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道平天下2:報復與寬恕(十五)

九龍叢報援權轉載作者個人專頁:http://kowloondaily.com/author/andrewtamkp/ 第十五章:忠奸現形母愛彰,如箭在弦上沙場 光滑的甲板映照著陽光,反射在爾雅白色的醫生袍上。儘管衛道教還是不太信任她,沒有批准她晉見梁教主,但她總算能夠在貨櫃船上出入,充當軍醫。吊車將一個又一個載著軍火的貨櫃從貨櫃船上卸下,再偷運往而衛道教的基地。 爾雅來到一個紅色的貨櫃前,貨櫃門外有兩個持槍的邪教徒把守。守門的邪教徒問:「你進去幹甚麼?」 「我要為人質檢查傷勢,請你放行。」 「你有梁教主的批示嗎?」 「如果人質有甚麼三長兩短,使殺外星人的祭祀儀式無法順利舉行的話,是不是你負全責?」 在爾雅的怒斥下,守門的侍衛只好放行。爾雅打開貨櫃門,強光就乘機侵佔了黑暗的貨櫃,使眾人睜不開眼睛;等爾雅關上貨櫃門,開了燈,韋娜的視線才恢復過來。她一見爾雅,就火冒三丈,大聲叫喊,說:「你這賊婆娘想怎麼了!我要跟你拼命!」 可是韋娜雙手和雙腳都被綁起了,動彈不得,只好坐在原地大吵大嚷。爾雅沒理會韋娜,直接來到保奈美身旁,取出藥箱,說:「來,我先為你包紮傷口。」 「那只是皮外傷,我沒事。」 「你這賤人不要假仁假義!你吃屎吧!淫婦!賤女人!」爾雅無法再忍受韋娜的大吵大嚷和侮辱,於是轉過頭來,走近韋娜,默不作聲,盯著韋娜,手伸入漢服交領裡,摸著甚麼東西。韋娜就慌張起來,心想:她不是想拿刀了吧?於是韋娜就大叫:「你⋯⋯你有本事就殺了我!我死也不會放過你!」 沒想到爾雅取出的卻是一部手提電話。她駁通了手提電話後,打開了擴音器,又向眾人展示手提電話的視屏;接聽的人是本德。 「韋娜,你沒事吧?」本德焦急地問。 韋娜看見本德,頓時哭起來,大叫,說:「爸!」 「你別哭,我馬上就來救你,利博士是都察院的內應,她身上有追蹤器,我們已經確認你們的位置。我們已經知道貨櫃船的位置了。爾雅,你先給他們解開繩索吧。」 「遵命。」 「朝倉老師,請問你傷勢嚴重嗎?還可以作戰嗎?」本德問。保奈美就說:「放心吧,大人,我只是⋯⋯擦傷了大腿。保護學生是我的責任。」 「你們忍耐一下吧,我們馬上就會來拯救你們了。我先掛線了。」 「婆娘!還不快點為我們解開繩索!」韋娜依舊以不禮貌的口氣大聲呼喝爾雅。爾雅忍著氣,上前為她解開繩索,然後又為畢哲等人解開繩索。山娜就說:「韋娜,你這人真沒禮貌,利博士來救我們,你卻依然對她呼呼喝喝⋯⋯」 「這淫婦想搶我爸啊!我怎能不罵她!」

Read more

王道平天下2:報復與寬恕(十四)

