淺談香港民族服裝

有人認為香港需要民族服裝,並且認為應該使用旗袍作為女性的民族服裝,並指因為開埠以來香港人沒有穿過漢服,且香港不只有漢文化,漢服不能代表香港。個人並不認同此說法。 漢服在滿清剃髮易服後雖有變異,但未有完全消失,尤其是交領右衽的傳統嬰幼兒服裝,於1950年代仍然可見;現在常見的嬰兒和尚袍也是源於漢服。至於其他傳統嬰幼兒服飾配件如童帽、口水肩等直至1970年代仍有使用,因此漢服在香港開埠之後仍有傳承。 港式裙褂較旗袍適合 至於香港文化雖然並非純粹的漢文化,但傳統文化仍以漢文化為主,人口也以漢族為主體。而旗袍是源自滿族服飾再西化而成,滿族和西方人在香港僅是少數;且香港的旗袍工藝也是源於中國大陸,並非香港傳統的嶺南文化,故此旗袍雖為東西文化交融之產物,卻不足以代表香港。相比旗袍,源於明代廣東順德、經過清代滿化以及近百多年來在香港西化的港式裙褂比旗袍具備代表性,若真是需要一件代表香港又不分民族的服裝,港式裙褂會比旗袍更為適合。 然而,無論旗袍還是港式裙褂,都不是任何一個民族的傳統服裝。香港並非單一民族國家,如要參與特定民族的傳統活動,還是穿上該民族的服裝比較適合。香港又是以漢人(華人)為主,所以也可以接受非漢人於重要場合參與在香港舉行的重要活動。當然非漢人在自己文化活動或生活中,穿自己的民族服裝更應該尊重,這樣才是多元民族共融。 節慶穿漢服更易推廣 漢服復興運動在香港雖已有十多年,卻依然未見被廣泛接受,即使一些華夏文化愛好者也未必支持或有穿過漢服,筆者認為是推廣方式不當。其實我很反對漢服復興者互稱「同袍」,這稱呼令人覺得漢服是小眾圍爐玩意,而不是傳統民族服裝。無論甚麼國籍、政治立場,認同漢人(華人)身份而穿上漢服是很正常的事。另外個人認為天天穿漢服無助推廣,其他人看到只覺得是個人喜好,自己通常不會想加入。想推廣就是平日最好還是穿時裝,和別人分別越少越好,在華夏傳統節日或參與傳統文化相關活動時才穿漢服,這樣就令人覺得穿漢服是為了配合場合,也就容易接受。 以現時政治形勢,香港實在有必要製作既符合傳統形制(圖案、材質、寬窄可作改良,但剪裁結構繼承明代不變)且切合香港人品味的港式漢服,不應完全依賴中国。即使是古代,不同地區的服裝也有不同特色。香港是一個東西文化交融的現代城市,現代香港的漢服可以多加入西方和現代元素,例如以西裝料製作,以喱士裝飾等。而香港原有的四大族群,也有自己的代表服裝,只要去除滿化元素,又成為本土的特色漢服。例如客家人可以用綢仔(黑膠綢、香雲綢)做漢服,以客家花帶做繫帶,配上原有的包頭仔(頭巾)或涼帽(兩者皆要用花帶裝飾或繫結),這樣就真正復興和傳承香港傳統。最好就是有黃色漢服圈,對抗中共騎劫漢服。

