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人:總有人係劇本組

1. 大家出於悲憤,「劇本組」成為出氣對象,我完全理解,但我不會加入指責行列2. 並非我大愛或者無感,而係世上總有一些人永遠係劇本組,「xxxx係自編自導」「xxxx是收了共產黨錢」通常係無法處理現實資訊,腦袋根據固有喜好,編造出一個符合胃口的解釋,這是人之常情,並非「YC就是蠢」。UFO影片被當成氣象汽球、被外星人擄拐被指是自我催眠、2021某國選舉不可能舞弊…以上好似太陰謀論是嗎?2007年「迷你債券邊有可能爆煲?人地雷曼百年老舖數口精過你啦」3. 日後可能仲有其他更匪夷所思嘅突發事件,你覺得係自導自演、係官方劇本…我唔會同你拗,正如我都唔會同人拗上帝係幻想,佛祖係FF,每人有自己嘅信仰同理解現實方法4. 唔該諗多一步,如果係劇本,接下來會發生甚麼事?有人出刀斬人,是否會禁刀?還是加強搜身?戲院都要購票入場,政府唔會無端端做場免費戲你睇,你覺得係戲,咁場戲係為乜?對你有咩影響?如果你無思考到呢一步,xxx是劇本只係純粹是疏懶思考的借口,因為你dismiss完件事就算5. 「X是自導自演」常見於2014年佔領行動,X 可以是任何激烈行為。當年政府、佔領者甚至來自各政黨的勢力,紛紛爭奪對運動的定性話語權,佔領方想證明是和平抗爭 (類似美國70年代 Chicago Seven 嘅和平反戰示威),而政府就想construct一個說法,成件事係暴力衝擊。所以不斷搵衝突缺口6. 當時雙方角力嘅結果,係一旦出現偏離佔領「和平主旋律」嘅激烈行動時,馬上會被定性為「自導自演」,以便將之跟「民間自發」的和平佔領者切割出來,保持運動的和平定性7. 當中除了搞手的理念之外,固然涉及大量政客撈選票撈政治資本的計算,但不講咁遠,反正出黎選嘅都入晒冊8. 經2014年嘅調教之後,唔少黃絲民眾開始養出呢種慣性,去判斷意料之外嘅事件,例如近日獨行刺客,網絡馬上有呢種慣性言論9. 有無鬼?當然有!Chicago Seven入面,左膠頭領突然有個自來熟女朋友,帶佢去買大麻搵汽油彈,上庭先發現全部都係FBI同警方臥底,真正嘅鬼,可以比你更熟書,更大膽,而且涼緊冷氣嘅智者們,係永遠防唔到,佢地會變成任何符合你想像嘅人設,溫和或激進都一樣10. 通常「鬼」嘅存在,係要瓦解一個有組織嘅敵對陣營,獨行嘅「鬼」,到底有咩目的?無論你諗到一個咩嘅答案,請諗多一步,如果唔用「鬼」,政府做唔做得到同樣嘅事?用鬼永遠難過暴力行政,又易出錯。更何況,家陣唔駛選,唔駛怕老蘋,甚至唔驚你美帝制裁,搞場戲為乜先?11. 如果諗唔到一個合理嘅答案,好大機會係:根本唔係鬼。ok,你太喜歡鬼故,細細個睇開《鬼世界》,既然你未有一套完整嘅解釋,就講少句,唔好急於伸個頭出來被人隊,因為話xxx係鬼,其實好傷大家感情,有一大班人認為果d係真正手足嘅行動,你去傷佢地感情,係咪搞分化?佢地蠢一回事,你在佢地眼中,一樣蠢12. 如果你喜歡講「面對現實」,現實就係:行動者唔會係咩專業高手,事後永遠都會有愚眾反射式話呢個鬼果個鬼,媽呀我都係移民走,I’ll do

