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人:總有人係劇本組

1. 大家出於悲憤,「劇本組」成為出氣對象,我完全理解,但我不會加入指責行列2. 並非我大愛或者無感,而係世上總有一些人永遠係劇本組,「xxxx係自編自導」「xxxx是收了共產黨錢」通常係無法處理現實資訊,腦袋根據固有喜好,編造出一個符合胃口的解釋,這是人之常情,並非「YC就是蠢」。UFO影片被當成氣象汽球、被外星人擄拐被指是自我催眠、2021某國選舉不可能舞弊…以上好似太陰謀論是嗎?2007年「迷你債券邊有可能爆煲?人地雷曼百年老舖數口精過你啦」3. 日後可能仲有其他更匪夷所思嘅突發事件,你覺得係自導自演、係官方劇本…我唔會同你拗,正如我都唔會同人拗上帝係幻想,佛祖係FF,每人有自己嘅信仰同理解現實方法4. 唔該諗多一步,如果係劇本,接下來會發生甚麼事?有人出刀斬人,是否會禁刀?還是加強搜身?戲院都要購票入場,政府唔會無端端做場免費戲你睇,你覺得係戲,咁場戲係為乜?對你有咩影響?如果你無思考到呢一步,xxx是劇本只係純粹是疏懶思考的借口,因為你dismiss完件事就算5. 「X是自導自演」常見於2014年佔領行動,X 可以是任何激烈行為。當年政府、佔領者甚至來自各政黨的勢力,紛紛爭奪對運動的定性話語權,佔領方想證明是和平抗爭 (類似美國70年代 Chicago Seven 嘅和平反戰示威),而政府就想construct一個說法,成件事係暴力衝擊。所以不斷搵衝突缺口6. 當時雙方角力嘅結果,係一旦出現偏離佔領「和平主旋律」嘅激烈行動時,馬上會被定性為「自導自演」,以便將之跟「民間自發」的和平佔領者切割出來,保持運動的和平定性7. 當中除了搞手的理念之外,固然涉及大量政客撈選票撈政治資本的計算,但不講咁遠,反正出黎選嘅都入晒冊8. 經2014年嘅調教之後,唔少黃絲民眾開始養出呢種慣性,去判斷意料之外嘅事件,例如近日獨行刺客,網絡馬上有呢種慣性言論9. 有無鬼?當然有!Chicago Seven入面,左膠頭領突然有個自來熟女朋友,帶佢去買大麻搵汽油彈,上庭先發現全部都係FBI同警方臥底,真正嘅鬼,可以比你更熟書,更大膽,而且涼緊冷氣嘅智者們,係永遠防唔到,佢地會變成任何符合你想像嘅人設,溫和或激進都一樣10. 通常「鬼」嘅存在,係要瓦解一個有組織嘅敵對陣營,獨行嘅「鬼」,到底有咩目的?無論你諗到一個咩嘅答案,請諗多一步,如果唔用「鬼」,政府做唔做得到同樣嘅事?用鬼永遠難過暴力行政,又易出錯。更何況,家陣唔駛選,唔駛怕老蘋,甚至唔驚你美帝制裁,搞場戲為乜先?11. 如果諗唔到一個合理嘅答案,好大機會係:根本唔係鬼。ok,你太喜歡鬼故,細細個睇開《鬼世界》,既然你未有一套完整嘅解釋,就講少句,唔好急於伸個頭出來被人隊,因為話xxx係鬼,其實好傷大家感情,有一大班人認為果d係真正手足嘅行動,你去傷佢地感情,係咪搞分化?佢地蠢一回事,你在佢地眼中,一樣蠢12. 如果你喜歡講「面對現實」,現實就係:行動者唔會係咩專業高手,事後永遠都會有愚眾反射式話呢個鬼果個鬼,媽呀我都係移民走,I’ll do

Read more

專訪:西藏青年領袖Sunny Sonam : we need to stick together because unity is power

Sunny Sonam, the vice president of Tibetan Youth Congress said: “The reason why I feel like doing this protest is [to go] against Chinese Communist. They are celebrating around the world saying that [there are] 100 years of happiness. But when you look at it, it is not happiness: how many tragedies, how many lives have been lost.”

Read more

吳溫溫:海外要幫港出聲 Winnie Ng: Overseas Hong Kongers should voice out for Hong Kong

On July 1 this year is the 100 year anniversary of the Chinese Communist Party. Various communities, including Hong Kongers, Tibetans, Vietnamese, Chinese, Uyghurs, Burmese and Taiwanese, joined to protest against CCP, in an event titled “100 Years of Oppression”. We interviewed co host Winnie Ng to talk about her views on Canadian Hong Kongers’ democratic movement.