Read more

漢字寫法並無一尊

現在漢字標準寫法筆畫與一些人印象中不同,有人認為是曼德拉效應,我不敢苟同。從前電腦未普及,同一個字往往有多於一種常見寫法,所以不同人所學的寫法不同也很正常。另外就是書法字體常會增減筆畫,例如我小時候常常看見「庄」寫成「庒」,「潤」的「王」部件寫成「玉」,都不能算錯。還有一些是漢字由演變過程中部件形狀的變化以及增減,例如「具」字甲骨文和小篆是兩橫,金文是一橫,古代楷書兩橫三橫皆有。還有就是一直以來寫錯字的人很多,我由四歲開始捉人錯字,三十多年來香港人的漢字程度沒多大進步,很多人錯了多年也不知道,現在打字多寫字少就更不了解筆畫。 漢字的意義也不是純粹看字型,同一個字古今意義不同很常見,又多假借,甚至有些是兩個字意義互換(例如「來」和「麥」),看古文要看前文後理,常用「互文」方式來推定意義。若真有曼德拉效應影響漢字寫法,應該會出現一些特定版本的古文有文句不通或文義轉變的情況,類似英王欽定本《聖經》用字的變化導致文義改變,況且這種改變也只出現在英王欽定本中,不見於其他《聖經》版本。 如果有某個特定版本的漢文文獻出現文句變化與認知不同,又或者特定版本的文獻中某字寫法改變(假設《康熙字典》「具」字由兩橫變三橫),就有可能是曼效。此外,漢字結構演變過程對於大部份漢字使用者而言並非常識,現有通行寫法往往經過不少部件形狀的訛變,不等同符合原始字形的正確寫法,也就未必一定存在「大部份人認知當中的正確寫法」,不同於拼音文字一般不會於語音沒轉變的情況下改變串法,於是現時某些字的標準寫法與過去所學的不同是否曼效就更難確定。如果是發現特定版本文獻某個字寫法改變,就有可能是曼效,但也只代表是那一份文獻因曼效改變,不代表該字的正確或通行寫法有受曼效影響。如上文假設《康熙字典》的「具」字寫法有變,也只限於《康熙字典》本身,不代表近年「具」字通行寫法是由兩畫變三畫是由於曼效。

Read more

曲筆避諱無助苟活

國安惡法實施,很多人馬上噤若寒蟬,不敢再公開發表政治言論;亦有人運用諧音、數字等方式隱晦表達,不敢再直言。筆者能理解他們的擔憂,國安惡法以言入罪,為保存性命於亂世而噤聲,也屬人之常情。然而,中共就會因此放過各位嗎? 綜觀中共過去紀錄,不少人儘管千方百計運用各種隱喻、諧音去表達與中共不一致的聲音,依然繼續被打壓,由此可見退縮仍不能保全自己。在國安惡法下,一旦言論被中共認定為分裂國家、顛覆政權,最高可判處終身監禁,與謀殺之刑罰無異。 自我噤聲則列國揸流灘 這樣根本是迫著人們全面武裝抗爭;而武裝抗爭除了體能、戰術外,最重要是士氣,故此文宣戰仍要繼續,旨在鼓舞手足。未能上前線之同道,若因此自行噤聲,懷憂喪志,就正中賊匪下懷,更可以大張旗鼓指勇武抗爭不得民心,全面鎮壓;國際社會見香港人停止發聲,則會抱著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態度,不再顧香港的死活。 筆者身為手無縛雞之力的一介女流,縱未能於前線奮力抗戰,也不會因此噤聲,將繼續盡己所能,以文章、圖畫鼓舞各位手足,與各位一同捱過黎明前的黑暗,於黑暗中綻放點點光芒,燃起希望之火。一息尚存,抗爭到底!

