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道平天下(五)愛你的外星鄰舍

九龍叢報援權轉載
作者個人專頁:http://kowloondaily.com/author/andrewtamkp/

「特別新聞報告,傑靈女皇陛下即將會就不明飛行物體事件發表電視講話。」踏入黃昏,華夏帝國全國的電視台新聞都發出女皇電視講話的預告,吸引不少人聚首在電視機前等候。在京城的商業區裡,人們聚集在商業大廈的大電視螢幕前等候。而在沙洲村的茶餐廳裡,林叔、林嬸和傭人亦坐在卡位上聚精匯神的凝視著電視,桌上的奶茶、咖喱叻沙海鮮湯麵、乾炒牛河和星洲炒米都著涼了,他們都不理會。

「看,女皇陛下出來了。」林叔指著電視機說。在電視機螢幕上,兩名侍衛打開大門,穿著袞龍服的傑靈穿過大門,在莉莎的陪同下,步入新古典式的前堂「宣旨廳」,站在咪座前,面對著鏡頭,說:「各位子民,自從發生不明飛行物體在沙洲村出現之怪事以來,政府一直未有回應,引起了民間恐慌,朕實在難辭其咎。諮詢內閣後,朕決定向各位開誠布公,以息除疑慮。

10月18日晚上出現的不明飛行物體,確實是外星人的太空船,當晚亦有十一名外星人在沙洲村登陸。但請諸位莫喪膽;此等外星人乃愛好和平之商人,來訪僅為商談海底採礦一事,並提出安排其女皇與朕會面之意願。他們來自比鄰星b,離地球不遠,故此亦是我等之鄰居,故在京城帝國三軍基地裡受禮遇。經過慎重考慮以後,朕已經責成內閣盡快安排招待其女皇一事。

十艘外星人的太空船將於兩日後在京城帝國三軍基地降落,屆時將會經過京城西北市郊的上空。

太空船降落後,外星人的女皇A10000,人名『杰娜』,與其使節共一百多人,將會乘坐帝國三軍基地軍方的專車,進入京城,來到皇城,入宮接受我們的歡迎。朕懇請眾百姓,勿驚惶,勿仇恨外星人,勿挑釁之,勿騷擾之,當以鄰舍之情、地主之誼迎之。內閣官房將就外星人進城時之封路安排及群眾圍觀區域另行公布。

論語云,『有朋之遠方來,不亦樂乎?』聖經曰:『對於羈旅之人,亦當勉盡東道之誼;昔人有於無意中接納天使者焉。』(希伯來書13:2)朕祈請一眾子民作好鄰舍。」

語畢,傑靈和莉莎就轉身離去,侍衛就把門關上,直播就結束了。

林叔詫異地說:「甚麼?陛下要接見外星人的女皇?不怕危險嗎⋯⋯」

「你以為陛下是你嗎?看見不明飛行物體就大呼小叫。」林嬸恥笑林叔說。「陛下已經決定了,你就別多事啦!」

傑靈與莉莎穿過走廊,跨過門檻,經過花園,返回寢宮。莉莎一路上都低著頭,看起來心事重重。傑靈就把手搭在莉莎的膊頭上,溫柔地問:「你怎麼了?」

「陛下,我總是覺得這些外星人不懷好意。我怕⋯⋯陛下你會⋯⋯有危險。」莉莎說。

「怕甚麼,有你這個四大侍衛之首來保護我嘛,哈哈。」傑靈笑了,親吻莉莎的面頰,莉莎就面紅起來,頭挨在傑靈的膊頭上。

「可是⋯⋯」「再說,你以為我是個那麼天真的人嗎?」

「陛下,你的意思是⋯⋯」莉莎大惑不解。這時候,紀文和本德已經站在寢宮的大門外,迎接傑靈和莉莎。傑靈還是攬著莉莎不放,可是紀文卻毫不介意,沒有半點的不悅。

「本德,我和紀文叫你辦的事辦好了嗎?」傑靈問。

「陛下,我已經在禁軍和都察院當中揀選了足夠的人員了。」本德恭敬地說,向傑靈鞠躬;傑靈就滿意地笑起來。

「都察院?禁軍?陛下、殿下,你叫了本德去做甚麼?怎麼我沒聽說過的呢⋯⋯」莉莎問。

「別急,先進去再說吧。」傑靈伸手牽著紀文,在本德的引領下進入寢宮,然後宮女就關上大門。傑靈和紀文就把他們應對外星人計劃的詳情告訴莉莎,並且吩咐她保守秘密。⋯⋯

十艘不明飛行物體穿過了藍天白雲,飛過沙洲村的上空,朝著三軍基地的方向飛過去。比鄰星b人的太空船的形狀都像燙斗,最大的長900米,最小的也長500米。最大的那艘太空船是主艦。當太空船進入京城領空以後,三軍基地的無線電廣播就對太空船發出信號。