Read more

Fixing歪風

蜘蛛俠封面被外行人fixing嘅新聞,本身都係笑下算,直至近距離見到左膠大放厥詞就覺得唔妥。 左膠通常都係用大義打頭陣,例如gone with wind 係racist;所以作一本新版the wind done gone去fix佢。白雪公主被吻無consent,係性侵,所以要fix。 聽落好似好進步,其實木馬窩藏嘅禍心,係調教整個社會,去接受文化可以被一個類似真理部嘅單位隨一己之好篡改,你想從事創作,就要符合一些“community standards”,全部都係極權政府好鍾意嘅土壤。 到底乜野係「政治正確」,每個年代都會有變化,古希臘男人無男友就是失敗,斯巴達打仗前要隊屎忽,耶教文化下同性戀係錯嘅,近年又變返ok。 如果同性戀嘅對錯每改一次,就要fix前朝文明紀錄,好快人類歷史就只係當代嘅propaganda。 恐怖小說巨匠HP Lovecraft係極度racist嘅,佢生活嘅年代歧視黑人係正常嘅事,你想修正黑人被歧視嘅問題,至少要承認歷史上有一段咁嘅時期,而唔係抹走佢。 今日帶劍出街,同人決鬥劈開人幾碌係犯法嘅,唔等於你要cancel宮本武藏,或者fix到佢同佐佐木小次郎變成跳飛機。 今日蓄養奴隸係犯法嘅,唔等於有資格去篡改聖經,改到入面無晒奴隸,同志平權甚至性別流動友善。 只有極權擁護者,先至會支持將不方便自己光譜嘅事物抹走,只有仆街物種,先至會支持獨裁文革之餘,用言論自由呀、反對歧視、反性侵之類嘅名銜做掩護。

Read more

新舊女權

趕稿諗唔到就9吹幾句,先利申:無讀gender studies 無開patreon賣肥仔波罅留意到銀幕上可粗分傳統女權同新女權。傳統女權大約係90年代占士金馬倫、Michael Crichton 果一代嘅角色,例如異形2嘅女主角,佢強大到一個人可以做到成隊海軍陸戰隊都搞唔掂嘅事,就係單拖隊爆成個異形竇。但係由頭到尾,佢係唔需要踩低男人,甚至都無時間踩邊個,快快手解決危機返屋企算。當然電影中係有男女互串嘅場口,例如有個多嘴下士串個大隻妹操肌:have you ever been mistaken as a man? 對方答:no, have you? Michael Crichton 嘅女角唔駛講都係獨當一面,例如電影 Congo嘅女主,又係勇闖狒狒潭開laser救老公,AirFrame 航機廠女總管單拖對抗內鬼+fake

Read more

莫道家明在誤人 自有人求家明誤

家明金水David Tang之流,善信fans 數萬計,被人揭破是fake news或者販賣一個過時死局,善信仍絡繹不絕。其實唔係佢地特別勁,而係有個咁樣嘅market void需要人去填補,到底呢班人係咩人?我會估: 1. 記得拜登當選後,有個西裝黑人感激流涕狀,高呼美國終於有decency回歸。對,decency就是關鍵字。呢班人未必很decent,可能佢地就係貪一角幾毫,洗盡個菲傭印傭,要求Oxbridge English但係自己go to school by bus,總之佢地喜歡追求decent嘅感覺,正如中共內宣,沒有甚麼往往就高舉甚麼 2. 需要維持「又傾又砌」世界觀,相信文明解決問題 3. 承2,因此呢班人都相信法治,甚至到達迷信程度,又因為大部份都未親身經歷過暴力輾壓文明嘅世代,所以想像唔到失去法治舒適圈外嘅世界,需要「法治泡泡」 4. NOT A:因為討厭A,所以聚在一起,這些人未必就是B,只因反A聚在一起。近期可以將A代入侵侵,遠一點可以代入「本土派」「左膠」。仇恨值高一點,就係反A嘅人聚在一齊反A,較平常嘅純粹係希望跟A以及相關主張保持距離。例如A主張封邊境,Not A們就會祭出一堆理由反對,甚麼人權呀、團聚呀、法理乜柒都搬出黎。到自己需要負責時,一樣照封邊境。何以雙標自刮?因為封邊境係A講嘅,Not

