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道平天下(九)女皇的衝動

九龍叢報援權轉載
作者個人專頁:http://kowloondaily.com/author/andrewtamkp/

晚上郵輪舉行了宴會,有室樂團演奏,有人跳舞,卻沒有一個官員或科學家出席,只有人類的海軍士兵、隨行的僕人和外星人留在宴會廳裡跳舞。環境省大臣成法儀雖然因為暈船浪而沒有跟著潛艇潛到海底,一直留在船上,但他已經得知今日發生的事情,於是就召集了船上的科學家到大會議室開會。平日斯文、冷靜的法儀也罕有地顯得怒氣沖沖,面紅耳赤。

「甚麼?你們當中竟然沒有一個人可以統計出今洩漏的天氫氧化納的總體積,釋出的氫氣總體積,產生的電流強度,以及今日海洋生物的死亡數量和種類!」法儀拍著桌子生氣地說。

「大人,我們目前的重要工作,應該是全力阻止外星人的採礦計劃才對。」文寧說。「一旦她們開始不斷電解大量海水,恐怕南洋由淺海到深海的生物都會絕種,好些生物甚至可能還在被人類發現之前就被電死了。」

「另外,外星人的惡行亦會對帝國的漁民生計造成嚴重打擊。」瑪麗說。「福爾摩莎王國、交趾王國和蘭芳王國的漁民都在南洋捕魚維生的,大量海水受污染甚至被電解而消失,會令漁民失去生計。」

「更重要的是,外星人這種大量電解海水的行為,不但會嚴重摧毀我們的生態圈,而且會嚴重破壞我們的氣候。」文德說。「當南洋海水大量減少的時候,夏天西南季風自南洋帶到大粵一帶的雨水都會大幅下降。帝國江南本土將會變得乾旱。我們根本無須做太複雜的環評報告,已經可以說明,外星人當前的採礦計劃,在生態、氣候和社會經濟影響方面都會帶來嚴重的負外部性,故此絕對不能實行。」

「我知道。可是實不實行,除了要各自治王國在帝國上議院商量以外,讓要看內閣及女皇陛下的決定。」法儀說。「如果最終女皇和首相都決定批准計劃的話,我只好辭職。」

文德問:「但我們可以把今天外星人的惡行公開嗎?我們必須令人民知道這群外星人會毀滅地球的生態。」法儀無奈地說:「恐怕⋯⋯暫時不能。外星人的大部分資訊暫時也被列為國家機密。」

「大人,皇夫殿下駕到。」門外的女僕傳話,法儀與一眾科學家就急忙站立。紀文在女僕的引領下進入會議室,大家就向他鞠躬敬禮,說:「參見皇夫殿下。」「不必多禮了。法儀,我是把女皇的詔書親自送過來的。」紀文取出一卷軸,把內容讀出:「女皇詔曰:今日外星人摧毀南洋一事,可公諸於世,惟其餘則屬機密。不得公開。欽此。」

紀文把詔書交到法儀手上,詔書上果然有傑靈的玉壐蓋印。法儀問紀文:「可是,殿下,一旦把今天的事情公開,全國對外星人的仇恨情緒就會升溫了⋯⋯」

「陛下和我也是文人,她作出如此決定,是因為我們覺得不應在此事上禁止今日在場的學者去討論。」紀文說。「再說,採礦一事早晚也要公開計劃內容,呈上國會。此事涉及公眾利益,環保學者和環保分子皆有知情權。如果我們粗暴地禁止你們把這件事說出去,就是包庇外星人。不過,謹記,你們只能夠透露今日外星人採礦時對海洋所造成的破壞。你們不得公開其他機密內容,例如外星人的身體結構,或是他們的潛艇設計之類。」「是的,殿下。」

傑靈帶著杰娜來到船尾的甲板上。杰娜心裡感到不妙,但還是跟著前去。傑靈雙手按在欄桿上,凝視著天上的月亮,問杰娜:「你喜歡這裡的景色嗎?」

杰娜回答:「我喜歡地球的景色,不過我畏水,所以無法擁抱海洋的美麗。」

「如果你喜歡一件事物,你就應當是對它珍而重之,而非把它蹂躝。」傑靈回頭凝視著杰娜的雙眼說。「對環境如此,對人亦如此。可是,我總是覺得你對『喜歡』的理解與我對『喜歡』的感覺很不同。」