「比鄰星b人的太空船,這裡是地球華夏帝國京城三軍基地的控制塔。請回應。」指揮塔裡的一眾投術人員都非常緊張。航空管制員喊了三次話,也沒有得到回應。

「怎麼她們不回應?發生甚麼事?」一名女航空管制員焦慮地對身旁的長官說。

「再試一次吧⋯⋯」話音未落,太空船終於傳來一把女聲的答覆。「地球人,你們好!我們是比鄰星b人艦隊的主艦,請求指示引導我們降落。」一眾管制員才鬆了一口氣。

太空船在基地的停機坪降落。外星生命研究中心的一眾科學家,以及預先到達的艾莉等外星人,都來到停機坪迎接艦隊。當主艦降落時,地上刮起大風,地面猛烈震動,天空出現強光,發出轟轟巨響;安娜、文德和瑪麗幾乎要倒下來了。安娜差點跌倒之時,艾莉就上前伸手扶起她,嚇得安娜彈起來,結果安娜還是跌倒在地上,要由瑪麗扶起。

在白色強光中,主艦伸出跳板,延伸至地上。主艦停懶時,噴出白色的蒸氣,使停機坪起霧了,能目度甚低;當霧散退之時,文德發現那些赤裸的外星人已經列隊登陸。她們都拿激光槍,看起來是軍人。然後,中間有十個外星人慢慢地走下來。穿上中腰襖裙的艾莉急忙帶領著其餘十個外星人走上前,下跪,說:「A10000女皇陛下萬歲!」

跟A10001一樣,身為外星人女皇的A10000改了一個人類名字,叫做「杰娜」。她看起來跟人類的白人差不多,長著金黃色的曲髮,個子比艾莉高大,身材比較豐滿和壯健。而她與艾莉的最大分別是,艾莉還未完全學會感情表達時,杰娜似乎已經掌握了人類的表情。她懂得笑面迎人,笑著的擁抱艾莉。一眾科學家對此感到驚訝。

「那個女皇竟然懂得人類的表情。」鄭教授說。「看來她是這些外星人當中智慧最高的一個。」

「不過,她還是不會穿衣服的⋯⋯這變態⋯⋯」安娜無奈地說,換來的是鄭教授的斥責:「你說話可不可以禮貌一點?那是比鄰星b的女皇,試想想如果有個琉球人、大和人或是高麗人在你面前恥笑傑靈女皇陛下,你是甚麼感受?你今天最好少說話吧,免得比你破壞兩個星球之間的外交關係。」

「你們在談甚麼?」防衛省大臣李騏驥在幾個士兵的引領下,走近鄭教授。他代表內閣親自前來迎接外星人。然而,當騏驥看到在遠處的杰娜光著身子的時候,保守的他就不禁說:「你媽的,真是世風日下呢!外星人就不用穿衣服嗎?」

安娜暗笑,心裡想:大臣大人的想法和我也一樣啊。尷尬的鄭教授只好低頭,默不作聲。可是,同行的外務省大臣包綺綸和內閣官房長鍾思婷這兩個比騏驥年輕的女官員,已經忍不住開腔斥責騏驥。

「防衛省大臣,你很想開戰嗎?你這是甚麼話?你怎可以這樣出言不遜呢?」長期與騏驥不和的思婷馬上開口斥責。綺綸也托了一下眼鏡,說:「防衛省大臣,請你注意言詞。」

當杰娜牽著艾莉的手,走向人類的時候,穿上豔麗的中腰襖裙的思婷和綺綸馬上與隨從走上前,向杰娜鞠躬;沒想到她們才剛抬起頭來,杰娜就走上前擁抱她們,嚇得她們臉都青了。騏驥縐著媚頭,一面嚴肅的走上前,向杰娜鞠躬然後說:「杰娜女皇陛下,請先進室內休息,我們已經為你準備好衣服。」「好的。」

當外星人都穿上人類為她們準備的豪華深衣、襖裙和儒裙以後,軍方就安排她們乘坐黑色的毫華房車,在軍車和警車的護送下,離開軍事基地,進入京城。內閣官員乘坐的是政府的房車,而外星生命研究中心的人,包括文德,就只能坐旅遊巴。路上有大量穿著現代黑色制服的警察和綠色制服的軍人護送;警車和警察電單車在最前頭,軍車和軍用電單車在中間和最後。路上有圍觀的村民,有的還向車隊揮手夾道歡迎。可是,當進入市區以後,車隊就遇見示威群眾。