九龍叢報援權轉載作者個人專頁:http://kowloondaily.com/author/andrewtamkp/ 第十四章:秋遊教匪擄麗素,硬膠畢哲來營救 秋天微風輕拂樹峭,把紅葉散落在山頭。幾架旅遊巴載著聖嘉琳的師生到郊野公園郊遊。聖嘉琳野地百合學院的郊遊並非上山逛一圈那麼隨便,而是會在山上露營留宿一晚,好讓那些驕生慣養的皇室貴族與富家子弟嘗一下露營的滋味。由於邪教虐殺外星人的凶案令九龍府氣氛緊張,因此莉莎安排了禁軍護送聖嘉琳的車隊。在車上,學生們吵吵鬧鬧的聲音令昭聖感到不耐煩。 「我真的不明白,這種時勢還旅行甚麼啊!露營活動根本就應該取消!」昭聖對鄰座的弘道說。弘道冷靜地說:「校長不是說過了嗎?旅行和露營是每一年學生的大事,野外露營也是騎士教育的一部分,不應輕言取消。」 「那豈不是找我們麻煩嗎⋯⋯」「禁軍都來護送我們了,有甚麼麻煩呢?」弘道問。 「萬一邪教徒偷襲怎麼辦?」「有禁軍在,你怕甚麼呢?」 「禁軍靠得住嗎?」 「你別疑神疑鬼吧。」 一到達露營地點,學生們就興奮地下車,紛紛紮營。對於昭聖來說,這些繃繃亂跳的學生只為她帶來煩惱;可是弘道看見大家興高采烈的樣子,就會心一笑。加蜜兒、保奈美、昭聖和弘道為大家分配物資和紮營的位置,並示範和教導學生們如何紮營,然而笨手笨腳的畢哲卻無法紮好帳篷。於是山娜走過來幫忙,卻愈幫愈忙,連營柱也穿錯了接口。畢哲就生氣了,大叫著說:「人來啊!快點給本宮紮營啊!」 「哈哈,你這嬌生慣養的公主殿下連紮個營也不會嗎?」儒雅看見畢哲和山娜雞手鴨腳的樣子,就取笑畢哲。畢哲氣壞了,就說:「你⋯⋯你的帳篷呢?」 「當然一早紮好啦,看,就在那邊。」儒雅得意洋洋的指著右邊的帳篷;可是,她竟然把那個圓頂的帳篷上下倒轉,圓頂貼著地,帳篷的底部朝天,四角被繩子拉緊,固定在原位。畢哲目瞪口呆,不知如何反應。山娜則駁斥儒雅,說:「白痴!明眼人就看得出你連上下也顛倒了啦!」 「這是藝術!你識條鐵啊?」儒雅死撐說。 「殿下你快點紮營吧,快要日落了!」韋娜喊叫著說。畢哲和儒雅回頭,卻看不見韋娜;再抬頭一看,才驚覺韋娜竟然爬上樹上,用繩子把帳篷吊起來,想把帳篷懸掛在半空中。畢哲和儒雅嚇呆了。儒雅就詫異地問:「喂⋯⋯你⋯⋯你爬上樹上幹甚麼?」 「這是野外求生技能啊!遠離濕滑的地面才可以避開蚊蟲⋯⋯啊!」韋娜話音未落,樹枝就斷了,她跟帳篷就從樹上丟下來;幸好弘道及時跑上前,張開雙臂,接著韋娜;被弘道抱起住韋娜頓時面紅起來。弘道亦一面尷尬,急忙放下了韋娜,說:「你⋯⋯你沒事吧?爬上樹上很危險的。你們如果不會紮營的話,可以問一個加蜜兒老師。看,利奧和道明把帳篷紮好了,你們照著他那樣去紮吧。」 利奧得意洋洋地站在樹下,向他們揮手;他和道明已經把一個半圓帳篷紮好了,齊整的放在地上。可是,正當道明走去把背包和箱子搬過來,要放入營裡的時候,風輕輕一吹,帳篷就飄起來了。道明大驚,問利奧:「你忙了營釘嗎?」 利奧詫異地反問:「營釘?甚麼來的?」 「快點把帳篷捉住啦!你們還發甚麼呆啊!」弘道氣壞了,馬上跑過去追趕被風吹起的帳篷。畢哲、韋娜、山娜和儒雅也追過去。帳篷被吹出學生的營地了,落入營地外禁軍的營地範圍,打中了正在放風箏的巴里。禁軍駐紮在營地的旁邊,在四周把守,不許閑雜人地接近營地。調查局並沒有派警察支援,而由於天娜被杰娜軟禁起來,因此太空都統使司亦沒有出動;只有巴里和綺華親自帶領的禁軍部隊前來保護學生。不過巴里和綺華卻把保護學生的任務當成是郊遊玩樂了。 「哎呀!好痛啊!你們搞甚麼鬼⋯⋯」被帳篷迎面打中的巴里大聲抱怨,風箏軸也掉了,幸好綺華馬上上前接住風箏軸,要不然風箏就被吹走了。 「對不起,大人。」弘道上前抓住了帳篷,急忙把帳篷拉走。畢哲看見巴里竟然在放風箏了,就抱怨他,說:「你不是來保護我們的嗎?怎麼在遊玩了⋯⋯」 巴里反駁,說:「你⋯⋯你識條鐵啊!這風箏裝上了攝影鏡頭,可以在空中視察四周有無可疑人物啊!你看不出我在很認真的工作嗎?」