Read more

本土之火加國燎原

今年六月,多倫多活動眾多,其中兩場,標誌著本土思潮終於打入主流。七年前,本土派去六四踩場,結果被黃絲圍攻;到了2021,本土派在六四台上發言,舉辦了一場大眾參與的車隊遊行,而大家會一起嗌:「打倒共產黨!」,車隊播《Don’t Trust China, China is Asshole: Remix》,當中無人表示聽到粗口打冷震。 2021,和理非還在,但一定不會有和理非非。 六四晚會當中,壓軸嘉賓新香港文化協會Jane Lee發言節錄:「於是我地學識左,我地學識到,單係用發聲去爭取民主,對方唔俾,就算嗌破喉嚨,都唔會有用。……相隔二千年,猶太人憑著自己嘅實力復國,佢地唔單止做到莫失莫忘,仲可以好似越王勾踐咁十年生聚、十年教訓。我相信,要學猶太人,就要善用黃色經濟圈,發展屬於我地嘅實業,慢慢壯大我地嘅實力。」 https://www.facebook.com/plugins/video.php?height=314&href=https%3A%2F%2Fwww.facebook.com%2FNHKCCCAN%2Fvideos%2F299583001824824%2F&show_text=false&width=560&t=0 上述發言並無趕走主流黃絲,相反612的車隊遊行更錄得200架車參與。Jane亦在發言嘗試指出畫面問題:「打爛仔交就係咁,互相捏住對方條頸,博對方鬆先。呢個做法粗魯、原始、野性、不雅,但係實用。」 昔日六四,本土派勢孤力弱,要拆大台殊不容易,而且認識本土思潮的人根本太少,很多人只懂得本土派是勇武派,然後衝出來犠牲就等於傻仔。在香港爭取民主的人當中,很少人認識到本土派勇武抗爭的原因:「當一件事未發生在你身上,不代表不會發生在你身上。只要社會上有一個人受害,無人制止,那麼當你自己身受其害時也沒有其他人制止。因為大家默許了事情發生。」有很多人出來爭取民主,很多人要發聲,都是做好事、浪漫,幫助別人。本土派並不是,在本土派眼中,這根本不是幫助別人,而是幫助身為香港人的自己。當只要有一個香港人受害,就是自己受害。覺得幫助其他香港人是幫助別人、做好事的話,根本是連發生甚麼事也未有能力明白。 當時未能拆大台,結果大家嘗試幫《自由花》填詞,讓其他人在六四唱《自由花》時可以想起新詞,不要再消費1989年的事了。 今時不同往日,「和勇不分」,已經漸漸不是口號。一方面,和理非漸漸變得本土,越來越明白更多的本土概念,接受到本土派在台上發言。另一方面,隨著在街上抗爭的式微,港人只能在海外遊行,勇武抗爭已消弭,勇武派也只能變得和理非了。 畢竟,在巴勒斯坦射火箭炮的抗爭者們,在英國的街頭也在賣慘。

Read more

大紀元梁珍遇襲

《珍言珍語》主持,香港《大紀元》採訪主任梁珍遇襲。香港時間5月11日,梁珍於何文田寓所附近遭兇徒持棍球棒施襲,據《大紀元》報道,兇徒「一分鐘連打十棍」。該報表示近年受一連串攻擊,該報相信「均受中共指使」。據《大紀元》報道,梁珍指《國安法》實施以來,白色恐怖瀰漫香港,她譴責中共的「滅聲」暴行,並強調「會繼續無畏無懼」。 梁珍於伊利沙伯醫院驗傷後,於急症室門外見記者。她展示雙腳傷勢,腿部多處紅腫和瘀傷,左膝蓋亦有擦傷,其它地方暫無大礙。圖片中梁珍雙腳站立,相信傷勢不算嚴重。綜合各大報章,梁珍憶述,事發當日上午11時於其何文田住所附近的一段斜坡,一名瘦削、矮小,短髮的黑衣蒙面男子持青色棍球棒衝前施襲。兇徒向其雙腳「一分鐘連打十棍」後,即駕駛黑色平治私家車(車牌TV3851,資料來自《大紀元》)逃走。附近目擊市民協助報警並作證。 梁珍上月曾被跟蹤 4月26日,梁珍到一家「黃店」採訪,被一名頭戴帽子、塞著耳機的中年男子尾隨。梁珍用手提電話攝錄,並質問對方是否《大公報》記者後,該名男子迅速逃跑。 4月24日,一名男子到梁珍家住宅敲門,聲稱是一個外國姓程的朋友託他送東西,又說東西很大,放在樓下。梁珍回應不認識姓程的外國朋友並追問後,該男子支吾以對後離去。 香港監察創辦人羅傑斯(Benedict Rogers)譴責事件令人髮指,是在香港對媒體、言論、宗教信仰自由的又一次侵犯。英國上議院議員奧爾頓勳爵(Lord Alton of Liverpool)回應指,梁珍遇襲事件顯示出(中共)意識形態的殘暴本性,即要脅迫、威逼、恐嚇講真話的人。 屢見民運人士遇襲 此外,早年曾有多名民運人士遇襲。攬炒巴劉祖迪於2020年遭「爆頭」襲擊,某個晚上獨自在內街時,發現有身影靠近,其後即被數名黑人包圍並毆打,集中打他頭部。2016年,梁天琦在港鐵站內被大公報記者襲擊。2014年2月26日 ,前《明報》總編劉進圖在香港西灣河遇襲,身中三刀受重傷。2007年,曾參於遊行的香港警察徐步高被警員曾國恒所殺,徐步高死後,死無對證下,法官在證據不足下判決警員梁成恩、曾國恆同埋巴基斯坦籍銀行警衞 Khan Zafar Iqbal均由徐步高所殺。報章一致宣揚徐步高是魔警。 蘇賡哲《懷鄉書訊》分析徐步高:http://chezmoibooks.blogspot.com/2015/05/blog-post_16.html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