杰娜就說:「理解和感覺是兩個不同的概念吧。」「你走過來感受一下吧。」傑靈張開雙臂,叫杰娜走過來。杰娜猶疑了一會,心裡想:她想擁抱我嗎?就走近傑靈,傑靈卻突然用右手抓起杰娜的衣領,左手朝著她的臉狠狠的打了一拳。杰娜馬上伸出右手,繞一彎,右手手肘往傑靈的右手手肘內一壓,然後向後一撥,把右手由傑靈的腰背移到傑靈的胸前,就把傑靈推到在地上,然後右腿迅速跨過傑靈,跪坐在地上,鎖緊傑靈的雙腿,傑靈卻用雙腿夾緊杰娜不放。

「你幹麼打我?」「那你幹麼在我的國家裡擄人?你還不給我把本德放掉?」傑靈怒斥杰娜,左手捉住杰娜的右手,右手推開杰娜左手手肘,又馬上把右腿由杰娜的腰背縮到胸前,從後夾緊她的頸,左手抱緊杰娜的頭往下壓,右手推開杰娜的左腰,成一直角,再把左腿拉近,夾著杰娜的頭,向外一推,就把杰娜推開了。複雜的防身術就在短短一兩秒間完成。被推開時杰娜撞到欄杆,嘴角流血。傑靈站起來,紮馬而立,雙手緊握拳頭,憤怒地盯著杰娜。

「哈,是你派人潛入我的太空船,我才把本德抓起來。你不用擔心,我暫時不會殺他,他可以用來配種生產更多人類。」杰娜扶著欄杆站起,奸笑了一聲,亦紮起馬,左手手掌朝著傑靈。傑靈就怒斥她:「那你又把爾雅還有三個無辜的學生抓起來凌辱?你變態的嗎?」

杰娜大笑,說:「哈哈,你們養豬、養雞,然後把牠們殺掉,以供食用。我們只是飼養人類來做玩具,就像你們的狗場生產寵物狗一樣,有甚麼問題?」

傑靈說:「你們不是我們的主人,你們對我們沒有支配權。人類之所以能支配家畜,也只是受命於天而已,而且也不能濫殺或虐待動物。」

「這只是你們想像出來的神話和道德而已。我們沒有道德這概念的。」杰娜說。「這就是你們人類,尤其是你,傑靈,最大的弱點。本來你與我的身體結構最為相近,理應是人類當中進化得比較高層次的一個才對,所以我才看上了你。偏偏你的內心就是軟弱無能。你說要仁政嘛,我隨便抓一個人類就能威脅你。」

「你威脅了我嗎?爾雅在掙扎時已經把青黴菌注射在你們外星人身上,你們很快就會爆發傳染病。」「這我沒有所謂,最多把患病的族人隔離然後殺掉了,病就不會傳播開去。」杰娜說。「但如果我把本德殺掉,或者在這船上,隨便抓一個人,你就完蛋了。你想我去捉紀文還是莉莎回去跟我配種?」

「你這沒有人性的婊子!」傑靈生氣地大叫著,杰娜繼續奸笑說:「我不是人類,當然沒有人性。你如果不把疫苗交出來,不做我的寵物,並且不接受我們提出的採礦要求,我們就除了會正式侵略你們整個星球,把你的子民抓去做奴隸,炸毀你的城鎮以外,我們還會把你所愛的人全部逐一殺死。」

傑靈說:「你當我是白痴嗎?就算我無條件答應你們,你們最終還是會反口,會把我們殺光,或是把我們都當成奴隸,然後殖民統治地球。再說,今日你在南洋的所作所為,很快就會被公諸於世,全國人民和國會都會反對,我根本不可能答應你的要求。」

「民意只會對你構成壓力。在我的國家裡,誰有異見,誰就會被殺掉。」杰娜說。「不過,如果你們的政府和人民選擇開戰的話,我並不介意。反正你們人類的下場都是一樣,就是做我們的奴隸。你們無謂反抗吧!」

杰娜右腳向前跨了一大步,右手在前、左手在後,掌背向著傑靈,正想擊她一掌,但傑靈的左腳馬上向左伸出,坐低重心,又轉身,把右手一揮,將杰娜的右手壓下去,左手就一掌打向杰娜。杰娜馬上後退幾步,再以右手出掌;但傑靈右手掌心向下,右手向前一彈,先擋杰娜的手腕,右手再向內一反,探入杰娜的腋下,向前一推,杰娜就倒在地了。她正要起來的時候,一隻腳就踩在她的額頭上,使她動彈不得;那是莉莎的右腳。莉莎拿起步槍,槍口指著杰娜的頭,志美就上前為杰娜戴上手銬。