Read more

拜燈上位香港人玩完

【侵侵翻盤】香港KOL討論侵侵的不算多,似乎都覺得侵已經過氣,仍未心息嘅又未必夠能力追官司。反觀台灣網民仍然很緊貼事態,熱情不減早前Sidney Powell 剛剛祭出了「海怪」,號稱足以推翻選舉結果。羅列詞證據,包括Dominion系統有中國ip、有跡象顯示中國介入。甚至有人梳理出Dominion 公司一系列關係圖,顯示當中存在嚴重貪腐相反,川黑陣營眼中,侵侵氣數已盡,所有官司不是敗陣就是醜態紛呈。川粉眼中罪證,只是川黑眼中的陰謀論,網上鐵證,庭上失蹤,甚至有專講陰謀論的網民指,侵侵已失去秘密組織支持,法院戰只會敗陣我以普通市井網民觀察,如拜登成功上位,未來四年將由熊貓派主導,政策不外乎綏靖就是進步左派許願井,要麼女權種族要麼環保,以我主觀印象所得,每次這些進步左派當權干預社會,多數好心做壞事,甚至是否好心也成疑對香港來說,拜登元年中共高調的打壓動作或會放緩,即人質外交可能略寬,對著親華糟老頭未必需要將牌打盡。但是牌面下的打壓,例如人口換血、全民監控甚至各種將香港人打為四等蟻民的手段,則會更放膽進行,因為美方最多嘴上罵兩句,不會再行制裁路線,甚至美方內部的滲透侵蝕會全速進行。 希拉莉暗許中共侵台 如果我是台灣人應該會更憂心,畢竟希拉利當年大講Smart Power(泛指以綜合力量達至和平),但多年後揭密文件指,原來希拉利完全不介意中國侵略台灣,以換來中共在國際上擺出合作姿態所謂Smart Power,表面上是以非軍事手段去達到目的,原來只是new speak,即是我支持的東西就是smart,反我的就是dumb。因為以實績計,侵政府其實活用了非武力手段,令中共屈服甚至開始崩潰,證明有效。奧巴馬→希拉利→拜登的思路,行了十多年已證明不合時宜。To be fair 奧巴馬年代經濟崩盤,他硬不起來尚有理由,但當年的綏靖今日已明顯不合,而拜登本人以及內閣人選已明示:他們將回行舊路一介草民無法改變國際大局,可做的只有將氣力專注在可及範圍,自保、修身、齊家,其餘各憑天命。

Read more

城聘家教教妻女粵英

據港語學報道,郭富城聘請老師在家教妻女講廣東話及英文。城城日前出席銀行宣傳活動,提到小朋友因疫情返唔到幼稚園,就話已經請了老師在家教太太方媛及兩個囡囡廣東話及英文。問到點解,他說,因為成家淨係得佢識得講廣東話。 郭富城因為太太方媛是大陸女模,曾被網民取笑做「國貨城」。他自己則好本土,在筲箕灣土生土長,中小學都在港島東讀書,九十年代起被譽為廣東歌嘅「四大天王」,掀起勁歌熱舞熱潮。 方媛婚後亦的起心肝學廣東話。佢2017年年尾在社交網站上傳一偵影著一堆書本的照片,其中包括「粵語教程」、「粵語速成初級教材」、「初學廣東話」以及「圖解廣東話」等等,看來方媛為學好廣東話都花盡心思,她更用廣東話留言說:「好多書呀,等我睇下(吓)先,Um…」網民見狀都紛表支持,並留言介紹她可透過電視劇、電影等加快學習進度,有網民更笑言叫丈夫郭富城教她廣東話,咁樣進步先最大! 喺2019年9月,示威者在反送中集會解散後,遇見揸車塞喺銅鑼灣的郭富城,郭富城不慌不忙,解釋「我幫個女買尿片」。由於郭富城無像劉德華一類撐政府或者撐修例,示威者態度相當友善,為佢高叫「幫郭富城開路」,等佢順利經過。最近杜汶澤「香港企硬」脫口騷,都特意提到「郭富城就梗係黃㗎啦!」。