Read more

黑人:紅衞兵借梅根批鬥事頭婆

皇室訪問一些想法,跟訪問未必有關: 全力炮轟梅根的名嘴Piers Morgan,本身都非常討厭近年的woke/cancel culture,結果佢自己今次終於被cancel 記得2019年吉列鬚刨推出一個「進步」廣告The Best Man Can Be,反對「有毒男性氣質」(toxic masculinity) 指男人性侵又暴力,被網民剷到趴街,Piers Morgan係其中一個重炮手,呼籲杯葛吉列,而我此後亦無再用過呢個品牌 左膠媒體舖天蓋地咁讚好,並指任何反對此廣告者,都係「心虛」、「老羞成怒」、「別有用心」、「拒絕進步」,大勢是進步女權乜乜柒柒,吉列反毒男廣告代表世界新潮流 當年一個進步左膠朋友,見我反對該廣告,笑說:噢,是咪要照顧你的玻璃陽剛心?駛唔駛渣返架pickup truck定定驚?當時我已覺得,原來呢班反對標籤反對定型嘅所謂進步人士,本身就最撚鍾意用呢d招數去對付自己唔喜歡嘅人或事,虛偽到不行 好多反感吉列廣告嘅人,其實不反對LBGTQ平權,只係反感被人用敵意口吻硬套一堆負面標籤,然後逼你接受,不接受就係文明進步敵人 2019年幾乎所有廣告評論都讚呢個廣告 on brand, strong

Read more

拜燈上位香港人玩完

【侵侵翻盤】香港KOL討論侵侵的不算多,似乎都覺得侵已經過氣,仍未心息嘅又未必夠能力追官司。反觀台灣網民仍然很緊貼事態,熱情不減早前Sidney Powell 剛剛祭出了「海怪」,號稱足以推翻選舉結果。羅列詞證據,包括Dominion系統有中國ip、有跡象顯示中國介入。甚至有人梳理出Dominion 公司一系列關係圖,顯示當中存在嚴重貪腐相反,川黑陣營眼中,侵侵氣數已盡,所有官司不是敗陣就是醜態紛呈。川粉眼中罪證,只是川黑眼中的陰謀論,網上鐵證,庭上失蹤,甚至有專講陰謀論的網民指,侵侵已失去秘密組織支持,法院戰只會敗陣我以普通市井網民觀察,如拜登成功上位,未來四年將由熊貓派主導,政策不外乎綏靖就是進步左派許願井,要麼女權種族要麼環保,以我主觀印象所得,每次這些進步左派當權干預社會,多數好心做壞事,甚至是否好心也成疑對香港來說,拜登元年中共高調的打壓動作或會放緩,即人質外交可能略寬,對著親華糟老頭未必需要將牌打盡。但是牌面下的打壓,例如人口換血、全民監控甚至各種將香港人打為四等蟻民的手段,則會更放膽進行,因為美方最多嘴上罵兩句,不會再行制裁路線,甚至美方內部的滲透侵蝕會全速進行。 希拉莉暗許中共侵台 如果我是台灣人應該會更憂心,畢竟希拉利當年大講Smart Power(泛指以綜合力量達至和平),但多年後揭密文件指,原來希拉利完全不介意中國侵略台灣,以換來中共在國際上擺出合作姿態所謂Smart Power,表面上是以非軍事手段去達到目的,原來只是new speak,即是我支持的東西就是smart,反我的就是dumb。因為以實績計,侵政府其實活用了非武力手段,令中共屈服甚至開始崩潰,證明有效。奧巴馬→希拉利→拜登的思路,行了十多年已證明不合時宜。To be fair 奧巴馬年代經濟崩盤,他硬不起來尚有理由,但當年的綏靖今日已明顯不合,而拜登本人以及內閣人選已明示:他們將回行舊路一介草民無法改變國際大局,可做的只有將氣力專注在可及範圍,自保、修身、齊家,其餘各憑天命。