「那些拿著十字架的是甚麼人?」瑪麗指著窗外的示威群眾說。有一群穿上洋服的男女,舉起示威牌和十字架,大聲地叫嚷、咒罵外星人,還向車隊掟雞蛋。標語上寫著:「外星人是撒旦」、「末世審判已經來臨,儆醒抵擋魔鬼入侵」、「外星魔鬼落地獄」,甚至還有標語咒罵傑靈,說「女皇勾結撒旦可恥」。他們當中有一個領袖,拿著大聲公說:「這些外星人都是墜落的天使,是魔鬼,是大淫婦!如今傑靈女皇勾結魔鬼,就是⋯⋯」一排全副武裝的防暴警察馬上衝上去,施放胡椒噴霧,驅散示威者,把帶領的人拘捕。

「這些人都是大逆不道、意圖謀反的異端,我在沙洲村見過他們。他們不到國教會做禮拜的。」文德說。「這些人唯恐天下不亂,但人太多,怎麼抓也抓不遠。」

車隊駛入皇城,開始比較多歡迎外星人的群眾聚集。他們歡呼,舞動旗幟,歡迎外星人前來。車隊緩緩地駛入皇宮,穿過立德門,經過一廣場,再穿過一個叫做至仁門的城樓,就停下來。眾人逐一下車,走上石階,進入坤輿殿,是女皇接侍外賓,舉行宴會的地方。傑靈與紀文率領面首、貴族,首相以及內閣大臣站在坤輿殿的大門前,迎接杰娜。在騏驥、思婷和綺綸的引領下,杰娜牽著艾莉的手,走到來傑靈面前。思婷介紹說:「這是傑靈女皇陛下和紀文皇夫殿下⋯⋯」

「你好。」誰知杰娜竟然張開雙手,擁抱傑靈,親吻她的面頰。不過淡定的傑靈並沒有嚇呆,反而笑著擁抱杰娜。一眾大臣都嚇呆了,心想:這是多麼無禮的行為啊。

「歡迎杰娜女皇大駕光臨,你們遠道而來,實在辛苦了。」傑靈友善地說,又向她介紹紀文、莉莎、志美、巴里和本德。杰娜就上前逐一與他們擁抱和親吻;除了紀文以外,其他人對此都感到尷尬和反感,而莉莎更是非常抗拒,可是為了給傑靈面子,她只能啞忍。只有身為正室的紀文表現得最為大方得體,似乎對於傑靈與杰娜的親密接觸毫不介意。「請先到西宮休息吧。」

「沒關係的,傑靈女皇,我們不累。」杰娜說。「你們的建築實在很特別,你們的服裝,對我來說也很吸引⋯⋯這叫作『美麗』了吧?」

傑靈說:「是的。你的粵語說得很好。」

「我可以參觀一下你的皇宮嗎?」「當然可以,請跟我來,讓我親自帶你走一趟。」當傑靈與地位相若、平等或是比她更尊貴的人對話時,就不會自稱「朕」那麼擺架子。甚至她在非正式的場合與愛人、家人、友人相稱時,也不會讓人稱她為陛下。

傍晚時分,皇宮放了煙花,在東宮的園林舉行宴會。院子的中央搭起了長方形的舞台,貴賓座在台前的貴賓台上,其他貴族、大臣、賓客則在左右。眾人首先肅立,在合唱團和管弦樂團的帶領下,唱奏起華夏帝國的國歌《基督聖道歌》:

「1. 華夏王道顯威武,嶺南民主享太平。基督聖道引導,棄絕世俗與爭戰。基督聖道引導,漢邦社稷求存。

  1. 仁義立國保疆土,禮樂成德守制度。基督保佑帝皇,捍衛法律顯德性。基督統治天下,復興世間大同。
  1. 臣服四海以真理,統治萬邦以正義。聖教感召四夷,信望愛復建天國。東方再現熙朝,日光永昭萬民。」[1]