Read more

中大畢業遊行盼重燃民氣

香港中文大學應屆畢業生在校園範圍內舉行畢業典禮,期間畢業生戴上面具於校園內遊行,高舉 #光時旗 及不同橫額,例如「 #沒有暴徒只有暴政 」、「香港  唯一出路」(估計為「 #香港獨立唯一出路 」)等等。口號包括「 #天滅中共 」、「 #香港獨立 」、「 #民族自強」等等。 校園保安於校內不斷廣播警告字句,包括「請大家停止聚集、集會及遊行,否則要負上法律責任。」最終警方未有到場。

Read more

社媒移民係開新竇,唔駛走

據說Google曾經要模擬核戰後社交媒體的用戶狀況,於是開發了Google Plus…至少笑話是這樣講 當年社運圈都吹過一陣風要移民去G+,因為fb 打壓以及蠢人太多等下刪數百字,我都試過堅持一段短時間,最尾係G+自己都堅持唔到摺埋,大家慣性留在fb 於是,負能量先知們會講:香港人,你地真係走得到咩?(又下刪數百字) 正如2014跟2019嘅運動係兩回事,2020嘅社媒移民潮亦不應與當年G+嘅失敗混為一談(in case 你想知,當年仲有個叫Ello 嘅物體,上左幾日就從此無上,同國師反臉後幾丁ex城撚吹過去萬象Mastodon但係得佢地班爐友) 點解2020移民潮完全不同?講幾個客觀因素: 今次有超級KOL 當撈侵吹雞,佢被fb, twitter 視為眼中釘,欲除之而後快(如果連任失敗,推特係十分想bam佢)而出奇地,香港幾個光譜對侵侵大致都係支持嘅(肥佬黎、燒山、熱狗),呼籲嘅力度跟2014幾丁友轉去G+係兩回事,今次移民嘅拉力大好多 fb唔再係一個友善嘅社媒平台,隨住fb 越來越多政正woke gen 同埋強國員工,發言動輒得咎,我自己就試過食三個warning禁言三日,一次話我嘲笑傷健人士,一次話散播色情品,仲有係侮辱強國人。而我一向唔會用芝麻呢類字眼,亦好少點樣鬧人,咁都踩中,經常發炮嘅積犯如Sam哥、風ching 或者堂主等真係禁言當放假,而fb 用AI檢舉得快,但係appeal

Read more

王道平天下2:報復與寬恕(十三)

