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道平天下(一)外星人的道德

九龍叢報援權轉載
作者個人專頁:http://kowloondaily.com/author/andrewtamkp/

公元第三十九世紀的世界是一個時光倒流的世界。經歷無數的戰爭和天災,人類文明大幅倒退,好不容易才回到二十一世紀的科技水平。大國覆亡,小國群起,戰爭不斷,直到遠東形成一個二元君主立憲制的海洋帝國–––華夏帝國,世界政局才穩定下來。這帝國真正直接統治的領土並不大,只是北起長江流域,南接兩廣,東臨東海,西至怒江,統稱之為「江南本土」,面積與南宋差不多。南方其餘的國家,則是擁有獨立主權的「自治王國」,然而卻為帝國邦聯的成員,以帝國的女皇為共主,受帝國的軍事保護,每年向帝國朝貢,主導各國一同在軍事、外交與經濟上互相合作,共同協商匯率、關稅等,形成龐大的關稅區。在皇夫程紀文的扶持下,女皇譚傑靈以仁政和王道作為統治的原則,對內將權力下放予內閣及議會,對外將權力下放予各國,令帝國得以維持和平。可是,由於科技水平的限制,帝國的權力從來都不能延伸至大氣層以外。華夏帝國以國教會為國教,卻採取宗教寬容政策,容許東方教會與西方教會各會各派共存,其他宗教亦可以在國內傳播。不過,很多奇怪的宗教亦同時興起,為帝國社會帶來不穩。

「你們以為今日的帝國很強大,當今的傑靈女皇是很了不起的人嗎?可是,我告訴你,有一位比地上所有的君王都更偉大的!華夏國教會、羅馬教會、東方正教會、東方正統教會或是景教稱這位至高者為上主,然而,他們都是錯誤的!」一個穿著黑色道袍的男人,拿起咪高峰,站在講台上激動地向信眾們演說,說話時手舞足蹈,把台下一千多個信眾都迷住了。他們聚首在體育館裡,神情興奮。

「這個至高者,其實不是甚麼神,甚麼主,而是外星人。只有外星人才是拯救者,只有宇宙的奧秘知識才是拯救的良方。讓我告訴你們宇宙的真理吧!根據《宇宙福音》所說,地球的人類其實是外星人奧丁在二百萬年前以基因實驗製造的;這是我被奧丁帶到外星人太空船上時他親口對我說的。然而,那些教會,卻刻意的曲解真理,把創世的故事神化,建構一堆道德教條來規管人類,從而維持自身的權力,並且維護統治者的利益!

我們必須醒覺!我們必須回轉!我們要揚棄道德教條的束縛!這世上根本不存在教會所說的那種上主,不存在神學家或是哲學家所說的道德自覺!我們要從這些束縛中得到解脫,透過修練和冥想,與外星人接觸,接受智慧,認識宇宙的真理!但是修練不是個人能夠完成的,而是要大家共同參與。我們的冥想中心的籌款目標是一千萬!」

台下的信眾二話不說,爭相走前,掏出孔方錢、銀元或紙鈔,投入奉獻箱裡,好像都著魔了。台上的男人就大笑起來。這時候,另一個穿著道袍的男人走上台,帶了十個男孩和十個女孩到台上,他們的雙手全部都被麻繩反綁在背後,淚流滿面。那演說的男人便說:「各位兄弟姊妹,讓我們歡迎這十個勇敢的處男和十個勇敢的處女!我們將會把他們進貢予外星人,與外星人交合,以求外星人奧丁繼續教導我們宇宙的大智慧⋯⋯」

「這位黃祭司,甚麼智慧那麼厲害,竟能拯救眾生?要用一千萬,又要用處男處女才能換得出來?」突如斯來的一把聲音打斷了台上男人的發言。一個頭戴逍遙巾,身穿白色直身漢服的男子,左手撥著紙扇,從群眾當中走出來。「他」其實不是男子,而是易容微服出巡的傑靈女皇。她貼上了假鬍子,好叫旁人無法認出她。她身旁還有一個穿著長襖的「女子」–––那其實是變裝易容的程紀文,是傑靈的皇夫。如此一來,傑靈和紀文這兩個公眾人物就無人認得出來。傑靈和紀文推開了那些瘋狂的信眾;幾個穿著短褐,身材高大的粗壯男子和女子馬上上前擋去他的路,卻被傑靈的四個侍衛–––劉莉莎、上原志美、巴里・杜邦和文本德逐一推開。穿著平民打扮短褐的四人腰間佩劍,眼神凶狠,嚇退了那些個子高大的保安。四人為傑靈和紀文開路,好讓他們能夠走到台上。

