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還柙義士來鴻】大象無形(by老湯)

八千人擠在荔枝角收押所外面的場面是怎樣的呢?真想親身在牆外體驗一下,因為真的很難想像,但真的發生了。就像歷史性事件總是依循的那種方式一樣,難以想像、難以解釋,蔑視所有權威和理論,目空一切地,就這樣發生了。 在東南亞地區有種表演,就是訓練大象做出各種動作取悅遊客。大象身上纏繞著鐵鍊,並不是特別粗,事實上根本不夠鎖住牠的,欲還是把牠拴得好好的。秘訣在於大象幼小時,還不夠氣力掙脫鐵鍊的時候就鎖上去,牠就會形成「鐵鍊是掙不斷的」印象,直到牠長大了,這個印象還是跟著牠。這把安在牠心中的鎖,成為了整條鎖鏈上最關鍵的一環。直至有一天,不堪虐待的牠「發瘋」了:我們說是這樣說,但諷刺的是那恰恰是牠整個「象生」中最清醒的時刻,輕而易舉地把鎖鏈扯斷,向那些虐待過牠的人們肆意發洩著那以噸計的怒火。 如果我們將時光回撥到一年前,不用太遠,就一年前,大家在說起香港獨立或者香港民族這些關鍵詞的時候,總會勾起一種說出佛地魔真名的恐懼,這個詞只要說出來,就會惹惱共產黨,然後就要諸事不順,慘過犯太歲,說不定還會被降十災之類的。然後,香港人「發瘋」了,瘋得像頭六噸重的大象,八千人跑到收押所唱歌給像筆者這種「死監躉」聽,連「光復香港、時代革命」都滿大街地喊,還在商場中庭唱起自己的國歌,把五星匪旗當地毯用。然後,果然降災了,不過降在了中國,武漢肺炎來了。我們突然發現:原來激怒共產黨還是有點好處的,而且是性命攸關的好處。唉,怎麼不早點激怒它呢?早這麼做了,可能「逃出威院」的鬧劇就可以避免了。你看大家一直不怎麼看得上眼的菲律賓就很不怕激怒共產黨,直接包機把中國遊客都打包送了回去。香港人,很想要吧? 如果說筆者與梁文道之間有甚麼共通點的話,那大概就是我和他都很看重「常識」二字,而且都很清楚它不論在時間或空間的意義上,其實都並不是那麼「常」。不同時代,不同地域,面對不同的環境所衍生出不同的生活方式,產生出不同的常識體系。常識體系高度契合之下,形成的共識可以鑄就一個民族,常識無法藕合的雙方,因勢利導之下也可以達成一些功利性的共識,但走不到一起去。正如美中兩國可以達成首階段協議,但沒有人會覺得美國人與中國人是同一回事。啟蒙主義者總覺得互相了解可以帶來融合,現在是因了解而分開才是常態,也正因如此,因了解而帶來的融合才顯得彌足珍貴,值得以國體的高度去紀念。 梁文道身體力行地遵行了他的常識、他的信仰。於是他去了北京尋找他想要的;然後,筆者也身體力行地遵行了我的常識、我的信仰,來到了這裡,欲有來自四面八方的香港人前來陪伴。常識把本來在一處的人越拉越遠,又把本來不在一處的人帶到相同的地方。牆再高再厚,擋不住我們心中的連繫。 在共同的痛苦之中,我們做出了共同的選擇,懷著共同的信仰,向著共同的目標進發。這,就是民族共同體。理論家會提出一萬個理論企圖說服你不是,隨他們吧。事實不曾屈從於理論,理論也不曾創造事實,理論只負責解釋事實。如果解釋不了,失敗的只會是理論或理論家,而不會是事實本身。只有行動可以創造事實,我們需要的也只有這點。大象不用去管那條鐵鍊理論上能承受幾磅力,牠只要拼命掙開它就夠了。 老湯26-1-2020 P.S. 在報上看到醫護界計劃發起罷工,要求林鄭封關,筆者舉雙手贊成。醫護就像消防員,一邊在火場放火一邊把人家推去救火,這就叫做推人去送死。陳健波還在那邊搖頭晃腦說甚麼「一家人」,中國各地的民眾都曉得堵路甚至把公路掘斷「斷路求生」了,還在那邊「一家人」的就不是蠢,而是壞了。在這場抗疫之戰中,站在最前排的這些醫護人員,都是最英勇的勇武派,他們需要的也一樣,就是無條件的信任與支持。 轉載自本土新聞http://www.localpresshk.com/2020/02/a-great-form-without-shape/