九龍叢報援權轉載作者個人專頁:http://kowloondaily.com/author/andrewtamkp/ 報復與寬恕(十三):將軍冤獄下囹圄,禁衛纏鬥鬧官府 自從昨晚安達臣村被縱火以後,葉莉娜也睡得不好;早上起床的時候就自然顯得沒精打采、呆呼滯滯。她來到飯廳坐下;女僕端上奶茶和腸仔煎蛋,恭請葉莉娜享用。正室宋熙寧和一眾男妾一如平日一樣走上前,逐一擁抱葉莉娜請安,可是葉莉娜還是沒有甚麼精神。熙寧就問:「你怎麼愁眉苦臉了?」 「安達臣村被縱火,死了一個外星人,陛下這下子一定會殺了我⋯⋯」葉莉娜擔憂地說。熙寧就安慰她,說:「這種事情你也不想發生的啊,只要你跟陛下解釋這是太空都統使司和外星儀衛司的責任就行吧⋯⋯」 「媽,早晨。」山娜走到來葉莉娜面前,向她請安。葉莉娜就讓山娜坐在自己的大腿上,問:「你吃早餐了嗎?」 「已經吃了。」「今天我不送你上學了。你記住,要在畢哲公主殿下面前美言我幾句⋯⋯」 「我知道了。」 忽然,門口傳來一陣急促的敲門聲;女僕才剛打開門,一群調查局的警察就衝入大宅,穿過走廊,趕往飯廳。葉莉娜大吃一驚,馬上叫熙寧和其他男妾帶著她的子女後退。葉莉娜站起來,指罵他們說:「你們這群調查局的小卒找死了嗎?怎麼竟然衝入京衛指揮使的府上了?你們有搜查令嗎?給我馬上滾出去,否則別怪我不客氣⋯⋯」 帶頭的女警官嚴肅地對葉莉娜說:「葉莉娜將軍,我們懷疑你是邪教間諜,請你馬上跟我回調查局總部協助調查。」 「荒謬!你別含血噴人!」葉莉娜走上前,拉扯著那女警官的衣領,正要一拳揍向她的時候,就被旁邊的警察拔劍指著脖子。 「我們收到舉報,指你的長女葉山娜是衛道教分支『道德教會』的邪教徒,所以我們有理由懷疑昨晚縱火一事是你們策劃的⋯⋯」 葉莉娜驚訝地回望山娜,山娜卻不敢抬頭。葉莉娜就對女警官激動地說:「我警告你,你別冤枉我的女兒!」 「我們現在要把你和你的女兒押回調查局去接受調查,快點起行,否則將視為阻差辦公!」 幾個警察粗暴地推開了熙寧,從他手上搶過山娜,為山娜手銬戴上。被嚇壞的山娜大哭,正想伸手掙扎,就被警察掌摑。葉莉娜就怒吼:「停手!你們怎麼打我的女兒了?我們可是世族⋯⋯」 女警官大力掌摑了葉莉娜一巴掌,奸笑著說:「你不合作一點的話,我脫光她的衣服也行啊,我們可是調查局的警察。哈哈。人來,收隊,把她們兩個押回去!」「遵命。」 被捕的山娜無法上學,因此山娜在課室裡的座位就變得空空如也。上課的鐘聲響起了,山娜還是沒有出現;畢哲和利奧就焦急起來,以為山娜遲到了。 「你還不打電話給山娜?」畢哲催促著利奧,利奧卻拿著手機無奈地說:「山娜的手機關掉了,接不通。」 「利奧同學,都已經上課了,你怎麼還不把手機收好?」昭聖高聲斥責利奧,嚇得利奧馬上把手機塞入書包。畢哲卻反駁昭聖說:「你怎樣做老師的啊?你沒有為學生點名的嗎?你不見山娜沒有上課嗎?」 「我點不點名不用你指指點點,我才是老師!」昭聖反駁說。「葉山娜同學沒有請假就缺席,那我只能把她當成是曠課⋯⋯」 這時候,弘道來到課室門外,向昭聖招手,說:「昭聖,你過來一下。」

Read more

王道平天下2:報復與寬恕(十二)