「你會後悔的!」杰娜大叫著,但傑靈還是不為所動,冷酷地命令莉莎:「莉莎、志美,再把她和艾莉一同關押在戰艦上,脫光她們的衣服,綁起來鞭打,以洩我心頭之恨。戰艦會停在海軍基地裡,這郵輪則會返回九龍府。志美,你馬上帶兵到宴會廳,將所有外星人逮捕,並宣布她們的女皇已被拘捕的消息。如果遇上反抗,就以最大的武力制服她們。抓起她們以後,就把她們關在艙裡,用棍打。」「是的,陛下。」

雖然杰娜、艾莉等人關押在戰艦上的消息是軍事機密,但是傑靈容許大家將外星潛艇在南洋的所作所為公諸於世,為的是製造對外星人的民憤,即使最終開戰,依然確保國家得到高度的民意支持。傑靈雖然對於戰爭完全沒有把握,但她清楚知道,人民對此事有知情權,而且既然戰爭已經無法避免,她就必須製造主戰的輿論,以提昇軍隊士氣。果然,很多根本不知道杰娜已被捕的民眾就跑到皇宮門外示威了,抗議女皇為何竟然用皇宮接待這群侵略者。立德門外的廣場塞滿了示威者。有的是環保分子和學者,他們揮動著綠色的旗幟,拉起橫額,寫上「保護南洋」、「驅除外星侵略者」等字句。一班穿上軍服的退伍軍人也來到示威,拉起「尊皇攘夷」的橫額。甚至部分國教會的牧師、會吏、修女和修士都來到示威。還有一些對皇室沒有好感的左翼分子揮動著紅旗示威,乘機大叫「打倒女皇」、「打倒賣國賊」。在退伍軍人的示威者中,包括了林叔的身影。身為退役少校的他穿上藍色深藍色的軍裝外套,頭戴藍色軍帽,外套上掛上勳章,炫耀自己昔日的豐功偉績。

「你們這群小伙子竟敢說出如此大逆不道的話!」林叔看見一群穿著洋服的左翼分子年青年拿著紅旗和橫額走過,就生氣地怒斥他們。其他退役軍人也加入指罵。左翼分子的隊伍就停下來。一個披著紅旗的年青人走到來林叔面前,指著他的鼻子,囂張地說:「你們這群舊時代的資產階級國家機器,全部都是民族敗類,賣國賊!」「賣你的頭啊!」怒髮衝冠的林叔狠狠地摑了這年青人一巴,年青人就一拳打倒了行動不便的林叔。林叔身邊的退伍軍人就大發雷霆,發出怒吼,衝上前毆打那年青人。其他左翼分子即使加入還擊,拳如雨下。一班穿著傳統漢服的保守主義示威者見狀,就加入戰圈,毆打那些大逆不道的左翼分子。皇宮前馬上混入一片混亂的叫聲、咒罵聲和撞擊當中。騎警和禁軍急忙衝上前分隔郡眾,吹響哨子、施放胡椒噴霧,驅散群眾到兩邊,換來的是捱打:因為雙方的拳頭都打不中對方,只是不斷打在禁軍和警察的臉上。

混戰不僅在街頭上發生,也在三軍基地裡發生。返回皇宮,在書房裡的傑靈,神情凝重的坐下,從紀文手上接過電話,戴上視像眼鏡,眼鏡上的螢幕就顯示出指揮中心的影像。指揮中心位處首相官邸的地牢,裡面除了有攘夷委員會成員:首相、樞相、帝國三軍情報局局長和帝國安全局局長以外,還有海軍都督、陸軍都督和空軍都督,以及防衛省大臣騏驥和內閣官房長思婷,眾人神情凝重,而騏驥更因為自己一直的主和立場而眼神尷尬,低頭默不作聲。首相坐在會議中央,對著會議桌中央的立體螢幕說:「參見陛下。啟稟陛下,萬事俱備矣,臣懇請陛下批准出兵。」傑靈就說:「准奏。所有行動由你全權指揮。」「謝陛下。」首相就吩咐騏驥說:「發出作戰指令吧!」「是的。」騏驥就拿起話筒,說:「三軍基地,馬上向外星太空船開火!」

突如其來的炮火讓幾艘太空船上的外星人陷入惶恐之中。坦克部隊突然由停機坪的東邊冒出來,向太空船開火,然後一群士兵由基地向太空向發射肩托式導彈,又以機關槍掃射。在槍林彈雨之際,其餘九艘太空船在母艦的指揮和引領下,先開啟防護網,擋去導彈轟炸,然後起飛,向坦克部隊開火還擊,導彈還擊中了基地的大樓,引起大火和爆炸。然後太空船就全部逃脫,在黑夜中消失。