Read more

安省華僑責僑領務虛

正常武漢肺炎疫害全球,發源地中国死亡數字急速增加之際,一眾加拿大華人代表在萬錦市社區旗織之議會辯論舌戰連場,為中国政權面子全力護航。除了一如以往被加拿大人見識到大陸人有幾紅之外,此舉更被中国僑民鬧爆。中国僑民於網絡群組指責僑領(即指華人代表),「只顧作秀」不理人民死活,買斷口罩一事更將華人置於三煞位上,徒惹加拿大人仇恨。 While Wuhan-Virus (WV) spread all over the world and the death toll rapidly increase in China, many Chinese representatives

Read more

港府研緊急法徵私產

據本土新聞報道,港府擬效法廣東省之做法,徵用私人財產抗疫。早前中國廣東省人大常委會通過決定,即時授權政府可緊急徵用私人財產作抗疫用途。本土新聞獲在港府任職行政主任(EO)人士之消息,稱特區政府正研究在香港按廣東省做法,再次實施緊急法。該人士曾在去年港府將用緊急法訂立「反蒙面法」前,向本土新聞透露相關消息。 在中共國,廣東省人大常委會在2月11日召開緊急會議,即時授權廣州市和深圳市政府,在必要時可依法緊急徵用房屋、設施、物資、交通工具等作應急防疫應變,為中國改革開放後首次,被視作對2007年《物權法》的侵犯。 《明報》早於上月底刊登「黎蝸藤」文章,提出四項訂立《緊急法》的建議,包括廢蒙面法、全面封關、禁止集會遊行、禁止醫護罷工或變相罷工。《香港01》2月11日的「觀點」提出政府要「用重典」,善用法例解決口罩問題。《文匯報》香港時間2月12日社評則要求政府對口罩作特別管控。

Read more

港不封關 美加自己封

林鄭月娥一人不許香港封鎖接壤中國大陸的關口,美國、加拿大開始陸續有所行動。繼加拿大航空於三月起取消多倫多往返香港之航班後,美國政府亦宣布容許駐港領事館人員隨自己需要離港。美國郵政署已通知國際合作部門,表示由於航班大量取消,派送郵件、包裹、快遞郵件到中國、香港及澳門時,出現顯著困難(experiencing significant difficulties),故決定即時停止收取寄到上述三地之郵件,直到交通恢復為止(until sufficient transport capacity becomes available)。

Read more

[轉載]《香港獨立堂成立宣言》

由反送中運動開始至今經已半年,直至今日香港民族依然面對生死存亡之際,外有惡疫肆虐,內有共匪橫行。在這半年之間無數抗爭者被捕丶受傷,甚至被失蹤丶強姦丶被殺比比皆是,令人心寒。 而這半年來所發生的事正正就是對香港民族的一個警號:殖民政權之下,迫害只會遲到,但永遠不會缺席,只要一日我們繼續到一國兩制存有妄想,今日所感受的恐懼只會在不久的將來一次又一次輪迴。當我們高呼「光復香港,時代革命」,聲稱自己傳承梁天琦的理想,為何我們不能更進一步,替他說出當日他未能說出口的那四個字——「香港獨立」,鮮明地揚起港獨的旗幟呢? 為了真正的自由,為了擺脫一次又一次被迫害的輪迴,為了脫離殖民的夙願,香港民族必須走上獨立的道路。我們身土不二,知行合一,而獨立運動不單止「做」出來,更要令人「知」有甚麼方法能做出來;傳播論述,廣結有志之士,才能把宏願實踐出來,這正是「知」的重要性。 儘管我輩不及弱冠,仍欲克盡己任,作為獨立之傳教士、建國之拓荒者,廣佈論述,養精蓄銳,成為香港民族獨立之路的推手。 在此,我等學界獨派組織正式宣佈成立香港獨立堂,合眾聚義,粉碎大一統思維,與香港人攜手走上獨立之路! 中學生連線 Students Connect 國是學會 National Affairs Society 香港獨立學社 HK Independence Institute 青年獨立力量 Young Independent Force

Read more

李文亮歿 民運友連環炒車

最早提出武漢肺炎問題的李文亮醫生日前病歿,不少反共政治組織、民運人士紛紛表示哀悼。不過不少人不知道的是,李文亮醫生是護旗手之一,支持中共打壓香港憲法保衞戰(泛民稱之為反送中運動)。當武漢出事,中共的爪牙由肆虐香港擴展到肆虐武漢時,李文亮終於反共,並以國難五金的「沒有從天而降的英雄,只有挺身而出的凡人」為口號。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