Read more

社媒移民係開新竇,唔駛走

據說Google曾經要模擬核戰後社交媒體的用戶狀況,於是開發了Google Plus…至少笑話是這樣講 當年社運圈都吹過一陣風要移民去G+,因為fb 打壓以及蠢人太多等下刪數百字,我都試過堅持一段短時間,最尾係G+自己都堅持唔到摺埋,大家慣性留在fb 於是,負能量先知們會講:香港人,你地真係走得到咩?(又下刪數百字) 正如2014跟2019嘅運動係兩回事,2020嘅社媒移民潮亦不應與當年G+嘅失敗混為一談(in case 你想知,當年仲有個叫Ello 嘅物體,上左幾日就從此無上,同國師反臉後幾丁ex城撚吹過去萬象Mastodon但係得佢地班爐友) 點解2020移民潮完全不同?講幾個客觀因素: 今次有超級KOL 當撈侵吹雞,佢被fb, twitter 視為眼中釘,欲除之而後快(如果連任失敗,推特係十分想bam佢)而出奇地,香港幾個光譜對侵侵大致都係支持嘅(肥佬黎、燒山、熱狗),呼籲嘅力度跟2014幾丁友轉去G+係兩回事,今次移民嘅拉力大好多 fb唔再係一個友善嘅社媒平台,隨住fb 越來越多政正woke gen 同埋強國員工,發言動輒得咎,我自己就試過食三個warning禁言三日,一次話我嘲笑傷健人士,一次話散播色情品,仲有係侮辱強國人。而我一向唔會用芝麻呢類字眼,亦好少點樣鬧人,咁都踩中,經常發炮嘅積犯如Sam哥、風ching 或者堂主等真係禁言當放假,而fb 用AI檢舉得快,但係appeal

Read more

各有各做

我盡量避免用上帝式視角去討論事情,就美國大選,如果站在香港人角度去睇,拜登贏,登粉應該盡量令登登同民主黨作出對香港有利嘅決策,至少討些口惠,例如在輿論上施壓save12 擠兌拜登政府企近港人立場多點,少些曖昧 倒過來,假如侵侵一如小布殊首屆選戰,出現絕地逆轉勝,侵粉較有意義嘅事亦都係跟共和黨搭橋。互相恥笑無話唔俾,只係要記得初心永遠都係為左香港,亦即係為自己 對香港人來講,美國邊個人當選,都應該盡快建立對香港有利嘅外交關係。無論係真係識國會山莊嘅人,或者係同activist熟,甚至單純只係同網上KOL有兩句,都應該抓緊機會 要拜登fans撐新一屆侵侵難,侵粉轉陣拜登亦需要時間,一開始真心撐嘅fans相較下就有優勢,可以為其他香港人做風險對沖 外交去到最尾都係「你有甚麼跟對方交易」,香港人現在能跟人換嘅東西未必好多,但係成功嘅商人往往係用佢未有嘅錢買佢未有嘅貨去搵真銀,大家應該有印象「如何成為Bill Gates 女婿」嘅網絡文章,無睇過嘅自己google,支持香港未必好似某國市場咁吸引,但係對於需要攻擊政敵嘅議員來講,可能係一粒幾有noise嘅子彈,所以真係sky is the limit 誠然,民間一個半個維園阿叔阿嬸質地嘅fans,做到嘅事未必好多,但係歷史教訓係一個失意嘅畫家令地球死左七千五百萬人,一個圖書館理員殺人更多,所以歷史上好多野都講唔埋,特別係全球大洗牌嘅時代,人地睇低你,自己唔駛睇低自己,普通人都有普通人嘅崗位