「大人!太空船逃走了!我方損失六架坦克車,四架地對空導彈發射車,三軍基地的指揮大樓正在著火,暫時未知死傷⋯⋯」「該死的!」騏驥拍枱,生氣的說。會議室沉入一片凝重的沉默。傑靈透過視像電話也清楚看見結果。

首相朴誠明說:「陛下,現在外星人的太空船失去蹤影,隨時會返回京城轟炸我們。既然是次秘密軍事行動已經失敗,臣將宣告京城陷入緊急狀態。懸請陛下盡早正式向外星人宣戰。」

「准奏。對話就此結束吧。」「恭送陛下。」傑靈掛線以後,就憤怒的站起來,把眼鏡拋在桌上,然後怒吼一聲,將手提電話掟在地上。站在一旁的莉莎和志美低著頭,神情凝重,默不作聲。傑靈再拿起桌上的書本,掟落在地上,大叫、痛哭起來。紀文站起來,拍著傑靈的膊頭安慰她,傑靈就抱著紀文放聲痛哭。

「是我昏庸,是我無能,是我衝動,害死了無數士兵⋯⋯我不應如此衝動,我不應因為被仇恨充沖頭腦而輕舉妄動,逮捕了杰娜,促成這場戰爭⋯⋯本德我救不了,連我的國家我也救不了⋯⋯本德啊!我對不起你,我沒有資格當女皇⋯⋯」「不是你的錯,這戰爭是在所難免的。」紀文安慰傑靈說,又對莉莎說:「莉莎,你打電話通知一下尚宮局,把女皇陛下電視講話的時間押後一下吧,陛下需要時間平服情緒。」

傑靈只管痛哭,無法說話。平日堅強的傑靈,忽然在紀文面前變成一個淚流滿面的小女孩,抱緊紀文不放,使莉莎、志美和紀文都感到痛心。此時,一名宮女前來傳話,說:「陛下,殿下,巴里・杜邦上尉求見。」傑靈無法回答,只是點頭。於是紀文就說:「叫他進來吧。」

巴里進來書房,驚見傑靈淚流滿面的抱著紀文,只好低頭,默不作聲。紀文低聲地問:「被救出的人類人質是否安好?」巴里就說:「一切安好。那三個孩子已經連同外星生命研究中心的研究人員全部安全撤離至獅山防空洞裡。」

「辛苦你們了。莉莎,你跟我送陛下去休息吧。志美,你繼續指揮特工行動,一有外星人的消息就通知我。巴里,你現在就去獅山防空洞向被救出的太空船人質問話吧。」

「是的,殿下。」

獅山防空洞位處皇城的後山,與皇宮有地下通道和秘密鐵路連接,防空洞分成兩部分,一小部分是平民的避難所以外,另一部分則是禁軍重要的陸上軍事基地,與九龍府北部依山而建的龍獅防線相連。因為防衛省和攘夷委員會早就料到第三基地會受到嚴重破壞,所以及早將外星生命研究中心的人員和物資都搬到防空洞裡。

「那女學生的情況怎麼樣?」鄭大成問得民。得民就說:「她神智清醒,可是她有嚴重的創傷後心理壓力緊張症候群,所以問話時要小心。我們要等巴里・朴邦上尉從皇宮回來以後才繼續問話。」

他們與四名士兵穿過長廊,由防空洞進入一個地下車站,裡面有一月台,月台旁的路軌直通皇宮地底。一旦皇宮失守時,皇室成員亦可乘坐火車前往防空洞避難。一架電動火車高速地駛入月台後,巴里就與四個穿上曳撒的禁軍下車。巴里向大成敬禮,說:「你好,鄭少校。請問那女學生一切安好嗎?」

「歡迎杜邦上尉到臨。那名叫妍妍的女學生患上嚴重的創傷後心理壓力緊張症候群,所以稍後落口供時,我們得非常小心。心理學家李得民博士將會陪我們一同去見妍妍。請馬上跟我過來。」

他們來到一會面室裡,那被救回來的女孩換上了便服,瑟縮一角的坐著。巴里、得民和大成相隔一張桌子坐在對面。

巴里問:「嗨,妍妍,你昨晚睡得好嗎?」女孩卻低著頭,默不作聲。得民就說:「我們只是想跟你聊天而已,不必太緊張⋯⋯」

「那兩個人不會被殺掉。」妍妍突然開腔說,凝視著天花,不敢正視任何人。「外星人很少殺人,因為人類是她們珍貴的玩具。那兩個人走不了,會受懲罰,被吊起來打⋯⋯」

「那兩個人?你在說文本德少校和利爾雅博士嗎?」巴里驚訝地問。

「名字不重要。A10000女皇會為他們起編號。人類是玩具⋯⋯外星人喜歡飼養人類⋯⋯我們人類要乖乖聽話,像狗一樣在地上趴,否則會被鞭打⋯⋯」妍妍的語無類次令巴里感到心寒,心想:這女孩似乎真的被外星人迫瘋了。看來本德現時在太空船裡的情況也不會太好。

