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失在後現代的真心膠

#手足投稿 升讀中二的第一日,第一課,班主任同大家講上堂規矩,到而家我都仍記得。當時佢話,如果被人打,記住要告俾老師聽。同學就問:「咁老師未到,佢又打緊我,我應該點?」班主任話:「你應該抱住個頭任佢打,等老師來到。」全班42個同學個個都覺得佢痴線,俾人打梗係走或者還拖啦,老師唔嚟咪俾人打死?咁簡單嘅道理,未學過到識。香港嘅教育好成功,個個讀咗咁多年書之後,就唔識得原本自己識嘅道理。法國哲學家盧梭講嘅異化,其實係講緊人類後天學習而失去咗自己。啲人成日話人地係左膠,裡面講緊嘅膠,就係人造物,非自然,就係異化。 學而不問 一葉障目 有一堆社會精英,佢地學習咗一堆正確答案,然後生活喺正確答案構築成嘅圈子底下,變得唔再似係人。存在主義大師海德格形容,人活係Gestell (中譯:座架、雜置,這裡指建構系統)底下,入咗呢個迷宮迷失自己,用一套有色眼鏡睇世界,然後睇到嘅野永遠唔會真實。呢啲知識構成自信,因為自信,更加唔會聽人講,更加不能放下。因為拆穿咗西洋鏡,後來有咗解構主義嘅出現。 滿口答案 脫離現實 最諷刺嘅,係日日講解構主義,一知半解嘅人最膠。佢地唔單止日日講解構主義,仲日日講兄弟爬山各自努力,又成日用核彈都唔割做檔箭牌,念咒語咁念。佢地嘅思考模式有一個特點,就係唔係諗住點處理個問題,而係搵標準答案。呢個世界無標準答案,一旦你搵到,佢一定係空中樓閣嘅一樣野,唔會落到真實,呢啲就係離地。 咁多樣學問當中做人最難,原來要做返個真實、有血有肉嘅人,真係唔易。NPC就通街都係。

Read more

忍口

#手足投稿 流亡在外,為免逃生路線爆出來,很多時候要忍氣吞聲,甚至詐癲納福、講些違心說話。家人都是藍絲,若被他們知道我流亡而非海外讀書,大概會日夜打爆我電話大興問罪之師。 看見朋友發表膠論,回應一兩句篤破盲點,他們就會說我身在外地不知香港情況,別做冷氣軍師云云,甚至說:「錦鯉又做過啲咩?」一旦衝口而出,我不會受苦,但家人就危矣。 不少沽名釣譽之徒借救手足之名圈錢,早排都有人用幫手足著草做遲到籍口。默默耕枟者往往被打壓、抹黑,更甚者有天真嬌為media stunt說項,反指做實事者是騙徒。不過一回應,就等於公開逃生路線、公開流亡實況,損失的將會是人命。即使有人誣衊我們,也只能打爛門牙和血吞。 說起來,越王勾踐也十年生聚十年教訓才反攻吳國,忍了廿年。《英雄本色》中Mark哥也抹了三年車。若果現在我們小小事也忍不住,也不過如此而已。

Read more

使唔使續特區護照?

讀者投稿:佚名 是咁的🧐🧐英國宣佈畀BN(O)有得長期居留加申請入藉之後支共政府嬲嬲豬放風話要”唔承認BN(O)作為旅遊證件”跟住又有人開始話駛唔駛整返本特衰過住骨先etc. etc. 咁不如講解吓喺香港機場搭飛機出境旅行個flow係點樣:1.) 出發前: 同航空公司買機票2.) 飛機起飛前: 喺離境大堂向航空公司出示旅行證件check-in3.) 入禁區: 向機場保安出示登機證及旅行證件4.) 保安檢查: 接受機場保安檢查隨身行李確保冇違禁品5.) 過關: 向入境處出示香港身份證以離境6.) 上飛機: 向航空公司出示登機證及旅行證件 6個步驟….其實係得第5點關政府事而香港人離港….唔好話你用咩旅遊證件….甚至乎你去邊呢個政府都係唔會知嘅 (出境嗰陣係唔會check飛)好喇…今時今日就梗係預對家會駛橫手玩嘢㗎啦我哋又估吓佢可以點樣做 1.) 畀壓力航空公司:

Read more

手足搵工辛酸史

#手足投稿喺加拿大搵工養自己真係唔易。好感謝加拿大俾work permit我地呢啲流亡手足,唔使好似一啲無難民政策嘅國家麻辛苦,不過即使有work permit,要搵工一啲都唔易。好多工,都需要你有Canadian Experience,即係喺加拿大做過野,而且無車基本上無工。即係話,未喺加拿大打過工就好難搵工。因為喺加拿大打過工,先證明到自己知道呢度職場文化。義工相對無呢個門檻,結果為咗有得打工,首先要做義工。呢個都係第一關。由於呢度絕大部分人都有車,啲返工時間、地點通常都預設你有車,唔會就啲無車嘅人。所以唔少返工地點、時間,都唔易meet。如果你無車,會被視為同常人好唔同,中間可能有好多myth,總之唔覺得你meet到。要買車,除非一筆過俾錢買,否則就要lease車。lease車,首先要喺度有工,否則lease唔到。即係話無工就無車,無車就無工,loop死咗。就算肯一筆過俾錢,買車都超煩。新牌仔保險費實好貴。保險方面,新車包括第三保同車險,舊車只計第三保,不設車險,撞爛罷就。舊車要整車都貴。如果新車,車價梗係貴過舊車多多聲。未搵到錢之前,首先有一大堆錢要使。如果唔使呢啲錢,無收入來源即係等乾塘。唯一慶幸嘅係,萬一真係乾塘,難民係會有福利拿,加埋食物銀行等社福組織可以拿到嘅福利,係夠生活的。不過我唔係大陸人,我唔想做蝗蟲囉。

Read more

港孩覺醒

作者:光馥 本人1997年出生於加拿大,雖不是在香港「土生」,但是自幼有記憶以來都是在香港「土長」。直至讀完中二那年去了加拿大讀書,不太算得上是留學,因為一半的家人已早在回歸前移民加拿大,算是第一批移民潮。 慘不忍睹 目未敢閉 家中的環境是對政治冷感,從不在飯桌上談及政治,我以前亦不會主動去看新聞。可說是港豬一隻。2014年雨傘運動的時候,在加拿大看到以前香港同學在FB或Ig的文宣,有試圖理解香港當時的局勢,亦有瞞着家人走堂去參加多倫多的遊行。但當時的我還未算是完全覺醒,只是認為有必要去發聲支持香港。這個勢快來也快去,很快又被我拋諸腦後,繼續做豬。 直至2019年,才算是真的覺醒了。我和大部分在港或海外港人一樣,無數個夜晚向着發光的手機屏幕流淚。因為時差的關係有時甚至擔心得不敢睡,不知道是不敢睡,還是睡不着。亦都感到很強很強的無力感,有時甚至想還未讀完書就衝動地收拾行李回香港。每次到的新聞,總不是好消息。看新聞前已經抱住了一個「看看能有多壞」的心態,令自己有心理準備打定個底先,豈料每況愈下。有時覺得再看下去對身體和情緒不好,但又忍不住偷看。看到熟悉的街道,發生着匪夷所思,令人髮指的情景,不禁慨嘆我好像離開得太久了,覺得非常的對不起,未能和港人並肩作戰。尤其看到以前每天返學必經的太子站發生的警暴,熟悉的環境和同理心令我感到恐懼。家人說我太容易被煽動,但如果無動於衷的話,那連基本作為人類的同理心都沒有了。發生的種種事情令我好憤怒,我前所未有地破例在日記裡寫大量粗口。 心真的很痛,很憤怒,哭得激動到頭也很痛。痛心疾首,用慣英文寫日記的我忍不住寫下了這四個中文字,很久沒有用過中文的我真的覺得中文博大精深,怎麼四個字可以形容得如此精境。(「壽終正寢」除外) 身在外地 心繫家鄉? 和我同一年(2012)到加拿大讀書的香港朋友,多數也有親戚在加拿大。在2014年雨傘運動發聲的參加多倫多遊行的時候,有表示關注,但最多like下而已。到去年2019年,最多會發一個Ig story僅此而已。我亦沒有去遊行集會的時候嘗試約他們一起去,因為始終覺得這些集會是需要自發性去的。反而一些外國朋友,會比他們更加關注人權與自由的問題。 我不知道為什麼出現了分歧,亦不知道為何背景經歷如此相似的人,竟對同一件事有這麼不同的反應。我們還是很好的朋友,出街還是開心的,但卻覺得總會有層隔膜,說話也沒有以前的投契。是我的問題,因為當時我滿腦子也是香港的事,怎麼有心機談吃喝玩樂呢?不能說是失望,只是有點心淡,或者離開香港七年已經對他們來說太長了。他們也對我反常的激動和憤怒有點意外。驚訝為何如本來又宅又怕麻煩的我,為何每週去加拿大遊行面對激動的小粉紅,又send email,上Twitter,行動力突然max了。 我也曾經有想過試著不理,望出窗外一片太平盛世,我生活暫時也算是無憂無慮。我為什麼要搞到自己情緒起伏這麼大,像我的朋友一般不就好了嗎?每天就隨着新聞帶動我的情緒,好像波浪般起伏,有時那波浪太大,好像海嘯般撲面而來,我招架不了。但幸好有各種social media,文宣,歌曲等等和香港connect,令我感到不孤單。尤其聽著聽著方皓玟的 「你有多難過,我都知」,那句歌詞真的是戳中我的淚點了。 加國國慶 卻是港殤 7月1日是加拿大的國慶日,我聽著窗外面市民到公園放煙花慶祝,本應是應該令人愉快的聲音。但隨著每一下「呯」,我滿腦子都是發射催淚彈和橡膠子彈的畫面。啊!還要慶祝我的50歲生日,因為原來2020-1997=50,原來數學除了毅進制,也有中國制。 這是我第一次香在網絡公開我寫的東西,雖然一直都有寫日記的習慣,但覺得我寫的東西無聊,中文又不太好,無謂獻醜。國安法的通過令我改變了想法,自由真的不知道什麼時候會突然消失,趁能說話的時候就說話吧。