九龍叢報援權轉載作者個人專頁:http://kowloondaily.com/author/andrewtamkp/ 第十二章:儀衛無理闖宮室,細作留恨燒衙門 本德乘坐著葉莉娜的私家車,跟她一同來到外星人聚居地安達臣村,穿過外星人士兵設置的檢查站,經過街道,再進入行宮。因為本德被傑靈下令休假了,所以他不能用都察院的車,只是他不放心他的舊部葉莉娜,怕她又會闖禍,所以還是親自帶她到安達臣村跟外星人見需。村內有很多一間又一間四到五層高的獨立屋,外部建築風格與嶺南建築無異,只是內部有各式各樣的高新科技裝置。村的中央是杰娜的行宮,行宮旁邊就是外星人的自治組織「開普勒22b星帝國朝廷」的辦公大樓;在此辦公、由外星人主理的部門包括考助華夏帝國人類發展太空科技的太空都統使司,以及負責保衛外星人皇室成員的武裝部隊外星儀衛司。行宮是一座新古典主義、樓高五層的華麗宮殿,外牆都是用巴斯石炭岩建造的,外貌樸素,沒有九龍府皇宮那華麗的城樓、宏偉的大殿或精緻的雕刻。辦公大樓與行宮相連,高十幾層,是一座維多利亞風格的政府大樓,也是沒有甚麼雕刻。葉莉娜一下車,就驚訝地問本德:「怎麼行宮建得那麼簡陋的啊,是不是外星人財政有困難了?」 本德笑了,說:「你進去看看內部就知道了。難得陛下原諒你,還對你委以重任,你就不要讓兩位陛下失望啊。」 「都是有賴文大人和上原大人為小人求情,小人才得免陛下責罰啊。回想自從昔日大人在武學堂提拔小人以來,每次小人闖禍,都是有賴大人一次又一次的幫助小人,大人對小人的大恩大德,小人實在沒齒難忘,無以為報⋯⋯」葉莉娜面有愧色,低下頭來,本德卻拍著她的膊頭,說:「你我曾經在禁軍出生入死,你也救了我不知多少次,能計較甚麼恩德呢?你只要職忠盡守,就是對我最好的回報了。」 「謝大人。」 穿上黑色曳撒的本德和穿上傑靈御賜的鬥牛服的葉莉娜一下車,就受到杰娜、艾莉、安娜和溫迪的親自迎接她。杰娜和艾莉穿上了曳撒,安娜和溫迪則穿上文官的紅色補服。她們帶同一隊身穿白色曳撒的外星人士兵夾道歡迎。本德和就葉莉娜馬上走到來杰娜面前,向她鞠躬敬禮,其禮節跟晉見傑靈一樣,並說:「參見杰娜女皇陛下。」 「免禮了。」杰娜說。 溫迪則說:「兩位請進。」 溫迪恭敬地引領本德及其部下進入辦公大樓,來到朝廷的大堂。大堂裡的裝修參照太空船的內貌,與建築外貌形成強烈對比;大堂的外牆皆塗上了科幻的灰色,高五米的天花則塗上黑色,還繪畫了銀河系的各個星宿和星座的,構成了一幅大型的觀星圖。大堂的地板用大理石鋪砌,牆上有多幅以太空及宇宙為主題的油畫,扶手電梯和透明玻璃的升降機縱橫交錯,還有穿上漢服的外星人和人類往返。 「怎麼不見天娜的呢?她不是太空都統使嗎?」葉莉娜疑惑地問。一提到天娜的名字,杰娜和艾莉就面露不悅;溫迪就搖頭嘆息,回答說:「那傢伙說公務繁忙,不來了。別理會她吧⋯⋯來,我先帶你去見一下在這裡工作的科學家。」 「安娜,你先帶本德去辦公室坐一下吧,朕會帶葉莉娜少將到二樓參觀,跟一眾官吏碰個面吧。」「臣遵旨。」 於是杰娜、艾莉、溫迪和葉莉娜就走上扶手電梯,往二樓去;而安娜則引領本德步入升降機,來到地下一樓的辦公室。地下幾層設立辦公室的部門多數都是科研部門。安娜關上辦公室的房門,把窗簾拉起來,請本德坐在沙發上,神情緊張;反之,本德卻氣定神閒的坐著。安娜為本德倒了一杯咖啡,恭敬地奉上。本德看見安娜焦慮的樣子,就問:「你怎麼坐立不安似的?」 「大人你說有人滲透進來安達臣村了,小人真在難免不安⋯⋯尤其,小人⋯⋯小人即邪教的目標。」安娜驚慌地說。本德就問:「何出此言?」 安娜只好吞吞吐吐地說:「那個反外星人的邪教最憎惡的就是跟外星人⋯⋯有⋯⋯有百合關係⋯⋯的人類。」 本德笑了,說:「哈,你終於承認自己是艾莉的情婦了。」 「才⋯⋯才不呢!可是⋯⋯小人真的⋯⋯寢食難安。」 「我也想盡快找出邪教的間諜。所以你也要幫我忙。邪教的核心成員很可能是由那些曾經被外星人俘虜的人類組成的,所以你要留意在欽天監和安達臣村裡有無前俘虜。」本德說著,拉起衣袖,露出左手前臂上的條碼。「俘虜的左手手臂上都會有這種看似是超市貨品商標條碼般的識別碼,那是以前外星人用來為人類俘虜做記號的條碼。左手前臂有這條碼的話,就肯定曾經被外星人俘虜過了。」 安娜搖頭,說:「可是,大人你手上的條碼的顏色都已經很淡了。而我手上的條碼更加完全退色了,所以這不是一個太好辨別懷疑邪教間諜的方法。」 「你說得對,這是因為我們被擄去不久以後,外星人就投降了,我們就獲釋了,所以我們手上的條碼沒有怎樣補色。」本德歎了一口氣,說。「不過,如果是被關得較久的俘虜的話,他手上的條碼就應該比較深色,因為外星人會定期為他們手上的條碼補色,顏色沒有那麼容易脫掉。」