「何許人也?」黃祭司大吃一驚,高聲地問。

「在下大粵九龍府人,姓譚,哲學部學生一名,對於先生之言,大感興趣。可以問先生一些問題嗎?」

傑靈的微笑讓黃祭司冒冷汗。旁邊的男人勸黃祭司把這些人趕下台,打他們一頓,但黃祭司不願意在千多名信眾面前失威,就硬著頭皮,說:「隨便問吧!」

「先生言世上並無道德,並無上主,只有知識,人皆為外星人所造,當以外星人為師,為救主,習宇宙之真理。敢問先生,若無道德,則殺人無誤哉?」

「非也。當以理智代道德之說。肆意殺人剛亂,亂則不治,明知不治而為之,不智也,故肆意殺人不智。以智釋之,無以道德釋之。」

「哦。今世氣象紛亂,物產稀少,資源相爭,人口過多也,故不治。何不殺人以治世?人死近萬,則民豐衣足食。是為大智。」

黃祭司目瞪口呆了幾秒,慌忙駁斥:「非也!殺萬人⋯⋯人皆求生,焉能求死!」

「先生云無道德啊。我求我生,你求你生,我為天下之治而殺你,則我可生而天下生,有何不智?」

「你⋯⋯你⋯⋯」黃祭司氣急敗壞之際,他身旁的那男人由衣袖取出手槍,指向傑靈,正想向傑靈開槍,頭就被子彈穿過,被擊斃倒地,血濺在黃祭司的臉上。台下信眾大驚,有的尖叫起來。巴里舉槍上前,指向那倒地的男人,踢了他一腳,確認他已經斷氣;莉莎則拔劍,把劍尖架在黃祭司的脖子上,嚇得黃祭司面容發青。當台下驚恐的信眾開始起哄,咒罵傑靈為殺人兇手之時,巴里和本德就向天鳴槍,眾人才住口。

「你到底是甚麼人⋯⋯為何要由大粵,來到吳越生事⋯⋯」「依你的說法,對於你那個外星人奧丁來說,在下只是個卑微的君主。朕乃譚氏皇室的傑靈,號顯道,只是華夏帝國一個小小的女皇而已。」傑靈撕下了臉上的假鬍子,脫掉逍遙巾,露出金黃色的秀髮。大部分人都認出了傑靈的樣子。

「那不就是傑靈女皇陛下嗎?跟電視上的長得一模一樣!」台下的信眾驚神未定之際,一班手持長槍,頭戴黑色軍帽,身穿黑色制服的都察院特工就從會場四側的門口冒出來,嚇得信眾和邪教的神職人員們慄慄危懼。都察院是帝國裡專門調查官員貪贓枉法的監察機構,直接聽命於女皇,猶如廉正公署一樣。

「大膽邪教教主,還不下跪!」在莉莎怒斥之下,嚇得屁滾尿流的黃祭司慌忙下跪,哀求傑靈不要殺他。

「我國雖然信奉國教會,仍然對各宗教採取寬容政策,可是卻被你這種邪教教主濫用。你竟然在警察的包庇下,創作外星人之說,誘使信眾捐獻,甚至叫他們把自己的子女也獻給所謂的外星人,實際是把他們販賣到西伯利亞,實在罪惡滔天。要不是朕微服出巡,拆穿你的西洋鏡,恐怕你還會繼續在吳越作惡。」傑靈義正詞嚴的說,又吩咐一眾特工,說:「都察院特工聽命!馬上釋放那些孩子,將奧丁教一眾神職人員帶返監察御史司調查,財物暫時充公,查明案件後即押送至法院,再作起訴。」

「是的,陛下!」一眾都察院特工上前拘捕一眾奧丁教的祭司,為他們戴上手銬,扣上黑色的囚車,移送至監察御史司,就是帝國都察院的地方辦公室。傑靈與紀文就步出會場,在莉莎、志美、巴里和本德的護送下,離開體育館,登上一架銀色的小型貨車,離開體育館,返回女皇下塌的旅館裡。

傑靈、紀文、莉莎、志美、巴里和本德繞著飯桌就坐,桌上有幾支紹興酒。身為女皇的傑靈逐一為這四個忠心的侍衛倒酒,與他們同枱而坐,毫無架子。

「巴里,要不是你一槍把那匪徒擊斃,我已經喪命了。這杯酒敬你的。」傑靈拍著巴里的膊頭,親吻他,然後舉杯。

「謝陛下。」巴里喝了一大口,沒想到紹興酒竟然如此濃烈,急忙把酒吐出來,大聲咳漱,面紅耳赤。本德就笑著說:「你不給面子啊,陛下為你倒酒,你竟然把酒吐出來,還不一口氣把酒喝光?」