Read more

端午源於驅瘟抗疫

在華人地區,教科書都說端午節的起源是紀念屈原,事實上端午起源與屈原無關,而是源於夏至以及五月惡日驅瘟抗疫,因此不少習俗皆與強身健體、驅除瘟疫有關。雖然晉代已有端午紀念屈原之俗,歷代文人亦常以詩文歌頌,民間亦更多人接受,但真正成為主流則是近代國族主義興起之後。而端午扒龍舟也不是各地皆有的習俗,扒龍舟亦非專屬於端午。 漢族、大和族、朝鮮族(韓民族)、京族(越族)、琉球族皆有端午節,各有不同的特色。由於古人認為五月是惡月,五月五日更是惡中之惡,端午節大多數習俗都和驅瘟抗疫、辟邪祛災、祈求健康有關,譬如貼鍾馗像、貼五毒符、使用菖蒲、艾草、香茅等驅瘟植物、佩香囊等,有地區又有石戰、摔跤等強身健體的體育競技,端午採藥後來又演變為「鬥百草」遊戲。而漢、和、越、琉皆有的扒龍舟則兼具「以船送瘟」、「祭龍」及「強身健體」的作用。端午節漢人、和人皆有為兒童祈求健康之俗,不同之處在於漢人是純粹因為五月惡日之俗而為兒童驅毒,和人則因為「菖蒲」與「尚武」同音而由鎌倉時代起於民間偏重男童。 端午換季各地皆有 然而,端午在漢、和文化中亦有以女性為主體之俗,故此稱端午為「男孩節」或「女兒節」皆有不足。此外,有些地方 粵語俗語「未食五月粽,寒衣唔入櫳」,其實端午「換季」是各地皆有的古俗,端午也是「夏節」,親友之間贈夏衣、君主賜臣下夏衣也是常見。除換季外,人們也會在端午互相贈扇,所贈之扇稱為端午扇。至於食五月粽,最初本是供奉龍祭品,糯米和粽葉又有食療作用,也配合端午保健養生的主題;後來在華夏又因為紀念屈原而被認為是防止屈原遺體被魚吃掉,但這純屬後世附會,並沒有實質證據證明確有其事。除了吃粽子外,廣東、香港本來還有食五色豆粥和飲布渣葉茶,但近年已經式微了。 至於端午紀念屈原,本來只是楚地之俗,在華夏大地各地也有不同人物紀念,如曹娥、伍子胥、鄭成功等。在韓國則有紀念金庾信、韓將軍等。本來屈原只是端午日眾多被紀念的歷史人物之一,但屈原傳說傳播較廣。韓國朝鮮王朝文人的端午漢詩中也有提及屈原,但僅限於文人仰慕華夏風雅之舉,當地未成習俗;日本也有屈原題材的詩文,但他們並未把屈原和端午聯繫起來。故此端午紀念屈原屬華夏特有。然而,華夏習俗中雖有紀念屈原,但紀念者除了楚地人之外通常是文人、士大夫等,至清末仍未普及至全國各地不同階層。直至民國初年五四運動後,因為國族主義的政治需要,把詩人屈原的「愛國」解讀成現代意義的「愛國」,並把端午定為「詩人節」。自此,端午紀念屈原之說就通過官方制訂的普及教育課程深植於華人地區,驅瘟抗疫的原意則被淡化了。 復興民族須揚文化 有些人因為端午節有了紀念屈原的意義,就以為這是一個憑弔的日子,以為「端午節快樂」這句話不恰當。其實華夏對先人的祭祀也有吉禮和凶禮之別,而端午乃採用吉禮去紀念屈原或其他歷史人物,而古人也以「佳節」稱呼端午,又會玩遊戲和互相餽贈,因此端午不是不可以更不是不應該快樂。真正的問題在於為何現代人無論甚麼節日都只會用「快樂」這個詞去祝福?這是反映了現代華人詞彙貧乏,端午佳節,何不用「歡度端陽」、「重五吉祥」、「佳節安康」之類?無論是端午還是其他華夏傳統節日,相比起形式上的愛國主義、民族主義,傳承華夏文化才是真正復興民族之舉。連自己的語言、文句都不重視,談何振興民族?

Read more

中學為體 西學為用

如果是因為華夏傳統的血緣等級觀念而反華夏,那就更不要崇日崇韓,近現代日韓的尊卑上下觀念比起華人地區有過之而無不及。 如果真是不認同華夏而認同西洋文化,還是先練好英文或任何一種西洋語言吧。除此以外還要深入了解並實踐西洋文化,例如過洋節為主(具體視乎個人選擇的文化而定),日常飲食以吃西餐為主(在香港難找任何一個歐洲國家的正宗料理,多是多國混合或豉油西餐,可以不必太講究。除非自行煮食),偶爾才吃唐餐,也要接受西方人的禮儀(一般較華人地區常見禮儀較多身體接觸),這才是真正全盤西化,脫離華夏。香港就算以華夏文化為主,也是會包容其他文化,只是有主次之分。只要不是想取代華夏文化,不必擔心會受到歧視。 文革之後很多華夏傳統在大陸失傳,有不少近年復興的傳統習俗是學港澳台,所以本土絕不能不講華夏,華夏是幹,其他是枝,但枝如果全部被斬,整棵樹就會枯死。日本得到國際尊重,是因為他們學習西方的同時並沒有和自身傳統割裂,更不會否定「大和」。近代所謂「脫亞入歐」也是指政治體制、科技等學習歐洲,而非拋棄傳統。近代的政治體制、科技很多亦非歐洲傳統事物,而是近代產物。況且日本要求的是「和魂洋才」,「崇洋」卻不「媚外」,即是「我並不比你差,但我學習你的優點,令自己更好」。 無論是個人、家庭、組織、國家、民族,若要真正強大,這種自尊自重、莊敬自強的精神乃不可或缺。所以香港人絕不應因為華夏文化當中有糟粕就全盤否定、脫離華夏,而是發揚優點,檢討不足,通過學習他人優點去自我完善。正如一個有缺陷的人,也要先承認自己缺陷,再發揮自己長處,令自己變得更好,甚至做得比健全的人更好,而非否定自己、搖尾乞憐。香港人請謹記「邯鄲學步」的教訓,切勿為了「崇優」而拋棄自己原有的特點,「見賢思齊」正是華夏傳統的崇優精神。