「太空船上就只有你們幾個俘虜嗎?」大成問,妍妍就說:「不⋯⋯還有別的,但都被分開關押⋯⋯母艦上,最少有一千人⋯⋯別再問了!她們⋯⋯會打我的⋯⋯她們會抓我回去⋯⋯」妍妍突然叫起來。得民就說:「你冷靜一下,深呼吸。」

「她們無處不在!她們隨時會過來抓我回母艦!」妍妍的情緒激動起來。「我們只能投降⋯⋯」

「難道她們真的是沒有弱點嗎?外星人現在都染病了。」巴里說。

「弱點⋯⋯有。」妍妍說。「我第一次嘗試逃跑時⋯⋯看過她們母艦裡的發電機。那是核反應堆。但她們已經不夠鈾235了。」

巴里就問:「甚麼是鈾235?」大成回答說:「鈾235是用來進行核分裂發電的原料。而由於二十一世紀的過度開採,今日地球上已經沒有天然鈾去提煉鈾235了。除非外星人找新能源,例如學我們使用沼氣,否則根本發電。但我不清楚生物能能夠應付她們太空船的能源消耗。」

「她們⋯⋯根本打算佔領地球,長住下去。她們不夠能源離開地球。」妍妍說。「她們都是來自600光年外的開普勒22b行星,旅程中消耗很多能源。」

巴里問:「但是她們不是說要進行宇宙貿易的嗎?」妍妍就說:「那是騙人的,她們的太空船都不夠能源遠航了。她們只是想佔領地球。她們的武器非常先進,很可怕⋯⋯我們還是投降吧⋯⋯」

「你冷靜一點。」得民說。「我們會勝利的,不要心灰意冷⋯⋯」

巴里說:「等一下,讓我來問吧⋯⋯你被關在船上是外星人對你做了甚麼?」

無知的巴里一句說話馬上觸動了妍妍的神經。妍妍大聲尖叫說:「不要再問了!」站起來,把椅子掟在地上,然後雙手不斷拍打牆壁。兩名女護士馬上走進來,制服了妍妍。

「杜邦上尉,你不能直接問這種問題的⋯⋯她有創傷後心理壓力緊張症候群⋯⋯」大成尷尬地對巴里說,巴里面紅起來,心想自己又闖禍了。得民叫護士把妍妍帶到房間休息。

大成就說:「對不起,杜邦上尉,今日的問話必須終止了。另外兩個男孩連話也不願說,我們只能等妍妍恢復精神以後才能再問話。」

巴里說:「鄭少校,不要緊,我們之前已經成功潛入外星人太空船母艦,取得了內部結構的概況,我們已經有足夠的資訊去研究營救利爾雅博士和文本德少校的方案。」

「但願如此吧。我們也會加快根據爾雅留下來的實驗成果,製作大量產黃青黴菌,並且根據陛下的指示,同時生產治療外星人過敏反應的藥物。」

「治療藥物?那些該死的外星怪物捉走了陛下寵愛的文本德上校,理應把她們都殺光,怎麼還要生產藥物?」巴里質問。

「這都是陛下一早下達的密旨所提出的要求。陛下到目前為止都沒有發出新的密旨。總之我們會繼續遵從陛下的意思工作。」

「好吧⋯⋯辛苦了。」縱使巴里無法理解傑靈為何對軍方作出同時研發毒藥和治療藥物的介令,巴里還是沒有再追問下去,以免知道太多自己不應知道的機密內容。他依然非常憎恨外星人,因為外星人俘虜了他的同伴本德。巴里卻知道自己根本無計可施,除了聽從紀文的吩咐以外,甚麼也做不了。

-------------------------------------------------
支持《多聞》眾籌計劃,我們目標是集資12萬加元,這筆錢遠不夠在報紙買頭版,但可支持《多聞》抗共2年!
paypal課金給《多聞》:paypal.me/tohknews
Bank interact 課金給《多聞》:tohk928@gmail.com
Subscribe us in:
Telegram Channel:
https://t.me/tohknews
Facebook:
https://www.facebook.com/多聞-117598966317804
Twitter:
https://twitter.com/TOHKNEWS
Reddit:
https://www.reddit.com/user/TOHKnews

Share this article t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