「快點喝吧!」在本德、莉莎和志美的壓力下,巴里只好硬著頭皮把杯裡的酒一口氣喝光,就滿面通紅,頭昏目眩,靠在本德的肩膊上,馬上就醉了。

「你別把口水流到我身上好嗎?」本德推開巴里,巴里卻硬是要纏著本德,傑靈和紀文就笑了。紀文就說:「其實今次搗破了奧丁教這個邪教,實在值得高興啊,所以大家就盡情暢飲吧。」

「這世界真是奇怪。怎麼還有那麼多人會被邪教欺騙的啊?還有警察去包庇他們的呢。」莉莎問。傑靈就回答:「即使教育水平再高,人心裡只要不安,又覺得主流宗教無法為他們帶來平安,就會追求這些奇怪的東西,例如拜外星人。而警察包庇邪教也只是為了錢。」

「但外星人會否直的如那個姓黃的所言,毫無道德?我對於這個問題感到相當疑惑。」志美問。作為紀文助理的志美曾經讀過哲學,故此對哲學問題甚感興趣。「例如我們都接受『殺人是不對的』這個道德原則;在人類的層面,這個道德原則是普遍,每個文化、每個民族的人都會遵受,因為我們人類好像共享相同的意識結構或是道德自覺。但外星人呢?」

「這很難說啊。我們畢竟還沒有見過外星人,不知道他們的意識結構如何。」傑靈說,又問紀文:「紀文,你有甚麼看法?」

紀文就說:「這視乎我們如何理解道德。如果我們把道德當成只是腦部神經的一種功能的話,只要外星人的腦部結構與人類稍有不同,他們就不共享我們所說的道德。如果道德只是一種社會約定俗成的習慣,那外星人的社會習慣更顯然會與我們人類不同,就不共享我們的道德。可是,如果我們不把道德放在形而下的層次,而放在形而上的層次,就不一樣了。國教會的神學認為道德的根本在乎超越宇宙萬物之上主,不在乎人的身體結構或社會的習慣;如果這種主張正確的話,那麼外星人亦應該有能力理解並且實踐我們共享的道德,即使他們本身並認識不到這種道德的存在。因為上主是萬物之上主,是唯一的拯救者,既然上主能夠啟示有智慧的人類,而外星人又是智慧生物的話,上主亦應該能夠啟示他們,假設他們的『智慧』是包括了自由意志這種能力的話。」

本德就問:「那麼人類的法律就可以同樣適用於外星人身上嗎?」

傑靈就回答:「這可是另一個問題了。法律與道德有明顯差異。道德是抽象的價值和原則,法律是具體的條文,以針對現實世界的道德處境而作出特定約束或規範。」紀文則補充:「聖亞奎那把『法則』分成人法、自然法與永恆法。上主之道德標準,即為永恆法,乃永恆不變;而人心中與永恆法呼應的良知,即為自然法。至於人法,是人在社會中具體演變出來的規則,乃因事制宜的,是可變的,故不應直接套用在外星人身上。不過,說到底,我國秘密進行了外星研究計劃已經一段日子,依然還未接觸得到任何外星人,所以我們對外星人的倫理學問題實在沒有定論。」

莉莎聽得不太懂,就無奈的說:「哲學真是複雜呢。」

「別說吧,飲酒啦⋯⋯」傑靈話音未落,肚子就痛起來,面色變得蒼白,紀文和莉莎就緊張起來。紀文就問:「傑靈,你怎麼了?」

「我⋯⋯肚痛⋯⋯」「一定是你今天吃得太多小籠包了吧⋯⋯來,先上廁所去。莉莎,你快去拿點藥過來。」「是的,殿下。」於是紀文就扶起傑靈去廁所,傑靈則從行李箱取出藥丸,餵傑靈吃藥。至於巴里依然是醉蘸蘸的躺在本德身上發酒瘟,不斷胡言亂語,讓志美笑過不停。他們卻不知道,剛才所討論的外星人倫理學問題,馬上就會由抽象的思辯問題,變成現實的政治問題。

-------------------------------------------------
支持《多聞》眾籌計劃,我們目標是集資12萬加元,這筆錢遠不夠在報紙買頭版,但可支持《多聞》抗共2年!
paypal課金給《多聞》:paypal.me/tohknews
Bank interact 課金給《多聞》:tohk928@gmail.com
Subscribe us in:
Telegram Channel:
https://t.me/tohknews
Facebook:
https://www.facebook.com/多聞-117598966317804
Twitter:
https://twitter.com/TOHKNEWS
Reddit:
https://www.reddit.com/user/TOHKnews

Share this article t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