Read more

Takki Ma:六個肚咕的少年

宿舍有一群人,肚餓,想背住偷偷舍監煮飯,但無人煮過 A:舍監已經有晒線眼知道你地想做乜,無用的!B:呢個宿舍嘅人缺乏廚藝技能,又無膽量操作電飯煲,抵餓死(咕~)C:都無人識煮,等下有無識嘅人過黎幫手啦,家陣亂煮只係倒米!有幾多米可以倒呀?D:(覺得成班人無乜作為,返房訓)E:(嘗試放入一些米及水煮飯,份量錯了,煮到焦晒)C:我一早講左係倒米啦!A:呢個係舍監派黎引我地犯舍規嘅鬼,我一早就唔信佢B:on9仔,根本無基本求生能力,勸極唔聽,講左你只要揀對米同水嘅份量,按個掣就煮好啦,咁簡單都唔識,咪話我無教精你… 然後E 被舍監趕走了,換來了F。 一晚,大家又肚餓,想偷偷煮飯。F想嘗試操作電飯煲,引來大家重覆上面嘅一段話。 殺君馬者道旁兒,亦即今日講嘅花生友,花生友心態就係以抽離嘅角度,去指點江山。問題係呢種心態其實對個運動係no stake,好似運動嘅成敗,都唔關你事,最多在觀眾席好似睇波咁鬧兩句,實際上賽事並不設觀眾席,大家都要面對球賽。 領袖所以寶貴,因為領袖係帶一群唔識煮飯嘅人,搵辦法煮到為止。花生友就係在一旁不斷抽秤呢樣唔得果樣不足,但係其實自己都挨緊餓。 呢個世界好少可有一個領袖由頭帶到尾打贏一場仗,通常係由好多小事上唔同人硬著頭皮試,帶領眾人做到各種小事,組織起來變成最終嘅大勝利。 討論美國航母應該點打,特朗普應該點樣跟你個面書治國,係無乜意義嘅行為。 現在香港各個戰線有甚麼不足?你可以點樣補位?你未做到嘅事,點樣可以令自己做得到?盡量少講自己都做唔到甚至未做過嘅「智慧錦囊」,唔係叫你收口,而係落手執行,試到可行,教其他人做。 香港唔需要更多道旁兒講欠缺甚麼甚麼所以戰敗,你可以點幫手扳回劣勢?如果諗唔到,返房訓,都係一種被動嘅貢獻。 光復香港,時代革命,祝大家早日在重光彼岸相見。

Read more

Takki Ma:面對現實咪發夢

人老雜務多,精力少又善忘,跟唔貼美其名「忽略噪音」。 好多post對我來講斷頭斷尾,例如白兵是敵是友已不能辨。是否參選、是否功能組別,我認為獨派立場好簡單,你錢太多身又痕盡管去選,雖然對吾等窮撚錢有一萬個更好用法。 任何立法會議員都只係花瓶,泛民or not。獨派係睇一旦獨立後新政府由咩人組成,當中必然有舊建制、泛民以及獨派成員,唔係包容,係現實考慮。納粹黨戰敗後不少敗部仍參與新國會,香港都會類似。甚至今日你以為係建制嘅勢力,其實都有留一手落注香港獨立呢個發展,佢地唔會有暗黃或者咩手足,甚至一樣會係敵人,但係呢類投機者在各光譜都存在。 咁你推上去嘅議員,會唔會有機會在獨立後成為新政府?佢有無呢個意志,佢又能否代表到你,或者你能否影響到佢嘅決策?如果獨派要講選舉,比較需要考慮呢一樣,大搖大擺講獨立,應該死硬,唔講又未必有人注意,佢有無打國際線嘅人脈同意識?點名咁講,劉細良及佢個圈子,就多數都不合格,因為今日仲講緊呢個鬼果個中計,仍活在2012年。 如果咁諗野,佢係唔係功能組別,甚麼返泛民之類都好閒。反正當選都唔會有特別作為,有人去選很好,無人選都無壞,因為凝聚新香港嘅力量,絕不止立法會一途,甚至立法會已經係高投放低效益嘅支線。 2 唔選舉,又唔「送頭」,做乜?搵多幾個朋友組隊,唔係叫你做犯法高風險野,單純諗下未來十二個月你認為會發生甚麼事情,而你希望做到甚麼事,手頭上能夠郁到嘅行動係乜。例如你假設未來會有禁運,到底會禁乜野。 有兩個前設,你嘅預測絕大多數都係蠢嘅,但係唔可以因為蠢就放棄思考,講緊係你同你一家人條命,搵d比你叻嘅人一齊交流想法。第二,大多數情況下你會發現自己可以郁到嘅野好細,你要做嘅,係專注自己能力可及嘅事,同時增加你能力可及嘅範圍。 好多網撚嘅問題,係以上帝視角去睇成個局勢,但係其實自己做到嘅只係決定下一餐食乜,呢個巨大嘅落差會引起好多情緒病,然後就會以上帝視角去批判所有人,但實際上仍然係無能網撚一名。 仲有就係,在你對香港人失望之前,唔該有合理期望:新疆維吾爾被逼害得夠慘未?佢地勇武唔起或者行動失敗係咪佢地抵撚死?錯,平民嘅能力同應變就係咁多,你一個人打唔贏十個防暴又係你無能啦? 現在係一群好平凡,無心理準備無訓練品格不是特別高尚嘅平民嘗試。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