唱完嚴肅的國歌以後,眾人就坐,氣氛馬上變得輕鬆。中樂團奏起了中樂,一群穿著胡垂袖的女子在跳舞。接下來則是粵曲和南音的演唱。然後換成是西樂的管弦樂團表現,以及古典音樂的獨唱和合唱;再有跳舞表演後,就是流行歌手演唱民歌和流行歌。在貴賓台上,傑靈坐在中央,紀文在左,杰娜和艾莉在右,莉莎、志美、巴里和本德站在後面,另外還有幾個外星人的大臣。首相、內閣官房長、外務省大臣、防衛省大臣亦坐在紀文的左邊,面向舞台。台上有電動的天幕。文德、瑪麗、安娜等科學家則住在左邊的觀眾席,與其他外星人一同就坐。安娜每當看見周圍的外星人對她微笑時就發抖,而瑪麗總是忍不住取笑安娜。因為外星人的飲食習慣與人類不一樣,所以她們的桌子上都有牌子識別。 負責對外星人進行醫學研究的爾雅擔心御膳房的人會弄錯食物,令外星人產生食物敏感,所以就親自走到去找御廚再核對一次菜單,在上菜時看著宮女有沒有把食物放錯了。

「記住,根據艾莉的要求以及我們的調查,外星人不吃肉,只吃奶類、蛋、飯、麵、粉,菜也不是全部都吃,她們不吃生菜的。芝士、發酵的麵包絕對不可以給她們,她們很討厭發過酵的東西。調味料也不要下太重,太辣的食物也不行,她們喜歡甜食。酒精則沒有問題。」「是的,利博士。」

宮女開始為賓客逐一上菜,首先是人參雞湯,然後是燒味拼盤、蒜容西蘭花、芝士龍蝦伊麵、松子桂花魚、鮑魚、瑤柱炒飯,最後是壽包。而外是人吃的東西就簡單得多,是菜乾湯、牛奶、羊奶、素燒味、蒜容西蘭花、炒蛋和雙皮燉奶。文德和瑪麗拚命的吃,還把吃不下的壽包用膠袋袋起帶走。安娜不屑他們的行為,就說:「看你們的樣子真寒酸呢⋯⋯未吃過好東西嗎?吃得狼吞虎嚥的樣子已經夠失禮了⋯⋯」瑪麗卻不理會安娜,還把安娜吃不下的壽包也拿掉了。文德更指著貴賓席上的巴里,反駁安娜,說:「你看那金髮小白臉不也是吃得狼吞虎嚥嗎?」安娜只能瞪眼咋舌,無言以對。

「乞嚏!」巴里打了一下噴嚏,手卻來不及遮掩口鼻,就噴落在本德的臉上。他們站在傑靈的後面,站著吃飯,食物都放在背後的桌子上。本德就生氣地斥責他,說:「你怎麼不掩住口鼻打噴嚏!」

「哈哈,你看本德的樣子。」傑靈笑了,從紀文手上接過紙巾,親自為本德拭乾淨臉兒,令本德面紅;紀文又遞了一張紙巾給巴里,叫他注意一下個人衛生,抹乾鼻水。杰娜看見了,就笑起來:「傑靈,你的男人例真是可愛,不像我那些王妃那麼呆板。」

傑靈環顧四周,發現除了杰娜顯出興奮和喜悅的神情,以及艾莉不斷嘗試發笑以外,其他外星人都是沒有甚麼表情,好像不太投入。傑靈就問杰娜:「你們的族人不喜歡音樂和跳舞嗎?」

「她們都是這樣的啊,不太會表達自我,你可別介意。其實她們內心都是高興的。」杰娜說,拿起酒杯,喝了一口。「謝謝你們的款待。」

傑靈說:「別客氣,你們遠道而來,我很應當接待你們。對了,這次你們整個政府的官員都來地球了嗎?那你們的星球誰來管理?」

杰娜尷尬地回應說:「這個⋯⋯別提了,比鄰星b已經住不下去。戰亂以及氣候變化讓很多族人的死掉了。我們坐太空船四處飄流,透過做宇宙採礦貿易賺錢。」

「不好意思,我不知道原來你們的星球發生了這樣的事情。」傑靈說。「那你們是從那裡學會我們的語言和知識的呢?」

「我們有太空深測器去不同的星球採集資訊分析資料。地球是難得生態多樣化的行星,所以我們對地球進行了很多研究。不過很多人類的概念我們依然不理解,尤其是文化方面的內容。」

「不要緊,我們有很多溝通的機會,好讓我們互相了解對方。我們要先認識對方才能談合作的事情。」傑靈說,拿起酒杯,說:「我們有一習俗,就是拿起酒杯互相觸碰,說聲『乾杯』,以示友好。來,乾杯。」

