流亡計劃出事:有手足流亡不是2019的事,2017年有本土派領袖因魚蛋革命流亡海外避開政治清算,聯絡不少海外老牌人權港人組織,包括馮玉蘭的港加聯。馮玉蘭曾表示願意幫助,但最後不了了之。令該名本土領袖過程一波三折,行冤枉路。馮玉蘭彈出彈入,無非怕「教唆及協助逃犯逃亡」之政治罪名。對成本高及前進之方法害怕。三年後同一問題出現,她開始時反對此事,認為香港手足出了事,應該留港從司法途徑去解決。只是看見其他人做到,又有捐款,就搶著去做,協助手足申請難民,結果失敗,害了該手足之餘,更成為失敗案例,令其他港人申請難度增加。老牌香港人權組織一事無成,可見在將來只會從中破壞,馮玉蘭掩蓋事實並夾雜私人恩怨同桑普講,加鹽加醋,令件事更難看。而桑普指罵其他人騙財前又不Facts Check,要公開捉鬼,兩人一起陷害同路人,分裂和勇手足聯繫,做大台,誰人見到會最開心?二、香港援助資金被別有用心人士不恰當地處理:馮玉蘭一向帳目不透明,聲稱港加聯是非牟利組織之餘又無註冊,有避稅之嫌。支聯會司徒華在世時港加聯及其他加拿大組織是海外支持支聯會運作及籌款之基地。司徒華去世後其金錢運作全無紀錄,多年來得個信字。港加聯多年來只有馮玉蘭一人做領袖,無會章、開會紀錄。連會員也不知其大概數字。多年來多次社會運動有多次籌款機會,營運基金不透明,涉嫌歛財。今次反修例運動「香港點收科」扮義賣尊子墨寶,善款用途又不知所踪。反修例運動其中一個價值是追求真相,作為支持運動的馮玉蘭是否應公開帳目?三、某問題人物現在更被某個人權組織吹捧。該人似有意圖奪取當地香港移民社區的話語權,導引當地支援香港運動,轉化成為自己代表某個政黨在當地競選政治席位的籌碼:要數奪取港人社區話語權,很明顯原本有人擁有話語權。誰擁有話語權?就是有獨攬話語權的獨裁者怕後起之秀開放言論、引入民主。馮玉蘭廿幾年來一直打壓其他港人組織,壟斷加拿大香港移民社區話語權。世勢力撐港、普羅加東之友、多倫多人撐香港、渥太華人撐香港、ACHK、新香港文化協會、HK Concern 等等加拿大港人組織都被打壓,數目眾多,不能盡列。馮玉蘭一直以來的套路就是霸佔話語權,再籍話語權抹黑異己。世勢力撐香港是傘後組織,馮玉蘭在其網台《離地新聞》不斷污衊該組織受共產黨幕後操控。多倫多人撐香港開設「Torontonians Stand With Hong Kong」專頁後,馮玉蘭之黨羽立即東施效顰開設「Torontonian Support Hong Kong Action Group」並欺騙《大紀元時報》等傳媒,宣稱多倫多人撐香港舉辦之活動是他們舉辦的。普羅加東之友不被馮玉蘭控制,馮玉蘭就像唆擺桑普一樣唆擺他人攻擊普羅加東之友收共產黨錢。每次與加國政要會面,談及其他在加國港人組織收共產黨錢。消息來源顯示,桑普同馮玉蘭好熟,馮玉蘭成日去桑普網台吹水,桑普亦膺馮玉蘭邀請上其主辦之論壇作嘉賓。不過桑普立壞心腸句句辱罵加拿大其他港人組織,其實也不過是協助馮玉蘭打壓異己、奪取加拿大香港移民社區話語權。而桑普更在面書誣捏幫助手足的組織後,Block 晒反駁他言論的人,Deleted 留言。不過為了奪取話語權而誣蔑加拿大救手足之組織為騙徒,斷手足後路,公開手足流亡到加拿大之逃生路線,就非常之陰騭。失去逃生路線的諸位手足,極可能在香港變成空中飛人或浮屍。其實早有不少組織欲救手足到加拿大,不過不斷被馮玉蘭潑冷水,結果錯失時機,加拿大封關前救到的手足不多,更多的手足去了沙嶺公墓。馮玉蘭及桑普滿手鮮血,義士冤魂可能先搵黑警索命,但下個一定是你兩個。無錯好多勇武派都是本土派,即是你們泛民的眼中釘,欲除之而後快,但好似馮玉蘭同桑普直接要攞命咁兇殘,實屬罕見。四、就上述之事,已不難見到馮玉蘭幫自己而不幫加拿大港人移民。經常站在傳媒燈光底下,自己一言堂,幫自己建立港人移民領袖形象。不容許人搶咪也不許別人說話。一場考試裡要考零分好難,要好叻先做到。事實上,廿五年來馮玉蘭在加拿大致力令加拿大香港移民一事無成,導致港人建立的社區被大陸人搶去。馮玉蘭有三不做:「有政治成本不做、自己無著數不做、不是為自己個人利益不做」用幾句話總括她的行徑,就是「遊行唱歌散水飲茶,分化港人不遺餘力,打壓異己專攻同道,永續社運圈錢自肥」她舉着反對共產黨的旗號,但每件事都小罵大幫忙,協助共產黨維穩,懷疑她與中國領事館有往來。廿五年來,大陸人在加拿大搶攻各大政黨,積極入黨做黨員,強化其牙力。馮玉蘭則堅持香港人不應歸邊,阻撓港人融入加拿大、拓展在港人移民在加拿大的政治勢力,間接削弱港人移民在加拿大話語權。馮玉蘭絕對是阻撓港人建立海外勢力的一隻攔路豬。馮玉蘭惡行滔天,如何對得起天安門及香港沙嶺公幕犧牲之英烈,應立刻辭去港加聯主席及其他職務,不要再沾污先烈司徒華前輩創立的支聯會名聲。分化臺、港、澳、加及海外反共人士團結,成為千古罪人! 究竟桑普是指哪個組織?Telegram群組葵青自發物資組就流出圖片,內文如下: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