Read more

王道平天下2:報復與寬恕(十一)

九龍叢報援權轉載作者個人專頁:http://kowloondaily.com/author/andrewtamkp/ 第十一章:流言蜚語遍黌舍,龍顏大怒震春宮 第二天,穿上道袍的弘道回到學校,一經過走廊,就發現無論是初中還是高中的女生,皆以奇怪的眼神看著他,又耳語不斷,令弘道深感不安。他剛好經過操場,又碰見了麗辭和安東在樹後鬼滾,衣衫不整,就走上前責備他們。 「你們怎麼又在學校的公眾地方行為不檢了?這些事⋯⋯你們放學後做甚麼我都不管了,但現在你們應該要去上課。」 麗辭驚見弘道發現了他們,嚇了一下,退後了半步,急忙整理衣領;可是安東卻不慌不忙的把皮帶扣上,鋪眉搧眼,對弘道說:「對啊,放學的事宋老師就不管了,因為放學後宋老師你要忙著為劉莉莎大人出火吧。哈哈。」 弘道一聽,氣得面紅耳赤,說:「你⋯⋯你!你說甚麼?別含血噴人毀人清白⋯⋯」 安東搭著弘道的膊頭,笑著說:「老師啊,別害羞吧。說起來我們都是援交界的同行呢。誰不是搭上禁軍都督劉大人這種達官貴人呢?你被劉大人包養應當覺得榮幸才對啊,我也希望有一天會被朝廷官員包養呢。」 弘道氣得馬上推開安東的手,說:「援你的頭!我清者自清,你勿毀我清白⋯⋯你們快點回去課室!」然後就怒氣沖沖地離去。 弘道一踏入教員室,馬上就被一眾女老師以奇怪的目光望著他。弘道只好尷尬地趕快回到座位上;憲成就走過來,拍著弘道的膊頭,笑著問:「你可以也介紹我給劉大人認識嗎?」 弘道面紅了,推開憲成,問!:「你⋯⋯你,你在說甚麼啊?」 「你被劉莉莎大人包養嘛,她到底一個月付多少錢?雖然我不太缺錢,但劉大人那麼帥氣,我也有點心動,你不如就幫我問一下吧,好嗎⋯⋯」 「你別胡說八道⋯⋯」 「甚麼胡說啊,學生都是這樣說的⋯⋯」「我要備課,你別阻我。」 於是弘道推開了憲成,回到座位上,打開手提電腦,取出教科書,準備備課。可是,加蜜兒和保奈美馬上又走過來打斷弘道的工作。弘道就抬頭問:「你⋯⋯你想怎麼了?」 加蜜兒就笑著說:「我不是甚麼達官貴人,但是我家也挺有錢的啊,劉大人每個月付你多少錢,我照樣是付的,你就陪一下我們吧⋯⋯」 弘道氣得彈起來,說:「你們為人師表的莊重一點好嗎?怎可以聽信謠言,含血噴人?我那像是個被包養的小白臉?」 於是弘道又趕走了保奈美和加蜜兒。弘道才剛坐下,以為可以鬆一口氣,面如死灰的昭聖就走到來他的面前。弘道看見昭聖面色不對,就問:「昭聖,你沒事吧?」 「沒事?你⋯⋯你這水性楊花的小白臉還好意思問我沒事?」昭聖眼泛淚光的說著。弘道楞住了,問:「你是甚麼意思啊?」 「劉大人有甚麼好,我有甚麼不好?我⋯⋯我討厭你!」說罷,昭聖就淚奔而逃,弘道捉也捉不住。弘道沒想到謠言已經傳遍了學校。 在課室裡,大部分學生都在討論弘道的事情。山娜興高采烈地對利奧和畢哲說:「你們知道嗎?禁軍都督劉大人每月都會付一萬元包養宋老師的啊。」

Read more

王道平天下2:報復與寬恕(十)