Read more

手足投稿:見到雞腸好想死

#流亡手足投稿 其實我英文好屎。由細到大見親人都講中文,上網又同人用中文傾偈,課外書又睇中文書,最多係啲教科書用英文字,同埋英文堂要講下英文。無錯英文夠碌入大學,但係去到外國,啲人聽唔明我噏乜,成日要我講多次。白人啲英文易聽啲,即使講得快,聽多兩聽就慣。印度人啲英文最難聽,佢啲口音重到我完全唔知佢講緊英文,但係白人識聽喎。 佢地好興唔理你聽唔聽得明,一輪咀咁係咁講。好多時,每一隻字都聽得明,每一句都聽得明,但佢講咁快咁多,聽完第二句已經唔記得咗第一句。中文無呢個問題,但英文就要全神貫注先有機會記得。無計,我地個OS係中文,聽到乜都要轉返做中文先明,咁已經慢咗。 不過人在外國就要適應。 呢排我溫緊書考Ielts,因為呢邊大學有英文要求。我唔係無信心,但都唔係有信心。如果考唔到,可以讀俗稱E科的英文課程,跳過個入學英文要求。不過呢啲科目好很貴,對於有錢仔唔係問題,即係對於我呢啲窮撚嚟講係問題。我地呢啲窮撚根本就無錢喺度奢侈,好多時係靠家長接濟。試諗下家長自己都唔捨得使,俾咗啲錢你,點知你拎去揈,佢都肉赤啦。 家長都對我好好,不過佢地泛民底,同我地呢啲本土撚係有代溝。佢地呢個年紀唔做藍絲已經好好,仲好有心咁幫我地。不過你知泛民幾咁大愛,幾咁和理非架啦。同佢地講勇武抗爭,就好似黃蓉教郭靖梅花易數、五行八卦咁,不如慳返啖氣啦。 長貧難顧,我地初到貴境無人無物,家長會仆心仆命咁支援我地。但我地都要學好英文,喺呢度讀書、拿呢度嘅學歷喺本地搵工,自己養自己。如果我地唔發奮自強,家長幫到我地一時,幫唔到我地一世。 講住咁多,我都係死返去溫書算。屌,一睇到雞腸就頭暈。

Read more

手足投稿:斷六親一啲都唔好玩

#手足投稿 #斷六親一啲都唔好玩 以前年年父親節、母親節,都俾屋企人掹出嚟做節,啲長輩個個藍絲,佢地偏偏又要講政治野,你嘈就即係駁咀,唔嘈又唔舒服,結果好似陪酒小姐咁坐喺度做佈景板。今年終於唔使同佢地食飯,喺WhatsApp講句父親節快樂就搞掂。唔單止今年,出年、後年、大後年,以後都唔使返香港同佢地做節。 當然佢地唔會咁諗,佢地只係覺得我去外國讀書。佢地唔會知道,我已經以後都再無辦法返到香港。之前同老母傾電話,都驚我返香港會有危險,叫我拿到加拿大護照後返香港搞埋啲手尾,就返加拿大,少啲返香港。可能佢地都feel到,佢都知我同香港政府八字唔夾,返香港實出事。 有一樣野我其實驚嘅,就係啲老人家作古。萬一佢地邊個走咗,我長子嫡孫,無理由唔返去披麻戴孝、擔幡買水。點知好嘅唔靈醜嘅靈,佢真係走咗。咁啱武漢肺炎,加拿大封關,我返咗香港就無得再返加拿大。結果香港果邊嘅白事都暫停,屋企人都叫我唔好返香港。如果唔係,佢叫我返去,我都唔知點返。 好多朋友羡慕我去外國,覺得我好有米。不如咁丫,試下佢屋企長輩過身,佢無得返去見長輩最後一面,無得喺靈堂送最後一程,睇下佢仲恨唔恨丫。