杰娜就舉起酒杯,敲了傑靈的酒杯一下,說:「是的,乾杯。」

杰娜和傑靈都喝了不少酒,因此二人走路起來都有點飄飄然。傑靈堅持要親自送杰娜到西宮休息,不過在休息之前,杰娜提出想到傑靈的寢宮門外看看,於是她們就繞了路。除了艾莉和傑靈的女侍衛莉莎跟在後面以外,就只有她們兩個。莉莎對於這兩個外星人有所顧忌,總是怕她們會對女皇圖謀不軌,因此一路上都盯著杰娜和艾莉。

「那是甚麼樹?長得真高。」「那是松樹⋯⋯」傑靈話音未落,醉蘸蘸的杰娜顯然一跳,就跳上了3米高的樹上,嚇倒了傑靈和莉莎。莉莎正要拔劍之際,傑靈馬上按著她的手,要她克制。

「哎呀⋯⋯這東西是甚麼啊?」杰娜一手抓起了一隻松鼠,跳下來,雙腳輕鬆落地,站在傑靈面前。那灰色的松鼠嚇得驚惶失惜。

「這是松鼠。你放了牠吧,牠都吱吱的慘叫了。」傑靈說,於是杰娜就放下松鼠,驚慌的松鼠馬上就跑回樹上。

「前面就是我的寢宮乾坤殿。」傑靈指著一座歐陸式建築說。雖然這是西式建築,但是屋頂卻用上中式瓦片,而且門前還有漢字對聯,寫著:「明道通理安自身,立德至仁治天下」。杰娜就問:「這兩句句子是甚麼意思啊?」

傑靈說:「明白道理,就可以令自己安心;實踐仁德,就可以統治天下。這是我的皇夫紀文題的對聯。」

「皇夫?就是配偶嗎?」「是的。你在你的星球裡也有嗎?」傑靈問。

「A10001,即是艾莉,是我的配偶中地位最高的一個。有點像你吧,雖然有其他男人,但總會有一個男人是最重要的。」杰娜說。「那你這個皇夫紀文懂很多知識的嗎?」

「是啊,他是一個了不起的學者,是我所愛的男人。」傑靈說。

杰娜疑惑地問:「可是,甚麼是仁德?」

「唉,這很難說。」傑靈歎息,抬頭仰望天際,繁星正在黑夜慢慢地飄移。「仁,就是愛人。德,就是規範或品行。在治理國家時實踐出愛人如己的品行,就能實踐仁德。雖然我是女皇,但是我要視每一個子民平等,關愛他們的需要,以關愛他們的心為我統治的最高法則,使社會得到公義。以仁義治國,稱之為王道。」

杰娜說:「我不理解。我的族人都要根據我所訂的規矩生活,違反規矩的人就要受罰,這樣國家就可以運作得很好。甚麼是愛?甚麼是關愛人民?」

傑靈說:「那麼,你愛你的伴侶嗎?」

杰娜說:「我不理解。我們沒有『愛』這個概念。你是否指性慾?我對我所有交配對象皆有慾望。」

「兩者有關連,可是性慾和愛是兩回事。」傑靈說。「慾望是為了滿足自己,愛卻是生於慾望而可以超乎慾望的。人若無止境地追逐慾望,就永遠無法得到滿足,而且令你受制於那使你短暫滿足的外在物質,例如食物、性、權力、財富、名譽等。愛是希望與另一個人互相結合,成為一體。每個人本是孤單地存在的;為了不再孤單,人渴望與他人建立關係,這就形成了愛。情人之愛,家庭之愛,君臣、君民之愛,都是這樣。而愛之所以能超越慾望,是因為愛不再只是為了滿足自我,而是為了達到與他人合一,而願意限制自我的慾望,為他人而犧牲。」

「結合?我不理解。我只理解『交合』。」杰娜聽得一頭霧水,艾莉就說:「女皇,或許我們學人類的語言學得不夠好,所以再無法理解。」

「單憑純理性的語言學習是無法理解道德的。我還是先送你回去休息吧,我們明天再談。」傑靈說,心裡想:到底這些外星人是不明白人類的語言,還是他們根本沒有道德的概念呢?

[1]   曲譜見 https://musescore.com/user/13028/scores/3369381

-------------------------------------------------
支持《多聞》眾籌計劃,我們目標是集資12萬加元,這筆錢遠不夠在報紙買頭版,但可支持《多聞》抗共2年!
paypal課金給《多聞》:paypal.me/tohknews
Bank interact 課金給《多聞》:tohk928@gmail.com
Subscribe us in:
Telegram Channel:
https://t.me/tohknews
Facebook:
https://www.facebook.com/多聞-117598966317804
Twitter:
https://twitter.com/TOHKNEWS
Reddit:
https://www.reddit.com/user/TOHKnews

Share this article t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