九龍叢報援權轉載作者個人專頁:http://kowloondaily.com/author/andrewtamkp/ 第十章:妖言惑眾淫樂聲,道德教會最煽情 正午時分,烈日當空,炎陽炙人;弘道回到開著冷氣的教員室裡,坐下左右觀望,確認四周無人後,才敢打開電腦,正在查看教師的資料。 「到底誰的嫌疑最大呢?」弘道自言自語的問。他登入了學校的資料庫,開啟視窗,逐一瀏覽學校老師的資料。他首先打開了鄭憲成的檔案來看。 「鄭憲成,經濟科老師,會試成績8A2B,漢文A、韓文A、數學A、哲學A、經濟A、歷史A、地理A、生物A、英文B、法文B,上海聖約翰大學經濟學碩士,殿試文班社會科學進士,殿試成績為823分(總分為1000分)⋯⋯家境富裕,居於豪宅,還分租房間予宋弘道居住。用不著寫得那麼詳細吧?算了吧,憲成沒甚麼可疑之處,跳過吧。」一大量資料讓弘道看得頭昏腦脹,於是弘道直接跳過了憲成,打開昭聖的資料。 「朱昭聖,漢文科、漢文文學科老師⋯⋯成績那些跳過吧。南詔滇都公主、郡主,家世為⋯⋯等一下,怎麼接下來都是族譜?」朱昭聖的個人資料頁面上竟然把自己世家八十多代的族譜都放進去了,佔了幾千字。弘道吐糟,搔著頭,說:「天啊!!這算甚麼個人資料?根本就是在吹噓自己的貴族世家,很煩啊!算了,下一個吧。」 於是弘道打開了加蜜兒・利古耶的檔案來看。上面寫著:法文科及古英文科老師、廣西欽州子爵。然後又打開朝倉保奈美的檔案來看,上面寫著:日文科和歷史科老師;地理科老師張熙怡的檔案也是平平無奇,沒有甚麼可疑之處。 於是弘道打開了體育與軍事訓練科老師郭善妍的檔案來看,竟然發覺資料非常少。個人檔案上只是寫著郭善妍是九龍府沙角村人,廣州黃埔武備大學體育系學士,卻沒有交代她的家庭背景等資料。 「怎麼郭善妍的檔案空白一片的啊?」正當弘道在疑惑之際,教員室的門就打開了;加蜜兒、保奈美、熙怡和昭聖進來了。弘道馬上關上視窗,低下頭來,假裝在備課。 加蜜兒便對保奈美和熙怡說:「今天那麼熱,別到大排檔了,到竹園茶樓去吧。」 「總之有冷氣就行了。」保奈美說。加蜜兒見弘道還在辦公桌上備課,就走過去,靠著辦公桌坐著,伸出長腿,手搭在弘道的肩膀,問:「弘道,你跟我們一起去吃午飯嗎?」 「你⋯⋯你怎麼坐在我的桌上了?」 「你不喜歡看我的美腿嗎,哈哈⋯⋯」「看你的頭啊,臭婊子!」剛好進來教員室的昭聖,看見加蜜兒在挑逗弘道,就妒忌了,站起來,高聲地斥責加蜜兒,一手推開加蜜兒。加蜜兒就失落地說:「昭聖,你用不著那麼凶吧!你以為你是弘道的誰啊?」 昭聖就面紅了,說:「這⋯⋯這與你無關!」 加蜜兒無奈地說:「算了,我還是去找我們親愛的安東吧。」 加蜜兒、保奈美和熙怡離去後,昭聖就結結巴巴地問弘道:「那⋯⋯你⋯⋯跟我吃飯吧,好嗎?」 「今天不行,我有約。明天吧。」 「好⋯⋯好吧。」 弘道離開了教員室,左右觀望,才離開學校的大門。然而,弘道緊張的神情引起了儒雅的注意。儒雅正好也要出去吃午飯,就對弘道打招呼說:「老師,你去吃午飯嗎?」 弘道嚇了一跳,回頭一看,見是儒雅,就對她說:「是啊,我約了人。先告辭了。」弘道便轉身離去。儒雅心想:宋老師的神情有點不對勁。於是她就決定暗中跟蹤弘道。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