Read more

手足投稿:聯合國世界難民日

#手足投稿 #世界難民日 「北漏洞拉,木蒸室妹」,細個聽親收音機,就成日聽到呢句。果時香港係越南難民嘅第一收容港,有唔少經歷越戰戰火嘅難民都喺香港暫居,然後有啲去美國,有啲去澳洲等等。而家輪到我喺加拿大做難民。今日(6月21日)係聯合國嘅國際難民日,亦都係我喺加拿大經歷嘅第一個國際難民日。好感激加拿大收留我地,我都好覺得,收容難民係維持國際正義嘅必要政策。喺加拿大嘅遊行度,有唔少越南人同我地並肩作戰。佢地同我地一樣都反共,佢地當中有啲人嘁英治時代住過喺香港嘅難民營度。世事就係咁,以前我幫下你,今日你幫下我。十年河東十年河西。今日加拿大幫咁多來自唔同國家嘅難民,第日我地喺度立足到,都要貢獻返加拿大。呢個就係道義。果啲收咗香港幾十年善款,有個錢就蝦香港嘅禽獸,永遠唔會識得呢樣野。 聯合國世界難民日連結:https://www.un.org/en/observances/refugee-day

Read more

獄中來鴻 – 炸彈案手足Lukas

軍人心態、信念長存、肉身可滅、真身不死! 炸彈案手足的信//Dear 9up黨員們: Hello,不知不覺,咁就入左來住VIP房住左快三個月,大家放心,呢度D NPC對我好好,尤期佢地好多鍾意釣魚-,- 所以好多都有計傾lol 因為社運關係,我地果層堆獨立套房全部住晒黃色名人,有何妖刺客、軍火商、其他煙花工人……真心係All-Star Team,好CLS,賢弟最近去左青山渡假,但聞說佢又物質短缺,不過放心啦,In case佢俾人斷供應,有私飯我一定分一半俾佢,零食都一定預埋佢,借到寫真一定俾埋佢睇!唔洗擔心佢!依家係等佢係青山強勢回歸! 今日聞說係三罷?唔知成效如何呢?我要明早看毒果才知道情況呢~不過我和另一個火魔小弟弟今天也罷工了,我和NPC說了指公出血不能工作,休息一天-,-結果佢話我CLS之後無理我XD 風Ching:我每次在這兒碰到年輕手足,也會和他們說,我地八十後欠左你地嫁~每次同佢地傾計,就會諗起六月初你開Live,開到喊,我依家係度都有傳承呢個工作,成日同佢地講,你地係義士,唔係罪犯,唔好掛住圍埋賭錢,睇TVB,襯呢段時間睇多D書,充實知識,Keep住操Fit自己,保持軍人心態,結果有個手足,本來想放棄去幫另一勢力,依家決定堅持落去,晚晚都會聽到佢大叫"軍人心態!"lol BTW,你同國師張相我放左係枱頭XD 每晚手足都會係度大叫口號"光復香港",樓下有人叫"時代革命"、"手足唔(用)係Condom"、"香港人!""(抵死)加油"最近探監房遇到手足,大家都愛開玩笑,#新疆旅行團XD 今日撞到三單煙花手足,仲俾人寸三代同堂,我忍唔住講,有IPhone一定自拍,三個入鏡,hashtag #三代同堂 #新疆旅行團 #手足旅行團 XDD BTW,到底邊個兄弟咁CLS print晴B

Read more

安全威脅觀察

作者:氣象巴打 便衣警員分兩種:一種係額頭刻住「我係便衣」四個字,另一種係真係融入環境,兩者工作自然唔同。 前者真係唔介意俾你知佢係便衣,因為佢既主要工作就係即場制服同拘捕。簡單黎講,佢地只係一班換咗衫、輕裝少少同體能冇咁好既速龍,你捉佢地既話,結果就係引更多防暴入黎。 後者先係便衣既主力。正如街坊可以做手足既哨兵,呢班便衣就係差佬既哨兵。要做呢樣崗位既話,佢地分分鐘連胡椒噴霧都唔會帶,唔會蒙面,普通街坊裝扮,唔一定停留同一位置,極難被識破。佢地主要目的就係通水,所以一定會完全融入環境。 講到呢度,氣象巴打想帶出既係:我地唔係完全否定捉鬼既作用,但絕大部分人既陰陽眼都唔好。好多人單純用冇攝衫、停留同一位置、身型、髮型呢啲因素黎判斷,但其實差佬一啲都唔蠢,佢絕對可以派一個師奶做便衣。 但大家亂咁捉鬼既話,失去既就係手足既團結,影響既就係手足既情緒同事前計劃,完全係得不償失!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