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亡手足:冀建立海外基地

流亡手足Ludwig是80年代出世的一群,於2014年開始出來抗爭。據他所述,當年他出來抗爭最主要的原因是警暴。雖然831決定也是另一重要原因,不過當時他的政治理念尚未成熟,所以當年對雨傘革命背後的政治因素亦只是一知半解。與很多人一樣,當時他心中,只是抱住廣義上的「支持民主」。至於後來他轉為支持本土、港獨,已經是2015年的事。

Read more

專訪:本土派老將流亡雪國: 「不放棄就不會輸」

受訪流亡手足化名Peter,與妻子Mary一起流亡到加拿大,他倆都是本土派的老鬼,自從雨傘開始活躍於社運。對於他們在社運擔當甚麼角色,Peter表示具體唔講得,一旦自己身份被揭露不單危及在港家人,更會累到隊友。他表示,「無分咁細,有活動就打前線,平時宣傳、後防乜位都打,到咗海外咪打國際線囉,be water。」問到香港情況急轉直下,會否灰心?他表示「不放棄就不會輸,中共可以消滅我地肉身,但無法消滅仇恨。」

Read more

專訪鄭俠:港獨旗飄揚 Interviewing Paladin Cheng: When HK Independence Flag is Flying

*The English one is translation of Chinese article. Shall there be any discrepancies, the Chinese version shall precede. 鄭俠近日一炮而紅,不少傳媒都找他訪問。不過這不代表他會擺架子,相反,筆者午飯後找他,當時香港半夜,筆者也只想留下message約他訪問。不料他照應不誤,結果談至香港翌晨五時許,他小睡一會,十時便把剩下問題答完,然後上班去也。這種作息非常香港,一點也不加拿大。如此香港的香港人,揮舞香港獨立旗,也格外有份量。 Paladin

Read more

[獨家專訪]ACHK王卓妍昂然踏前路 [exclusive interview] ACHK Cherie Wong: Keep calm and carry on. // Cherie Wong de l’ACHK : Restez calme et continuez.

王卓妍乃ACHK召集人,同時是渥太華人撐香港召集人。渥太華人撐香港曾舉辦多場活動,最著名的包括十月一日狙擊中共升旗,當時大量小粉紅圍住我們香港示威者,使渥太華人驚覺共匪真面目。近日她聯同多個加國港僑組織成立ACHK,成員包括屬於我們多倫多人的「多倫多人撐香港」。

Read more

Friend of victims of Iran plane crash: government should provide special immigration assistance

The plane crash is indeed a tragedy, and it is really saddening for the friends and relatives of the victims. We are thankful to have had an interview with Mr. Ali Naseri, who is a student from the University of Toronto and he kindly shared his feelings on the loss of his close friends. He also gives us advice on how we can reach out to those who are affected, and the measures that can be made by Canadian government to help with the issue.

Read more

專訪羊羊:走佬到台灣

【專訪中出羊子】本報很榮幸邀請到身兼多重身份的中出羊子接受訪問。他較知名的身份包括香港城邦皇室昭明公主、輔仁媒體技術總監、大角咀羊頭佛學會好小器方丈等。2010年本土派在社交網絡起家,到之後幾年唱紅打黑、佔領中環(滙豐)、雨傘也一直備受香港傳媒冷處理。直至中出羊子(原名鍾銘麟)將自己身份證改名為中出羊子再於2015年參選,報紙才因為選舉條例被迫報道其姓名,以致本土派聲明大噪。可以說,沒有中出羊子,梁天琦參選時就不會受廣泛報道,更不會有後來波瀾壯濶的本土運動及2019年的憲法保衞戰。

Read more

[BILINGUAL] 吳傲雪:出街擔驚受怕 Sonia Ng: Scared to be out in HK

吳傲雪Sonia這個名字大家應該不會陌生,她就是那位在中大除面罩與校長對質,敢於公開自己遭受港警性暴力的勇敢女生。她除了是香港人之外,也與我們一樣我是加拿大人。由於加港兩地時區兩極,我們要採訪她也只能透過早晚兩段時間,幸好她很Nice,不介意一連幾天私訊訪問。

Read more