Read more

移民變態論

那些為了避開1997中共統治,移民到西方民主國家的香港人,有多少會聲援對香港抗爭?說支持抗爭的,又有多少真是身體力行? 當年因為害怕中共極權統治,選擇離開香港移民的,到現在卻有不少支持中共打壓、迫害香港抗爭者。看見香港人受難,抗爭者被捕被打被殺,他們還覺得抗爭者該死。更詭異的是有人一方面同情六四民運人士,另一方面卻罵香港抗爭者。是因為自己離開太久就變得麻木,還是因為自己不敢反抗就說反抗的人搞事?抑或是移民後因為種族而自卑,以為和中共站在同一陣線就會有靠山? 即使是當地支持民主的香港人,實際上做的事也不多,很多只是口惠而實不至,甚至為了搶奪話語權,抹黑當地不同光譜的抗爭者;更甚者純粹因為私怨而誣衊其他抗爭者,破壞營救手足計劃。支持抗爭的海外港人已經不算多,還有些口口聲聲撐手足,卻做著分化離間、破壞團結的事,對得起去年六月以犧牲的眾多手足嗎?

Read more

反共毋須自貶

華人搞獨立運動,總喜歡貶低自己的傳統文化以及一些發源於本土的文化,盲目吹捧他族,尤其是歐美和日本。 清閉關落後 射波落華夏 滿清入關後,對外閉關自守,對內奴化人民,使本來屬於世界先進文明的中國變成遠遠落後於西方,使華人自卑,以為是華夏傳統文化令中國落後,於是把一切華夏傳統視為糟粕,甚至以漢字、漢語為載體的現代或新興文化也被貶低。由五四的「全盤西化」、「打倒孔家店」,到文革時為實現來自西方的共產主義就大肆破壞傳統文化,以至現今部份港獨、台獨、滬獨人士及香港、台灣、上海部份本土派人士逢華(漢)必反,都反映了華人的自卑心態。 中共棄傳統 盛產劣文化 華人地區的本土文化不可能完全與華夏切割,而很多華人地區的本土派都忽視甚至鄙視一些具本土特色但有明顯華夏色彩的本土文化,把這些文化看成與現代中国低俗劣質文化同一水準,盲目崇洋,卻忽略了現代中国之所以產生低俗劣質文化,是拋棄自身傳統、學習西方糟粕的結果。這些人的心態還不如滿清時期的日本(江戶時代)、韓國(朝鮮王朝後期)、越南(中興黎朝、西山朝、阮朝),他們認為相對於滿清蠻夷,自己的文化才是華夏正統(例如日本《華夷變態》一書的主張)。但很多崇尚日本的本土派或獨派總忽略這一點,只著眼於福澤諭吉的「脫亞入歐」,卻不了解所謂脫亞入歐只是學習西方的政治、軍事、科技等事物,以跟西方看看齊,傳統文化依然傳承。 部分本土派 崇洋反本土 現在香港華人文化不論是傳統文化還是現代文化,都被部份本土派、港獨派人士貶抑。例如水準不低、由本土香港人發起、有近五十年歷史的廟街歌壇,就因為唱的是粵曲、粵語流行曲、台灣的國語歌曲,就慘被部份本土派和獨派看成和大媽歌舞同類,還叫大媽去那裡唱。而西歐、美加白人的表演不論水準如何都是藝術。身為本土派卻盲目崇洋,貶抑本土民間文化,還叫外來人去破壞,這真是本土化嗎?本土派請認清事實,香港文化絕不能脫離華夏,與其整天用中文反華夏、暴露自己的無知、貽笑大方,不如多花時間了解本土文化,尤其是香港人始終以華人為主體,本土文化與華夏的關係更應深入研究,才是真正尋回香港人尊嚴的做法。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