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家駒:切勿忘記 我們獨立的夢想

致香港人:

還有數天,國安法及國安公署便會在香港成立。還有數天國安便會在街上通處行走,還有數天,我這一篇文章便將不會被合法分享。我不認為這是一個合適的時間,但命運迫使我無法不在這一刻寫這篇文章。香港即將面對歷史性的崩壞,人道災難亦可預計將不斷發生。由各國公開說明可接收香港人這點,大局早已注定。國安法過後,我們可預期的是一大群政治人物被捕,並可能即時監禁不獲保釋。隨之而來的街頭抗爭上圍捕方式,隨機捉一群抗爭者用國安法告恐怖活動。中共將如此循環下去,用恐怖主義使抗爭完全消磨。消磨後的香港人即使心性本善,但因為害怕極權的惡而變得隨波逐流,任由社會擺佈。最終,香港人變成與中國人沒有分別的偽善地害怕政權,再將思想慢慢修正成政府想主導的方向,過得一天得一天。

這是現在的我們最不想見到的結局,沒有一種傷痛比消滅香港民族來得深,沒有一種屈辱比以後不准唱《願榮光歸香港》更委屈。香港人好像現在什麼方式都做盡了,已經不知何去何從才會在這知道國安法的一個月內只把精力放在選舉上。但在國安法下的香港,選舉是徒然的,相信不用到選舉結果公佈那一天我們便會知。

常說勿亡初衷,事實上有多少人有思考自己抗爭的初衷?我相信很多人雖然說不出,但至少我們走出來是為了建立一個幸福的家園,為自己愛的人居住,讓他們在這裏尋找夢想。這個人可以是父母,可以是情人,可以是朋友,可以是下一代,可以是自己。但願我們都活在一個享有真正民主,議員及總統都為自己政綱負責任的國家。這樣香港人便不需要再抗爭,可以在這裏尋找夢想與幸福,這樣便是我們常說光復後的香港。但事實並非如此。香港人每一天起來便要跟這個政權對抗,無一刻不是被政府剝削着,欺壓着。

我們懷着這一絲絲光復香港的希望,走過了這崎嶇的一年。沒有了這一個希望,我們將沒有動力走下去。但事實可能變得很殘酷,國安法後的香港將不再容許希望,邪惡的共產黨會將你的希望逐點破碎,使你不敢想像,不再渴望。但我告訴你們,我們所懷着的希望,我們渴望的未來,我們堅守的承諾將會一一實現的,只要我們都沒有放棄。現在各國局勢將全面表明立場,中國這十年對世界秩序的破壞將要一一找數。未來的國際社會容不下一個會滲透國際聯盟,製造種族仇恨,製造病毒,濫用金融機制的共產黨。在未來,國際社會將不會再友善地向中國討回武漢肺炎及種種留下來的帳。中共在沒有能力賺取外匯,外國制裁的同時,他們亦要養活引以為傲的十四億人口。種種方式推演下來,中共亦都是走向倒台一途。但這一路途可能很漫長,甚至可能以十年來結算。這可能會是香港歷史以來最黑暗的十年。

常說如果我們不堅持,國際便沒有理由支持我們,同樣地,若我們在這十年意志被磨滅,共產黨倒台後的香港也不屬於我們的。

但香港人,絕對有理據,有能力獨立。

1972年6月,中華人民共和國加入聯合國後的非殖民化特別委員會通過決議,向聯合國大會建議從非自治領名單中刪去香港和澳門。該項建議來自黃華致函聯合國非殖民化特別委員會的書信,刊於《非殖民化特別委員會就實施「給予殖民地國家和人民獨立宣言」情況之報告》第183段。1972年11月2日,第二十七屆聯合國大會召開會議討論,以99票贊成、5票反對及23票棄權通過2908(XXVII)號決議,其中決議第3項是接納上述非殖民化特別委員會的報告,而其效果就是從反殖民宣言中適用的殖民地地區名單中刪除香港及澳門。

2908(XXVII)號決議影響香港的原因是其接納了非殖民化特別委員會報告,但該167頁的報告只有一段提及香港及有一頁附錄刊載黃華致函聯合國非殖民化特別委員會的書信,當時香港被剔出非自治領名單是沒有經聯合國大會充份討論的。聯合國,欠香港人一個自決公投。

現時的所有國際政治觀點,並沒有一個能將香港寫為不是曾被英國殖民的殖民地。甚至推上英國國會也不能被否認。事實上,共產黨於六七暴動時,曾用武力威迫英國1967年7月8日派民兵越過沙頭角中英街邊界射殺香港警察,造成6死20傷(史稱「沙頭角槍戰」),及鄧小平對戴卓爾夫人威脅「若果我們喜歡的話,甚至明天就可以進入及取回香港」(參照戴卓爾夫人回憶錄《唐寧街歲月》),這些種種行為已違反國際法,而香港就是被不符合國際法的中華人民共和國武力侵佔。

《紐倫堡原則 》訂明「計劃、準備、發起或進行侵略戰爭」或「參與共同策劃或脅從實施」該等計劃、準備、發起或進行侵略戰爭,均屬「違反國際法應受處罰的罪行」。同時,《中英聯合聲明》在沒有香港住民普選代表簽署或公投同意,並且是在中華人民共和國的武力脅迫下簽訂,違反住民自決原則,所以,將香港治權交給中華人民共和國的《中英聯合聲明》本身就不合乎國際法。

可惜地,香港以往沒有時間,智慧來在國際社會中,創造合適的條件為香港殖民地地位平權,亦沒有證明《中英聯合聲明》的不合法性。但是在2019年,香港民族真正的誕生了,我們知道,而最終我們會一同寫下這一頁的歷史,我們會為香港殖民地地位平權,爭取必然的自決獨立。這個結果可能要經歷無數的悲劇,不同的犠牲,但在這裏,我以最卑微的心向各位心愛的香港人訴說一句 「唔好死」。歷史我們永遠都只會見到大事件的章節,內裏的小部份我們很容易忽略,而這些小部份全部都是悲慘的故事。往年,我們要作的犠牲已經夠了,我不願意再見到香港的年青人受苦,因為你們都是值得擁有美好將來的一群,你們都是令香港人最驕傲的一代。未來攬炒之路已成,前途將會很痛苦,我希望你們在英美公佈逃走方案時留有用之身離開,因為未來的香港更需要你們。很抱歉,我沒有為香港獨立做到以死相搏的精神,但香港的以死明志已經夠了,我們不需要再多一個梁凌杰,盧曉欣。但我承諾你們,我的離開並不表示我已經放棄,而是我知道香港獨立的大門已經打開。不論從國際戰線,法理依據,香港獨立的成功機會每日在倍增。我知道在歷史上,我們最終都會見證香港獨立的一刻。我希望在那個時候,我可以回來,與各位,與我愛的人在煲底對現那個承諾。

香港獨立聯盟
陳家駒

-------------------------------------------------
支持《多聞》眾籌計劃,我們目標是集資12萬加元,這筆錢遠不夠在報紙買頭版,但可支持《多聞》抗共2年!
paypal課金給《多聞》:paypal.me/tohknews
Bank interact 課金給《多聞》:tohk928@gmail.com
Subscribe us in:
Telegram Channel:
https://t.me/tohknews
Facebook:
https://www.facebook.com/多聞-117598966317804
Twitter:
https://twitter.com/TOHKNEWS
Reddit:
https://www.reddit.com/user/TOHKnews

Share this article t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